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你想收回去,就拿去吧。”楚云看到魏谋一副不怕死的样子,直接气笑了,难道自己这个门主就这么点威望?一个区区副大统领竟然不怕自己。

    “外面的人全部去治伤,并且找文轩殿主要一百两的赏银,全部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伺候。”楚云把外面的人全部赶走,她们只是些人境初期的,受不了楚云至寒的气势,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她们的身体也要大病一场。

    “我的家乡有一句话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我觉得你就有那么一点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太好说话?也对,黄玉郎叛乱距离现在的确有点远了。你跟了我几十年了,我也不会杀你,但是你知道的太多我也不能放你走,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你?要不你给我支个招怎么样?”楚云平静了下来,对魏谋问道,就跟老朋友一样。

    “换成我的话,我会杀了以绝后患。”魏谋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你倒是真为我着想。”楚云摇了摇头。

    “这样吧,好聚好散,你也罪不至死,我把你的内力封印了,然后你就去三圣乡待几年吧,等着一次危机一过,我就把你放离开。你去跟文轩交接一下任务吧。”楚云最终也没有下定决心,楚云苦笑了一声想道,自己还是不够厚黑啊,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福是祸,但是自己的底线,自己不能破。

    “门主,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做,说实话,我是既失望又欣慰。我魏谋是真心的想辅佐门主做一番大事,但是我觉得门主有些妇人之仁这真的不好。但是我又很欣慰,我知道门主以后一定不会兔死狗烹。门主,你想想我虽然侵犯了其他人的利益,但是我有没有做对不起门主的事情?我一件都没有,门主,任何的当家人都会有几条忠诚的鹰犬为他做一些阴暗的事情,我魏谋愿意做门主的走狗。”魏谋大声的说道。

    “想做我走狗的人多了,我怎么会选一只不听话的?”楚云感受得到魏谋说的是真话,但是楚云现在有些不敢用,他的胆子太大了。

    “门主,您看一看我这一段时间的收获,就知道我做得对不对了,我是监视了自己人,但是他们的手脚都不干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门主。”魏谋递给楚云一张纸,楚云看了几眼,气愤的一掌排在了桌子上,这些人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信任。

    “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跟我禀报?不跟诸葛副门主禀告?”楚云虽然气恼,但是还不肯原谅魏谋越权的事,这件事不说清楚,楚云绝不敢用魏谋。

    “门主,没有确切的证据,我怎么敢禀告您?诸葛青衣可是您最信任的人,万一他反咬一口,我怎么能继续查下去?至于禀告诸葛青衣,那不是让他有了警惕嘛?他想对付我,以他的头脑,我必死无疑。”魏谋说完,楚云神色不动。

    “如果我知道你诬赖诸葛门主,休怪我不讲情面。”楚云冷声说道。

    “门主,我有十足的证据,我在均县铺设情报网的时候,发现主寨不远处的江霞村有一个人不太对劲,我不想打草惊蛇,于是就暗暗监控了起来,谁知道,我发现诸葛青衣的仆人多次出入村子见这个人。甚至我发现有很多物资被偷偷的运到了这里,我曾经派人暗查过,这些都是咱们备战的物资,不光有射神弩这种战略性的武器,还有灵币、金银、粮食,数量之多,占据咱们霸王门每年收入的十分之一。我觉得这是一件大事,所以我才亲自去监视查看,现在我发现了他们储存物资的地方,我这才来亲自向门主禀告。”魏谋自信满满的说道。

    “江霞村?”楚云问道。

    “是的门主,江霞村就在我们霸王门山门三百里之外,那里后面就是山林,很是隐秘,而物资就在山林之内,藏得很是隐秘。”魏谋立刻肯定道。

    “魏谋,你故意跟兄弟们交恶,做出一副孤臣的样子,就是为了取得我的重用,这些我都不说什么了,你以为你的小心思我都看不懂?但是你竟然想踩着他人往上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江霞村的物资,是我秘密安排的。你擅自做主,不请示就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这一件乌龙上面,耽误了多少的大事?现在云家进攻在即,探子横行,你不去处理这件最紧要的事情,反而热衷于内斗,这就是你表现出来的价值?你主次不分我岂敢用你?”楚云很是生气,他没想到这个魏谋被权势完全迷惑了双眼。

    “门主,我该死,我该死,我真的是全心为了您啊。”魏谋没有了开始的从容,立刻跪了下来,他自认为掌握的重大情报竟然是门主安排的。

    “你去诸葛先生的白虎殿领罚吧。”楚云摆了摆手,这个魏谋自己真的是用不了了。

    “门主,我能建功赎罪,对于云家的探子渗透,我早就想出了应对的办法,而且现在云家来犯的关头,我希望将功赎罪啊,门主,请您让我戴罪立功,我一心为了您啊。”魏谋跪在地上抱住了楚云的腿,楚云不为所动。

    “禀告门主,诸葛副门主、文殿主求见。”外面传来了下人的声音。

    “请进来。”楚云甩开魏谋坐了回去,魏谋瘫坐在了地上。

    诸葛青衣和文轩一进来就看到了魏谋,魏谋仿佛看见了救星,立刻膝行了过来。

    “诸葛先生,文先生,求求你们帮我劝劝门主,我真的一心为了门主啊,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回报门主的信任啊,求你们跟门主说让我戴罪立功,我一旦痛改前非。”魏谋立刻痛哭流涕的说道。

    “给我滚出去,在院门外等我吩咐。”楚云说完,魏谋立刻就走了出去,他面带乞求的看了诸葛青衣和文轩一眼。

    “真是混蛋,是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楚云气愤的说到。

    “主公,这个魏谋虽然看重权力,但是还是对您忠心耿耿的,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取得您的信任,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诸葛青衣等着楚云情绪好一些了才开口说道。

    “诸葛先生,你知不知道他竟然连您都监视了,你还为他说话?”楚云有些诧异的问道,在他看来诸葛青衣应该十分生气才对。

    “主公,我觉得监控自己人也没什么不妥,特别是创业伊始的时候,我们的门人良莠不齐,你看看这些触目惊心啊。只不过魏谋错就错在私自行动,没有请示,监视我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行的正坐得直的人不害怕他们的监察。只有那些蛀虫才会害怕。”诸葛青衣温和的说道。

    “那你们觉得我应该如何如何处理魏谋?”楚云问道。

    “主公,我觉得必须严肃处理,否则开了这个口子之后,以后门内的其他人有样学样,我们就被动了。”文轩也开口了,魏谋这个胆子太大,不经请示就自己决定这么大的事,他觉得不能轻饶。

    “你们看看这个。”楚云把魏谋给自己看的如何应对均县探子的条陈拿了出来递给了两个人。

    “咦,这个是个好方法,既能够把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这上面,而且也可能够隐藏我们霸王门,还能够在遇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光明正大的指挥全部的力量。魏谋这家伙如果把心思都用在正事上,还是有一套的。”诸葛青衣和文轩看完了魏谋的计划之后说道。

    “那就把这个计划交给他办,如果办好了将功赎罪,如果办不好,他就别回来了。另外这个不请示私自做主的口子不能开,把他交给白虎殿,当众抽五十鞭子。另外撤销他暗影卫副大统领的职位,降为统领,让仇似海和董玄先把暗影卫扛起来,魏谋全力去运作这一件事。”楚云下了决定,诸葛青衣和文轩都没什么意见。

    “主公,我觉得对内部的监控不能给暗影卫了,要不然让朱雀殿(奖惩殿)把这件事情担起来?朱雀殿本来就是管理奖惩的,只不过这件事寇光祁负责不了,需要另外派人。”文轩开口说道。

    “那么你们觉得谁去做这件事情合适?”楚云想了一圈都没有想出合适的人手。

    “主公,这件事必须有绝对信任的人,我觉得花朵儿就不错。”文轩开口说道。

    “花朵儿她行嘛?”楚云迟疑的说道,她的确值得信任,但是楚云害怕她没有那个手段。

    “主公你看小看朵儿姑娘了,当年她才十几岁,在她父亲和姐姐死后,一个人撑起曦族好几年,她的手段和心智都是一等一的。而且这些年她跟门内大大小小的人都混得很熟悉,如果谁有一点异常,那么她绝对能够发现。只要给她配上几位得力的助手就可以。”诸葛青衣肯定道。

    “既然你们都这么看就先试试吧,除了我们不要对外人说,让风云和风雄兄弟暂时的调去朱雀殿帮助花朵儿,其余人你们看着调配,先给她一个朱雀殿统领的职位,名称就叫做獬豸司吧。”楚云下了决定。

    “主公,獬豸怎么写是什么意思?”文轩有些尴尬的问道。

    楚云拿出了一张纸,写上了两个大字“獬豸”,并且告诉他们獬豸也称解廌或解豸,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体形大者如牛,小者如羊,类似麒麟,全身长着浓密黝黑的毛,双目明亮有神,额上通常长一角,俗称独角兽。它拥有很高的智慧,懂人言知人性。它怒目圆睁,能辨是非曲直,能识善恶忠奸,发现奸邪的官员,就用角把他触倒,然后吃下肚子。

    “好,我们这就去办。”文轩点了点头。

    “你们把魏谋也带下去吧,不用来见我了,派人专门跟着他,如果有异心,那么就立刻格杀。至于这些门内的蛀虫,全部按照门规重处,不管是长老的孩子,还是殿主的亲戚,一个都不要放过,我要杀一儆百。”楚云浑身煞气的说道,诸葛青衣和文轩互看了一眼,然后行礼退下。

    “魏谋,希望你能够识时务吧。”楚云暗叹了一句。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很多时候需要熬。竹子熬了4年时间,仅仅长了三厘米。从第五年开始,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长,仅用六周时间就长到了15米。楚云希望魏谋能够摆正心态,自己以后还要对他有大用。

    接下来的日子均县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何处去收到了“幽冥盗”的命令,筹备新一期的十大盗,这下子云家的探子全都傻眼了,幽冥盗不是说被虫灾消灭了嘛?这也让周围的势力暂时的把目光集中在了均县。

    何处去大发英雄帖,邀请了众多的势力,山泉盗、霸王寨、阴风盗(陈火)、游侠寨(路游)、女王寨(冷雅竹)、高柳盗、林中盗(林中虎谢胜)纷纷接受了邀请。

    千人敌薛万仞据说还在闭关,因此他们二当家和三当家亲自前来,二当家叫做薛万尺据说是薛万仞的弟弟,也是近几年冒出来的,以前从来没见过,他的实力是人境巅峰,竟然一点名气也没有,这很奇怪。而三当家就是仇似海的仆人魏伯伯,根据他的情报,薛万仞真的跟消失了一样。

    另外还有一些霸王门故意留下的小势力,这样几十家势力群聚在了何处去的主寨,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而霸王门的备战也开始加快。

    这正是魏谋筹备的计划,以幽冥盗的名义,召集新的英雄大会,这可比起往年晚了十几年。这样一来不光能够混淆视线,而且还能让霸王门以幽冥盗的名义正大光明的发号施令。

    全部的过程都是魏谋掌控,其他人协助的,魏谋全程尽心尽力,这一点让楚云很是满意。

    不过也有了一点以外,原十大盗之一的闻乡一只耳竟然从淮阴县派来了人准备参加这一次的英雄大会,当冷雅竹知道的时候,勃然大怒,立刻就要去杀死他们,最终楚云好不容易才把她劝好。

    所有人都知道一只耳是云家的耳目,楚云还要借助他们给云家传递一点消息,因此先不能动他们。楚云早就跟冷雅竹说过,等待一切尘埃落定,楚云会亲自出手,把他们父子抓回来交给冷雅竹处理。

    大秦历2017年,六月六日,宜出行宜婚嫁,黄道吉日。

    这个大秦历是根据秦武帝正式建国开始算的,现在是两千多年了,当然他们统一大陆花费了几百年。整个大陆的十几个国家都是按照大秦历计算日子的,可见大秦帝国的影响深远,哪怕他已经分崩离析了近千年了。

    均县何处去所在的南王乡异常的热闹,均县大小势力全都集中在了这里,来的人起码超过了万人,当然除了均县的本土势力,那些各大门派的探子也着实不少。

    七点吉时一到,各大势力的大当家全部隆重的出场了,何足道和他的师傅苍火道人早就在门口等待,他们是地主,因此需要出来迎客。

    “千人敌二当家三当家到。”随着喊声,所有人全部看向了均县名义上的第二势力。薛万仞的哥哥薛万尺看起来是个中年人,估计得有六七十岁了,这个世界的人都显得年轻。他浓眉大眼,脸如重枣,看起来很是威严。他的身边跟着名镇一方的千人敌三当家魏流风,外号叫做流风狂剑,正是仇似海在千人敌安排的探子,也是他的下人。

    两个人一出现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看得出来千人敌的名号在均县还是赫赫威名的,薛万尺很满意这个局面。何足道迎了过来,薛万仞虽然只是个人境巅峰,但是它代表的却是千人敌,不能失了颜面。至于苍火道人就不用上千了,薛万尺的资格不够。

    “欢迎千人敌两位当家的给在下这个薄面,两道的到来让我们何处去蓬荜生辉啊。”何足道很是热情的说道。

    薛万尺更是自得,刚要说什么,身后声音嘈杂了起来,伴随着阵阵惊呼,这让薛万尺有些愤怒,在他看来后面的来人可是抢了他的风头。他回过头来,正好就听到了有人喊道:“女王寨大当家郭女王以及二当家到。”

    在所有人惊叹的目光中,一个浑身曼妙的女子,坐着一顶十六人抬的娇子走了过来,薛万尺心里的愤怒一下子就消失了的无影无踪,整个人的眼睛都看直了,他死死的盯着轿子是的女子,就差把眼珠子沾到女子身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