楚云跟着云震博等人走了进去,那些何处去叛变的人全都忙前忙后的布置着,楚云看的十分的不爽,这一群家伙因为匪性太重,楚云一直不愿意接纳他们,现在看来的确是没错的。

    大鱼大肉全部摆上了,这些人讨好的站在外面等待着吩咐,这时候楚云开口了:“各位,这些人你们难道想带回门内好好培养?贵门派招人真是不拘一格啊。”

    “哈哈,怎么可能,这群人只不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已。”武谷哈哈大笑的开口了,何足道的这些手下都十分的尴尬,但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只能陪着脸笑着。

    “好了,这些狗知道的太多了,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云震博挥了挥手,像是挥苍蝇一样,武谷、云霜还有那个一直没开过口的地阶圆满的武者全部动手了,几个眨眼的功夫,这几十位何处去势力的统领就全部被杀了,不知道他们死之前是不是后悔的,楚云看得是挺解气的。

    “好了,这位师弟,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把他们全部杀死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能好好的谈谈了?”谁也不是傻子,楚云的讽刺,他们都听得懂。云震博他们杀死这些人,就是给楚云卖个好,几十位人境后期武者的性命,只是卖个好,想想还真有些悲哀。

    “好啊,我很满意,这些卖主求荣的白眼狼我一向是看不惯的。明人不说暗话,咱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但是不能明说,你们是奉命行事,我也是奉命行事,因此一些你我都不能回答的问题咱们先说好,不要问,否则双方都尴尬。”楚云一开口就堵死了他们深入了解的问话,云震博觉得楚云这个人真的很难对付。

    “哈哈,我们只是叙叙旧,认识一下,能有什么问题?这位师弟难道这么不给我们面子,真面目都不愿意漏出来吗?”云震博笑着说道,楚云一直身穿黑袍,蒙着黑纱,就算进了屋子都没有摘下来的意思。

    蜀山派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人再多只有看到一个人的相貌也能找到他的资料,这样一来,对方是哪一派的人,就会知道,这样他们就可以有针对的解决这个难题了。

    “不好意思几位,来之前的时候,上面特意的跟我说过,不能随便的暴露自己的身份,改天我任务完毕,我一定亲自登门赔罪。”楚云也不傻,怎么可能漏出真容。

    “是我唐突了,不知道师弟是哪一辈的弟子?我在蜀山派有几位好友,说不准咱们还真的是有交情呢。”云震博没有气馁,继续问道。蜀山派核心的弟子都会以特定的字命名,比如说“万、千、百”名字中有这几个字的都是蜀山派看重的子弟,例如说当时代表蜀山派给万名山祝寿的林千尺。问出了这个,他们也能打听出楚云的具体身份。

    “哈哈,我哪有资格获得门派赠名啊,我只是蜀山派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弟子罢了。”楚云油盐不进,一行人问了好一会也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云震博心里暗骂了一声小狐狸。

    “师弟你都是不起眼的小弟子,那么我们这些人还怎么活啊。”

    看到楚云嘴这么严实,云震博就直接拿出了杀手锏:“这位师弟,贵派的欧阳太上长老已经答应了,我们云家暂时占据均县,你身为弟子,这样做是不是不把欧阳太上长老放在眼里?如果我的嘴一歪,到时候师弟可就有难了。”

    楚云心里一动,这是楚云收到的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消息,原来云家跟蜀山派的一个太上长老达成了协议,怪不得这么肆无忌惮的。但是楚云转念一想,云家只是说通了一个蜀山派的太上长老,但是却不是说服了蜀山派,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云家这一次派人来的目的,楚云也瞬间就思考了出来,他们不确定自己的身份,害怕蜀山派其他势力插手,因此他们才会想打听出自己确切的身份。

    既然知道了,楚云就在想能否利用这个做点事呢?一时间楚云还没有决定,但是嘴上却说着:“欧阳太上长老?他老人家的确是我高攀不起的。但是他虽然是太上长老,门派的具体工作却管不到的,如果他通过门派给我下达了命令,我当然会执行。再说了他是不是跟你们达成协议,他也没告诉我,我只是按照命令办事,就算是怪罪也怪不到我的头上。”

    云震博默然,楚云说的不错,太上长老虽然地位崇高,但是并不会参与具体的工作,他们云家老祖当时联系欧阳太上长老,只不过是万一蜀山派震怒的时候,好用他缓和一下关系,不要把关系闹僵而已,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作用。至于为什么不去说服蜀山派,这个原因就复杂了,云家老祖离开蜀山派几百年了,当时掌权的人物早就换了一茬。而且蜀山派绝不会看着云家实力壮大,去说服他们比登天还难。

    “师弟,这一次均县对云家下一部动作非常重要,希望师弟帮帮我们云家,只要能够成功,那么我们云家不会忘记师弟的。云家虽然不如蜀山派富裕,但是蜀山派的东西可不都是师弟的,云家对朋友不会吝啬,不论是功法还是灵币神兵利器都有一些的,不知道师弟有没有可能帮个忙?”云震博看到威胁不成立刻开始了利诱。

    能让他们拿出这么大利益的,云家肯定谋划着一件大事,楚云心里已经认定了,云家很可能真的要对兽神山动手。兽神山占据一郡,地理位置夹在云家掌控的几个郡之间,当年他们的建立名义上是帮着蜀山派消灭了黑莲门,其实他们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把云家的势力一分为二,限制云家的发展。这一次看起来云家是不想再受限制,直接想要实现统一。

    但是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了,蜀山派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一直没有动作呢?自己怎么才能在这件事中牟利?

    “师兄,你也知道大门大派的弟子不好当啊,拼死拼活的做些任务,甚至命都可能丢,好不容易才能换取一些资源,你就说我吧,年纪也不小了,天阶不用说了,地阶圆满都突破不了,哎。”楚云眼睛一转开始了诉苦,他想要探测一下云家的想法。

    云震博心思一动,这是能谈,这就好啊,不就是一些资源嘛,云家还是出得起的,两个人一起感慨起来,样子比起亲兄弟还要亲。

    “你们几个先出去一下,我跟这位师弟谈点事。”云震博感觉差不多了,就把几个人赶了出去,楚云知道他要来点干货了,立刻就直起了身子,这个时候从哪个地阶圆满武者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剑意,楚云是用剑的,立刻就感受到了,楚云觉得自己的两个剑心一颤,时间非常的短,但是楚云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楚云深深看了一眼哪个地阶圆满期武者,也没点破。

    “这位师弟啊,实话告诉你,我们云家这一次势在必行,如果你能帮我们。我愿意代表云家献上一百枚地灵丹,一枚开灵丹、一枚玄参丹、一枚请秒丹,一千枚中阶灵币,一把老祖用过的火麟子剑,另外把我们云家一位太上长老晋级地阶圆满和晋级天阶的经验传授给阁下,而且任选一门地阶的武学秘籍。师弟觉得如何?”楚云听完了差一点被这些东西砸蒙了,这些东西不说地灵丹和灵币,其他的每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特别是那些丹药都是突破境界用的,而且经验更是可遇不可求。

    楚云都忍不住的答应下来,云震博紧紧的盯着楚云的眼睛,想看看楚云真实的想法。但是楚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些东西非常的烫手,云家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嘛?

    “师兄啊,你这是在引诱我犯错误啊,可惜啊,我就算是像犯这个错误,但是我也没这个权利啊。”楚云声音满是遗憾。

    “师弟啊,我也知道,只不过你能稍微的透漏一下消息,我就感激不尽,这些东西全都是师弟的,如何?”云震博不依不饶的说道,他看得出来楚云动了心,但是大门大派都设有禁制,不能明说,但是这禁制不是不能打擦边球的。

    “师兄啊,这样吧,你等我消息,我回去之后商量一下可好?这件事我坐不了主啊。”楚云这么一说,云震博就自认为知道了楚云的意思,他这是要跟自己门内的后台商量一下,只要能商量就好办。

    “师兄啊,你也知道,大门派也有大门派的规矩,这些东西就算是商量成了,我也捞不着,你说说,我辛苦是为了什么呢。”楚云皱着眉头说道。

    “师弟放心,这些东西是给师弟的,至于其他的人自有其他人的好处,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云震博说完,楚云装出一副欣喜的样子。

    “七天,给我七天时间,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另外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你告诉了别人,我是不会承认的。”楚云再三的强调,这样云震博才会相信。

    “对了,那个何足道师徒,师弟要不要带回去?”云震博问道。

    “不用了,别弄死就行,我现在没时间。”楚云也考虑郭先把他们带回去,但是这样一来就太刻意了。

    “师弟,何足道倒是没什么大碍,但是他的师傅却依旧浑身经脉寸断。当然如果师弟觉得是我们的不对,那么我们可以为他购置几颗续脉丹或者是续经丹,如何?”云震博再次问道。

    “不用了,给他这么珍贵的丹药浪费了,师兄你可要准备好东西,千万别闹得大家都不痛快。”楚云不能表现出对何足道师徒有一点交情,只能狠心拒绝,续脉丹楚云也不是买不到。云震博跟楚云挥手告别,楚云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楚云一走,武谷等人围了上来。

    “云长老如何?”武谷开口问道。他们来这里是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勘察这个人是不是蜀山派的人,如果不是立刻个击杀,在西北道,云家除了蜀山派谁都不怕。如果是的话,就需要看看能不能拉拢一下了。

    云震博是没有看出楚云的任何破绽,他把刚才的事情跟三个人一说,三个人都沉思起来。只有云霜知道,楚云绝不可能是蜀山派的人,否则,怎么解释对方抓着自己的把柄威胁自己?蜀山派这种门派是绝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的,这是大门大派的底线。

    拿种抓住人把柄,要挟别人的事情,一旦暴露,那么他们还怎么服众?当然大门大派也不是不会做那些阴暗的事情,而是会绝对的小心,不留把柄。

    另外,他记得清清楚楚的楚云再抓他的时候,用的是一门极其高深的掌法,蜀山派的人倒不是只会用剑,不会用掌。但是楚云这种练出剑心并且精通一门强悍掌法的地阶后期武者,在整个蜀山派根本没有。他曾经花费了很多事情调查过,楚云一门水属性掌法并且练出剑心的地阶九层武者,这些条件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因此云霜肯定他不是蜀山派的,但是处于自保,云霜什么都没有说。

    “此人我觉得应该是蜀山派子弟无疑,他的身上不光是凝结了剑心,而且是凝结出了双剑心,也就是说最少两门剑法被他练到了绝顶,实力之强,就算是云长老你也不一定能够应对。此人在蜀山派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以后绝对会成为蜀山派的基石,我们不能轻易得罪。这一次正是我们跟他交好的机会,而且他一旦统一跟我们合作,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他爬得越高,越害怕我们把这件事暴露出去,因此我同意这么做。”当只剩下云震博和那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地阶圆满期武者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开口了。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柄小剑,周身铜锈,看起来就跟一把有年头的青铜剑一样,但是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中看得出来他十分的爱惜,他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剑上的铜锈,看起来很是心疼。

    云震博看到这一幕却十分的羡慕:“成师弟,你这个灵器竟然能够连对方两个剑心都能测出来,实在是神奇,怪不得老祖这么的看重你。”原来这把小剑跟楚云的灵隐斗篷一样都是灵器。不过他们不会知道,要不是他们对这个灵器如此自信,几个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上当。

    这个时候楚云已经回到了三圣乡,他立刻把事情跟诸葛青衣说了,诸葛青衣听了之后立刻意识到这是霸王门崛起的一个好时机。不光能够得到大量的资源补给,而且能够跟云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但是如何利用是一个大学问。但是仔细一想,诸葛青衣又觉得危险太大。

    “主公,这件事虽然看起来很诱人,但是一旦被云家知道,咱们就完了,这是在悬崖边上跳舞啊。虽然主公您的身份他们并不知道,但是万一哪天您的身份暴露,云家会跟我们不死不休,我觉得,咱们没有那个实力对付云家的报复。”

    “你说的没错诸葛先生,这也是我当时没有立刻答应的原因。你觉得我们如果跟前一个计划一起实施,让云家没有功夫来找我们的麻烦如何?”楚云笑着问道。

    “你是说兽神山?”诸葛青衣立刻就反应道,楚云对着他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