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后,三圣乡一个安静的峡谷之中,霸王门的长老团全部到来了,十几个地阶气势真的是浩大无比。这个峡谷周围几百里都没有一个人,绝对的安全无比。

    诸葛青衣、苍火道人、熊大、熊二、魏镇、楚大、楚二、楚三、林小灰、何足道、白晶晶、陈火、冷贵、仇似海十四位地阶的长老全部到来,另外到来的还有萧紫儿、冷雅竹、文轩、魏谋、董璇五个独当一面的人,其他的还有独立在霸王门之外的路游,这也是路游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五年的时间,霸王门对苍火道人、何足道、白晶晶、仇似海、董璇他们的考察都还不错,他们并没有发现一点要背叛楚云的意思,因此霸王门也给与了他们足够的信任,当他们知道均县新兴的势力游侠寨也是霸王门的一个下属势力的时候,几个人还真是吃了一惊。

    说实话,霸王门收入比起以前均县整体的收入还多几倍,因此如此多的地阶武者,他们也能养得起,因此他们也不会自毁前程。

    而且楚云的嫡系势力是最大的,就算是苍火道人、何足道、白晶晶、仇似海一起发难,楚云不用自己出手,也能镇压他们。任何一个势力,一旦一个势力对其他势力占据了压倒性优势,那么门派就不会出现问题。那些出现问题的肯定是实力的平衡被打破了。

    不说别的,单单是熊大兄弟、楚大兄弟、魏镇、林小灰,再加上诸葛青衣,楚云的嫡系已经占到了地阶的一大半,而且唯一的四个地阶中期都是楚云嫡系中的嫡系。

    “叩见门主。”当楚云走进来的时候,二十几个人全部站了起来,霸王门除了大的仪式,废除了同级别的跪礼,二十几个人只是恭敬的弯腰行礼。

    “都坐下。”楚云走到了最前排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所有人才全部按照座次坐下,诸葛青衣和文轩一起站在楚云的身后,表示他们是楚云的家臣。

    楚云看着手下的人很自豪,这才区区三十年的时间,自己就已经笼络了如此多的地阶,要知道楚云曾经想都没有想过。

    “这几年大家都做得很不错,我们霸王门现在蒸蒸日上,门内所有人都很努力,现在人境十层之上的弟子也有几十人了,还有十几位随时可能突破地阶,我很欣慰。现在请文轩殿主给我们讲解一下近五年来的发展。”楚云并没有急着把情报抛出来,而是先讲了一系列的变化,每个人都听得很兴奋,霸王门真是越来越强了。

    “不过,我们霸王门却并不是高枕无忧的,暗影卫得到了一个消息,现在请诸葛先生来说一下。”诸葛青衣走了出来,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开口了。

    “据我们得到的准确消息,云家将要在三年之后,正式的出兵吞并均县,到时候会有至少五十位地阶,以及五万左右的私兵,争取彻底征服均县。今天门主召集诸位就是商量一下对策,是战是和一定要拿出一个章程。”当诸葛青衣说完,下面的人就炸开了锅,这真是飞来横祸啊。

    楚云也不说话,闭目坐在座位上,下方的人足足讨论了一盏茶的功夫才都安静了下来。

    “师傅,他们爱来几个来几个,我们不怕他们。”熊二大嗓门开口了,楚云睁开了眼睛。

    “你不怕?要不然你去打个前锋,看看你能打几个怎么样。”楚云笑着说道,众人看到楚云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师傅你不怕我回不来,我就去一打五十,嘿嘿。”熊二摸着头说道,众人都笑了起来。

    “门主,虽然我来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却知道均县是蜀山派很看重的地方,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常设幽冥盗,在这里守护了三百年,而且数次尝试吞并均县,难道云家敢冒着得罪蜀山派的险吞并均县?我觉得这件事必有蹊跷。”魏镇开口说话了,他以前一直在路游的阴影之下,显得很没脑子,但是现在独当一面,就显露出他的本事了。他一说完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很大的疑问。

    “门主,魏镇长老说得对,这件事的确有蹊跷。老夫觉得这件事有三个可能,其一就是云家已经不惧怕蜀山派的势力了,其二就是他们跟蜀山派商量好了,争取到了蜀山派的同意,其三就是他们有不得不做的理由,比起蜀山派的威胁都要重要。除了这三个理由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原因。”苍火道人开口了。

    “这件事我可能知道一些,据我所知,云家老祖绝不可能像传说的那样病危。他的实力不是传说中的天阶巅峰高手,而是宗师级高手,宗师级高手的实力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宗师级高手的寿命据我说知上千岁的也不少,而云家老祖只有几百岁而已,说他寿元将尽,绝无可能。云家老祖还在,因此说云家跟蜀山派和解或者是不怕蜀山派这都是有可能的。甚至我猜想云家老祖这些年是不是闭关冲击大宗师境,这些都说不准。”听着千面人偶平淡的说出宗师境、大宗师境的时候,所有人都肯定白晶晶的身份,要不是大门大派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习以为常,说不准她都见过几个。

    “这么说来,不管蜀山派出于什么考虑,云家这一次出兵均县,蜀山派很可能不会管了或者说管不了,那么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利用了。我们现在就要考虑我们是战是和还是走了。”何足道说道。

    几个人全都不说话了,这件事太大了,关系到霸王门的生死存亡,没有人敢开口。楚云看了一圈,只能点名发话了。

    “这件事大家都发表一下看法吧,就从苍火前辈依次说吧。”楚云直接点名问道,苍火不是境界最高的,但是却是年级最大的,今年最少也要一百几十岁了,因此他坐在了左手边的第一位。

    “门主吩咐,那么我就说说吧,现在局势未名,云家肯定要做什么大动作,我们既然首当其冲被针对,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其锋芒,咱们这个实力,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从头开始。三年的时间足够我们全部转移了,我觉得琅琊郡就很不错。当然我们也可以全部转移到三圣乡这里,就是一百名地阶高手也进不来吧。”苍火道人老成持重的说道,楚云也没有说什么,继续问道。

    “魏镇长老你怎么看?”魏镇就坐在苍火道人的下首。

    “我觉得苍火长老说的不错,不过琅琊郡不是什么好地方,两个势力都有天阶还打的难舍难分,我们去了也捞不着好。我觉得还不如咱们离开云州,咱们去占据镇北镖局,镇北镖局可是有两个县,不比我们在均县这里强嘛?”魏镇虽然来了这里,但是什么也不比不了自己的家乡有归属感。

    “魏长老,这个你就不用想了,镇北县太远了,这么远的迁徙,除了我们这些地阶,其余的人怎么办?这几年你妹见过风家兄弟吧,我把他们安排在均县到镇北镖局的中间,他们一直关注着万名山那个老家伙,一个半步天阶的高手惦记着我们,我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不过万明山没什么动作,曹爽却有不少小动作,他彻底倒向了蜀山派,我们去了之后岂不成了蜀山派的眼中钉?我已经让他们回来了,蜀山派跟万明山对上,哪怕他晋级了天阶,都需要不少功夫才能解决曹爽,这倒让我们更加的安全。”楚云笑着说道,他怎么能不知道魏镇的心思。他把风家兄弟留在了半路上就是个后手,他们已经建立了完整的联络点,不需要他们两个地阶亲自逗留了,他们回来也能增强霸王门的实力。

    “哦,曹爽那个混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年蜀山派毫不犹豫就出卖了他,他竟然还去相信蜀山派。真是竖子不可与之谋。”魏镇骂了一句就坐了回去。

    “我听主人的。”

    “我也听主人的。”

    “主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楚大三个人表态了。

    “小灰你觉得呢?”楚云又看向左手边最后一位的林小灰。

    “我不知道,我们如果走了,我师傅万一来找我,肯定找不到我了。”林小灰孩子气的话让所有人哑然失笑,但是楚云却听得出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说她的态度是不走。楚云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琢磨着等一会去问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林小灰一直跟他师傅流浪,装傻充愣是小儿科,她现在不说肯定是有理由的。

    楚云看向右手边第一位的路游,楚云看很重路游,他的能力没的说,而且现在已经到了地阶五层,楚云为了拉拢他真是毫不吝啬,地灵丹比起其他的长老分毫不差,要知道他可不是霸王门的人,楚云力排众议坚持这么做,路游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肯定十分感动。

    “楚兄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兄弟成全。”路游站了起来看着楚云。

    “路大哥但说无妨。”楚云站了起来共手说道,给足了路游面子。

    “楚兄弟,我这是最后一次叫你楚兄弟了。”路游摇了摇头,楚云心里一紧,难道这个路游觉得云家要对均县动手了,所以他要走?这也是人之常情,路游本来就没说要跟自己。楚云虽然不甘,但是也能理解。

    楚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路大哥我知道的,你什么时候离开跟我说,兄弟我肯定亲自相送。”

    “路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临阵脱逃,哼,我真是瞎了眼了,我魏镇从此跟你恩断义绝。”魏镇大怒的说道。

    “魏大哥,路大哥一直都是说来这里散散心,人家并没说加入我们,何谈临阵脱逃?你跟路大哥几十年的兄弟不要说这么无情无义的话。”楚云郑重的对着魏镇说道,就算是路游不加入霸王门也没必要跟一个地阶五层的武者闹僵。

    “魏大哥你急什么啊,你这性子能不能改改,我的意思,我不能再叫楚兄弟了,而应该叫门主,我决定加入霸王门。”路游笑着说道。

    “好,好,路大哥,欢迎。”楚云有些激动,路游可是个人才,而且实力强劲,完全能够独当一面。

    “我错怪你了,好兄弟。”魏镇站起来,很是不好意思。

    “欢迎路先生加入。”

    “欢迎。”

    “好。”

    每个人似乎心情都好了许多,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能够有一个地阶五层的加入实在是让人兴奋的事情,他们心里的阴云都消散了许多。

    “主公,我刚刚地阶一级,我请求撤销我副门主的职位,赐予路游长老。”诸葛青衣站了出来说道。

    路游连忙拒绝:“诸葛副门主你折煞我了,你为霸王寨付出了多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我毫无寸功,你让我当副门主,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如果你这样,就是逼我离开。”

    “好了,这个先不要说了,路大哥先成为长老,具体的工作先负责淮阴县关卡,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别的问题。路大哥你先说说你的看法。”楚云打断了两个人的话。

    “门主,我觉得这一次云家的行为十分的反常,他们先生弄了一出虫灾,然后又想彻底占据均县,这明显前后矛盾。我觉得他们的目的肯定不是占据均县这么简单,他们并不知道均县实际上被我们占据了,因此他们出动了五十位地阶肯定不是针对我们。这样一想事情就有意思了,如果不是为了我们,那么是为了什么?要知道我们均县紧挨着的只有云家的山阳郡和兽神山的琅琊郡,其他的都离得比较远。我看他们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目的不是我们,如果我想的不错,到时候我们很可能多一个盟友啊。”路游这么一说,楚云眼睛一亮,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

    “路大哥继续说下去。”楚云笑着说道。

    “门主不是以山泉盗的名义跟兽神山结盟了嘛?如果把这件事不小心透漏给兽神山,这就有乐子看了,兽神山的人只要不是傻瓜,他们就知道怎么做。不过他们完全可能把均县和兽神山的两个关卡做战场,这样均县就倒了大霉。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服他们,因为均县和淮阴县的关卡只有一个,而均县和兽神山的却有两个,我们完全可以说服他们帮我们守关卡,毕竟关系到他们自己的利益,这样咱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路游说完,楚云很是满意。

    “这个好,我支持路长老的意见。”听到路游的话,仇似海和董玄最先站了出来支持,他们董家可是跟兽神山仇深似海。

    “我也觉得不错,路大哥说得很好,不过光云家占据均县这个信息,不一定能让兽神山下定决心,兽神山的实力可是不如云家的,他们不一定敢。我们一定要知道云家为什么要打均县,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真的确定云家兵发均县的目的是兽神山,这件事就好办了。魏谋这件事你立刻去安排,告诉那个人务必给我打听出这些消息,只要是真的,我就把我手里的东西给他,记住要快。”楚云立刻让魏谋去办,魏谋立刻离开了。

    “好了,这件事情等打听出确切的消息我们再去讨论,现在毕竟还有三年的时间。我们现在要做两手打算,一是准备物资,二是训练军士。第一个文先生负责,第二个诸葛先生和沈鹰负责。其余的人各司其事,一定要协助两位先生,现在一切都要为了这件事服务。”楚云等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情节,然后就让众人离开了。

    “小灰你留一下。”楚云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林小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