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门除了暗影卫这个对外的机构,以及朱雀殿獬豸司这个对内的机构,其他的各分寨都有自己的情报系统,何处去当然不可能没有。何处去在这里统治了多年,一个农夫、一个寡妇或者是一个老头老太太都可能是他们的探子。他们一进入南王乡就准备去询问附近的探子,结果还没等他们两个问,负责这一片的探子头目已经找来了。

    “乌鸦,谁让你暴露自己身份的?”何足道看到这个探子头目大怒,这里人多眼杂,他一暴露,那么这一片的眼线就要重新布置。

    “大当家不是我想暴露,实在是这件事太大了,昨天这里跑出来一个人,我派人把他救了回来,结果我发现,他竟然是咱们寨子的王统领。可惜,我没能把他救活,他临死之前告诉我,千万让我把消息传递给您,门内快顶不住了,他们五个外敌见人就杀,求您立刻救援。”乌鸦一说完,何足道和苍火道人互看了一眼。

    “带我去看看,是哪一位王统领。”何足道沉声说道。

    乌鸦立刻把两个人带往自己的住处,“大当家的,苍火爷爷你们看。”

    “王扬迪,的确是我的心腹手下,身份是没错的。师傅你看看他身上的伤。”何足道看了看之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师傅。

    “是被一道剑意极强的剑气所伤,五脏当时就已经破碎,这个王扬迪是怎么跑出来的呢?按说不应该啊,就算当场不死,也应该失去了行动力。”苍火道人经验老道,立刻就查处了他的死因。

    “师傅,你的意思是乌鸦说谎?”何足道用神识盯着外面几十米开外的乌鸦等人。

    “不会,他说话的时候,不管是声调还是语气都没有一点异样,不是说谎。”苍火道人摇了摇头,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去死去的王扬迪身上查看。

    “不好,中计了,我们走。”他也没有解释,拉着何足道就要离开。

    “哈哈哈,不愧是老江湖了,这都能发现,我这种药粉是自己秘制的,以为你们两个区区地阶初期的发觉不了呢,还想再逗逗你们。”声音由小变大,伴随着一个人影由远及近,速度极快的来到了众人面前。

    “大当家你们走,杀。”乌鸦几个人立刻就拿着武器杀了过去。

    “不要,你们不是对手。”何足道话还没说完,这个精瘦的老者身子一动,赤光一闪,就回道了原地,乌鸦几个人全部呆立在原地,过了一会,其中一个人脖子上的血就开始喷了起来,他的血液上面竟然带着火花,一边往外喷一边的蒸发,血液还没落地就全部成了血块。其他几个人跟他的死法一样,短短时间,几个人全身的血液就喷了个干净,几个人先后倒地,身子干瘪了下去,几个人就像是死了多年的干尸一样。

    “饮血火云剑法?你们真的是云家的人?”苍火道人神色凝重了起来。

    这门剑法是云家老祖从一位魔宗高手那里得来的。原来叫做饮血剑法,十分的邪性,据说能让敌人血液干枯,成为干尸,就是现在几个人的样子。后来云家老祖觉得这样的武功会玷污自己门派的名声,于是改了多次,改出了一门新剑法叫做饮血火云剑法,大大降低了剑法的魔性,以前需要血属性的内功催动,现在改成了火属性的内功,谁知道这门功法的威力反而增强了许多。

    “连这个都能认得出来,果然不愧是均县见识最广博的苍火道人啊,不错正是饮血火云剑,你应该知道这门剑法的威力,老夫一旦使用非死即伤,你们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两位修炼到地阶都很不容易,何不归顺我云家?否则的话,你们知道了老夫的身份,我留你们不得。”这个精瘦的老者正是那个云家人境八层的长老。他们显然是设下了陷阱在等待着两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几个人都没有到来。

    “废话少说,你们是云家的人又能怎么样?这里是均县,你肆无忌惮的的杀伤我们的人,咱们不共戴天。”苍火道人一边跟他说着,一边跟身后的何足道打着手势,何足道立刻就知道师傅让自己走,他来拖住眼前的人。

    “师傅,我不走,咱们两个一起走。”何足道大声说道,何足道只是地阶一层,跟敌人差着七个等级,因此根本就看不出敌人的实际境界,他还以为这个人是地阶中期的。仙武大陆武者相差四个小境界之内,才能感受得到对方的实际境界。但是苍火道人却知道,眼前的人最起码是地阶后期的,因为他是地境三层,他都无法准确的看出眼前之人的境界,眼前的人起码是地阶七层之上,所以他才想拖住敌人,让自己的弟子离开。

    “你愚不可及,他是地境后期的。”苍火道人知道何足道这么一说,让对手有了准备,他们谁也走不了了。

    “哈哈哈,我在给你们一会时间,你们可以仔细的想清楚,我还是很惜才的。”精瘦的老者看起来不急不慌的说道。

    “杀出去,他还有四个同伴,他这是在拖延时间。”苍火道人当机立断的说道。两个人头顶立刻出现了大片的火云,朝着瘦老者攻了过去,他们一出手就用了全力。

    “哈哈,既然大家都是火属性剑法,那么我就跟你们玩玩。”瘦老者抽出了宝剑,这是一柄剑身泛着赤红的剑,看起来就比何足道师徒的剑更加的金贵,他的剑拔了出来,用内力一催动,剑身正中央就出现了一道仿佛血管的红线,十分的诡异。

    “原来是你,血剑武谷,足道小心,这个人是云家的一位地阶后期的长老,他的武功和剑都邪性十足,一旦被他打伤,体内的血液就会不受控制的往外流淌。这个人曾经在云州赫赫威名,以残忍著称,多次以血腥手段打击云家的敌人。原来以为消失了几十年是死了,没想到还活着。”苍火道人脸色更是凝重。

    “哈哈哈,老夫的名号竟然还有人记着,不错,很不错嘛。”武谷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刚开始他使用饮血火云剑的时候,苍火道人就有猜测,但是一门功法毕竟很多人都会,他还不是很确定。现在拿出了饮血剑,苍火道人一下子就确定了,正是血剑武谷这个成名多年的高手。

    这柄饮血剑据说是八大魔宗的一位副门主的宝剑,十分的邪性,当年正邪大战的时候,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正道修士。当时云家老祖还是蜀山派的弟子,他跟一个武姓师弟奉命去击杀此人。三个人打了七天七夜,云家老祖重伤,那位副门主被击杀,这也是云家老祖的成名之战,饮血剑就成了云家老祖所有。他的同门师弟武城为了救他而死,他大为感激,就把他的儿子收为了义子,这柄饮血剑就亲手赠送给了武家弟子,武谷就是武城的亲孙子,他拿到了饮血剑,配合饮血火云剑法,创下了赫赫威名。

    苍火道人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死了,他跟武谷的每一次交手,都会引起自己体内血液的暴动,这样下去,即使武谷什么都不用做,他的血液也会爆裂,最终难逃一次。武谷狞笑着挥动着饮血剑,苍火道人和何足道虽然暂时没有受伤,但是他们已经处在了绝对的下风,他们知道,这还是武谷没有尽力的结果,他是在戏耍两人。

    ps:感谢书友bck 竹竿的月票,为你加更一章,上个月欠你们两章,很快就补全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