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想要娶萧紫儿、花朵儿、冷雅竹为妻,毕竟三个女人为自己做了不少,自己不表示一下怎么都说不过去。自己虽然会回去寻找孙灵儿,但是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楚云也不是迂腐之人。

    花朵儿当然高兴得很,她做梦都想成为楚云的妻子。但是萧紫儿却不愿意,冷雅竹更是不同意。按萧紫儿的原话,她已经嫁过一次人了,虽然守身如玉,但是还是不配成为楚云的妻子。而冷雅竹直接原因都没说就拒绝了,这让楚云十分的尴尬,不过楚云也知道冷雅竹拒绝的原因,他也不会强人所难。

    这结果让花朵儿很是泄气,萧紫儿为了楚云的霸王寨,甘愿牺牲自己嫁给别人,当政治筹码,还以自杀的方式保持了守身如玉。而冷雅竹更是楚云的恩人,楚云曾经对她说过,要不是冷雅竹当年给的上百颗人武丹,他绝对不会这么快晋级地阶,冷雅竹给他省了起码十年的时间。

    花朵儿觉得没为楚云做过什么,因此她虽然很想嫁,但是却说不出口,楚云的婚事就直接拖延了下来。

    这件事,跟随楚云最久的那些老下属没有一个有意见,他们觉得楚云是一个英豪,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萧紫儿和冷雅竹失节在先,花朵儿更是一个曦族人,她们都配不上楚云。

    楚云也懒得搭理他们,既然她们不愿意,自己也不强求。一切都不如自己的实力重要。

    楚云准备闭关修炼,他的诸多武学都要改进,这下子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楚云害怕蜀山派的人或者是云家的人来调查均县的事情,楚云虽然有《龟息功》,但是还是怕别人有什么特别的手段看出自己实际的境界,于是楚云就找到了易容术非常厉害的林小灰假扮自己。

    林小灰很是兴奋,她跟自己的师傅(其实是他曾爷爷),一直流浪,被人看不起,突然成为了一个势力的老大,她高兴坏了。有诸葛青衣等人帮衬着,楚云也不害怕她能乱来,于是楚云交代诸葛青衣,除非是大事否则不要打扰自己,他一个人去了卧龙谷密室开始闭关。

    楚云这一次需要仔细的琢磨的武功真的很多。首先楚云需要琢磨念力的使用,念力分为三个阶段,楚云处在第一个阶段开光期初期。开光期就是在自己意识海洋中,构建一个精核,这一个精核逐渐凝实成型,就是开光期的整个过程。

    楚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念力精核彻底的凝实,然后琢磨开光期附带的那一些手段,楚云估计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念力的具体作用很多很复杂,就像楚云已经掌握的催眠,也就是引发别人的幻觉,楚云觉得这都算是辅助类的,辅助类的其他手段还有帮助自己定神静心、迷惑、控制等等的手段,楚云以神御剑,就是利用念力御剑的,这属于控制。

    除了这些辅助类的还有攻击类的,比如说让人惊惧等等,在战斗中能起到很大作用。第三种就是防御类的,这个主要看念力的等级和念力的修为。这三种都是楚云根据在无边城的时候从瑾萱那里听来的手段总结出来的,楚云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第二个,楚云就是要把自己的内功系统的整理。

    楚云主要的内功就是掌法和剑法。这也是他最主要的御敌手段。现在寒冰软绵掌练到了大成,已经没有潜力可挖。太极阴阳掌最后一层阴阳合一无迹可寻,因此楚云也无法再联系。

    楚云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完善自己的剑法,他的外家功夫《奔雷剑》凝聚了剑心,可以以神御剑,但是现在掌握的还很粗浅,楚云需要研究透彻,这也需要很大的功夫。

    另外就是灵云剑法,楚云的灵云剑法包括道剑、佛剑和五行剑法,让楚云尴尬的是,楚云除了道剑练到了“重剑”的剑意,其余的剑法一个都不会。

    楚云准备完善道剑,争取让道剑也凝聚剑心,但是这有个很大的难题,楚云不知道道剑能不能凝结剑心,内家剑法和外家剑法到底一不一样,楚云也不是很清楚。

    佛家楚云没有,但是楚云准备修炼五行剑。把《叠浪十三剑》、《燎原决》、《石笼剑法》等剑法掌握,让自己的手段更加的多样化。另外楚云的五行剑只要齐备了,就可以用出一门剑阵,叫做五行剑阵,据说威力不错。

    除了灵云剑法,楚云还准备继续钻研《灵云功》,灵云功是一门很神奇的功夫,但是楚云研究了很久都没入门,现在楚云觉得自己已经地阶后期,眼界开阔了许多,他这一次,他绝对起码要入门。《灵云功》现在让楚云学习任何武功招式都很快,光这一点,《灵云功》就能称得上神功秘典。

    第三个,就是外家功夫,楚云已经到了剑芒期,楚云要跟系统索要《战经》后续功法,他想要进入下一个境界。虽然内功有诸多的神奇功效,但是楚云很多时候都是靠外功碾压敌人的,这是楚云的底牌,楚云非常的看重。

    第四个就是血脉之力,楚云没怎么专心研究,血脉之力就自然而然的晋级了蛮帅圆满期,楚云有敏敏郡主给自己的晋级手法,楚云准备闭关进入蛮王期。因为这是楚云觉得最简单,却又能最快提升自己实力的方法。

    蛮王期实力对应着天阶高手,实力虽然远差天阶,但是总有跟天阶高手周旋的底气了,不至于跟以前一样,被一招秒杀。楚云可不想每一次面对天阶武者,都被追的跟狗一样。

    楚云决定不到危急时刻绝不暴露血脉之力,这不光是因为血脉之力是蛮族的标志。而且还关系到楚云多一张底牌。楚云这个人,最喜欢把本领藏的严严实实的,底牌越多小命越安全。

    楚云这一次决定这四个问题一定要解决一种,否则觉不出关。

    三年过去了,整个均县非常的平静,唯一的变数千人敌薛万仞,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每天躲在山寨之中,绝不见人。

    至于蜀山派和云家,精力也明显没有放在均县这里,三年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霸王门控制的均县地区,越来越兴旺,不管是各个方面都超过了虫灾爆发之前。霸王寨以蜀山派的名义从兽神山手中收回了兽神山控制的另外一个关卡,彻底控制了均县所有的出路。

    他们制定了收税的标准,各商队过路都有统一的费用,并且保证安全,同意费用之后比以前赚的更多了,而且名声也好,也不用整天打打杀杀。

    霸王门建立了两个商队,一个是淮阴县木生土木老板的盛魁商会,一个是以土城名义建立的土城商会,占了均县地理位置的便宜,赚的不比收过路费少。

    均县的民众生活也越来越好,他们不用面对大小土匪的敲诈勒索,因此也可以专心种田了,虽然均县耕地比别的地方少,但是也能做到自给自足。

    至于那些有天赋的弟子,霸王门都会招到门内,悉心培养。霸王门现在的实力非常的庞大,他们在三圣乡建立了一个专门培训新人的营地,非常的安全。所有人都需要去参加培训,而教官可能是哪一个堂的堂主,也可能是哪个大统领,甚至是地阶长老。

    因此他们的修为进步一日千里,短短三年时间,招收的弟子绝大部分就成为了武者,甚至有一些天赋异禀的,成为了人境二层,甚至人境三层。每个人都相信,当他们成长起来的时候,就是霸王门正式崛起的时候。

    这三年中,原十大盗的绣花盗并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搬家了,而闻乡一只耳却试图回来,被路游地阶中期打的生不如死,因此一只耳彻底退出了均县。

    但是他们的主子云家却把他们安排在了淮阴县,也不知道云家是怎么想的。

    “朵儿,你在这里干嘛呢?”花朵儿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很明显就是楚云的声音,但是花朵儿却一点都不激动,还是无精打采的看着窗外。别以为花朵儿不喜欢楚云了,而是这三年来,林小灰假扮楚云,捉弄了她太多次了,每一次兴奋之后都是失望,花朵儿已经不会上当了。

    “小灰,这都已经是第一千次了,你别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花朵儿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跟楚云一模一样的林小灰,林小灰的易容术真是天下无双,要不然花朵儿怎么会每一次都上当。

    “哈哈,朵儿,你变聪明了啊。”林小灰跳了过来,她这几年在这里玩的很高兴,每一个人都以为她就是楚云,对她发自内心的尊重,就是那几个知道她身份的也不会揭露,被人尊重是一种让人愉快的感觉。

    “哼,我又不是傻子,每次都被你骗啊。小灰,你说云哥什么时候回来啊。”花朵儿两根手抬着下巴,撅着小嘴说道。她这几年除了练功,就是去看楚云带回来的小羬羊,这个小家伙现在还是那么大,但是重量又增加了。花朵儿本来想自己照顾,毕竟是楚云的东西,她想为楚云出点力,但是这个小家伙,就是跟着刘三娘,不跟自己,气的花朵儿也毫无办法。

    以前还能去找萧紫儿玩,自从萧紫儿嫁人之后,花朵儿就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哪怕花朵儿知道她是为了楚云,但是在花朵儿这个曦族姑娘的心里,萧紫儿就是不纯洁了,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要义无反顾,哪怕化作亡命鸳鸯,也不能背叛爱人,任何形式的都不行。

    至于冷雅竹,自己远远的躲在了三圣乡,她没见过几次,因此也没多深的交情。她只能大多数空暇时间跟林小灰玩闹,林小灰也很喜欢花朵儿,两个人就是亲姐妹一样。

    “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了。你云哥哥就站在你的面前啊,你还想哪个云哥哥?”两个人打闹了起来。

    “寨主,诸葛先生请您去一趟。”两个人玩闹了一会,一个侍女就走了进来,林小灰整了整衣衫。

    “小妞,等爷回来临幸你。”林小灰勾起花朵儿的脸,花朵儿一巴掌扇过去,林小灰笑着离开了。

    花朵儿又趴在窗户边上发呆了起来,三年不见楚云了,练功都没多少兴趣。其实这几年花朵儿进步真的很快,她已经到了人境九层,要知道他今年才三十多岁,比楚云都小。

    她的万毒功也十分的犀利,不以招式对敌,而是以毒对敌,就是地阶武者一时不察,也很可能被她撂倒,只不过她很少动手而已,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手段,都以为她只是一个花瓶而已,但是这样会吃大亏的。

    “想我了没?”突然她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抱住了,她大惊就要用毒,但是想了想这里是霸王寨最隐秘的后院,周围有几十名人境后期的属下保护,而且几位地境的长老也都住在附近,而且听声音很是熟悉,因此花朵儿觉得肯定又是林小灰。

    果然一回头,就是楚云的相貌,只不过比刚才来的时候脏了许多,而且穿的也不是一件衣服。

    “小林子,你烦不烦啊,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装成我的云哥哥欺骗我,我不会上你的当了,还换了一身衣服,你就算是脱光了我都不上当。”花朵儿指着“林小灰”说了起来,“林小灰”表情先是诧异了一番,然后脸上就带上了玩味的神色。

    “那你就脱光了检查一下吧。”花朵儿被横着抱了起来。

    “你真是云哥?”花朵儿惊喜的喊道。

    “哈哈,你要仔细检查检查啊。”屋子里响起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林小灰回来之后,准备再去找花朵儿玩会,结果正好听了个正着,她连忙离开了这里,她知道楚云回来了,否则花朵儿绝不会这样。

    “羞死人了。”林小灰跺了跺脚。

    楚云回来之后,见了一下花朵儿,然后会见了一下全部长老,本来想见一下萧紫儿的,结果她正在忙着晋级地阶九层的关卡,于是楚云也没打扰。

    他发现门派一副欣欣向荣的姿态,然后就又选择了闭关。当然引起了花朵儿一阵的埋怨,但是楚云却知道霸王门看似发展良好,但是禁不住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自己的实力越强,霸王门越是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