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个有意思?地阶八层应该是你们兽神山的实权长老了吧,兽神山这些年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变故,除了前几年跟云家打了一下嘴仗,他一个实权长老的本命兽竟然死亡,这实在是很怪异啊。”楚云不解地说道,如果兽神山一个实权长老能够遇到本命兽死亡的大事,肯定轰动云州,但是他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透漏出来诡异。当年上官同济被黑莲门设伏,本命兽陨落,全云州的武林都知道,何况是一个地阶后期。

    “主人说得对,他的本命兽不是死于战斗,而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这简直就是兽神山上千年第一遭啊。”上官同济摇着头说道。

    “具体怎么回事?”楚云也想不明白,兽神山本命兽的重要不言而喻,他实在不清楚为什么弄死自己的本命兽,除非是疯了。

    “几百年前,我们兽神山的一位太上长老提出一个理论,就是本命兽彻底跟武者融合一体,让武者随时能够进入兽神附体的状态。但是他还没有完善就死于一次对外的战争,这个理论一直被保留了下来。历代兽神殿的门人都致力于研究这个理论,兽神殿是我们兽神山最核心的一个场所,管理者门内所有灵兽的分配、养殖、培养,以及本命兽的救治等等。而这一位地阶八层的人就是上一代的兽神殿副殿主,他也醉心于这个理论。于是就开始进行了长达三十年的尝试,他发现武者体内的灵兽血越多越纯洁,武者兽神附体就越厉害,因此不断地为自己的本命兽抽血,谁知道十年前,他的本命兽竟然因为失血过多死了。本命兽本来就是灵兽,身体强悍可想而知,但是竟然失血死了,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于是门内震怒,直接取消了他所有的职位,但是这家伙还是不死心,到处兜售自己的理论,希望别的人配合,于是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被彻底孤立了。嘿嘿,如果他知道自己研究的理论,早就被主人您解决了,他一定不顾一切的投入主人的麾下,因此这个人反而是最好拉拢的人。”上官同济说完,楚云点了点头,他能为了研究弄死自己本命兽,的确是个科学狂人,楚云有方法解决他的毕生疑问,因此还真的能拉拢到此人。

    “这个人先放弃,这种人是把双刃剑,不到必要的时候我们不要去碰,你先给我安排,先把另外四个人依次的搞定。这一次,我需要更多的人配合自己的计划。”楚云说完上官同济立刻答应。

    “上官执事你真的能让我恢复实力?”这个人叫做王善斌,是一个地阶五层的武者,可惜他的本命兽已经死了二十年,他为兽神山立下了赫赫战功,因此刚开始的时候,门内对他很照顾,他还算是舒心。但是随着时间,他的地位直线下降,这让他充满了怨恨。

    “王师兄,我有七成的把握能够让你恢复实力,甚至更强一筹,但是你要知道一些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准备。”上官同济看着王善斌。

    “上官师弟,师兄知道,只要你能帮我,我就以上官师兄为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无二话,就是以武道之心发誓效忠于你我都愿意。如果你还是不放心,你可以用秘法控制我。师弟啊你是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我为门派付出了这么多,我得到了什么?我的儿子被人活活打死,连个帮我说话的都没有,我恨啊,我恨啊。”王善斌痛苦的说道。

    “王师兄,你真的想好了?”上官同济看着王善斌,如果一旦他反悔,那么自己绝对会第一时间击杀此人。如果他进去,那么以楚云血脉之力秘法的控制手段,上官同济绝不相信有人能逃脱楚云的控制。

    “上官师弟我想好了。”王善斌坚定的说道,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地阶,现在成了丧家之犬谁都受不了。想想上官同济的遭遇就知道,人境都敢给他甩脸色,不过那几个家伙已经全都被上官同济整死了,同门又怎么样?只是几个人境而已,地阶的威严不可侵犯。

    “那你就去见见我的主人吧,他会帮你的,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王善斌听到上官同济叫“主人”吓了一跳,能够让一个地阶中期喊主人,这个人起码要是地阶圆满甚至是天阶吧,他突然充满了希望,跟着实力高强的人,也会给自己底气。

    王善斌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一个人穿着黑袍站在自己面前,但是这个人浑身的气息跟周围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注意都感受不到,王善斌立刻就知道,这个人就算不是天阶,也是半步天阶,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自己。

    “你叫王善斌?”黑衣人开口了,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很是清澈,王善斌不敢大意立刻回答。

    “是的,我就是王善斌。”

    “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而我也能帮你恢复以前的力量,我想知道你能给我什么?”黑袍人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根本就看不清楚面貌,只有两只眼睛漏在外面,王善斌跟他的目光对视了一下,浑身一震,这黑衣人的目光仿佛能看透自己的灵魂,他立刻低下了头。

    “只要能帮我恢复实力,我愿意把一些交给主人。”王善斌跪了下来,大声的发誓,楚云满意的点了点头。

    许久之后,王善斌攥着双拳站了起来,他觉得力量再次充满了自己的身体,他想大吼,但是生怕惹得黑袍人不快,因此脸色憋得通红,很是激动。他的实力竟然提升到了地阶六层,比起以前更加的强悍。

    “你要的我给你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上官同济联系你的,你先回去吧,记住不要乱说,否则你体内的禁制会立刻杀死你。你也能感受得到,就是天阶都无法给你解除的。但是你只要好好地为我办事,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黑袍人沉声说道,王善斌恭敬的退了出去。

    “怎么样王师兄,我没有骗你吧。”上官同济看到王善斌气势大增的走了出来,就知道他跟自己一样了,他有些变态的欣喜,他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了。

    “上官师弟大恩不言谢。”王善斌感激地说道。

    “王师兄你先回去巩固境界吧,门内的询问不要担心,我都会安排的。”上官同济轻松的说道,他一个实权执事的面子,门内的人都会给的。

    “主人,需不需要叫他们继续来?”上官同济走了进去,里面的黑衣人正是楚云。

    “不用,在短时间太多的人恢复实力太显眼了,因此下一个就定在二个月后。上官先生,最近你就要有大事做了。”楚云坐了下来端起了一杯水喝了口,帮人家开启隐形血脉之力,太耗费心神,一点都不能出错。

    “什么事啊主人?”上官同济也知道楚云的性格,只要用心办事,他就很好说话,因此也没有以前那么惧怕。

    “云家很可能要对兽神山动手了。”楚云平静的说完,上官同济却吓得跳了起来。

    “主人你是开玩笑的吧?云家现在长房和二房、三房内战,现在我们兽神山联合云州十几个门派和云家二房、三房一起攻打云州长房。而且关乎到能不能进入天机榜的灵幻密地就要开启了,难道云家疯了?”上官同济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们是不是疯了我不知道,但是二年之后,他们就会对均县动手,你们想想,均县除了云家,就是紧挨着你们兽神山,他们为什么这么做?难道目的不是很明显嘛?而且据我们所知,云家老祖很可能并没有死,是在闭关冲击更高的境界,从他们行动看来,很可能已经成功,否则他们不可能冒着得罪蜀山派的危险对均县下手。而且我们还推测,你们兽神山很可能只是他们要对付的第一个目标,他们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统一云州各派,就像是蜀山派在做的事情。”楚云解释道。

    上官同济沉思了起来,蜀山派现在的确在统一西北道的小势力,比如说镇北镖局,其他的例子还有不少,明眼人就看得出来。现在云家也在试图统一云州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需要我做什么?”上官同济立刻问道,这件事真的是一件他没有资格处理的事情,就是掌门也没资格吧。

    “不需要你做什么现在,等我拿到了确切的消息,才能决定,你心里有数就好。”楚云说完,上官同济点了点头,楚云就立刻离开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距离云家进攻均县的时间已经已经只剩下一年了,云霜还是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这一点楚云也没有办法。

    据霸王门在山阳郡的探子报告,云家的各据点人数明显的增多,物资也大量的运往山阳县。只有距离均县最近的淮阴县没有半点动静,而淮阴县被一只耳的残余势力占据之后,竟然被一股本地势力击败了,这股势力跟楚云还有点源缘,就是山阳郡平果县周家五老的老大带领的。

    当年楚云杀死了他的四个弟弟,这个老家伙愣是没有出面,现在看到云家放弃了淮阴县,只是被一只耳这么一个连地阶都没有的势力占据了,他立刻就带着自己多年聚集的势力占据了淮阴县,并且跟路游的游侠寨打了几次,被揍得满头是包,于是就转向了一只耳,一只耳被欺负的退出了县城,只占据了三个半乡凄惨得很。

    他们满以为赚了大便宜,其实却不知道一只脚踩进了地狱,云家绝对会先收拾他们的。要知道他们也只有三位地阶初期的武者而已,想螳臂当车,简直是异想天开。

    从各个渠道霸王门都确定了云家真的要进攻均县了,他们也做了很多的准备,现在就等待云霜的信息了,这一点至关重要。

    均县闻乡,淮阴县通往均县的唯一关卡,这里一片的繁荣,来来往往的客商、行人浩浩荡荡,自从均县的治安好转之后,这里就是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排着队等待着缴纳过路费,秩序倒是很好。

    游侠盗大当家独行万里正在关卡之上看着来往的行人,独行是外号,万里是名字,路游化名为万里。他今天看到了好多行为很是怪异的人进入关卡,他知道这应该就是云家的探子。

    他立刻下了关卡,然后以赤玉雕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暗影卫的副大统领魏谋接到路游传来的消息,看了一眼就扔到了一边。

    “狗拿耗子,我连你昨晚上吃的什么饭都知道,还不知道进来间谍了?不过这些间谍不能动,我必须想个好办法转移一下这些家伙的注意力。”魏谋整个人躲在了黑暗中陷入了沉思,他的几个心腹手下全都大气不敢出的等着魏谋吩咐。

    在暗影卫分为两套系统,虽然也互相合作,但是竞争的时候更多。第一套就是暗影卫大统领仇似海的人马,不过他的人手多在琅琊郡,负责兽神山的情报。这也跟仇似海跟兽神山的仇恨有关系。

    另一套就是副大统领魏谋的人手,他们几乎负责所有的情报系统,而且也负责监视自己人。但是这并不是楚云授权的,是他自己越权。

    魏谋虽然只是人境十层,而是是副统领,但是却把仇似海这个大统领压制了,当然也跟仇似海放任有关系,他的心里,只要能够报仇,权利什么的都不重要。

    楚云正式坐镇霸王门的临时山门,也就是霸王寨的一号主寨。出关之后,楚云这个门主可就要负担起很多的杂物,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楚云的,楚云不能完全的躲清闲,否则楚云的威望从何处来?

    楚云刚刚跑了一趟三圣乡,为霸王门的几千新成员举行了年度大比的颁奖仪式,刚一回来就碰到了魏谋请见。

    说实话以前楚云对魏谋还是很满意的,这家伙用着很顺手,不管是铺设联络网络,还是打听消息,清理间谍都是好手,而且这家伙实力进步也很快,是霸王门跟他的那群人中前几个进入人境十层的好手。

    但是这段时间,楚云身边的老人却不断的有人跟他打小报告,魏谋张狂孤傲,不把人放在眼里,私自设立刑法,处罚那些办事不利的下属,而且大权独揽,架空仇似海大统领,而且暗影卫花费超标等等的负面消息,让楚云勃然大怒。

    甚至据说还派人监视长老团长老,这简直就是触碰了楚云的底线,楚云一直等着他自己前来认罪,毕竟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兄弟,但是一年多过去了,这个家伙竟然一次都没来过,楚云动了撤换此人的念头,要不是很忙早就去做了。

    “让他进来吧。”楚云坐在了凳子上,双手交叉放在嘴前,盯着走进来的魏谋,楚云没有说话,魏谋神态自若的跪下行礼,然后站起来看着楚云,没有一点的紧张。

    “魏谋,我带你如何?”楚云开口了,这个魏谋不愧是搞情报的,竟然很沉的住气,站在楚云面前一刻钟,一直平静的等着楚云开口。

    “门主待属下恩同再造,在我心里一直都把门主当成我的再生父母,门主就是我的天,我随时愿意为门主付出一切。”魏谋再次跪下郑重地说道。

    “好一句恩同再造,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我把七卫之一的暗影卫交给你,你是怎么回报我的?你看看这些都是各大统领、堂主、殿主、长老给我的意见,他们都觉得暗影卫势力太大,且不受控制,你还敢监视长老、私立刑法,你把暗影卫当成你的私人财产了嘛?你说我回来之后一年多的时间,你亲自跟我禀告过一次消息嘛?你是不想觉得我这个门主应该让给你做?”楚云把一叠纸甩到了魏谋的脸上。

    魏谋神色平静的一张张的捡起了四散的信纸,然后仔细的整理整齐,轻轻的放在了楚云的桌子上,楚云一直看着魏谋,魏谋从怀里拿出了暗影卫副大统领的令牌发在了楚云的桌子上,然后双膝跪在了地上。

    “怎么?你知道错了?”楚云冷冰冰的问道。

    “门主,我并没有做错,所以怎么认错?”魏谋说完楚云大怒,屋子里面的温度立刻就从盛夏降到了冰点,外面的几个侍女被这异常的变化弄的打了个冷颤。

    ps:感谢书友自动档都荟的两张月票,感谢书友明天君的月票,我会为你们加更三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