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柱子绝想不到云霜现在在哪,云霜塌拉着脑袋骑在一匹高大雄伟的马上,一看就是绝对的好马。他跟在四个人后面有些无精打采,看着像是在赶路,其实心思早就不在了。

    云霜真的不想来,他现在就想回家待着,永远不来这个可怕的地方,他骑在一级杂交马上,忍了好几次才忍住了没有立刻调转马头。

    “我不想去啊,我不想去。”云霜在心里大喊道。

    楚云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在他心里留下了很深阴影,说实话,楚云在他心里的形象跟恶魔差不多。云霜也知道如果他自己突破不了这个阴影,以后自己的境界想要晋级都很难,但是他却想都不敢想。

    “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待着,我招谁惹谁了?”云霜越想越伤心。

    其实,这一次是他祛除这个心理阴影的好时机,他这一次的目的地正是均县。而且跟他一起来的可是有一位半步天阶,三位地阶后期的高手。不说那几位地阶的武者,单单是这个半步天阶高手,就不是一般的地阶能对付的。他跟楚云动过手,知道楚云的实力,绝不可能是一个半步天阶的对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还是有很不妙的预感。

    这个预感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半步天阶和地阶的差距十分的大,半步天阶可以调动天地灵气,但是地阶是绝不可能的。光这一点,半步天阶都会碾压地阶,要不然镇北镖局的万名山晋级了半步天阶,蜀山派也不会妥协了。

    “对,我不是害怕他,而且他手里有我的把柄。”云霜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这样心里有好受多了。

    但是他又纠结了起来,这一次到底要不要告诉楚云让他小心,他只知道楚云在均县有势力,但是具体是哪个他不知道。他的联系人只有刘柱子,这一次出来,根本没有时间给他联系刘柱子的机会,因此他就算是想要禀告都没机会。

    云霜患得患失的坐在一级杂交马上面,当真是坐立不安。他是云家信得过的人,而且最近来过均县,因此云家老祖说要调查均县蜀山派是否插手的时候,他就被自己的家主派来了。因为是云家老祖亲自吩咐的,又关系到云家发展壮大的大计,因此几个人一接到任务立刻就出发了。

    这一次来均县的云家人实力强横,说实话横扫均县都足够了。

    “云霜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带头的半步天阶的高手叫做云震博,算起来是云霜的爷爷辈的,也就是第四代云家弟子,云家老祖是第一代,云霜是第六代。他是一位云家成名多年的高手,虽然姓云,但是跟云家没血缘关系,因为积功被赐予姓云的。他的外号叫做火云狂狮,以前以脾气暴躁出名,当然也跟他暴躁的功法有关系,但是现在却完全看不出他脾气暴躁,样子就像是个和蔼的小老头。

    “云震爷爷,我没事,只不过是骑了这么久的马,心里有些疲惫而已。”云霜连忙说道。

    “哈哈,你就是出来历练的太少,咱们云家弟子这点苦都受不了?我们这一次任务很急,等完成了这一次任务,我亲自跟九哥说,让他多给你安排任务。”云震说完,云霜苦笑一下,他说的九哥就是自己的爷爷,只不过自己爷爷只是地阶初期而已,因此他对自己很是看重,在他的支持下,自己才能当宅男,几乎不出任务。如果云震真的跟自己爷爷说,自己的好日子岂不是到头了?就是大门大派的嫡系,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练武的天赋的。

    楚云并不知道,一次关系到霸王寨生死存亡的大事,就要来了,他现在正在跟长老商量放弃淮阴县和均县关卡的事情,但是很不顺利,因为除了诸葛青衣,就是文轩都不同意。

    “各位,这真的是逼不得已,云家马上就要动手了,这里是最前线,咱们应该保存实力,不能做无谓的消耗啊。”楚云试着劝他们,但是他们都不同意,楚云也知道,这个关卡花费了霸王门太多的心血,因此他们就这么放弃,每个人都十分不甘心。

    “主公,要不然我们阶段性的防备,先试试对方火力如何?这样我们就能试出对方的决心。”诸葛青衣开口了。

    “怎么个阶段性的防备?”楚云有兴趣的问道。

    “主公,咱们现在除了知道云家要对均县动手,其他的一概不知道。咱们的计划必须等有了他们的详细计划才能实施,因此咱们完全可以拖一段时间,对方五十个地阶也别想轻易的得手。均县是个是非之地,咱们完全可以依次试验下其他门派的态度,说不准跟以前一样,云家被其他门派联手逼迫放弃均县。连蜀山派都办不到的事,我就不相信云家能办到。咱们也可以在这段时间里,继续等待云中城的消息。”诸葛青衣说完,其他人都开口支持,他们这些人实在不愿意轻易地放弃均县。

    “好,既然你们都同意,那么我就同意了,不过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就立刻放弃。路大哥这一次要辛苦了你了,除了你之外,我安排熊大熊二帮你,另外楚大他们三个也随时待命。先给云家一个下马威再说,云州吧主怎么样?教训的也就是云州霸主。”楚云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

    楚大三人是蛮族武者因此不动用血脉之力,他们的境界没人能感受的出来,因此他们的作用只是接应路游和熊大兄弟,能不动手就不动手,除非能斩杀敌人,他们蛮族的身份太敏感。

    而熊大和熊二都是正宗的外家武者,他们跟楚大他们一样,不动手别人看不出境界。而且就算是动手了,也是纯正的秦人,别人说不出什么。不得不说外家武者跟内家武者比起来,虽然没有内家武者那么多奇异的内力或者是耀眼的招式。但是论起实用性外家武者强得多,他们可是真正为了战斗而生的,就是增加战斗力。

    一行人在偏僻的三圣乡开会的时候,五个不速之客来到了均县和淮阴县的关卡,而且一来就大张旗鼓的跟占据闻乡的游侠盗动手了。路游正好不在,因此游侠盗瞬间就死伤惨重了。

    “哈哈,你们这些垃圾,我们只不过是想去关卡内部欣赏一下,你们竟然阻拦,现在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叫嚣道。游侠寨的人大部分都是路游自己招揽的,因此他们的意志很次,一看到对方的境界就全部装起了鸵鸟。

    冷雅竹的大弟弟冷月新和冷月清刚刚换防过来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冷月新给冷月清递了一个眼神,冷月清立刻走进了关卡内部,这一幕对方几个人全都看到了,但是却全都没有在意。

    “各位前辈,在下游侠寨统领冷新,不知道我的弟兄们如何得罪了阁下,我给前辈赔罪了。”冷月新当仁不让的走了过来,不得不说离开了自己的姐姐几年,他们兄弟真的成熟了不少,对方可是五个地阶的高手,从他们要不掩饰的气势中,轻而易举的就能看出来。游侠寨的人都有些惭愧的低下头,他们一直都认为冷家兄弟是靠着跟大当家的关系成为的统领,他们一直不服气,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没有一个人比起他们更有担当。

    “哦~,统领?好大的官啊。”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另外几个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