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是何人?”武谷提着剑看着来人,这个黑衣人的气势毫无隐藏,一看就是地阶九层,比自己还高一级。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没有一点的剑意,因此武谷并不觉得他就是蜀山派的人。

    “都出来吧,难道还需要我请你们。”黑衣人四处看了看,然后开口说道。

    很快云震博四个人就从四个方向走了出来,五个人把装作黑衣人的楚云围在了中间。

    云霜心里苦啊,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楚云的声音,楚云当年就是故意压低声音说话的,跟今天一模一样。他也没想到,楚云竟然为何处去出头,早知道打死他也不会出注意来何处去的地盘了。现在只希望楚云别直接说出自己的事,真的是没办法,不是自己想来的,自己只想在家里当个宅男,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过好在楚云没有看向自己,而是看向了他正面的云震博。

    楚云早就看到了云霜,他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大胆,自己抓住他的把柄,他不光不尽心为自己办事,还直接杀了回来,楚云对云霜有些刮目相看啊。但是这一次最大的对手不是他,而是自己正前方的这个老者。对方的气势毫无隐藏,竟然是一位半步天阶的高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半步天阶,比万名山强多了,万名山因为害怕受伤根本不敢用出全力,但是这个老者却没有这个顾忌,楚云虽然实力大进,但是真的打起来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这位弟兄是为了何足道而来?”云震博开口了。

    “何足道?他算什么东西值得我亲自来一趟?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在我的地盘杀人。哪怕均县的一条狗,我也不允许外人欺负,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楚云当然不能承认,否则还不被人抓住把柄?本来他就是弱势,对方五个人每一个实力都不差,就是云霜,要不是心理素质太差、江湖经验太低,楚云当时想要抓住也不容易的。

    何足道也很配合:“我何某人不是任何人的狗,你想都别想,杀了我,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杀了我。”何足道拼了命的挣扎,竟然一口咬在了舌头上,血一下子流了出来。云霜大惊,他可不想跟楚云闹崩了,既然楚云要为何足道出头,就不能让他死,他立刻过去打昏了何足道,拿出伤药倒在了何足道的嘴里,云震博大为欣慰,以为云霜终于成熟了,是为了门派着想呢。

    “你看看你的狗不听话啊。”武谷笑着说道,楚云没有搭理他。

    “你的地盘?均县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地盘了?连一条狗都养不熟,我看你这个主人也是冒牌的吧。”一个背着一柄巨剑的人走了出来,这个人浑身的剑意仿佛实质一样,应该是一个用剑的高手。

    对方的剑意朝着楚云涌了过来,当真是霸道无比,这个大陆的武者,只有用剑的才能练出剑意,能够在战斗之前就能占据气势的上风,高手对决一旦失去了先机,那么是很危险的。怪不得人说剑是百兵之君,光着一个特殊的能力就让用剑的人占尽先机。

    楚云冷哼一声,一股更加强悍的剑意离体而出,其他四个人全部后退给他们让开了位置这是他们来之前就商量好的,他们要用此人的剑试出对方的身份。

    云家老祖是蜀山派的出身,因此怎么可能不会用剑。云家的人也都用剑的居多,但是练出剑意的还是凤毛麟角,这个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叫做陈实,是地阶九层,跟楚云的境界是一样的。别看他不姓云,但是在云家却十分的受宠,因为他的祖母姓云,他的祖母是云家老祖唯一的女儿。算起来他是云家的第四代,跟云震博是一辈的。

    他这一次本来是不用来的,但是听到了消息,说均县有一位掌握剑心的高手,他为了自己的剑法,毅然决然的跟来了。如果对方真的是蜀山派的人,那么他要跟他战一场,寻找自己剑法的不足。云震博他也很同意,因为他们也能从楚云的实力中测出蜀山派对均县的看重程度,楚云的实力却强,说明蜀山派对均县越看重,他们就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均县了,反之亦然。

    “在我的面前用剑?”楚云冷哼一声,一股更强悍的剑意透体而出,陈实感觉浑身冰寒,就仿佛处在了剑的坟墓之中,自己连拔剑的想法都生不出来。在这股惊人的剑意之下后退了一步,嘴里流出了一丝鲜血。

    “好,好强大的剑意啊,果然是同道中人,我没白来。”陈实虽然比式剑意失败,但是心里却狂喜了起来。在云家除了云家老祖和几位太上长老,其他的虽然很多练剑的,但是却没有几个能练出剑意的,同辈中人更是没有超过自己的,他感觉剑法练到瓶颈,一直想找一个真正的剑客来一场生死的搏斗,磨练自己的剑术,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鄙人陈实,七岁学剑现在已经有近百年了,我在七十三岁领悟了剑意,可惜鄙人才疏学浅,三十几年我都没有办法练到剑心的地步,听说您已经领悟了剑心,我希望我能跟你来一场公平的较量。这把剑跟随了我几十年,叫做冰心,是由天池冰晶所铸,重五百一十二斤,我希望用它来跟阁下过几招。阁下放心,在我们比式的时候,我的这些同门绝不会插手,哪怕阁下杀死我。”陈实抽出了手中的剑,这把剑如同一个水晶一样,晶莹剔透,而且浑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看起来不像是杀人的凶器倒像是一个艺术品。

    “的确是好剑。”楚云说道。

    楚云从背后也拿出了一把剑,光看剑鞘就十分的华贵,上面镶嵌着各类的宝石,在阳光下散发着五彩的光辉。陈实光看到剑鞘就知道楚云跟自己一样是爱剑之人,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楚云到底是用的什么剑,其他几个人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在他们看来这一定是一把神兵。

    当楚云缓缓的抽出了剑,几个人全都傻眼了,这么奢华的剑套中,竟然是一柄最普通的精铁剑,十两银子两把的货色,也配放在这柄剑套里?

    “这位兄台,你的武器是不是拿错了?武功是这样,我可以在这里等你回去拿。”出于对剑客的尊重,陈实开口了,他实在是不能相信一位剑意如此浩瀚的武者使用一柄如此普通的长剑。

    楚云把剑鞘随手扔在了一边,开口了:“陈兄,你既然是剑客,就应该知道,剑的好坏无足轻重,一个剑客心中有剑,手里拿的烧火棍都是神兵,你这么在意手中的剑,你就已经落了下乘。”楚云装比完了,陈实若有所思。

    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把剑鞘的确是楚云源泉剑的剑鞘,但是他的源泉剑实在是太明显了,这次来的又很急,忘了寻找另外的兵器,于是就从自己手下那里借来了这把精铁剑,他真不是故意的。以前楚云从老君宫那里得到的乾坤剑,被楚云送给了花朵儿,花朵儿是用毒的,那把乾坤剑跟他跟配。

    “这位兄台,多谢您的指教,在下的确着相了,这柄剑跟随我很久,让我丢弃我舍不得,但是不丢弃我知道我的剑道永远不能突破,我想把这柄剑赠送给兄台,希望好好待他,在下今天认输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像兄台领教,来一场真正剑客之间的比式,告辞。”陈实把剑赠送给了楚云,然后头都没回的就离开了,这一幕,不光是楚云就是云震博等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说的?楚云实在想不明白这些剑客为什么这么矫情。

    云震博第一个反应过来,陈实的离开已经不重要,相反这个结果其实代表他们试探成功了,这个黑衣人的剑法造诣起码比陈实要高,这样一来,云震博心里已经认定楚云是蜀山派的人,在整个西北道,剑法造诣能达到这个地步的,除了蜀山派,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势力。

    “这位师弟,咱们进去聊一聊可好?”楚云听到对方叫自己师弟,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就代表他们相信了自己的身份,楚云也就坡下驴跟着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