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前辈,我这个统领在各位面前当然是算不上什么。但是今天我游侠寨大当家不在,我作为这里的最高首领,我必须要请各位给我们一个说法,这些死伤的都是我的兄弟。”冷月新说完,游侠寨的人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是还是挺起了胸膛都站在了冷月新的身后。

    这五个人正是云家的几个人,他们一来到均县就故意的挑事,算是游侠盗倒霉,谁让他们就在入口这里,这一切都他们早就计划好的,一路上他们什么城镇也没停留,甚至连住店都没有几次,这可让均县的情报网彻底的失效了。他们杀死了几个人打伤了二十几个,就是为了让幽冥盗的人知道,他们来了,然后把他们引出来。

    否则的话,一个县这么大,就算是天阶找一年也不一定从一个几亿人口的县找到一个人,何况是他们几个。在他们看来,如果真的蜀山派的人,那么就算是为了他们大派的面子,也会出来见见他们,很多时候,在江湖中面子比起性命都重要。

    “哈哈哈,好,好小子,有骨气,我很欣赏你。”云震博本来一直没说话,他是半步天阶,是首领,对付这些小卒子,其他几个人就可以,但是看到冷月新这么有骨气,而且一看就年纪不大,况且根基也很扎实,年纪轻轻境界就有人境九层了,因此起了爱才的心思。

    “谢谢前辈的谬赞,我只是职责在身,否则我也不相触前辈们的霉头,请各位前辈给晚辈一个交代,给这些死难的兄弟们一个交代。”冷月新说完,除了云震博和云霜其他几个人都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

    “小子,我们长,大哥是看得起你,你竟然如此的不上道,我们不给你交代你能怎么样?”差点把长老说出来,还好及时的刹住了车。云震博没有说话,另一个看起来精瘦的老者开口了,这个人境界有地阶八层,也是云家一个长老,在门内也没有人敢对自己这么横,他不像是云震博爱才,反而觉冷月新碍眼得很。

    “游侠盗不是随便让人侮辱的,我们大当家独行万里可是地阶五层的武者,希望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给我这些死去的兄弟道个歉,我也好对大当家有交代,否则我大当家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冷月新跟他们境界差的太多,因此只能看出五个人是地阶,但是具体境界看不出来,因此他只能拉着虎皮做大旗,看看路游的实力能不能压住他们了。

    一个地阶中期的可不是好对付的,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就很难被杀死,一般的人也不会随便招惹,除非敌人是天阶。但是天阶之上的武者哪一个不是一个门派的基石,他们很少出手的,就算是出手一个地阶中期武者故意躲起来,也很难被找到。

    “地阶中期?哈哈哈,那你叫他来啊,让他亲自前来,看看我们会不会害怕。”这个瘦老者一开口,冷月新的心就沉了下去,他们竟然不在乎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那么实力起码是地阶中期,甚至是后期啊,这种人能得罪得起吗?其实他不知道他还是低估了他们。

    看着冷月新不说话了,几个人再次笑了起来,这个精瘦的武者又开口了:“怎么?不敢去叫了?老子就是想进去看看,你们这个关卡建的还挺像回事,光甬道就上千米,我们看个新鲜,现在给哥几个带路吧,否则老子就把你这小白脸划上几道。”这个人抽出了一把剑在冷月新身前比划了几下。

    来之前他们知道不能说出云家的名号,所以说起话来就不用注意门派形象,就狂放了许多。别说,这么说话,还真的挺爽,瘦老者暗暗想道

    “既然这样,我就得罪了。”冷月新咬了咬牙,这个决定不好下,得罪五个地阶,还有可能是地阶后期的地阶,这简直就是玩命。但是他却不能不这么做,一旦被人这么打脸了,他们在武林中还怎么混?

    突然几个人的后面就出现了一道厚实的墙壁,冷月新等人的身后也出现了一道,然后甬道四周全都漏出了黑黝黝的洞口,一只只的利箭漏了出来,目标正是五个人。

    “呦呵,弑神弩嘛?这东西上千我还有点畏惧,但是这才几十架,老子不放在眼里。”瘦小的男子不在乎的说道。弑神弩虽然可以杀伤地阶,但是靠的是数量,一般来说几十架是没有多少威胁的,因此弑神弩射速太慢。虽然能够有很强的穿透性,但是寥寥几十只,并不难躲。

    “是嘛?各位最好看清楚。”冷月新平静的说道,几个人再次看了过去。

    “不是弑神弩,是射神弩。”年级最大的云震博有些郑重的说道,这玩意可以连续不断的发射,只要有箭,理论上是可以无限发射的,在这个狭小的甬道内,他们说不准真的能受伤。

    “不错,正是射神弩,几位前辈,在下并不想跟各位前辈交恶,但是为了山寨的尊严,我也不得不这么做了,希望各位不要逼我。”冷月新看着几个人,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惧怕。

    “小子,你可知道在那之前,我们完全可以把你们几十个人先全部杀死。而且区区几十架射神弩,你以为你能杀死我们嘛?出去之后你们这些人的家人也都逃不了。”精瘦男子大声说道,他这么做就是想让冷月新和身后的人害怕,然后打开机关让他们离开这个甬道,这里的地势狭小,真的闹掰了,他们自信死不了,但是受伤的可能性很大,这是他们不愿意做的,这些蝼蚁一样的垃圾,不值得他们受伤,何况他们都有各自的任务。

    “冷统领,这一次咱们也算是有个伴了,咱们没招谁没惹谁,兄弟们都安分守己,真是祸从天降啊。这些地阶看不起我们,咱们就算是死了,也要在他们身上咬块肉下来。”其他几十人听到这个人的话,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记起了他们血性,这下子云家的几个人傻眼了。

    “好了,别说了,这位小兄弟,我们的确有些过分了,这些钱就算是我们赔偿你的这些手下的。你叫什么名字,我挺看好你的,老夫收你为徒如何?”云震博微笑着说道,他是半步天阶,完全不可能被几十架射神弩伤到,但是他真的挺欣赏冷月新的。

    “开闸放人,前辈的厚爱晚辈心领了,在下的大当家对我有恩,因此恕难从命。”冷月新点了点头,他已经尽力了,能让几个地阶服软,已经对所有人有了交代。

    “哈哈哈,果然我没看错人,我会再来找你的。”云震博大笑着带着人离开了,他们一走出去,冷月新就瘫坐在了地上,作为一个在正规门派出身的少爷,他知道地阶后期武者是多么的恐怖,今天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

    出了关卡,精瘦的男子终于忍不住问起了云震博,他们都是大派弟子,保命的手段还是不少的,因此肯定不会死的,顶多就是受点伤,受伤对一个江湖人来说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几天就好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云长老要对他们服软。

    “你们知道这个叫游侠寨的出现了多久吗?”云震博问道,精瘦男子等三个地阶后期的武者不能回答,他们哪里会关注这么点小事。

    倒是云霜说了出来:“应该就出现了几年的时间吧。”

    “不错,也就是几年的时间。你们也不想想,一个仅仅占据一乡的小势力,怎么可能有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当首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而且这个势力还有几十架射神弩,你们应该知道这个射神弩只有大明朝廷生产,就算是我们蜀山派也只有区区千架而已,他们是怎么得到的?难道你们不想想嘛?”云震博说完几个人焕然大悟。

    “云长老的意思是他们也是有来头的势力?”精瘦男子恍然大悟的问道,谁知道云震博摇了摇头。

    “不一定,但是有可能,我们没必要冒险。不过射神弩也说不准是他们意外得来的,这都说不准。我是在想,这个势力是均县的墙头堡,到时候说不准真的成了拦路虎,我们可以尝试着拉拢一下,因此没必要跟他们结成死仇。咱们先去探探这个万里独行的底细,走吧。”云震博说完就继续赶路了,几个人连忙跟上。

    可惜到了闻乡治所所在并没有发现地阶的气息,看起来他们的大当家真的不在,当然也可能是早就收到了消息离开了。

    “云长老,我们应该怎么办?”

    云震博皱着眉头想了想:“听说千人敌不是势力很大嘛?咱们先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引出蜀山派的人,他如果不知道,那么我们就击杀此人,然后顺着这一条路,找何处去、阴风盗、土城、高柳盗等等,我就不信蜀山派的人真的在会不出现。顺便我们也帮着门内清理一下均县,让咱们更简单的占领这里。”

    “秒啊,云长老这是搂草打兔子,咱们好好地闹出点动静来。”几个人都立刻赞成,只有云霜不说话,他很害怕。

    楚云当时跟他交手的时候是地阶后期,但是没有跟他说明自己是哪个势力,只是说是均县的势力。而整个均县除了蜀山派控制的幽冥盗,其他的势力只有千人敌薛万仞可能是地阶后期,因此云霜认为当时那个制服他的人就是千人敌薛万仞,所以他很是不想去千人敌。

    “云爷爷,这个千人敌虽然是号称十大盗排名第二,但是我听说这一次的英雄大会是何处去组织的,我们直接去何处去是不是更好呢?说不准他们有蜀山派人的下落。”云霜这一句话就把何处去推进了火坑。

    楚云他们收到了从闻乡传过来的消息的时候大惊,一般来说,武林人士就算是地境巅峰也很少会招惹均县的土匪势力的,一个是均县位置太重要,这些土匪都是很记仇的,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的亲朋好友就会从这里路过,到时候很危险。二一个是均县虽然是个土匪窝子,但是在幽冥盗的压制下,其实不算是穷凶极恶,因此除魔卫道也捞不到名声,反而会惹来一身骚。所以很少有人在这里故意捣乱。因此楚云他们立刻就确定这些人是云家的人。

    “淮阴县的情报网是做什么吃的?云家的人都到了均县,他们竟然没有禀告。”路游第一个怒了,他的话让仇似海非常的尴尬,毕竟他是暗影卫的大统领。

    “仇长老,你立刻去让人盯着他们到了哪里,要干什么。地阶后期的武者?还是五个,这不是一件小事,路游你先回去安抚手下,一旦他们杀回马枪,你立刻逃跑,就算是地境后期的也追不上你,到时候返回这里,地阶后期又怎么样?我们照样让他们饮恨。其他的人全部给自己的手下传信,让他们立刻转移。”楚云立刻下达了命令。

    “门主,我跟我师父要不要先回去?从官路来看,他们出了闻乡最可能去的就是千人敌的地盘或者是我们何处去的地盘,如果我们都不在,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损失会很大的,要知道我的大部分手下不知道我是您的人,他们野性未改,万一发生了冲突,就不可收拾了。他们毕竟都是些跟着我的老兄弟。”何足道立刻说道。

    何足道的人有很多都野性难除,都是些积年老匪,因此楚云病危吸纳他们,这些人无法无天的性格肯定会遇到大麻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冷月新的冷静。

    楚云没想到当年那两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三十几岁了还像是孩子的家伙,现在竟然这么成熟了,看来一个人就是要出去闯闯,多长长见识,否则永远也不会长大。不过这下子可把冷雅竹吓坏了,她已经亲自去接自己的两个弟弟了,这件事楚云也拦不住,只能派了魏镇跟着保护。

    “那好吧,你们回去吧,记住遇到了任何事,都要立刻逃走,或者是去你们当时建造的堡垒,哪里驻扎着虎豹骑,就算是遇到了危险,逃走起码不成问题。”楚云立刻交代道,两个人立刻骑上快马离开了。

    就在他们离开几天之后,楚云收到了何处去发来的密报,何处去的主寨被攻破,现在那五个人全部都身在何处去的主寨,里面的情况不明,楚云暗叫了一声糟糕,然后立刻骑上楚大的风灵马朝着南王乡赶去。

    这个时候骑着一级杂交马的何足道跟苍火道人已经进去了南王乡,他们不知道前面已经张开了一张大网等着他们,当他们一进到南王乡的时候,就被何处去自己的人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