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打嘛?”楚云笑着问道,这个千面人偶白晶晶的《无向飞环》的确是一门很神奇的武功,就是让他面对地阶中期都能一战,但是偏偏遇到楚云。

    白晶晶面具底下的脸看不清楚表情,而且她的面具也是本来的白色,毫无变化,但是看她颤抖的手就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白晶晶觉得很冤,非常的冤。均县是大陆九大潜龙之地之一,因此三百年间,关注者众多,当年均县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发整个大明帝国武林的关注,这可不是说笑的。

    但是什么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哪怕是当年被大陆的人封为金科玉律的《天机录》,三百年的时间几乎让绝大部分人忘记了。

    当然一些大门派会做一下防备,就像均县周围的大小势力都会在均县安差一些眼线。只不过就是每过几年,扔给这些眼线几根骨头而已,在大势力的眼里,均县所有势力都是看门狗,这也是均县所有势力的悲哀。甚至战争的开启、结束都要大势力的代表幽冥盗掌握。

    因为蜀山派的先天条件,他们三百年间,数次想吞并均县,但是都被各种原因阻止,不管是哪一个势力都不会让蜀山派独占均县这个潜龙之地的。虽然失败,但是他们还是派来了人暗暗掌控了均县,化名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幽冥盗。

    而作为蜀山派死对头的圣剑门怎么可能没有动作,每隔几年,圣剑门就会派遣几名弟子潜入均县,他们想把钉子插进蜀山派的心脏。但是蜀山派也不是吃素的,几乎圣剑门派来的人都会被蜀山派消灭,直到二十年前白晶晶的出现。

    白晶晶本来是圣剑门的一位长老的重孙女,从小天赋异禀,学武速度极快,但是可惜她不喜欢练剑,这让他的家人难以理解。毕竟是自己家的孩子,他们就把白晶晶送到了一个小门派去修炼武功。白晶晶的身份太高,为了讨好大明西南道的霸主圣剑门,因此那个小门派把白晶晶当成了公主一样的对待,可以说白晶晶小的时候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那个门派甚至把门内的绝学无向飞环和施展无向飞环的灵器千幻面具都赠与了白晶晶,白晶晶的家人虽然不是很满意这门武功,但是还是很领情的。无向飞环晋级地阶之后威力极大,这个小门派当年也是很繁盛的,有一位太上长老凭借这门武功晋级了大宗师境威震一方。但是这门武功太耗费时间,因为需要修炼者精通数门内力,比别的武者晋级难数倍。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小门派自从那一位太上长老仙逝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修炼到地阶。因此这个小门派穷全门之力购置了这件千幻面具,能让武者在人境也可以使用出无向飞环,而且就算到了地阶之后,也可以增强功法威力。所以白晶晶的家人很是照顾白晶晶的门派,毕竟他们家里有一位圣剑门的实权长老。

    白晶晶二十岁之前都过着这么潇洒的生活。直到白晶晶二十岁的时候回门内探亲,正好遇到了圣剑门副掌门的一位很看重的子孙。那家伙对白晶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但是白晶晶就是看不上他,甚至连副掌门的亲自求亲都被从小娇生惯养的白晶晶不留情面的拒绝了。

    这简直就是打了副掌门的脸,虽说他的太爷爷是一位天阶的实权长老,但是副掌门的权势修为却不弱于自己的爷爷,而且他们还有一位太上长老的老祖宗。圣剑门这样的门派的太上长老,实力可想而知。

    然后白晶晶人生的变故出现了,先是他所在的小门派被灭了门,然后自己的太爷爷出事了,被派出去执行一件很危险的任务,重伤而归,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就改变了。

    万幸自己的太爷爷有几位好友,而且他只是重伤,有可能恢复,所以并无性命之忧。

    当白晶晶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一切都是副掌门的家族做的时候,她又是失望又是愤怒。

    但是白晶晶只有人境,想要报仇,绝无可能。于是她就自愿报名参加了那一届潜入均县的名额。潜入均县九死一生,这样也能让副掌门家族消气,让自己的家人存活下来,白晶晶的家人虽然很是不舍,但是为了家族也只能让她离开。

    那一年白晶晶二十六岁。

    潜入均县的一共七个人,他们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白晶晶也是被单独护送前来的,而她潜入的目标就是当时在均县威风赫赫的血手寨,也就是山泉盗的前身。

    大当家人屠当时几十个结义兄弟,他们组建的血手寨是最辉煌的时候,不光有人屠这一位地阶三层的高手,他还有十几位地阶十层之上的弟兄,其余的三十几人也都是人境七层之上。那个时候山泉盗除了排名第一的幽冥盗和第二的千人敌,其余的势力谁都不怕,他们占据了山泉乡、文乡、高柳乡、青林乡,真正的不可一世。

    更可怕的是他们残忍好杀,让整个均县闻风丧胆,是能让小儿止啼的存在。从大当家人屠的外号就能看得出来,已经死去的血书生和人头狗熊阔海的外号也是从杀戮中获得的。

    白晶晶被门派要求加入这个势力,就是被白晶晶拒婚的副门主家族做的好事,他们就是故意让白晶晶送死的。

    白晶晶容貌绝世,她一出现就彻底迷住了萧紫儿的父亲人屠,甚至他的几十位兄弟没有一个不喜欢白晶晶。

    白晶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鲁的人,她在血手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周旋于几十个男人中间,大当家的人屠也多次保护她,但是哪里有千日防贼的。在一次人屠外出任务的时候,她被人下药了,被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的被几十个臭男人看,白晶晶从来没这么绝望。

    当时的血手寨的规矩有钱一起花、有人一起杀、有女人一起上,甚至连萧紫儿的母亲都是几十个男人的女人,要不是萧紫儿长得太像人屠了,人屠都不确定萧紫儿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但是在白晶晶最绝望的时候,人屠回来了,他为白晶晶披上了衣服,并且为了这件事情差点跟自己的兄弟们决裂,人屠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白晶晶性格大变,虽然外面依旧是那么的清纯美女,但是心里却恨不得把这几十个男人全部杀死。

    白晶晶利用人屠的喜欢,不断地在人屠面前宣扬他的这些结义兄弟的过错,并且成功引起了人屠的不满。然后白晶晶设计了一个局,故意透漏出山泉盗隐藏着圣剑门的人,就藏在人屠的众位兄弟之中,果然幽冥盗的人中计了。

    幽冥盗围杀了人屠和他的几十位兄弟,人屠并没使用全力,因为他被白晶晶洗脑,觉得自己的义兄们全都该死。他们被围在一个山坡之上,幽冥盗质问他们谁是圣剑门的人,人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义兄弟一个个渴死,然后他的兄弟情终于被触动了,他把自己早就勘察好的一个山泉告诉了快渴死的弟兄们。然后把一个死去的兄弟推了出来,告诉幽冥盗这就是圣剑门的人,因为人屠等人全都是本地人,只有他是外地人。

    就是这样,除了人屠本人以及血书生、人头狗熊阔海寥寥几个人,其余的全部被活活渴死了。熊大和熊二他们的父亲也侥幸逃过一命,也正是熊阔海的亲哥哥。他见势不妙知道白晶晶不会放过自己,于是就带着熊大兄弟俩离开了山泉盗,返回了青林乡,因为惧怕白晶晶追究他的家人,一个人境后期的武者有伤不敢治疗,祸害被恐惧吓死。其余逃生的几个人除了血书生和熊阔海机警,也都被白晶晶一一除去。山泉盗自那之后实力大减,他们也无法控制远离自己老巢的青林乡,跟土狼盗战斗了几次之后,索性放弃了青林乡,青林乡就成了一个无主之地。

    从那之后,白晶晶终于站住了脚跟,凭借人屠的宠信,她几乎完全控制了山泉盗,这是圣剑门从来没有过的事,跟他一起来的其余的六人早就全部被杀死了。

    白晶晶也有些爱上了人屠,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依靠。但是人屠却没有碰过自己,整日的沉醉于酒精,时间越长,他对他的兄弟们就越亏钱,对自己也不管不问,直到一位幽冥盗的人无意发现了自己才是圣剑门的人。

    白晶晶深知幽冥盗的势力,这一次她想破了脑袋都无法解决。

    但是万幸,这个幽冥盗的人沉迷于自己的美貌,想要占有自己,并没有告诉其他,白晶晶准备出卖自己的美貌换取自己的生机。这个时候人屠再次站了出来,他不愧是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男人,他拼尽了全力,以重伤的代价,竟然击杀了同为地阶三层的那个幽冥盗的强者。

    白晶晶十分的伤心,她越来越依赖人屠。但是人屠对自己不理不问,他竟然不治疗伤势,依旧每天醉生梦死,两年之后人屠竟然壮年归天,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白晶晶更是伤心欲绝。

    但是白晶晶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她一方面立人屠唯一的女儿为主,稳定了人心,然后以未亡人的身份掌控了实权。但是白晶晶痛恨当年血书生和人头狗熊阔海也看过自己清白的身子,于是想要除去他们,谁知道自己手下的一个叛徒告密,血书生和熊阔海带着一部分人立刻造反,他们惧怕白晶晶的武功,因此直接逃到了文乡。

    这也就形成了山泉盗分裂的局面,高柳盗也趁机独立,本来高柳盗名义上是属于山泉盗的势力。山泉盗竟然只剩下了山泉乡一个地盘,这是让白晶晶不能忍受的。

    后面的事情楚云就知道了,千面人偶趁着文乡山泉盗跟霸王寨作战,联合高柳盗、霸王寨一举消灭了文乡山泉盗,结束了山泉盗的分裂。不得不说白晶晶的手段真的是很厉害的。

    但是白晶晶想成为最强的势力,才能有更多的资源,才能回去为师门、为家族报仇。因此她又想对付霸王寨,但是霸王寨却连续化解了自己的几次策划,就是土狼盗在霸王寨面前都吃了憋。

    白晶晶一筹莫展的时候,楚云成就了地阶,白晶晶又是羡慕又是愤怒。但是楚云竟然看上了萧紫儿,白晶晶觉得时机来了,霸王寨势头如此之猛,跟他结盟,那么对山泉盗大有好处。

    但是谁知道没多久,楚云失踪了,她又打起了覆灭霸王寨的注意,一方面强逼萧紫儿嫁给何足道,让何足道和霸王寨翻脸,一方面自己利用圣剑门支援的物资和整个山泉盗的支持,终于晋级了地阶。

    白晶晶深知自己的武功到了地阶之后的强悍之处,因此她有开始兴致勃勃的谋划自己的霸业,但是这个时候虫灾爆发了。她一下子就看到了吞并霸王寨的希望,霸王寨兵强马壮,让她眼馋不已。她先是卖霸王寨的好,把文乡南边给霸王寨居住,其实这样就把霸王寨放在了山泉盗、高柳盗、何处去的中间,他们三个势力合作,吞并霸王寨不是难事。

    这个时候诸葛青衣突破了地阶,她的谋划又失算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弃,她以出卖均县出口的利益给兽神山,换取兽神山杀死诸葛青衣,但是兽神山还没动手,霸王寨消失了十几年的大当家云褚回来了。

    当她知道楚云已经是地阶四层之后,愤怒让她失去了理智,然后准备跟楚云好好打一架,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气,在她看来楚云就算是地境四层,也是刚刚进入不久,自己最起码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她失算了,楚云站在这里,她打了半个时辰,竟然都无法对楚云造成一点点的伤害。

    楚云看着白晶晶一动不动,他身子一晃出现在了白晶晶身边,然后一抬手把白晶晶的面具摘了下来。每一次看到白晶晶的面容,楚云都觉得惊艳,特别是现在,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楚云心里有了一些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呵护的的想法,楚云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这个心思,除了孙灵儿。

    “我也没怎么你啊,你怎么哭了?”楚云有些无语的看着白晶晶眼睛里面的泪水,虽然她强忍着没有留下来,但是楚云看得出她的悲伤。

    “我还没输。”白晶晶一掌打向楚云,楚云身子朝后面退了一步,躲开了白晶晶的掌力。

    “把面具还给我。”白晶晶把脸上的眼泪强憋了回去,一脸冷冰冰的看着楚云。

    “还给你可以,你需要归顺我。”楚云拿着白晶晶的面具抛了抛,白晶晶快速的伸出手想要抢回去,但是楚云比他速度更快,先伸手抢了回去,两个人在空中对了一掌,楚云有些心跳加速,白晶晶的手实在是太滑嫩了,让楚云有些心猿意马。

    “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想占我的便宜,老娘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上啊。”楚云的话,勾起了白晶晶一些不好的记忆,她满脸的愤怒,身子看似缓慢,其实速度极快的冲向楚云,然后一掌蕴含了全力的排上楚云的胸膛,连楚云手里的面具都不再理会了。

    “喂,我没说什么啊。”楚云收起了源泉剑,反身一掌迎向白晶晶,太极阴阳掌的反弹属下自然而然的用出,白晶晶被一掌打飞了出去,整个人撞倒了寨墙之上,才停了下来。

    “云褚,你欺人太甚。”白晶晶愤怒起来,连续不断的攻向自己。她的掌法以控制为主,类似于楚云知道的擒拿掌法,以小博大,精妙无比,的确很适合对付比起自己境界高的武者,只不过楚云比他强的太多。

    楚云不敢在随便用太极阴阳掌的反弹,只能压缩着境界跟白晶晶战斗,楚云也不想做什么辣手摧花的事,虽然是敌人,但是美女总是有特权的。但是白晶晶却疯了一样的进攻,甚至只攻不守,这让楚云打得很是难受。

    山泉盗的人看到自己的二当家占据了上风,本来难看无比的脸又有了血色。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楚云只守不攻,实际上还是掌握着主动权。

    “诸葛先生,师傅不会是看上这个婆娘了吧。”熊二瓮声瓮气的一句话,让霸王寨的人都笑了起来。

    当白晶晶一个正蹬腿踢向楚云的时候,楚云终于不耐烦了,他直接一手抓住了白晶晶的脚踝,白晶晶用力收了几次都没有收回去。楚云往前一步,硬生生把白晶晶的腿抬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把她整个人压在了寨墙之上。

    “白姑娘,你是打不过我的,我没用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归附于我,山泉盗还是你掌控,我绝不干涉如何?”楚云觉得自己这个条件不错了,白晶晶应该答应,但是浑然没有看到白晶晶愤怒的脸色,一个女子被如此轻薄,而且白晶晶这么的敏感,她哪里还有心思跟楚云谈什么条件。

    “我要你一起死。”白晶晶突然紧紧的抱住了楚云,立刻就要启动自爆,周围的天地灵气立刻就混乱了起来,楚云被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