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不断地挥剑收剑再挥剑,都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的衍生虫了,这感觉让他找到了一些当年练功的感觉,当年练习《金刚不坏功》的时候,需要用木棍抽打自己的身体,现在想一想就是这样的感觉,枯燥无味、机械单一。当时比这更枯燥是练习闭口禅,整整三年,连话都没说过,但是楚云也坚持了下来,现在想想还有些怀念。

    楚云心态越来越平和,虽然自己知道这一次真的很难逃命,但是心里也没什么害怕的感觉。他一边对抗着虫群,一边回忆自己这一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是对当年的怀念,也是对自己的鼓励。

    但是这一幕却让杨麒暴跳如雷,他怎么允许自己的仇人,在这个时候微笑,他觉得楚云应该是惶恐、害怕才对,但是不管他如何的谩骂,楚云都神色不变,杨麒都感觉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

    杨麒恨得不得自己冲上去,亲手杀死楚云。但是他知道他指挥不动这些虫群,贸然上去说不准就引起虫群攻击自己,这些虫群虽然都是自己衍生的,但是他们可六亲不认,也不知道小白是怎么控制他们的。而且自己虽然抗打,但是也没什么手段杀人,这么想想真的很泄气。

    剑法之道:“一练形,二练气,三练劲,四练意,五练神,六合道。”楚云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萧老道,于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当年在黄飞鸿世界的时候武当神剑萧云子跟自己说过的话。

    虽然因为天地灵气的原因,那个世界根本就修炼不出来破坏力多么强大的剑法,但是剑法的理论却并不弱于这个世界。

    自己的道剑已经练到了重剑的剑意,这对自己帮助很大,但是这么多年却没有意思的进展,楚云一直不明白第五条,练神是什么意思。但是今天在绝境中突然有些明白了。只不过并不是自己的道剑,而是自己的《奔雷剑》。

    道剑是以内力御剑,而《奔雷剑》却是以力量御剑,两者本着上有着很大的区别,两者走的路数截然不同。

    楚云的《奔雷剑》,狂横霸道、势若奔雷、出剑迅猛、有攻无守,是一门十分强悍的剑技,以迅捷、霸道为特征。楚云很轻松就掌握了奔雷剑的剑意,现在他反而逆向的使用奔雷剑。

    楚云的挥剑速度突然变得慢了起来,看起来软绵绵的,但是反而威力提升了三分,每一剑击杀的虫群更多了。但是在观战的杨麒却看不懂,他的境界太低,根本就看不出名堂,而境界高的这个小白,却在呼呼大睡,杨麒不想问这个家伙。

    “剑既吾心,剑心,凝。”楚云时而慢时而快,突然他大喝一声,楚云身体内散发出了冲天的剑意。这一幕如果蜀山派的人看到了,肯定会大吃一惊,这是用剑极高深的地步,凝结了剑心,而蜀山派虽然用剑,但是绝大部分人连剑意都没有凝结出来。

    楚云的念力“精核”,慢慢的凝聚成为了一柄小剑的形状,跟源泉剑几乎一摸一样。楚云的每一招每一式,根本就不需要思考,自发的就会使用出来。楚云不知不觉竟然实现了以念力御剑。

    “奔雷剑——迅雷疾风式出。”楚云狂喝一声,身边的天地灵气都被搅动了起来,一道道的灵气风暴朝着四周飞射,虫群竟然都难以近身。除了楚云站立的地方,地底的其他甬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仿佛末日一样,开始坍塌,这些虫群竟然仿佛遇到了天敌一样开始四散而逃,单手他们再快也快不过楚云,楚云的每一剑都带走大片的虫子,极短的时间虫群就被杀死了大半。

    小白终于被惊醒,一个跟头跳了起来,他看向楚云大吃了一惊:“剑心?怎么可能,快跑。”小白一把拉过呆滞的杨麒朝着远方跑出,他的速度极快,比起楚云的乘风纵云功也不逞多让。

    楚云看着两人缓缓的抬起了剑,他的心里面十分的平和,没有一丝的波动。楚云单手拖着源泉剑,慢慢的伸开了手,源泉剑竟然脱离了楚云的手浮了起来。

    “去。”楚云身子不动,张开嘴吐出了一个字。

    源泉剑爆射了出去,洞中飞沙走石,剑的周围围绕着五颜六色的天地灵气,就像是七彩的祥云一般。十分的漂亮,单手在小白看来这却是催命的恶鬼。

    “不。”小白回头看到这一幕,立刻指挥着自己残存的五个兄弟迎向了楚云的源泉剑。

    源泉剑血光大闪,狠狠的插在了第一只成熟体的白晶虫身上,白晶虫顿时四分五裂,白色的体液喷的到处都是,但是源泉剑的势头却没有丝毫的减缓。

    源泉剑势头不减的迎向了第二只,这些对地阶后期武者都很难伤到的防御就跟纸糊的一样,五只成熟体体的白晶虫被一穿而过,仅仅延缓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源泉剑继续朝着两个人飞去。

    小白本来拉着杨麒跑着,但是当自己的几个兄弟先后死去,他毫不犹豫的把杨麒朝着身后推了过去,这下子太突然,杨麒根本没有想到。

    “我~们是~共生~体,我死~了你~也~要死。”杨麒虽然报仇心切,但是也不是傻子,他怎么甘心死去,看到自己衍生出来的小白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自己,他不甘心的大喊道。

    “去你MD共生体,我是骗你的,蠢货。”小白残忍的说道,楚云的源泉剑不会因为他们内讧就减慢速度。

    源泉剑狠狠的插在了杨麒的后背上,杨麒的身体比起白晶虫的成熟体都要强悍,源泉剑竟然插不进去。

    楚云冷哼一声,闭上了双眼,脑袋上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滴,源泉剑竟然快速旋转了起来,形成了强大的气旋,对着杨麒继续插了过去。

    “不。”杨麒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皮肤出现了破裂,他绝望的对自己体内的所有衍生虫下达了杀死楚云的命令,然后背部就裂成了两半。让人恶心的脂肪先流了出来,跟黄油一样,这些脂肪里面有着无数的虫卵。

    这脂肪流了一地,然后无数的虫群从杨麒背部的缺口蜂拥而出,杨麒这幅肥胖的身子,短时间就瘦了好几圈。他费力的转过头,双眼凶狠的看着楚云,不一会他的眼神就黯淡了下去,纵横均县十年的虫王竟然被楚云杀死了。

    虽然楚云杀死了虫王,但是他情况也相当的不好,他刚刚凝聚剑心,就施展以神御剑,消耗的是自己的念力。这一招是楚云自然而然用出来的,以神识控制宝剑,以念力为动力,能够让自己的宝剑御空飞行,就跟江湖中流传的御剑术一样。

    其实两者根本不同,仙武大陆剑修的御剑术,是以神识控制,内力为动力的。两者说不上谁好谁差,因为楚云没见识过剑修的御剑术,但是楚云觉得自己的足够神奇。

    楚云脑袋有些发晕,脸色也异常的苍白,他非常的疲惫,毕竟念力相当于一个人的精神,念力没了,精神也就没了。但是楚云知道这不是休息的时候,这些从杨麒体内出现的虫子还在围攻自己,自己需要杀死它们,才能活下去。而且那些叫做小白的家伙也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了,自己不能露出丝毫软弱。

    楚云强撑着身子,把源泉剑召唤了回来,刚才的状态楚云没法进入了。只能以普通的奔雷剑对敌,这就慢了很多,楚云足足花费了半个多时辰才把杨麒身体内涌出来的虫子清理一空。

    楚云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四周,既没有发现小白,也没有发现那些虫群,他不敢大意,他把杨麒的尸体绑在了一根绳子上,然后自己则拿出魔天赤血戟,朝着头顶挖去。

    楚云全心戒备,速度慢了很多,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才见到了头顶的阳光,楚云大喜,一下子跳了出去。

    楚云头一次感觉见到阳光这么美好,他四处看了一圈,土狼盗的原主寨,已经彻底塌陷了。他在的位置是主寨的后面,这里的地面也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已经死亡的虫尸,看得人头皮发麻。

    楚云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神识范围之内一个活物都没有,楚云也不知道虫峰的位置,在他看来自己被困了这么久,虫峰应该离开了。

    突然楚云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跑下来一个人,黑衣黑袍,楚云立刻就认出正是虫峰,他也跑了过去。

    “楚兄弟是你嘛?”虫峰一开口,楚云就认定正是他的声音。

    “是我,虫大哥,没想到你还在这里一直的等我。”楚云有些感慨的说道,换做他自己的的话,说不准早就离开了。

    “哈哈,咱们是结义兄弟,哥哥我怎么会扔下你跑了呢。就算是兄弟你真的遇难了,我也要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啊。”虽然虫峰的话很晦气,但是楚云能感觉得出他是真诚的。

    “虫大哥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跑出来。”楚云把小白的样子形容了一下。

    “没有,我并没有发现别人出来。”虫峰摇了摇头。

    “好吧,虫大哥,这是虫王的尸体,你看看对你有没有用,现在先不说了,我需要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我真的撑不住了。”虫峰早就看到了虫王的尸体,但是楚云没有说给他,他也不能去抢。现在楚云一开口他猛地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

    “哈哈,好兄弟,哥哥谢谢你,我算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但凡用到哥哥,我义不容辞。”楚云看着他抱着杨麒的尸体也不嫌脏,摇了摇头,然后就施展轻功离开了,他最想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

    “兄弟,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虫峰抱起虫王也迅速离开了。

    当他们离开半个时辰后,一个人影从地底爬了出来,如果楚云在这里,肯定能认得出来,这个真是那个失踪的小白。

    “倒霉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无主的虫王,竟然死了,云褚是吧,咱们等着瞧。”他的腋下长出了两只白色的翅膀,然后直接飞到了空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速度比起楚云全力施展轻功也慢不到那里去。

    楚云好好地睡了一觉,这一觉足足睡了三天。当他从盘龙谷的密室起来的时候,还是脑袋晕晕的,念力不是那么好恢复的。他去另一间密室,发现虫峰还没有出来,于是留下了一个纸条,自己先离开了。

    他要先去虫巢看看,小白那个家伙还在不在,否则心底总觉得有些不安。他仔细的寻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楚云思考了一下,然后朝着均县的东北角赶去,他要亲自看看幽冥盗的情况,楚云想要一举铲除幽冥盗,否则任谁头上有个大爷,也不会痛快。

    楚云第一次踏入了庙子乡的地盘,这里半路上到处都是虫尸,也不知道是被人杀死的,还是虫王死了之后暴毙的。

    楚云走出了庙子上,来到了三圣乡,这里出现了一个类似于何足道建造的堡垒,只不过看得出来简陋多了,也矮了许多。何足道身后背靠着琅琊郡,可以购买大量的物品,而这里却是个封闭的死角。

    楚云粗略的感受了一下,就发现里面有两股地阶中阶的气息,楚云猜想这就是幽冥盗的人。在均县,两个地境中期的武者完全可以做到对所有势力的压制,当然是楚云没来之前。

    楚云在外面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天就完全黑了下来,楚云悄悄的朝着堡垒移动,并没有感受到神识的巡视。再来到了堡垒边上的时候,楚云才披上了灵魂斗篷,比较他的内力没有完全恢复,灵魂斗篷又这么消耗内力,能省一点是一点。他一个纵身跳过了百十米的墙,来到了顶端。

    楚云避过了几个巡逻的人,进去了堡垒里面。跟何足道蜂巢状的堡垒不同,这个堡垒就一层城墙,但是却足足有十几丈厚。

    “柳师兄,这一次虫潮难道这就结束了?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虫群了”这两个地阶中期的武者聚在了一起,楚云悄悄地走了过去,有灵隐斗篷楚云也不害怕被人发现。

    “我也不知道啊,这虫灾谁知道怎么回事,真是倒霉,咱们还要三年就可以回去了,谁成想碰上千年难遇的虫灾了要不然,王师弟你去看看吧。”柳师兄调笑着说道。

    “你别逗我了师兄,这些虫子跟成了精一样,还会埋伏我们。几个月前程师兄刚刚被杀死,我才不去送死。”王师弟大摇其头。楚云可是知道虫王身边有个小白,以那家伙的奸诈阴死一个地阶中期的真的不难,就他那几个成熟体的白晶虫,要不是碰到了自己,就是一般的地阶后期都要出事。

    “哎,我们已经死了四个师兄弟了,这虫灾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柳师兄不再跟师弟说笑。

    “谁叫我们没有后台呢,姥姥不疼,奶奶不爱的。人家有后台的轻轻松松就成了内门弟子,甚至是核心弟子,在门内享福。但是我们呢,还需要做各种危险的任务,我们算是不错的了,要不是遇见了虫灾,我们只是耗费时间而已。咱们这些年在这里也是享尽了清福啊。”王师弟笑着说道。

    “嘿嘿,师弟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蠢蠢欲动了,他们给我进贡了十个少女,我才开发了五个,今晚上我再去把他们全开发了。”柳师兄淫笑了起来。

    “哈哈,不是我说你啊师兄,你早晚死在女人身上。多留点神,我们毕竟是在执勤,等两位师弟来替我们的时候,你想怎么玩都行。”王师弟笑着说道,看起来他跟自己柳师兄关系很好。

    “没事的,师弟,我越玩越有精神,你放心吧。”楚云听到柳师兄要出来,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了。

    从两个人的对话中楚云可以得出结论,幽冥盗应该还剩下四个之上的地阶武者,因为他们说了他们轮换执勤。另外楚云看了一下堡垒里面的兵力,大约有一千多人,这些人充满了麻木,应该是幽冥盗逼迫来的,真的打起来,他们一哄而散的概率很高。

    楚云不会贸然动手,因为他不可能一次杀死这么多的人,万一有人看到了自己的武功相貌,那么自己被蜀山派盯上的可能性很高。毕竟自己的源泉剑很多人见过,而且自己的魔天赤血戟自己也在镇北镖局的时候用过,万一被他们推测出自己的身份,就会变得很麻烦了,因此除去他们不能自己出手。

    但是换成魏镇路游他们也很不安全,毕竟蜀山派的势力太大,他们很可能查得出来。看起来只能看看虫峰有没有什么办法了,毕竟虫峰答应过自己,只要自己帮助他消灭了虫王,那么他就帮自己消灭幽冥盗,这是当初两个人商量好的。

    楚云小心翼翼的下了堡垒,然后很快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