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足道和苍火道人的剑法叫做火云剑法,一旦施展漫天火云,是以高温伤敌,当然也以精妙闻名均县。

    武谷的饮血火云剑法,就比他们的武功多了两个字,但是却天差地别,他的剑法主要是以诡异的控血手段伤人,而且能够引起对手内热。一旦击伤敌人,那么敌人的血液将会不受控制,往外喷溅,直到死亡。而就算是不打伤敌人,也能让敌人的血液温度越来越高,从而引发内燃,这样虽然慢,但是敌人的痛苦却比前一种痛苦百倍。

    这个血剑武谷就是用的后一种手段,他根本不急杀伤两个人,而是要让他们痛苦,从而问出他想知道的事情。

    三个人已经打了一个时辰,何足道的境界低,他觉得自己浑身都要着火了,他现在面色苍白,头发眉毛都干枯,嗓子每一次及呼吸都感觉火辣辣的疼,他的血液不断地膨胀收缩,他的身体也随着膨胀收缩,这种感觉让他生不如此。他的十成实力已经发挥不出三成,他觉的自己在劫难逃了,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师傅,要不是自己师傅全力拖住对方,他更是不会支撑这么长时间。

    苍火道人已经拼了全力,只攻不守,围着武谷上下纷飞,看起来占着上风,其实根本就是武谷故意的,他只是偶尔的防御一下,连攻都不攻,只是享受着虐待的快感。

    一个时辰又过去了,苍火道人的速度慢了下来,他跟武谷交手最多,所以体内的内热更强,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已经燃烧了起来,咕咚咕咚血液很沸腾的水一样灼伤着自己的经脉,这样下去不到半个时辰,武谷就算是站着不动,他也没有力气了。

    “足道,好孩子,你快走。”苍火道人突然转过身去,朝着何足道狠狠的拍出一掌,何足道立刻被震飞了出去。苍火道人的丹田剧烈的波动了起来,明眼人看得出来他就是要自爆,但是血剑武谷却跟没发现一样的,站在苍火道人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苍火。

    苍火道人知道事情不对,因为自己自爆,这个人不可能发现不了,但是看他的表情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到底哪里不对?这时候已经没时间多想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必须要自爆,给自己的弟子争取时间。

    “噗呲。”苍火道人的浑身血管全部爆裂开来,他的自爆不但没有引起丹田中的内力自爆,反而让自己浑身的经脉全部断裂了。

    “哈哈哈哈,真有趣,我以前就喜欢虐待你们这些地阶初期的武者,真的以为地阶自爆就是无敌的了?现在这感觉怎么样?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地阶,变成了一个经脉全部断裂的废人?哈哈哈哈。”武谷狂笑起来,苍火道人听到这句话,才知道自己的一切想法都被这个武谷提前考虑到了,他知道他们师徒彻底完了,他一口鲜血喷出,昏了过去。

    武谷走向了何足道的方向,他的实力本来就被武谷的邪门武功弄的十不存一,而且他的师父为了让武谷不防备,出其不意的把何足道击飞出去几百米,何足道被这一掌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何足道撑着身子看到了自己师傅的惨状,仇恨的看着武谷,武谷毫不在意,一拳打在何足道的头上,何足道顿时也昏迷了过去。

    武谷一手提着一个,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天之后,楚云赶到了南王乡,他一眼就看到了一块大石头上面的字:“想救何足道师徒,来何处去的主寨,否则,三天之后,来帮他们收尸。”楚云知道自己来晚了。

    楚云在附近查看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战斗的地方,火属性的灵气在四周很浓密,一看就是火属性的地阶功法引起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灵气波动,看起来,云家的武者也是火属性的功法。

    除此之外,现场还留下一大滩血迹,这些血迹有些怪异,就仿佛被烤干了一样,都成了一团团干枯的小血块。楚云想不出原因,于是也索性不再想,直接就朝着何处去的主寨赶去。

    来到了何处去的主寨外面,楚云也有些头疼。何足道的这个主寨,是何处去的父亲当年建造的,选的地方十分的诡异,是在一个小山的山顶,这个山虽然只有一千多米,不算是高,但是这个四周十分的开阔,全是平地,楚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过去十分的困难。

    楚云想要潜进去很困难,就算是披上了灵隐斗篷,也做不到。灵隐斗篷主要作用是隐藏气息的,在这么空旷的地方,用肉眼也能发现使用了灵隐斗篷的楚云。

    “难道只能硬闯?”楚云不想这么做。对方五个人很可能有地阶后期,而且有可能五个人都是地境后期,自己虽然对自己的自保能力绝对自信,但是绝不可能成功从五个地阶手中救出苍火道人和何足道。

    今天时间只是第一天,楚云立刻就决定放弃,他朝着你南王乡的几个联络点走去,希望能够找出一些神不知鬼不觉进入何处去主寨的办法,先救出两个人,以免投鼠忌器。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还是没有找到丝毫的办法。

    “门主,魏谋统领和卫平统领来了。”在霸王门直接掌控的一处联络点,一个下属前来禀告。

    “叫他们进来。”楚云不知道这个时候魏谋这家伙怎么来了。

    “门主,请恕我没有接到您的命令就来了,这里没有赤玉雕可以联络您,我只能跟仇大统领请命,亲自来一趟。”魏谋比起以前更加的恭敬了,楚云却神色不动,卫平站在身后神色激动,说实话他很久没有私下见楚云了。

    “卫平好久不见了,你坐下。魏谋你来有什么事?”楚云让卫平坐下,但是却没有缇魏谋,魏谋恭敬的站在前面,没有丝毫异样。

    “门主,据属下所知,何足道和苍火道人,一直在防备着门主,所以他们并没有把全部的事情告诉门主。比如说他们的主寨有一条密道,这件事他们就没有告诉门主。”魏谋说完,楚云眉头一紧。他自认为对何足道和苍火道人很是信任,但是他们竟然还对自己有所保留。不过过了一会,楚云就想开了,谁心里没个秘密呢,他们不管是不是对自己有所保留,自己都要救他们,否则,其他跟随自己的人怎么看?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问题了。

    “你从那里得知的?”楚云冷冷一问,魏谋就知道自己又越界了,对内监控,他的确没这个权利。

    “门主,是我以前听说的,但是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只是知道大体的位置,告诉我的那个人,是何足道的夫人的弟弟,他跟我喝多了酒告诉我的。要不是这一次门主需要,我都不一定能够想起来,我不是有意欺瞒你的。”魏谋立刻跪下说道。

    “那你带着卫平统领来,就是为了协助我?卫平,咱们好久没有坐下来聊聊了,现在已经是人境八层了,很好。你是跟随我的老人了,我很信任你。如果真的像魏谋说的一样有密道,你有几成的可能找到入口?”楚云不再看魏谋,转头去跟卫平说话,这个卫平就是钻地鼠卫平。

    “门主,我的一切都是您老人家给的,你放心,只有告诉我大体位置,我肯定全力找到入口,对于这个我还是有信心的。”卫平大声的说道。

    “很好,你能找到我给你记一大功,你们去吧,尽快找到。”楚云自己并没有去。

    一天之后,这已经是云家的人给的最后的期限了,魏谋和卫平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密道入口,魏谋跟卫平十分的惭愧,楚云却很淡然。

    “门主,我可能是才疏学浅,我真的没有在那块地方找到什么密道。”卫平惭愧的说道。

    “算了,不用自责,我就没有想过能找到。”楚云摇头说道。

    “门主,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什么?”魏谋硬着头皮问道,他没想到这一次想要挽回形象,竟然搞砸了。

    “魏谋啊,你想想,既然是密道,那么肯定是何处去的秘密,以何足道的谨慎,他的小舅子怎么会知道。你就不想想他的原配夫人无子,何足道都很少去她的房间,他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一个失宠的夫人嘛?至于何足道的小舅子,那个家伙仗着何足道的身份,吃喝嫖赌,被何足道教训了好几次,连何处去的主寨都进不去,凡是长脑子的人就知道他是瞎说,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说的这件事。”楚云摇了摇头,其实他一开始也不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只是他想敲打一下魏谋才这么说的,果然魏谋听完之后双膝跪了下来。

    “门主,没想到您日理万机,却对门内一切都了若指掌,属下深为佩服。”魏谋这一跪,让钻地鼠卫平也跪了下来。

    楚云走过去一把拽起了卫平:“卫平,咱们是什么关系,你别动不动就跪我,这一次你有功无过。回去之后找文轩先生领取几个人武丹,尽快的升到人境九层,我要对你委以重任。”卫平感动的无以复加。

    楚云其实也是临时起意,他准备组建专门的工兵队伍,不要以为这个世界就没有用,不管是建设关卡,还是挖陷阱防备骑兵等等的,都有重要的作用,这个卫平忠心耿耿,而且本事也不错,楚云准备抬举他一下。

    “魏谋,念在你忠心的份上,这一次就不处罚你了,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情,不要耍小聪明。回去之后,你去找仇似海,告诉他我对均县的情报网十分的不满,让他跟董玄副大统领给我整顿。另外你全力帮助,告诉你,这一次做不好,你就回家去养老吧。”楚云说完,魏谋大喜过望,虽然职位没恢复,但是他又能光明正大的插手暗影卫的事情了,他知道这是楚云对他忠心的褒奖。

    两个人离开之后,楚云思考了一阵,还是必须光明正大的前往,只不过自己要装束一番,既然蜀山派这个背锅侠这么给力,自己怎么能不继续用一下。

    何处去势力之内,何足道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苍火道人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他的几个手下,全都围在血剑武谷的身边。本来何处去的一众首领还是很讲义气的,因为他们跟随何足道多年,深知自己大当家的手段。但是自从他们俩被活捉回来之后,这些首领很多都叛变了,没叛变的都被处理干净了。

    马匹声不断传来,而且又是端菜又是端酒,比起对自己的爸妈还恭敬,武谷哈哈大笑。何足道看到这一幕十分的想笑,自己这个大当家,还不如楚云看人准,霸王门当时没有吸纳自己手下的骨干,他认为楚云看不起他,甚至认为是萧紫儿的原因,但是现在看来,楚云是对的,自己这些所谓的好兄弟都是些墙头草。

    他的苦笑正好被自己以前的一个心腹看到,这个心腹叫做董朝龙,在何处去是排进前五的首领了,以前对何足道十分的恭敬,但是现在出卖何足道最早的也是此人。

    “你这个丧家之犬,成了俘虏还笑,主人,要不要我好好的招待一下这个家伙。”董朝龙立刻跑到武谷前面卖好,云震博等人全都不见踪影。

    “好啊,你去吧,你们这位大当家的最真够硬的,你去招待招待也好。”武谷笑着说道,他们把两个人抓回来三天了,各种办法都试了,愣是没有问出一点真东西。

    他都想用念力直接拷问了,但是被云震博阻止了,这俩人都是硬骨头,万一弄成了傻子,到时候就麻烦了,说起来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畏惧蜀山派,在他们看来,这个何足道能成为幽冥盗的代表,那么肯定跟蜀山派有关系。

    “好来,您就瞧好吧。”董朝龙去找来一根钢鞭,用出了全力朝着何足道身上打去,很快何足道身上本来都已经结疤的伤口再次的破裂了,鲜血又一次的流了出来。

    “使点劲啊,你没吃饭啊。”武谷一手拿着一串葡萄,另一只手搂着一个面色凄苦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何足道的一个小妾,至于何足道的几个孩子,都已经转移到了定县秦岭。

    “擦,你哭丧着脸给谁看呢?”武谷一脚把这个女人踢了出去,他是地境后期,这个女人只是个没有武功的凡人,虽然他只用了一点点的力道,但是那里是她能抵抗的,她被踢出去了十几米,脑袋撞到地上,眼见就不活了。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能放过你?董朝龙,你去当着何足道的面上她,我让她死都死不安稳。”武谷说完董朝龙等人都惊呆了,这人就是个疯子啊,死了都不放过。

    何足道闭上了眼睛,这个小妾为了生了一个儿子,还是很被宠爱的,自己没想到当时没送她走,竟然让她被杀,他有点悔恨。

    “把他的眼睛给我撑开,我要让他看着,董朝龙你快点。”武谷兴致勃勃的指挥着。

    董朝龙一把把死去的女子的衣服拽了下来,他刚要趴地女子身上,一道浩大的剑气冲着他袭来,这道剑气速度很是缓慢,但是蕴含的力量却十分的巨大。武谷被吓了一跳,立刻抽出了宝剑站了起来,当他发现剑气是冲着董朝龙的时候,他没有丝毫救援的意思。

    “救命啊,主人救我。”董朝龙大喊了起来,因为惊惧,站都站不起来,腿都吓软了。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何足道冷笑一声,剑气终于来到了董朝龙的身边,董朝龙被剑气击成了碎肉,溅了周围的人一身,只有何足道和地上的女子没有溅到一丝。

    “好强的控制力。”武谷神色有些郑重,这样的控制力自己都很难做到。何处去主寨的寨门被一剑劈碎,一个黑衣人提着一把剑缓缓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