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你叫我啊。(书^屋*小}说+网)”林小灰看到其他人依次出去,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楚云面前,以前林小灰男扮女装,为了几两银子跟楚云讲价的泼辣一去不复返。现在她身穿女装,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一股小家碧玉的气质,也挺养眼,她每次见到楚云都有些怯怯的,楚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灰,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怎么这么害羞了?”楚云笑着说道。

    “我怕疼。”林小灰低着头说道,楚云一头黑线,这是什么理论?你怕疼,管我鸟事啊。

    “好吧,小灰,我不会弄疼你的,你放心吧。”楚云安慰道,这个林小灰字迹惹不起啊,要当祖宗供着,她可是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师傅,也可以说是祖爷爷。

    “你对朵儿妹妹就是这么说的,你别想骗我上床。”林小灰抬起头坚定地说道,楚云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不是吧,林小灰偷看他跟花朵儿啪啪啪来着?这自己完全没发现啊,看起来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啊。

    “这个,那个,你想多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真的不会。”楚云尴尬的说道。

    “你跟我师傅说要娶我,你说话不算数是不是?你是不是嫌我不如朵儿妹妹漂亮?我就知道,你嫌弃我。”林小灰沮丧的说道。

    楚云抬头看着天花板十分的无语,女人的心思真的猜不透啊,这是要闹哪一出?

    “小灰,我们现在生死存亡之际,儿女私情先放到一边,我跟你说点正事啊。今天看你的意思是不想离开均县,你能说说你的原因嘛?”楚云开口问道,这才是今天的正事。

    “你真要我说?”林小灰一听到正事恢复了干练的语气。

    “是的,除非你不想告诉我。”楚云点了点头。

    “你如果不觉得我胡说我就告诉你,其实是我的感觉,我的感觉告诉我如果你留在均县,那么应该没什么危险,或者说是有惊无险。我从小遇到大事,就会在心头产生一些奇妙的预感,我就是靠着这些预感才能一路平安无事,否则江湖这么乱,我早就跟我师父死了。”林小灰郑重的说道,楚云第一时间就相信了,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就是说不清楚的。自己也有这种第六感,而且自己也非常的相信。

    “小灰,我知道你的师傅是一个相士,你这个本事是跟他学的嘛?”楚云开口问道,他知道林小灰的师傅可是凭借算命看相赚钱的,自己当时第一次见面他就忽悠过自己。但是当自己知道他的实力之后,楚云总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的高手,会靠着看相骗人赚钱嘛?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什么相士啊,我师父就是个骗子,他因为给人家看相,不知道挨了多少骂,挨了多少打。”林小灰虽然是师傅养起来的,但是却一点没给自己师傅留面子。楚云知道林小灰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师傅的实力。

    “那么你想想,你师父给人家算命算的到底准不准呢?”楚云又问道,这下子林小灰仔细回忆了起来。

    “嗯,楚云,现在回想起来,我师父给人家算的命还真的没什么错的,他有一次说人家主人午时三刻就会死,然后被人轰出去殴打,但是那人还真就是那个时刻死了。还有一次说一个孕妇要生出四个孩子,把那家人主人说的很高兴,但是他又说,可惜四个都是死胎,让人家打了个半死,但是最后好像那家人真的生了四个孩子,并且全都死了。这种事情很多,现在回想一下,我师傅是因为老说人家家里的坏事才挨打的,但是说的都很准。”林小灰回想了起来,以前她真的没注意,现在楚云这么一提醒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楚云心中了然,林小灰的师傅真是不简单。

    “小灰,我看你在门内也无所事事,你师父不允许我教你武功,我就送给你一本书,你看一下。”楚云从乾坤囊拿出一个东西,递给了林小灰,这是一张很有年头的羊皮纸,都是手抄的,这张羊皮纸就是楚云当年在桃花源时世界的时候,桃源村里面唯一的巫,秦缘给他的,楚云一直没有看过。

    羊皮纸上是一门《战经》下册记载的巫术,叫做《九阴窥天术》,楚云猜测这门巫术很可能穿自上古时期十二巫祖之一的烛九阴。烛九阴:人面蛇身全身赤红,掌管日月运转。视为昼,眠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是中国上古时期最有名的时间神之一,掌控时间。也只有他才能写出一门预测未来的巫术。

    因为这门巫术十分的霸道,一旦观看则会深深的记在脑海之中,甚至会传至后代,所以楚云并没敢看,但是林小灰的天赋让楚云忍不住的拿了出来。

    “楚云这是什么?我觉得它跟我有缘,它在召唤我看。”林小灰接过楚云提给她的羊皮纸,双目迷茫的说道,她立刻就想打开,楚云一把摁住了。

    “小灰,这是一门来自我家乡的秘术,十分的霸道,可以预测未来,但是每一次需要以气血为引,十分的霸道。而且还会传承下去,你的子孙后代都会背上你的命运,一日为巫,世代为巫。我是看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才不经过思考给你拿了出来,但是我现在觉得你不适合这门秘术。我还是不给你了,你的师父让我照顾你,我不能害你。”楚云一把抢了回来,刚才头脑发热拿了出来,现在想想很是不妥。

    “楚云,除了我师傅,从来没人待我好过,如果能帮到你,我愿意去做。”林小灰神情的看着楚云,楚云十分的感动,自己也不知道前辈子积了什么德,一个个女人都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何德何能,这样楚云就更不能给林小灰了。

    “谢谢你小灰,我不能害你,你是个好姑娘。你不是预测我这一次有惊无险嘛?既然这样,你还看这门秘术做什么?傻丫头。”楚云伸出手摸了摸林小灰的脑袋。

    “我听你的。”林小灰笑着说道,楚云点了点头,又跟林小灰说了一会话,就要继续去闭关,楚云必须要把自己的蛮王初期彻底掌控,才能有底气做一些事情。自己是霸王门的支柱,既然决定了发展势力,就一定要全力做好。

    两个人分开之后,楚云并没有觉察出林小灰的情况不对。出了门林小灰就感觉十分的疲惫,她强撑着到了自己的房间,就直接陷入了昏迷,楚云却在当天就前往了盘龙谷继续闭关去了,因此谁都不知道林小灰的异样。

    泰山郡云中城。

    云霜有些忐忑的来到了柱子酒家,他出卖了自己家族核心的机密,就是换取自己的自由,不知道那一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会不会放过自己。接待自己的还是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刘柱子。

    云霜心里恨不得这个人暴毙身亡,但是他却只敢想一想,如果自己杀死同门的事情曝光,自己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了,别看自己是云家嫡系,但是越是家族式门派,表面上越讲究公平公正,否则一旦外姓离心,那么这个门派距离分崩离析也就不远了。

    “怎么样,刘老板,我的这个情报能否换取我自己的自由?”云霜没有一点地阶中期武者的气派,竟然有些讨好的问道。

    “我的首领对云大侠的情报非常的满意,但是他说,这是云家对整个均县的占领,对我们而言并无太大的作用,云大侠你应该知道,均县势力众多,不用等云家来到我们的地盘,我们就肯定先收到消息,我们随时可以离开。因此云大侠的这个情报并不足以换取自由。”云霜听到这个心里十分的失望,出卖了自己的家族,却没换到自由。

    “不过云大侠不要失落,首领说云大侠的心情他很理解,因此他给你一个任务,只有你能打听出来,他就立刻把你要的东西还给你,决不食言。”刘柱子这么一说,云霜眼睛一亮。

    “什么任务?”他立刻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首领想知道这一次云家行动的目的以及一切相关的信息,只要云大侠做到,我们就给您自由。”刘柱子沉声说道。

    “我怎么能相信你们?”云霜对这个要求,其实没什么想法,毕竟自己都把云家要出兵均县的时间告诉他们了,目的什么的,在他看来不那么重要。他根本想不到,有很多时候,动机才是一切的源头,只要知道动机就能推测出一切。

    “我可以以武道之心发誓。”刘柱子立刻就开始发誓,云霜点了点头,满意的离开了。

    “哼,真是个纨绔子弟,也不想想我这个小卒子发誓能代表我们首领吗?要不是你的出身好,你这种人能活过二十就是上辈子积德。”刘柱子十分瞧不起云霜,虽然自己境界跟他天差地别。

    一年之后,风英风雄两个人回到了均县,他们被任命为长老团长老,两个人一起加入暗影卫,成为魏谋手下的两把利刃,他们虽然是地阶,但是也没什么不满。

    为了安抚两个人,楚云不光安排好了他们的一切,并且从新为他们选择了十几位小妾,就是为了传承他们风家的血脉。还赏赐了大量的金银财宝,两个人很是感激。楚云当年就是因为他们好控制才接纳的他们,现在看来楚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楚云还一人赐予他们三枚地灵丹,帮助他们双双晋级了地阶三层,让他们更是死心塌地,如果他们还在镇北镖局,就是到他们死都不一定进入地阶三层。要知道他们可是都一百几十岁了,比起苍火道人年纪都大。

    现在晋级了一级,就是寿元都长了一二十年,他们觉得跟着楚云,心里面充满了希望。

    霸王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备战,并没有出什么大的乱子,又是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楚云四十岁生日的前几天,楚云终于出关了。

    经过将近九年的沉淀,楚云的气势越来越厚重,各项能力都大幅度的增加,不说具体的功法,就是他现在的境界都达到了地阶九层,差一步就进入地阶圆满期。看似只进步了两阶,但是综合战斗力却提升了几倍。

    “门主,这几年兽神山的那一位不断地传来消息想要见门主,我都搪塞了过去,现在您出关了,是不是先见一下他们?毕竟他们在我们的计划里可是重要的一环。”诸葛青衣和文轩还没有禀报,魏谋就第一个开口了。楚云也没多想,这件事的确挺重要的,于是楚云让诸葛青衣和文轩先把其他事情延后,自己要先去琅琊郡兽神山的地盘一趟。

    楚云知道事情紧迫立刻就离开了,魏谋斜着眼看了一下诸葛青衣和文轩,话都没说就先离开了,这让文轩勃然大怒。

    “小人,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当年要不是我们推荐,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现在竟然这个态度,可恶至极。”文轩大声说道,魏谋刚出门,怎么可能听不到,但是他却头都没回就径直离开了,文轩更是气愤。

    “文先生生什么气,你也知道他是主公的眼睛,既监视外,又监视内,他不能跟任何人有良好的交情,否则主公怎么会放心?咱们何必跟他斤斤计较,只要对主公有利,我们无所谓的。”诸葛青衣笑着说道,文轩点了点头,把这口气强忍了下去,他真的要给魏谋穿小鞋很简单,要知道他可是掌握着霸王门的财政大权,随便卡卡脖子,就让魏谋痛不欲生。

    楚云不知道自己属下的歪歪绕,他赶向了琅琊郡,这个上官同济有大用处,他这么着急的找自己,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来到了联络好的地点,上官同济早就等在了里面,当他看到楚云的时候差点哭了,楚云有些奇怪,他对自己感情有这么深?

    “主人,你再不来我都在兽神山待不下去了。”上官同济哭丧着脸说道。

    “怎么可能,你现在不是已经成为了地阶五层的实权执事了?在门内威望日重,这一些难道都是假的?”楚云皱着眉头问道,对于上官同济,霸王门可不惜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否则他怎么可能不到十年的功夫就升到了地阶五层。实权执事可是介乎于实权长老和虚职长老之间的,号称预备实权长老,权力很大。

    “我怎么可能欺骗您啊,是这么回事,你不是让我寻找跟我一样失去本命兽的地阶武者嘛?我这么多年精心拉拢了五位,其中三位地阶中期,一位地阶初期,甚至还有一位地阶八层的。这几个人绝对没有问题,是我多年的考察才选定的,我稍一透漏他们能继续修炼的消息,他们全都大喜,因为我自己这个例子他们深信不疑,只不过,您这么多年一直闭关,他们没事就来烦我,我被他扰的烦不胜烦,因此我才这个样子。”上官同济说完楚云哈哈大笑。

    “你们兽神山借助本命兽晋级速度快,但是一旦本命兽死去,那么这个武者十成威力就去了九成,这一点太致命了,因此你们兽神山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大门派,看似风光,实则是沙中楼阁。”楚云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兽神山发展的最大的障碍,上官同济听得连连点头。

    “你把他们的情况都说一下。”楚云对上官同济说道,上官同济立刻介绍了起来。

    他们中的三个地阶中级的武者都跟上官同济一样,是兽神山小家族的顶梁柱,他们失去本命兽之后,家族立刻就垮了,他们迫切的希望恢复实力。

    这个地阶初期的武者有些特别,他是兽神山司徒家族的子弟,司徒家族就是现在兽神山掌门司徒浩然的家族,号称兽神山第一家族也不为过。这个武者身世挺有意思,是司徒家族一个嫡子在外面乱搞生下的,也就是一个私生子,他的爹不是个东西,始乱终弃不承认他的身份,直到这个人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武者,因为他的天赋,司徒家才承认了他是司徒家的人。

    他的天赋真的很不错,短短五十年就晋级了地阶,风光无限,甚至很可能继承司徒家的家业,但是大家族嘛,总有一些黑暗存在,他一次任务被自己人下了黑手,他的本命兽阵亡了。

    接下来的十几年,他受尽了嘲笑侮辱,恨司徒家族入骨,上官同济觉得他的身份很有用,于是就推荐给了楚云,否则兽神山地阶初期的人多了,怎么也轮不上他。

    “那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呢?”楚云听完继续问道。

    “主人,说起这个地阶八层的人可有意思了。”上官同济笑着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