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拿着太上长老递出来的的纸条,思考了许久,然后还是做不了决定。虽然是一位太上长老的命令,但是这位太上长老一旦生死关失败,那么也就烟消云散了,而他们俩跟这一位太上长老并不是一个派系的人。因此他们没法做决定。

    “要不然,我们动用门内的圣灵兽联系掌门和另外的几位太上长老吧?”传功长老对着马副门主说道,秦人的圣灵兽对应着蛮族的圣兽,其实蛮族的应该叫做圣蛮兽。

    “主要是不知道掌门具体在哪,而且万一把圣灵兽放出去,那么出了意外谁负责?我觉得一个区区均县关卡还不如一只圣灵兽重要。”马副门主大摇其头。

    “那就只能用老办法了,毕竟不是我们下的决定,就按太上长老的办,出了问题也不是咱们的事。决定是太上长老下的,而具体的事情是执法长老吴长发做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两个人边走边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说的话,完完整整的被太上长老听了去。

    难道他们认为十几里外,太上长老的神识就察觉不到了嘛?老虎屁股摸不得,他们两个真的以为一个天阶的太上长老会有这么好的脾气?

    两个人自以为得计的把太上长老写的纸条收在了怀里,纸条上面的“放弃”两个字,金钩银划的充满了武学的韵律,每一个天阶武者,都是毫无争议的人杰。但是天阶也是人,他们一旦记起仇来,那么就不是轻易能解决的事情了。

    马副门主和传功长老把太上长老的意见传给了执法长老,执法长老接过了意见沉思许久。

    门内让自己放弃均县关卡,但是这个放弃可是有操作空间的,拆除关卡是一种手段,而跟云家和闻乡一只耳做的那样,借助一个均县势力间接控制关卡也是一种手段。

    吴长发觉得楚云是蜀山派的人,那么肯定无法长时间留在均县,那么自己提出跟山泉盗结盟,这样既能照顾山泉盗,也能讨好楚云。不过怎么开口这是一个问题,毕竟一个关卡要正常运转,起码需要上千人,这对山泉盗是个很大的压力,但是兽神山却不好直接派人帮忙。

    这样的话,想要说服山泉盗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了,但是执法长老却没有继续禀报,他准备自己独自完成,这样能够捞到最大的一块的好处,真以为他不想再进一步呢?说不准就被太上长老看重成为门主、副门主或者是十大长老。

    吴长发找到了楚云,白晶晶因为跟楚云斗气,所以并没有跟过来。

    “师弟,让你多等了两天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吴长发花费了两天时间考虑怎么说服楚云和白晶晶,楚云也知道不能着急,所以耐心的等了两天。

    “没事,我说了我有三天时间可以等待,这才第二天。”楚云依旧很高冷。

    “师弟,师兄我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好不容易说服了门内啊。”吴长发看着楚云卖着好,别看他是兽神山的实权长老,但是认识一位蜀山派掌握了剑心的弟子,那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

    “哦,吴师兄,那就多谢了,等我什么时候来琅琊郡,我肯定亲自去拜访师兄的。”吴长发听到楚云这么说,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完全不担心楚云说谎,就凭蜀山派这三个字也不会。

    “师弟啊,你看看这个关卡,设施齐全,全部都用最坚硬的金刚岩建造,厚度足有千米,哪怕是十万大军都能阻挡,这样拆了实在是可惜啊。”吴长发开始为楚云详细的说起了关卡的结构,楚云闻弦而知雅意,立刻就知道吴长发什么意思。

    “吴师兄啊,可不是呢,白姑娘也觉得很惋惜,但是我只是一个外人不好插嘴,毕竟你们花费了如此多的财力,为了这件事她还跟我发了小脾气呢,你看看今天她都不跟我一起来。”楚云这么一说,吴长发立刻就记起石长峰跟自己说过,楚云和千面人偶吵架的事情,他心里深信不疑。

    于是两个人你有情我有意,他们很快就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当然是口头上的。包括一年两颗地灵丹、五十颗人武丹、以及其他大量的资源,换来的当然是兽神山跟山泉盗结盟,并且山泉盗作为兽神山的眼线,以图达到间接控制均县的地步。

    “师弟,山泉盗虽然是十大盗之一,但是势力却不是最强的,我说万一啊,万一山泉盗出了问题,我们可不会动手的,原因你也知道的。当然如果是外来势力找山泉寨的麻烦,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吴长发本着先小人后君子的原则说道。

    “你放心,我在门内还是有些势力的,而且我也有不少的朋友,我会派人来帮白姑娘的,希望到时候你们装作不知道就罢了。”楚云这样一说,吴长发暗暗心惊,他没想到楚云这么看着白晶晶,于是在心里对山泉盗的评价又高了一层。当然如果他知道楚云真实身份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一个关卡给山泉盗,那么北面那个关卡为什么要给霸王寨?山泉盗和霸王寨不是不合嘛?”吴长发继续问道。

    “哼,支持霸王寨的势力跟我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也不好惹,我劝你们兽神山也不用乱打听。霸王寨只是个小势力,他们翻不了天,何必为了这么个小蚂蚁,惹得一些人不痛快。”楚云拉着虎皮做大旗胡扯道,吴长发也不再多问,现在均县虫灾都没解决,给了霸王寨,霸王寨都接受不了。出卖一个关卡也是出卖,出卖俩也一样。

    白晶晶还不知道楚云利用这件事,不光赚出了每年给她的一颗地灵丹,而且还白赚了一颗,另外还有大量的好处,楚云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当然就是她知道也没办法的,楚云能冒充蜀山派的人,让兽神山屈服,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不过白晶晶也不可能知道,楚云准备把这个关卡交给魏镇和楚二镇守,两个地境中期的看守,就算是地境后期的也能拦得住,跟楚云这样有实力飞过高达千米的城墙,地阶后期的也做不到。

    告别了吴长发,两个人快速的离开了,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接受这个关卡。楚云回去之后立刻发信息让魏镇、楚大等人前往这里,毕竟虫灾已经消失了,他们很安全。楚大等人可是有风灵马,赶过来的速度很快。路游也纠集了一大批的人占据了均县通往淮阴县的关卡,这样霸王寨就可以说完全控制了均县对外的三个门户。

    楚云现在准备亲自去看一下虫峰,这家伙闭关了挺长时间了,再不出来,幽冥盗和千人敌肯定会发现问题的,一旦他们出来探查,那么楚云的谋划就无法实施了。

    楚云亲自去看了一下虫峰,自己这个结义大哥的气息在缓慢的增长,楚云感受了一下,他的确是在晋级,因此也不能随意的打扰。于是他接上魏镇等人,去查看了一下千人敌的动作,千人敌还在心惊胆战的等待着虫灾的下一部动作,他们没有一点出来的意思。

    楚云松了口气,把他们带了回去,他们的出现让霸王寨的人士气大增,自己势力越强他们的好处也越多。

    然后让魏镇和楚二带着五百霸王寨的人,五百山泉盗的人去接收了均县的关卡。

    楚二不用激发血脉之力一般人看不出他的境界,但是魏镇这么一个地阶中期的高手还是吓了兽神山一跳。他们认定楚云肯定是蜀山派的,否则怎么有这么多高手。他们立刻就交接了关卡的,顺利的让楚云都有些诧异。

    白晶晶、苍火道人以及何足道看到了楚云真的这么多地阶手下,他们果然不敢再说什么。这股势力比起幽冥盗都丝毫不差了。楚云让楚大跟千面人偶交了一下手,白晶晶奈何不了楚大,楚大也短时间奈何不了白晶晶。但是所有人都认定楚大是一个很厉害的外家武者。

    楚云立威之后,立刻就命令楚大随身保护萧紫儿,这下子白晶晶的人也闹不出幺蛾子,白晶晶则被留在了霸王寨。

    然后楚云命令楚三镇守何处去建立的堡垒,并且派了儒将张不凡帮忙,这下子,楚云真真正正的控制了均县南部所有的势力,至于苍火道人则被请到了霸王寨。

    又是一个月之后,虫峰终于出关,怀鹰传递来了消息,楚云就立刻赶了过去。

    “好兄弟。”虫峰看到楚云大喜,他的气息竟然直接到了地阶,虽然御虫师本身的境界,跟他的御虫术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是御虫师本身实力的增强也会大大增强自己的实力,楚云也是很高兴的。

    “大哥,你成功了?”楚云欣喜的问道,这个虫峰虽然很多时候阴狠冰冷,但是楚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单纯的,一旦认定的朋友,他都会全心全意,因此楚云对虫峰也真心结交。

    “没错,你看。”他的黑袍激烈的鼓动起来,一会功夫爬出来一只大蜘蛛,这只蜘蛛浑身赤红,身上长满了眼,不愧叫千眼蛛,气息几乎不下于地阶中期。

    “虫大哥,你现在有两只本命虫了,弟弟我不是你的对手了。”楚云啧啧称奇,御虫师的手段诡异,一般的地阶后期还真的不一定打过。

    “哈哈,楚兄弟,你太自谦了,我的千眼蛛告诉我,它有些害怕你,你没看我的诡箭黄头蜂都不敢出来嘛?你还骗你老哥哥。”楚云被虫峰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了准备的情况下,手段尽出,虫峰还真打不过自己。

    “虫大哥,你刚刚晋级成功,本来我不想打扰你的,但是老弟我真的有难处,那个幽冥盗可是压在老弟头上的大山,但我不能亲自出手。”楚云把霸王寨跟幽冥盗的事情跟虫峰说了起来。

    “楚老弟,当时我们没结义之前,说好的,你帮我对付虫王,我帮你对付幽冥盗,我怎么会食言,你放心,哥哥我一定帮你,区区几个地阶中阶而已,他们不知道我千眼蛛的手段,我能在睡梦中解决他们。我消化了虫王之后,正好能量太多,因此我制造了大量的衍生虫,我正愁带不走呢,现在我帮老弟你。”虫峰豪爽地说道,楚云知道他是为了帮自己,否则怎么可能去弄一大群带不走的衍生虫?

    “那就谢谢大哥了。”两个人商量了起来,虫峰毕竟不是虫王,因此他的他的衍生虫还是没虫王那么取之不尽。虫峰对付幽冥盗就很巴结了,楚云也没有得寸进尺的,去要求虫峰解决千人敌薛万仞。

    至于为什么不去解决看似好解决的薛万仞,而非要先去解决幽冥盗。那就很好解释了,幽冥盗是均县众盗的太上皇,他们的存在阻挡了楚云的发展。而且千人敌薛万仞可是要帮楚云顶雷的,楚云准备一旦被人发现问题,就把薛万仞推出去,楚云还需要薛万仞的存在。

    虫峰制造出了大批的诡箭黄头蜂的衍生虫,一部分杀向了千人敌的地盘,避免他们出来,牵制他们的注意力。另一部分杀向了何处去的关卡,掩人耳目,如果距离够远,那么也很难发现白晶虫和诡箭黄头蜂的衍生虫的区别。

    更多的则杀向了均县的三圣乡幽冥盗控制的关卡。楚云看着遮天蔽日的虫群,还真有些佩服御虫师的手段,怪不得虫殿能成为大路上十大隐门之一,并且很少有人敢招惹。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手段简直匪夷所思,就是一人灭一城也不是很难的事。

    楚云跟着虫峰在虫群后面,虫峰准备先以千眼蛛潜入关卡,杀死那两位领头的蜀山派的人,然后再以虫群攻破关卡,席卷整个三圣乡,杀死所有的地阶武者。虽然楚云很不忍,但是比起消灭幽冥盗,这都是小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三圣乡关卡内一片的平静,这已经是一个多月没有见到虫群了,每一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跟一个月前楚云探查时候的麻木完全不一样。

    今天在这里的地阶武者只是一个地阶中期一个地阶初期的武者,并不是楚云当时见到的那两个人,幽冥盗在均县的实力的确是强。

    “师兄,你说虫灾会不会结束了?”这个地阶初期的武者对着那一位地阶五层的武者问道。

    “谁知道呢,这都一个多月了,并没有异常,不过我们也不敢随便的出去侦查,万一这是虫王的阴谋就惨了。”地阶五层的这个人摇了摇头。

    “咱们十个一起出来,结果就剩下咱们六个了,四个师弟战死,宗门也联系不上,哎,真的是很难熬啊。”地阶五层的武者又叹了一句。

    “咱们这些人就是全死了,门内估计也不心疼,师兄我总觉得要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紧张了。”这个地阶初期的武者皱着眉头说道。

    “好了,你是看到几个同门死在面前太敏感了,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得了你的。”地阶五层的武者劝道,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两个人还先后用神识查看了一遍周围。

    他们并没有发现,一只比平常蜘蛛多了很多眼睛的蜘蛛已经进到了关卡之内,这只蜘蛛除了外貌凶狠一些,其他一点异常都没有,就算两个人的神识发现,也不会多想的。仙武大陆物种繁多,长着两个脑袋的虫子都很常见,何况只是多长了几只眼。

    这个地阶初期的武者叫做万柳峰,并没有什么背景,否则也不会被派到这里来,但是他的天赋还是不错的,六十多岁就晋级了地阶,但是在这蹉跎了二十几年,也才区区地阶二层。虽然有些抱怨蜀山派,但是其实他不怨恨蜀山派,要不是宗门收留,他连地阶都达不到。今天他总觉得心神不宁,他又用神识查看了一遍周围,还是没发现什么,他强迫自己睡了下去,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

    他刚睡浓,一只蜘蛛就爬到了他的身上,他的护身真气完全没起到作用。他觉得自己的胳膊一疼,就失去了意识。

    千眼蛛很难成熟,但是成熟之后,十分的厉害。不光是蛛丝坚韧无比,能困住地阶中期。而且还有剧毒,几个呼吸间就能毒死一个地阶初期武者,就是地阶中期武者中了毒,都发作很快。

    更可怕的是他们身上的眼睛不是白长的,具有厉害无比的迷幻作用,能够让人放松警惕,除非炼心境的武者,也就是地阶后期的武者,或者是练有什么特殊感知的功法,否则被他们近身,绝无幸理。

    要不是均县这个虫王能量太多,虫峰想把自己的千眼蛛养到成熟,起码还需要二三十年。

    千眼蛛看到眼前的人彻底死去,然后就用嘴中的吸管插到了他的身上,极短时间内,万柳峰的身体就干瘪了下去,只剩下了一副空皮囊。千眼蛛兴奋的转了一圈,然后就爬向另一个房间,地阶武者的身体可是大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