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你就要去均县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你再给为师练一遍我教给你的刀法吧,咱们蜀山派虽然以剑修为主,但是我们用刀的也不少,练到高深之处,并不比任何人差。”杨光耀正跪在自己师傅面前聆听教诲,杨光耀虽然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很高兴的演练起自己的武功,师傅可以说是对他最好的人。

    蜀山派以剑为兵器,练剑者十有八九。因此杨光耀跟自己的师傅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异类。但是杨光耀,不想当异类,他师父对他很好,他要为他师傅争气,因此他练功非常刻苦。也因为他练刀的天赋很好,因此在一群师兄弟中,算是最早达到地阶的武者之一,现在又达到了地阶中期,只要完成这个任务,门派的奖励足以再让他晋级一阶,地阶每一阶都要花费很长时间,因此二十来年换取自己升一级,还是很合算的。

    杨光耀的刀法叫做《岩峦刀法》,不得不说他的刀法的确很厉害,防御力就跟岩石一样坚不可摧,楚云可是领教过,自己用剑芒才破开了他的防御。

    地阶四层是叠力境,人家蜀山派果然财大气粗,武功中就自带“叠力”的使用,比起楚云这个自己探索的强太多。从这里就能看得出这门刀法起码是地阶中后期秘籍,也就是比《叠浪十三剑》第一个档次而已,如果说叠浪十三剑是地阶巅峰武学,那么岩峦刀法就是地阶后期武学。

    楚云看着杨光耀练习着叠岩刀法,他这个“老师”在偷学弟子的武功。

    楚云利用念力,引发了杨光耀产生幻觉,把自己当成了他最亲近的人。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而且是一个信念坚定的武者不是那么好引诱的。

    主要是杨光耀受了重伤,又被楚云冰寒属性的内力折磨了一个时辰,在他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楚云发动了念力,这才一举成功。

    其实就是这样,杨光耀还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要不是楚云《灵云功》能够让自己对任何武功招式一学就会,因此楚云点出了他刀法中的几个缺点,杨光耀还是不会轻易的相信自己。

    杨光耀沉浸在自己的刀法中,楚云仔细的急着对方的口诀,招式,虽然自己用不上,但是到时候完全可以放在自己门内的臧武阁里面,自己属下用刀的还是不少的。

    “师傅我练完了。”杨光耀走了过来,他觉得被师傅点拨了几个地方,很正确,他的刀法一旦改正,会更进一步。

    “嗯。很好,你知不知道你要去的均县是个什么地方?”楚云看着杨光耀问道,还真是一副老师的派头。

    “师傅我知道,均县是九大潜龙之地之一,师门让我们去就是为了找出那一位潜龙。”杨光耀的话肯定了楚云的猜测,蜀山派果然是为了这个事。越是大门大派,越是相信这些传言。

    “去了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做?”楚云又问道。

    “知道,高勇师兄在那里,他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杨光耀又说道。楚云又问了几个寻常的问题,就放他离开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杨光耀很顺利的完成了宗门交代的任务,他兴奋的来找自己的师傅。

    “师傅,师傅我回来了。”杨光耀看到二十几年没见的师傅很是兴奋,只不过师傅明显苍老了许多,头上的白发几乎有一半了,杨光耀很是心疼。

    “光耀,在均县感觉如何?没遇上什么危险吧。”自己的师傅声音苍老了许多,但是还是那么的亲切。

    “师傅怎么会遇到危险,均县那个地方最强的人也威胁不到弟子,真不知道宗门为什么要在那个地方浪费这么长时间。”杨光耀在师傅面前有些口无遮拦。

    “这就好,看你杀气浓厚了许多,看起来杀孽做了不少啊,给师傅说说有没有遇到什么有意思的。”楚云这么一说,杨光耀来了兴趣,他开始说了起来,楚云有些心惊,这些家伙对均县的人完全不当人看,他们有一次为了一个赌注,竟然屠杀了十一个村寨,杀死了一万多口人,看这个杨光耀的态度,明显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你们有没有杀兽神山的人啊?”楚天突然问道,他想问一下自己这个身躯的家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虽然没有感情,面都没见过,但是既然成了人家儿子,就要为他们报仇。

    “兽神山?我们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倒是没杀过,不过据说高勇师兄他们那一届杀过,当年还是门主亲自下达的命令,是绝密任务。”杨光耀看了一圈之后低声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楚云有些激动,他觉得这肯定就是关系到自己这个身体的父亲。因为当时自己父亲是有任务在身的,是受到了兽神山门主的亲自吩咐,肯定是重大的任务。引起蜀山派的注意也很有可能的。

    “师傅,这是门内的绝密任务,你也知道的,我不能乱说的。”杨光耀有些疑惑,难道自己的师傅不知道门派的规矩?

    “告诉师傅吧,师傅只是有些好奇,不会跟别人说的。”楚云走向前去,温声说道。

    “好啊,就是兽神山的一些小喽啰,我只是负责了后续的一些工作。我听高勇师兄说,他们封兽神山掌门的命令,要去,啊我的头。”杨光耀突然尖叫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你,你不是我师父,你到底是谁?我的头,啊,这都是幻觉,我没有回门内,啊,天阶的手段,我不能背叛师门,我不能,不要,我没有背叛。”噗呲,这个杨光耀整个脑袋都开炸了开来,要不是楚云躲的快,就会被呲一身的血。楚云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手段,竟然这么霸道,看起来自己父母死肯定关系到很多方面,否则,蜀山派为什么要做这种后手。

    楚云看着杨光耀死去了,心里很是失望,这个人本来自己还有大用,但是竟然毫无价值的死去了。看着一个地阶中期的死在自己面前,楚云惋惜的摇了摇头,自己的境界还太低,一个地阶中期只是蜀山派随时可以放弃的弃子,楚云并不觉得自己地境后期就能强多少。

    楚云仔细回想了一下,才发觉了倪端,这应该是是一种极其霸道的念力禁制,以楚云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楚云虽然形成了念力精核,在同阶算是很厉害的了。但是他也只是能够用念力做一些辅助型的事情,比如说让那些意志薄弱的人陷入幻觉,正常情况下没什么大用。也能出其不意的短时间让别人眩晕一点时间,但是限制也是很多。以念力形成禁制的手段,楚云觉得起码是天阶,而且还是天阶后期之上才能用出来的手段。

    自己用念力诱惑这个杨光耀说出他心中的一些秘密,正好触动了他脑海中的禁制,禁制启动,他就死了。

    这些大门大派弟子看起来风光,其实还真的不一定有楚云自由,人家说一入侯门深似海,楚云现在觉得这些名门大派的水更深。

    楚云调整了一下心情,走进了高勇的那一间密室,看着高勇,楚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对自己说服高勇没多少信心了。连一个杨光耀都被蜀山派下了禁制,更别提地境五层,在均县待了更长时间的高勇了,而且这个高勇还是蜀山派在这里的首领。

    楚云想了想,然后就把高勇抓了起来离开了密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勇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浑身都疼,而且内力也十分的稀薄,好像还中了毒。他一下子想了起来,自己是在三圣乡的关卡防御虫灾,自己怎么受的伤?自己的师兄弟们呢?

    不对,我记得我重生回到了过去,并且我发现是蜀山派的人害死了我的父母家人,难道是个梦?不对,不对,不是梦,梦里怎么会这么真实,而且我可是地阶五层,怎么会分不清楚是不是做梦?这到底怎么了?我的头好痛。

    高勇捂着自己的脑袋,他发觉自己脑袋很乱,足足半个时辰他才平静了下来。首要的问题,他需要恢复伤势,并且知道自己现在的具体位置。

    他刚站起身来,就从怀里掉出了一封信,他立刻打开了。

    “什么?虫灾竟然是云家弄出来的?”他大惊失色。

    一个月后土狼盗在闻韶乡的原主寨,均县虫灾的老巢来了一个身穿斗篷的黑衣人,他进去之后在里面在里面仔细的寻找着什么东西,许久他才出来,然后就消失了的无影无踪。

    ps:无事一身轻,哈哈,欠更全部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