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正是这几年在均县很传奇的女王寨的寨主,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的外号郭女王。她来到均县之后,就立刻占据了三圣乡,三圣乡本土势力根本无法阻挡,因为虫灾消耗了他们几乎全部的实力。而且郭女王也不是自己来的,他还要二十几位下人,绝大部分都是人境后期的,其中一位还是地阶。

    这个人正是冷雅竹,楚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要叫自己郭女王,结果冷雅竹没有回答。后来楚云从冷雅竹的弟弟口中得知,他们的母亲姓郭。

    她现在乘坐的是一个十六人抬的轿子,非常的豪华,四周全部是白色的白花银丝木,十分的昂贵,而且四周挂着若隐若现的帘子,这些帘子全都是上号的蚕丝,帘子的四周全都是风铃,这风铃也不是凡品,是一种穿自大宋帝国的安魂铃,能够安抚人的心情,也不便宜,当真是气势满满。

    这一套架势是楚云给他设计的,楚云也是为了博红颜一笑,当然结果冷雅竹也没给楚云好脸色。但是今天这个日子她用这一套装备出行,还是表明了她对楚云的心意。

    冷贵伸手扶着自己的小姐下轿,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体裙,把曼妙的身材表现的淋淋尽致,可惜脸上带着面纱,这面纱使用特殊材料,就是神识都无法渗透,这也是害怕闻乡一只耳的人认出来。

    何足道还没等走过去,薛万尺就第一个过去了。

    “郭大当家的您好,我是千人敌的二当家薛万尺,薛万仞是我大哥,很高兴见到您。”薛万尺走上前来,本来一副老成持重的憨厚样,现在完全变成了猪哥样。

    这一幕让楚云看见非喷了不可,这家伙浓眉大眼,面若重枣,跟后世关羽比起来就是没胡子,能想象一下关二哥的猪哥样嘛。

    冷雅竹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往里走去,何足道迎了过来,立刻请了进去,这一幕让薛万尺勃然大怒。

    “臭婊。”他还没骂出了一股地阶的威压就朝着他袭来,他的话立刻被憋进了肚子里。

    “说话的时候最好动动脑子。”冷贵回过头来,冷哼一声就跟了上去。

    “等我大哥突破了地阶后期,我就让你们好看。”薛万尺的话,让整个现场安静了下来,这个信息量太大了。薛万尺也知道失言立刻就沉默了下来走了进去。

    这个消息立刻就被楚云知道了。

    “没想到这个薛万仞竟然要突破地阶后期了。”诸葛青衣和文轩坐在楚云的身前,他们正在悠然的喝着茶,位置就在何处去主寨的后院。

    “早有预料,不是这么要紧的事情,薛万仞怎么可能这么安稳的在寨内待了好几年。他早出来的话,早就发现均县已经变天了。”诸葛青衣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他到了地阶后期更好,他越强大,就越让我们的计划更完美。”楚云一点都不着急的说道,诸葛青衣和文轩也都笑了起来。

    均县的各势力依次进场,林小灰代替楚云参加了英雄大会,楚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最后一个进场的是一只耳,他们的大当家曲诚脸拉的比驴还长,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待遇啊。一只耳这么多年可一直都是各势力的座上宾,因为他们号称掌握了均县的一切消息啊。

    但是突然就爆发了这该死的虫灾,他们早得到了消息,毫无损失的跑了,他们原来还挺庆幸的,准备看其他势力的笑话。结果虫灾突然结束,他们就回不来了,各势力突然就冒了出来,瓜分了均县所有地盘,连他们的老巢闻乡都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势力游侠盗占据了。

    本来他们背靠云家,完全可以找人帮忙,但是云家的人手突然撤了,除了告诉他们,现在淮阴县没人占领,其他的什么都没告诉他们。

    他们刚开始还不错,占据了淮阴县,也不想着回闻乡了,要知道淮阴县可是比均县还大一些,他们占据了一个县,真是吃香的喝辣的。

    结果高兴了没几天,就被另一股势力赶出了淮阴县城,现在守着最偏僻的几个乡欲哭无泪。他们不是云家的嫡系,因此害怕云家兔死狗烹,现在就已经有这个迹象了。他们听到英雄大会,就立刻赶了过来,希望打听出一点有用的消息,换取云家的需要支持。甚至想着找回原来的地盘,闻乡可是交通枢纽,比淮阴县那几个偏僻的乡富裕得多,但是没想到回来之后,是这个待遇。

    “爹,我们还来这里做什么?那些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势力都骑在咱么脖子上拉屎,竟然把我们排在了最后一位,这是不给我们面子啊。”曲傲第一个受不了了,他顾不得周围这么多人,直接喊了出来。

    “那你们就走啊,谁请你们了?这是均县英雄大会,不是淮阴县。”一个人境四层的武者当场就说道,他的话引起了周围的叫好。

    “你个混蛋,你区区人境四层竟然这么说话,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曲傲现在是人境八层,他暴怒起来,手中的铁尺祭了起来。他的武器倒是挺少见的,是他父亲用以前的功绩从云家换取的一门地阶初期功法,十分的厉害。曲诚对自己的儿子十分有信心,也没有阻拦。

    铁尺朝着人境四层的武者袭去,天空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灰色铁尺,可能是功法不全也可能是曲傲练得不到家,天上的虚幕莲华非常的不稳定,而且残缺。但是就是这样对付一个人境四层的也绰绰有余了。

    这个人境四层的武者面色从容,没有一点被吓到,眼看铁尺就要打在他的头上,一旦打中,这个人的脑袋立刻就跟西瓜一样破碎。周围的人面色大变,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敢动手杀人。

    “放肆。”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一道剑气后发先至打在了曲傲的铁尺之上,曲傲握不住武器,铁尺被击飞了出去,他头顶的虚幕莲华顿时消散。

    “地阶武者?”曲诚的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曲诚整个人就被抽飞了出去,牙都被打掉了好几个,整个人趴在那里除了哼哼,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在曲傲曾经站立的地方,一个面色温和的中年帅哥站在那里,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正是他动的手。

    “游侠寨的独行万里?”曲诚去看了下自己的儿子,发现除了外伤并没有什么内伤,大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对方还留了手。但是曲傲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了,牙都掉没了,脸可以恢复,但是没听说过牙掉光了从新长的。

    “万里,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打我儿子?”曲诚强憋着怒气,他不敢直接跟路游翻脸,因为他现在没有了云家的支持,一个地阶中期不是她能惹的起的。

    “什么意思,哈哈,你打我的人,我这个大当家的为手下出头,有什么不对吗?曲大当家的有什么指教,我随时奉陪啊。”路游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收了起来,曲诚连句狠话都没敢放,就转头离开了。

    路游化名万里占据了闻乡,曲诚可是用心打探过,这个人自己现在惹不起。但是他把路游记在了心底,等有机会绝对会狠狠的咬上它一口。

    “把少爷送回去休息,我们进去。”曲诚吩咐一声就不再说什么,走了进去,这一幕让路游暗暗点头,这个曲诚不愧是纵横多年的人物,能屈能伸,真的是不好对付。

    其实这一幕是霸王门安排好的,当然不是楚云安排的,而且几个长老商量的,一是打击一下一只耳的气势,让他们安心的做一个好的观众,二是为冷雅竹出一口气,三是害怕曲傲认出冷雅竹的身份,从而起疑心。

    至于一只耳怎么惹到冷雅竹了,除了楚云几乎没人知道,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往外说。

    路游走了进去,几十家势力分别做好,最头上的座位没人坐,这是留给“幽冥盗”的,最后面的位置坐的就是一只耳,被几十家势力的大当家轻蔑的看着,曲诚都有一种站起来离开的冲动,也多亏他江湖经验多,脸皮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低着头看着地面不吱声。

    “谢谢大家能来,这一次的英雄大会其实早就应该举行了,但是咱们均县前些年出了太多的事,现在都过去了。我是何处去的大当家何足道,我想大家都认识,我这一次是奉了咱们均县的第一大盗幽冥盗的命令,举行新一期的英雄大会,但是我只是提供一个地方而已,幽冥盗会亲自派人前来主持,因此大家先吃点东西,我想幽冥盗的人一会就会来的。”何足道说完,侍女开始上一些吃喝的东西,一行人都咋咋呼呼的起了起来,当然装出一副山贼土匪的样子。为的也就是麻痹千人敌以及一只耳。

    “各位好友,在下是闻乡一只耳的曲诚,我想大家都认识我,我这一次前来,是想借助这一次的英雄大会求一个。”曲诚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TM是谁啊,闻乡我只认游侠盗,你什么一只耳,两只耳的我们都不知道。你是均县的人嘛?别是其他的地方混进来的探子吧。”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丝毫没给一只耳曲诚的面子。曲诚心中更加地愤怒,他抬头看去,好像是一个新势力,叫做林中盗,这个说话的正是林中虎谢胜,他现在是人境十层,曲诚正好发怒,又有人说话了。

    “就是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混了进来,何大当家的,你这么做会不会让幽冥盗的各位生气啊,他们让你着急均线的势力啊,怎么连丧家之犬都召集来了。”林中虎谢胜说完,冷雅竹的下人冷贵也开口了。

    “何大当家的,咱们相交几十年,难道你身为主人,就这么让人侮辱鄙人?你不要忘了,当年我可是跟你相交莫逆啊。”一只耳曲诚不敢惹众怒,何况冷贵还是地阶的,因此他只能求助于何足道,当年他跟何处去合作过几次,因此关系还是不错的。

    “曲大当家的,这个人家话粗理不粗,你现在的确不是均县的人了。”曲诚没想到何足道竟然没站在自己这边,他的涵养再好,也想立刻离开了,这简直就是把脸伸出去让人打啊。

    千面人偶看出了曲诚的想法,他们虽然挤兑一只耳,但是不能让他真走了,楚云还需要他帮着给云家传递个假消息,因此他开口了:“大家可否给我山泉盗一个面子,曲大当家一直都是均县的前辈,我们不看僧面看佛面,风水轮流转,谁都有走背字的时候,再说曲大当家现在在淮阴县距离我们一山之隔,说不准我们还能互相帮助呢。不要伤了和气。”

    曲诚面色感激的看了一眼千面人偶,他刚才其实想借着现在各势力都在,看看能不能把闻乡要回来,结果还没开口,就收到了这么多恶意,他现在完全没了心思,要不是山泉盗给他解围,现在他都坐不住了,他也不再开口,老老实实的等待着幽冥盗的到来。

    他倒要看看来的人是不是真的是幽冥盗。另外他觉得现在均县的现状有些奇怪,原来的十大盗,被换了一半啊,土狼盗、一溜烟完全消散,绣花盗消失,阴风盗和土城现在掌权人换了人,还有这些新势力,这都是哪里冒出来的,曲诚感觉都看不懂均县了。

    他留下的联络点被虫灾彻底摧毁了,再想渗透均县的时候,被一股暗地里的势力打击的根本站不住脚,他现在一点信息也得不到,这也是云家彻底抛弃他们的原因,他这一次一定要真真正正的找出原因,让云家看到自己的价值。如果他知道一切都是白费劲,人家云家要彻底占据均县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活活气死。云家真的当他一只耳是一条狗,用的时候扔两根骨头,不用的时候一脚踢开。

    就在一只耳曲诚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强悍的气势飞速的由远而近,他被吓了一跳,这一股气势起码是地阶后期,自己被压得一点内力都提不上来。什么时候均县有这样的强者了?难道真的是幽冥盗?

    大殿的门突然被吹开了,一股灰尘被吹了进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哪怕地阶都不例外,等所有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黑袍人坐在了正坐上,浑身散发着惊人的煞气,而他的面前插着一支画着骷髅的小旗子,坚硬无比的金丝桐木被旗子插进去了一尺,所有人看到这个旗子之后都勃然变色。

    “幽冥旗?”一个均县的老人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他是山泉盗的人,但是他并不知道幽冥盗是自己人假装的,因此看到这个代表着均县绝对权威的幽冥旗的时候,他心中充满了恐惧。

    幽冥旗的威慑可是一次次用均县人的鲜血和生命铸就起来的。一只耳曲诚不敢相信的暗暗咽了口唾沫。

    突然何足道站了起来,单膝贵溪行礼:“恭迎幽冥使者。”其他人全部反应了过来,全部跪下,正坐上的黑袍人也不说话,仿佛睡着了一般,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千人敌的薛万尺和一只耳曲诚身上和脸上的汗不断的流下来,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可能是过了一秒,也可能过了一个时辰,一声轻微的“嗯”从黑袍人嘴里发了出来,所有人才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又等了大约一刻钟,黑袍人嘶哑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全都坐下吧。”众人全都小心翼翼的坐下了半个屁股,随时准备着幽冥使者的吩咐。

    PS:差点没赶回来,去东营了,再晚一点这个月就白写了,吓死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