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云,你别闹了,他们受不了了,自己出去玩去吧。”坐在正坐上的云家老祖发话了,小兽立刻跃了起来,眨眼功夫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小云就喜欢胡闹。”云家老祖对着众人稍稍解释一下,他的地位也没可能道歉。他长袍之下的手轻轻摆动,屋子里就出现了凉爽的清风,高温立刻就消失了,所有人都感激的看着自家老祖。

    这个云家老祖不愧是纵横几百年的一代豪雄,真的以为他做的都是无用功嘛?不是的,他闭关多年,第一次出现在这些云家核心人物的面前,必须要亮一亮自己的手段,让他们没有异心。他们这些地阶、天阶连自己的宠物都扛不住?谁还敢呲牙?这也是一种御下的手段。

    “说吧,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老夫刚刚晋级,正在稳定境界。”云家老祖神色随意的说道,他的每一句话竟然都会引起周围天地灵气的波动,灵气波动仿佛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若有所悟。

    “爷爷,是这样的,咱们的计划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均县是咱们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您说过您已经跟您在蜀山派的好友达成了协议,咱们并不占据均县,等以后咱们就把均县还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插手。但是据我们在均县的探子回报,蜀山派的人出现在了均县,并且召开了新一期的英雄大会。爷爷您说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云家长房的当家人说道,他也是现在云家的代理家主,相当于别的门派的代理掌门。云家老祖一生只有一子一女,他的儿子给他生了三个孙子就去世了,这也是云家三房的由来,因此云家长房的族长就叫他爷爷。

    “这个消息确定吗?”云家老祖神色平静的问道。

    “爷爷,消息确定,那个人会用很纯熟的御剑术,这一幕很多人都见了。”云家长房的当家人说道。

    “御剑术?嗯还真的可能是蜀山派的人。我的那一位老友虽然是太上长老,但是并不是蜀山派最大的一脉,其他的派系插手了,那么还真的不好办了。”云家老祖沉思起来。

    “大哥,您现在已经是大宗师,我们何必害怕蜀山派。跟他们商量是看得起他们,就是不告诉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一个看起来异常的健壮的男子说道,这个人是最早跟着云家老祖的人,因此他虽然只是天阶,但是说起话来也没多少顾忌,何况这个人的父亲还是云家老祖的救命恩人。

    “金强,你这性子几百年了也没见你改改,蜀山派咱们惹不起,你以为蜀山派这个大陆十大门派就没有大宗师级的高手?这样吧,派人去查清楚,一定要信得过的人,咱们的行动延迟一下,等消息确定了在行动。”云家老祖下了决定。

    “老祖,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如果一旦停下,损失太大了。”一个供奉站了起来说道。供奉就是为那些地位实力很高,但是不愿意受束缚,没有正式加入一个门派的人设立的职位,大门派这种人很多。

    而这个供奉就是被云家聘请而来,管理门派的后勤财务的专门人才,用他们掌控,显得公平,才能让云家三房都放心,云家虽然不是跟人们想的那样完全分裂,但是也不是那么铁板一块。

    “我怎么做难道还用你教我?”云家老祖冷哼一声,这个天阶供奉的嘴里就流出了一道鲜血,仅仅一声冷哼,就让一个天阶高手受了伤,这实力当真可怕。

    “爷爷。”云家代理家主看到自己爷爷拍拍屁股离开了,自己也只能立刻扶着这位供奉疗伤,并且道歉,他要收拾这烂摊子。

    供奉可是随时可以走的,并不是自己的属下,而他们这些人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灭口,否则一旦被其他供奉知道了,云家所有产业立刻就能陷入被动。

    如果让楚云来看,楚云一眼就能看出他们这些供奉就相当于后世的职业经理,这世界还真的挺先进的,这都能想的出来。有天赋有实力的人管理门派不一定好,专业人士更省事。

    云家怎么安抚这些人,楚云不关心,它最关心的人也就是云霜这家伙了,云霜的情报关系着霸王门的发展,这家伙其实早就得到了霸王门所需要的情报,只不过他被门内秘密地派了出去做任务去了,现在根本就不在云中城。

    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了,刘柱子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拿着一个食盒来到了云家子弟的住宅区外,他必须要催促一下云霜,虽然这违背了自己老大魏谋的教导,但是现在距离云家进攻均县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一旦战争开始了,自己这个“甲字联络员”(楚云起的)就会完全失去作用。

    一到云家子弟住宿的区域刘柱子就被几个守门的弟子拦了下来。

    “你站住,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范围,你一个外人硬闯,我完全可以把你击毙当场。”开口的是一位面色严肃,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看他身上的服装就知道此人只是个云家内门弟子。

    “大人,俺是柱子酒家的掌柜的刘柱子,是有一位大人订了菜,俺按照时间跟他送来的。”刘柱子憨厚的说道。

    “不可能,这一片谁不知道外人不能进出,云家子弟怎么可能订菜,我看你一定是奸细,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几个云家的弟子立刻把他围了起来,他一个小小的人境五阶怎么能反抗,立刻就被押了起来。

    “大人,大人,我真的是在大半个月前有一位云家的少爷顶的菜啊,我胸前有订单,有订单啊。”刘柱子大喊了起来,一个云家弟子立刻就把手神经了他的怀里,拿出了一大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有几百两银子,嘿嘿,哥几个下了班,我请你们去喝酒啊。”这个领头的中年弟子笑着说道。

    “张师兄,没问题啊。”其他的几个云家弟子笑着说道,几百里银子对他们这种云家弟子不算多,但是喝顿花酒是足够的,他们在这里也没有油水,今天突然有了点外快,他们还真有点小兴奋。

    “对了师兄,你看看这张纸应该就是这个人说的订单,你看看这是谁的字?”一个弟子把从刘柱子怀里搜到的一张纸递给了领头的,领头的弟子接了过去。

    “嗯,看不出谁的字。云丝肉、金乌蛋、花椒银兽爪...吃的东西不错啊,把他的食盒拿过来,咱们兄弟先尝尝。”这个领头的看到这些他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立刻就咽了两下口水,其他几个人连忙去做。

    “快尝尝,今天咱们有口福了。”几个人打开食盒大快朵颐,把刘柱子扔在了一边,刘柱子不敢跑,因为他虽然境界低,但是却不傻。他能感受得到这些人暗暗的不怀好意,他才人境五层,根本跑不了,一旦跑了,这些人完全可以把自己击毙当场,到时候自己找谁说理去。这些云家子弟为了一顿饭,杀死自己,是完全有可能的,自己在这些人眼里只是一直微不足道的小虫子。

    领头的看到刘柱子就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完全没跑的意思,他心里有了些不好的设想,这个人可能不是奸细,有可能是真的是送菜的,虽然他们这些云家的子弟真的要订饭也只会让自己的下人去领,但是凡事都有例外。万一真的是那一位师兄订的餐,能点的起这些菜的人,根本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

    美食在前,他也顾不得吃了,他走向了刘柱子。

    “是谁叫你来送菜的?”这个人有些紧张的问道,如果真的是自己门内惹不起的人,那么自己只能去赔罪了。

    “俺真的不是奸细啊大人,俺真的不是,俺是柱子酒家的老板啊,俺真的不是啊。”刘柱子演技没的说,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说道。

    “闭嘴,我问你是谁让你来的。”这个人不耐烦了。

    “是云霜少爷,他很喜欢去我的小店吃饭,俺的酒家还是云少爷帮我开的,他真的跟俺说过,不信你们去问问啊。”刘柱子说了起来,这个云家弟子的脑袋嗡嗡的响了起来。

    “云霜?怎么是他,云家的天才弟子啊,我的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这个人被吓了一跳,云霜虽然不怎么喜欢出来,但是他的名声云家弟子可都知道,号称云家的天才,年纪轻轻就到了地阶中期,真的是前途无量。当然就凭他姓云这一点,自己都惹不起。

    “你说的是真的?”这个人咽了口唾沫。

    “大人,俺怎么敢骗您啊。”刘柱子连忙点头。

    “别吃了,都过来。”这个人对着跟自己一个小队的同门喊道,当他把这件事说完的时候,几个人也都被吓傻了,他们吃了云霜定的菜?

    “钱,大家把钱都拿出来。”领头的人立刻喊道,他们你一万两,他五千两的凑了起来,很快就凑出了几万两银子。

    “这位掌柜的,我们兄弟多有冒犯了,这些钱您收下,就当我们给你赔礼了,请您再去给云霜少爷做一份如何?”几个人忐忑的说道,要不是这里人来人往,他们还真的想杀人灭口。但是他们不敢,他们不是铁板一块,万一被一个人告发,他们就全完蛋了。

    “几位大人,你们喜欢吃俺的菜是俺的荣幸,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我再去做一份就行,我也不知道这里不能进。只是云霜少爷一段时间不吃俺的东西,他就馋得慌,因此才给小人留下这个纸条,俺也是为了巴结他,才一头闯了进来。这样吧几位大人,我再去做一份,一会你们帮我把东西送进去可以不?”刘柱子憨厚的说道,几个人大喜连连同意,刘柱子提着饭盒离开了。其实他的心里也是在滴血,自己的经费也不是很富裕,这一顿饭就是自己一个月的经费啊。

    “跟着他,看看他是不是一个酒家老板,另外看看他有没有跟别人联系,如果有怨言就控制住他。”领头的这个云家弟子吩咐道,一个地阶一层的弟子立刻跟了过去。

    刘柱子虽然没有发现后面跟着尾巴,但是他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回去从做了一份,然后拿着走了回去,这个监视的人没有发现一点不妥。

    当他回去之后,拿着新做的饭盒递给了这几个看门的云家弟子。

    “刘老板,那个云霜少爷给你的纸条是不是先给我们,我们也好替您去送。”这个领头的弟子说道,刘柱子连忙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这个姓张的头领亲自走了进去,他来到了云霜的门外,立刻敲响了门,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管家。

    “你是谁?”云家长房弟子的一个管家的地位,比起普通弟子都高,因此他看到了这个人身上普通弟子的装束才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位管家,是这样的,云霜少爷定的菜到了,我今天值班我帮着送了过来,我叫张钊。”张钊很恭敬的说道,对方虽然只是人境,而自己是地阶三层,但是谁让人家靠山大,自己得罪不起。

    “胡说,我少爷是何等身份,什么时候吃过外边的饭菜。”这个管家怒斥道。

    “管家先生,你看看这是不是云霜少爷的笔迹,如果不是,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的。”张钊立刻把一张纸条递过去。

    “咦,还真是少爷的笔迹,我冤枉你了,我少爷几年前喜欢上了一个人的饭菜,帮他开了个酒家,好像叫柱子酒家,这应该是少爷临走之前订的,你把菜放在这里吧。另外告诉那个送菜的,我少爷出去执行任务了,让他随时准备新鲜的食材,少爷回来再吃。”管家接过食盒,张钊小心着陪着笑。

    “你叫张钊是吧,辛苦你了,等我少爷回来,我会跟他说的。”管家拍了拍张钊的肩膀,张钊心中大喜。

    这张纸条是刘柱子让云霜写的,为的就是这种情况,他好有个借口联系云霜,否则今天还真的很麻烦。

    张钊这么一个地阶三层的小队长,就有这么高的智商,从这里看得出来名门大派的弟子的确是很有手段,光这一个底蕴,霸王门就差远了。

    张钊本来是想赚点便宜的,也开始没多想。但是当他发现了这些食材的珍贵,立刻就觉得事情不妥,马上盘问刘柱子。在得知刘柱子很可能真的是来送吃的之后,不顾自己是地阶,而刘柱子只是个人境五层的小老板,他立刻道歉,并且进行了赔偿。在刘柱子回去重做的时候,他派人进行跟梢。发现没有问题之后,他亲自拿着食盒上门,不管是不是云霜订的,他都有机会跟云霜搭上了关系,这对于他一个没有背景的弟子来说十分的重要。

    一件这么小的事情,这个张钊就能完美利用起来,不得不说他的情商真的是高。别看只是给云霜做了这么一件小事,万一这个云霜拉他一把,他就能少奋斗很多年。

    这也是非云家嫡系弟子的悲哀,他没有后台,因此地阶三层了只能在外面看门,而那些有后台的却可能安心的享受门派的支持,专心修炼。

    刘柱子得到了云霜外出任务的消息,告辞离开。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要不是很谨慎,差一点就栽了,这只是云家的一个小小的门卫而已,因此霸王门跟云家比起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果他被抓到,那么以大门派的手段,他根本无法保密,霸王门的事情就彻底暴露了。

    刘柱子彻底没有了办法,云霜不在门内,他怎么可能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而这个时候云霜在哪里?他正在很悲催的朝着他最不想去的均县赶去,这是刘柱子绝不会想到的。

    PS:一会还有一章加更,可能晚点,明天一起看吧,这几天都是两章,一个大章一个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