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蜀山派的人,这种气势只有蜀山派的人才有。”一个面色比较老的地阶初期的武者叫了起来,这让石师兄吃了一惊。

    “您是蜀山派的师兄?”石师兄变换了脸色,谄媚的跑了过来。大门大派之间同境界的人的确可以称呼师兄。

    “哼,刚才你说你要看我的女人?”楚云装出的身份,就是一个喜欢白晶晶的疑似蜀山派的地阶后期武者,要不然楚云绝不会这么占白晶晶的便宜,他现在跟白晶晶还在冷战。

    “我的错,我的错,师兄都怪我嘴贱,我请您原谅我。”石师兄这么一位地阶四层的核心弟子竟然抽起了自己的嘴巴,看得出来他虽然没有用内力,但是也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他的脸明显又膨胀了一圈。

    楚云心里暗暗感慨,这么一个相当于兽神山长老的高手,竟然在面对一个疑似蜀山派的弟子的时候,表现的这么没有骨头,可见蜀山派在西北道的威风。

    “哼,好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情的,你的级别太低,立刻通知你们门内能够说着算的人来见我,我没多少时间。”楚云看都没再看他一眼,就往关卡内走去,关卡建的跟一个小堡垒一眼,里面当然有住人的地方,也有会客室,那个面容比较苍老的地阶初期武者立刻跑上前来带路。

    石师兄立刻就跑去给门内发信息,他们如何安排楚云和白晶晶的暂且不提。兽神山传递信息的手段比起霸王寨强多了,仅仅一个时辰以后,兽神山就收到了石师兄传来的信息,这立刻引起了兽神山高层的重视。

    就算是不提楚云是不是蜀山派的人,单单是一位地阶后期的武者,就足够引起兽神山的重视。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一旦想要搞破坏,就是天阶武者都很头疼。

    当年楚云倒霉,杀死了那个老君宫的弟子,被那个天阶范铮气息留踪,这才被追的差点死亡,要不是这样,就是天阶也不是能够轻易的找到一个地阶后期武者的。

    而且当时楚云晋级地阶后期太短,根本就没有时间仔细琢磨地阶后期的本领,以致于连气息留踪都发现不了。换成现在的话,楚云就算是做不到短时间祛除气息留踪,那么暂时的隐藏还是能做到的,毕竟地阶后期可是被称为“炼心境”。

    兽神山的掌门五爪飞龙司徒浩然为了拉拢其他的门派在灵幻密地的时候跟兽神山的结盟,离开了兽神山出去结盟去了,其他的几位副门主和实权长老也都因为各种事情外出。而太上长老除了一位闭生死关,其余的也都不在门内,所以兽神山现在只有一位副门主马门主以及两位实权长老,他们的境界也就是地阶后期而已。

    “两位长老怎么看待这件事情?”马副门主沉声问道,对于蜀山派突然找上门来,他们还真的摸不清头脑。

    “马副门主,我们现在要确定到底是不是蜀山派的人,练出剑意的也不一定就是蜀山派的人。”掌管刑法的刑法长老开口了,他一贯严谨,他一说话另外两个人都点头同意。其实主要是石师兄他们不确定楚云是不是拥有剑心,因此并没有禀报,否则他们绝不会怀疑楚云的身份的。没有强大的传承,大陆几乎没有人修炼出剑心。

    “刑法长老说的不错,不过不管是不是蜀山派的人,我们都不能轻易得罪,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在哪里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我们应该先弄清楚他来的目的,至于他是不是蜀山派的人,我们以礼相待,他怎么也不可能怪罪我们的。”传功长老也开口了。

    “既然是山泉盗的人陪同来的,那么肯定就是均县的事情。我记得我们跟山泉盗好像是有过一个约定,他们同意我们建造均县的关卡,而我们则负责杀掉霸王寨的一个地阶武者。但是我们哪里有这个闲工夫,这件事就耽误了下来,别是为了来兴师问罪的吧?”马副门主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咦,我也好像记得有这么回事,这个还真有可能。石长峰不是说那个人自称是千面人偶的男人嘛?还真可能是来问罪的。我当时就说过,均县是个马蜂窝,我们不要沾染,但是偏偏绝大部分人都想去赚点便宜。”执法长老这么说完,马副门主和传功长老都很尴尬,他们当时也是同意了的。

    “现在不是说谁对谁错的时候,我们谁先去看看情况?”传功长老转移了话题。

    “我去吧,我的本命兽是金毛疾风吼,速度最快,为了不让他等的太久而发飙,我去最合适。”执法长老说完,马副门主和传功长老点了点头。

    “你性子太耿直,可千万不要发生争执。”马副门主一再嘱咐,执法长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跳上了一只浑身金毛,高达三四丈,长得似狗非狗的灵兽身上快速的离开了。

    “不知道执法长老去了是福是祸啊。”马副门主对身边的执法长老说道。

    “呵呵,出了事也不是我们的问题,是他自己要去的,他的本命兽速度最快,他又成天都是一心为公的架势,我就早算好了他会去的。”传功长老冷哼一声,刚才的和谐都是他们装出来的,其实他们跟执法长老根本就不是一派人。

    “说的也是。”马副门主走了进去。

    不知道一心为公的执法长老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会怎么想。他现在以最快的速度往均县关卡那里赶,一路上的关卡行人都被提前通知的兽神山弟子清理出来,从兽神山的总门到均县关卡的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可见兽神山实权长老的权威。

    他的坐骑真的是很快,不比楚云施展轻功慢多少,三天之后,执法长老赶到了均县关卡。

    楚云和白晶晶在这里等了三天,不管是兽神山的人怎么拐外抹角的打听楚云的身份,楚云都是一言不发,他知道言多必失,兽神山的人没从楚云身上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这位大侠,我们的执法长老来了,请您出去一见。”这天楚云和白晶晶在屋子里正在各自练功,兽神山的石师兄过来敲门。楚云跟白晶晶为了掩人耳目,住在了一起,当然没有发生任何过激的事情,楚云只是独自练功而已,白晶晶也知道不是闹的时候,也没给楚云找麻烦。

    楚云早就发现了一个毫无掩饰的地阶后层的气息,那股气势的主人用神识在自己的房间内一闪而逝,自以为很隐秘,其实楚云早就发现了。

    兽神山的执法长老站在关卡的走廊内看着走过来的楚云,他并没有在楚云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剑意,他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的同门在骗自己?但是他不相信四个地阶弟子一起说瞎话。

    于是执法长老立刻全身气势暴涨,目标正是楚云,连在前面带路的石师兄一个不注意之下都被冲到了一边。

    楚云一把把白晶晶拉到了自己身后,然后一股惊天的剑意爆发了出来,冲着眼前的武者袭去。执法长老吓了一跳,这气势收放自如的本事,不是大门派弟子就做不到,而且剑意如此浓烈,他觉得除了蜀山派绝对没有别人,他心里已经认为楚云很可能就是蜀山派的人。

    两者的气势几乎持平,执法长老不想把两个人的关系弄僵正要收回气势,对方气势陡然升高了三分,立刻就把执法长老的气势压制住了。楚云的气势越来越强,执法长老竟然有些难以抵抗。

    气势虽然没有实际的杀伤力,但是却能够扰乱人心,这是念力的一种运用,也是任何级别的武者都能掌握的念力的手段,一些高等级的武者光凭借气势就能让一些心志不坚的低等级武者丧失抵抗的信心。

    虽然执法长老一张老脸憋得通红,但是他却心志坚定,绝不会口出认输的话,弱了自己兽神山的名声。而且自己是执法长老,如果自己这个地阶八层的武者被一个地阶七层的武者气势压的求饶,那么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可言,这可是有许多的弟子看着呢。

    “哼。”楚云冷哼一声,一股无色无形的剑状气势朝着执法长老奔去,执法长老精神一阵恍惚,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地狱,浑身都觉得冰冷,恐惧的感觉越来越重,他狠狠的咬了下舌头,一股血液特有的咸味冲散了心头的恐惧,鲜血顺着他的嘴流了下来。

    “剑心?竟然凝结了剑心。”执法长老对楚云蜀山派弟子的身份再无怀疑。

    “见笑了,是我不自量力,这位师弟请了。”虽然比气势输了,但是执法长老却并无颓势,保持着一个门派的基本尊严,楚云也没有逼迫过甚,只是点了点头走进了执法长老身后的房间,白晶晶也紧紧地跟着,俏脸在面具之下也不知道什么表情。

    “你们都出去吧,两位请坐。在下是兽神山的执法长老吴长发,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三人分主宾坐好,吴长发立刻开口问道,他说话严正大气,楚云对他倒是挺有好感。

    “我的名字不便透露,我也是有任务在身,这一位是在下的红颜知己,均县山泉寨的白姑娘。要不是为她,我绝不会节外生枝的,我的行程是保密的,吴长老你可明白?”楚云当然不会说自己的姓名。

    但是吴长发却自动脑补了,他觉得楚云肯定是有什么门派任务,地阶后期凝聚了剑心的武者,在蜀山派应该也不是小人物。但是不知道怎么遇上了山泉盗的千面人偶,也可能两人就是老情人,然后知道兽神山没有遵守协议,于是就替她出头,吴长发觉得自己找到了事情的真相。

    “没事的,我懂,我就叫师弟可以吧。这一次师弟你来我们琅琊郡,我们肯定要好好招待的,不如我们去总门如何?那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市,但是也别有风味。”吴长发热情的招呼着。

    “不用了,吴长老,我这次来是为了这件事情,我希望兽神山给吴姑娘一个交代,言而无信可是会遭到唾弃的。”楚云把千面人偶跟兽神山签订的协议拿了出来。

    说实话,当楚云知道真实内容的时候,楚云十分的愤怒,诸葛青衣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如果他出了事情,楚云绝对会杀死白晶晶,一百个白晶晶在他心里都不如一个诸葛青衣。诸葛青衣在自己历次失踪中都全力维护自己的地位,并且打理得井井有条,楚云对他充满了感激和看重,在楚云心里诸葛青衣是自己的兄弟甚至亲人,重要性超过了所有人。

    但是诸葛青衣全力劝说楚云消气,因此楚云才没有杀死白晶晶,但是对白晶晶也是冷冰冰的,白晶晶也不生气,这几天只是好奇的关注着自己,也没有主动说话。

    “是这件事啊,没事,都是小事,我让小石师弟去把那个霸王寨的诸葛什么衣的家伙解决了如何?”吴长发笑着说道,比起讨好楚云,解决一个地阶一层的武者真的不算什么。哪怕赔上一个地阶四层的核心弟子也无大碍。

    “不用了,山泉盗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已经给了你们机会,你们自己没有完成,怪不得我们,因此我协议作废,我通知你们,立刻把你们建造的关卡拆除,均县不是你们能染指的。”楚云这么一说,吴长发一呆,其实楚云说的也不错。云家比兽神山的势力还大,但是云家不也是没有占据均县通往淮阴县的关卡嘛?只是交给了他们控制的势力一只耳控制。

    “这个,我们建造关卡已经花费了很多,现在已经要造完,师弟难道就不能宽容一下嘛?”吴长发说道,虽然他不同意沾染均县,但是宗门已经花费了这么多建了起来,他还是要为门派考虑的。

    “行啊,你们就当我没说,到时候你们兽神山出了事就是你们自找的了,告辞。”楚云站起身来就想离开,吴长发连忙的拦住。

    “师弟,我虽然是执法长老,但是这件事我也没有决定权,我通禀一下门内如何?”吴长发诚恳的说道。

    “三天后我就要离开。”楚云很装逼的伸出三根手指,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了,白晶晶紧紧地跟在楚云身后。

    回到了房间,楚云找了个凳子坐下,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是否有破绽,白晶晶看了楚云一会然后开口了:“我听紫儿说,你的年龄比她还小几个月,是真的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楚云模棱两可的说道,对白晶晶打断自己的思考很是不满。

    “我承认我想过杀死诸葛先生,吞并霸王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时候我们并不是一家人,而是敌人,我并没有做错,换成你的话,你会怎么做?我只是个女人,我每天把自己藏在这个面具之下,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难道我就不累吗?我难到不想做一个正常的女人?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要怪我,你就杀死我,但是不要给我甩脸色。”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晶晶突然就发飙了,楚云被唬住了,楚云还没遇到过一个女人这么对自己发脾气。

    但是他立刻用内力在周围布置了一道屏障,试图隔绝声音。只不过效果不是很好,还是有一些声音传到了外面,让外面的石师兄听到了。

    “面具?女人?怪我?”小两口吵架了吧,石师兄摇了摇头,但是他立刻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吴长发长老。

    吴长发正在跟门内的马副门主传递着消息,吴长发觉得楚云肯定是蜀山派的,然后把楚云的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了马副掌门,马副掌门也有些左右为难,他只是副门主之一,并没有决定权,于是他们万般无奈之下,硬着头皮去找了唯一一位在门内闭生死关的太上长老。

    马副掌门和传功长老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写在了一张纸上,然后递进了太上长老练功的密室。

    没过一会就递出了一个纸条,两个人看着纸条上面的字相对无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