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立刻朝着主殿赶去,主殿的大门当年曾经被自己和薛万仞打破,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了原貌,应该是云家那群蠢货做的。这些家伙蠢的真是无以复加,硬生生的把一个大门派折腾成这样。

    楚云对云家长房的掌权人的智商十分的怀疑,楚云用屁股都能想出他的想法。云家老祖的闭关估计只有聊聊的几个人知道,天阶冲击宗师境闭关几十年都很有可能。

    于是长房的掌权人就借助二房和三房的不知情开始搞事情,他先是散布消息,说自己的老祖病危,然后又实行了一系列的小动作,挑起了二房三房的不满,然后硬生生的把二房三房逼反了。

    结果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云州就全乱了,哪怕长房后来散发消息,说老祖没有病危,只是在闭关,所有人都不信了。

    遇到这个情况,他们不事先想好处理的办法,竟然又病急乱投医,想要把均县堵死,然后就直接引发了虫灾,再然后被魔宗的人利用,这简直就是准备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一旦魔宗的人图谋得逞,那么整个云州都完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云家肯定衰败了,哪怕能逃离,但是没有了地盘,他们还如何的发展?

    更可悲的是他们自己还完全不知情,反而要拼了命的维护自己挖的坑,楚云都无语了。

    虽然对云家很是鄙视,但是楚云却不得不替他们擦屁股,这也关系到楚云的贴身利益。

    楚云从乾坤囊拿出了十几个虫峰给他的药束,这已经是楚云手里的绝大部分了。然后楚云把它们全部堆在了主殿大门之前,一旦虫群蜂拥而出,楚云就会点燃,他要先把主殿里面这些衍生虫清理干净,再进去看看查看情况。

    楚云找来一根长达十几米的树枝,轻轻的推开了殿门,殿门竟然没遇到什么阻碍就打开了。跟想象的不一样,里面并不像偏殿一样,掉出来很多的虫子,而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楚云把放在门前的草药全部收了起来,然后走了进去。大殿里面一片漆黑,殿门全开着,但是也不见阳光照进来,仿佛周围的黑暗都把阳光吞噬了一样。

    楚云虽然夜能视物,但是视线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楚云更是小心,把归元罡气运转了起来,不灭灵力罩也全力催动,手握着源泉剑一步步的走了进去。

    楚云转了一圈,除了主殿中间的存在一个大坑,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楚云来到坑洞边上,这个坑洞十分的大,足足有三四丈,里面是一边的漆黑,楚云的神识都无法渗透。楚云拿出了一个火折子,然后扔了下去,刚刚掉了几丈深火折子就熄灭了,楚云侧着耳朵听着,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楚云才听到了落地的声音,楚云立刻就推算出,这个坑洞起码有一二百米深。而且火折子落地的声音很轻,看来底下不是坚硬的地面。

    楚云看着漆黑的坑洞许久,才决定下去看一下,他先拿出了一根长绳子绑在了大殿一侧的柱子上,然后顺着坑洞放了进去。

    楚云施展了《龟息功》把自己全身机能都运转到了最低,呼吸早就封闭了,因为害怕里面有毒。做完了这一切,楚云一跃而下。他的身子就像是一片羽毛一样,晃晃悠悠的朝下落去,速度违背了常理一样的缓慢。楚云拿出另一个火折子点了几次,都点不着,楚云不在尝试。

    突然,楚云想起一件事,他把腰间的一个乾坤囊拿了出来,然后在里面略一寻找就拿出了一颗珠子,这颗珠子一拿出来,楚云身边一丈之内就能看的清楚了。这正是楚云从钱百万的乾坤囊里面得到的一颗夜明珠。夜明珠除了稀奇也没什么别的用处,因此当时楚云虽然就扔在了自己的乾坤囊里面,但是这个时候却起到了作用。

    楚云下降了一百多米终于落地了,楚云一落地就发觉地上软软的,楚云接着夜明珠的光芒看了一眼,满地都是虫子褪去的虫皮,楚云知道这个白晶虫就跟蛇一样,每一次晋级都要蜕皮。

    楚云捡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绝大部分褪去的虫皮都是黑色的,也就是第一次晋级的时候褪去的。

    白晶虫的晋级很多次,但是最前面的四次是最重要的。第一次就是孵卵,这个需要海量的资源,而且需要特殊的方法,这方法掌握在虫殿的手里,因此一旦发生虫灾,所有人第一想法就是虫殿做的。

    第二次就是全黑的白晶虫在翅膀上出现银丝,就是楚云刚才击杀的那一种。白晶虫是一种很强悍的虫类,只第二次晋级,就可以对地阶武者构成巨大威胁了。

    第三次就是白晶虫的翅膀全部变成银色,楚云也见到过这样的,并且交过手,防御力实在是强悍,一般的地阶中期武者都很难对付。而且凭借数量的优势,围杀地阶中期武者也不难。

    第四层就是成熟期,这个时候白晶虫除了触角其余的全部变成银色,如果不仔细看,就像是一块白色的水晶医院。随着白晶虫以后越来越厉害,身体就越来越透明,越像是水晶,这也是白晶虫的由来。据说到了成熟期,单只的白晶虫就有不下于地阶后期武者的实力。

    虫峰的本名虫诡箭黄头蜂能够抵抗地阶中期武者,但是却还不如白晶虫厉害,白晶虫的等级要高于诡箭黄头蜂。一只就这么难对付,如果一群的话,楚云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逃跑。

    楚云现在左右是两条一人高的洞穴,其余的地方都是些手臂粗的洞穴。这个白晶虫虽然会飞,但是也喜欢打洞,楚云觉得以虫王的体型,小洞穴肯定过去不去。楚云左右看了看,然后就朝着自己左边的洞穴走了进去。

    楚云小心翼翼的走着,走了大约百米,什么都没有遇到,也没有遇到什么虫子,楚云又前进了大约五十米,突然他的心中一紧,一股危机感浮上心头。

    楚云立刻就想朝着来的路跑去,但是为时已晚,他经过的通道突然就开始坍塌起来。楚云退无可退,但是前面的路却没有事,楚云立刻就朝着前面跑去,楚云身后的洞穴不断地坍塌,坍塌的速度却基本跟楚云保持一致,就像是再赶着楚云往前走一样,楚云觉得事有蹊跷,但是别无办法。

    这是几百米的地下,不是外面。在外面楚云一跃就是几里,但是在这里不行,真的被埋了虽然不会立刻就死,但是一旦再遇到白晶虫攻击,那就糟糕了。

    楚云前行了一千多米,转过一个拐角,一下子出现在了一个大厅中,这个大厅灯火通明,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里面很多的小房间,就像是有人住一样。但是楚云在里面神识被压制的厉害,楚云无法全部探测清楚,楚云觉得十分诡异,但是出路已经被堵住了,楚云只能往前走。

    他来到一个离着自己最近的房间刚开打开,不远处竟然诡异的传来了声音。

    “我劝兄台不要随便的打开那一扇门,如果兄台不嫌弃过来喝一杯吧。”楚云被吓了一跳,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身边有人,但是声音却从自己身后不远处传了出来,这个鬼环境里面竟然有人?这到底是怎办么回事?是那只虫王?还是极暗魔宗的人?还是云家的人?楚云心理剧烈的变化。

    楚云转过身来,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身后,只有三四丈远,但是楚云却完全没有发现。

    这个人穿着一身粗布衣服,脚上的裤子挽了起来,手上拿着一个扫帚,说是扫帚,其实就几根树枝子绑起来的。他满脸的微笑,看起来大约三四十岁,非常的和善,给以人一种质朴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带有好感。

    楚云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在这个地方,遇见一个自己神识都察觉不到的人,怎么能放松警惕。

    “兄台你好,在下冒失了。”楚云拱了拱手说道。

    “无妨,我在此地待了许久了,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实在无聊的很,今日见到兄台心里欣喜的很。”男子走了过来,楚云上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但是楚云却更加的小心。

    “兄台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我无意冒犯,只是凑巧掉了下来。”楚云温和的说道。

    “哈哈,我看兄台不是无意的吧,以阁下的武功,不要说区区百十米,就是万丈悬崖都难不倒阁下吧。”男子摇了摇头,直接戳破了楚云的谎言。

    “兄台说得对,是在下所言不实,请勿怪罪。”楚云不知道这男子什么意思,但是还是不想立刻撕破脸皮,只能道歉。

    “无妨,我也知道阁下为什么前来,如果阁下不嫌弃,请来我的家中坐坐可好?”男子说完,楚云点了点头,他倒要看看这个人搞什么鬼。

    两个人一前一后,楚云四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里一个个的屋子都紧闭着,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男子在前面也不说话,也不禁止楚云观看。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小院子,这个小院子就跟普通的农家小院一样,里面堆积着一些粗糙的农具,外面还有一个小石桌,一个小石凳。

    “客人请先坐,我进去拿一个凳子。”说完这个人开门进去了,在他开门的瞬间,楚云就听到里面传来粗重的呼吸声,但是这个人立马关上了门,声音陡然消失了,这让楚云无法听到更多的东西。楚云心里一紧,这里竟然还有别人?

    楚云本来已经认定这个男子应该是那一只虫王。很多时候,把所有不可能的可能全部排除,那么剩下的,哪怕在稀奇古怪,也可能是真相。但是楚云突然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这让楚云又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楚云并没有坐下,他站在院门附近等待着这个人出来,随时准备逃走或者动手。他早就观察了四周的状况,他发现在自己的后侧一百多米外,有一条通路,楚云虽然并不觉得这是出路。但是实在没办法了,楚云也只能尝试一番。

    “兄台,在下慢待了。”当这个人出来的一刹那,楚云又听到了呼吸声,楚云已经肯定,这里还有别人。

    “没事的。”楚云笑着说道。

    这个人提着一个木凳,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你也坐啊。”此人指着楚云不远处的那个石凳说道。

    “客气了,在下带着。”楚云怎么敢坐对方给自己的东西,他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个折叠的凳子坐了下来。

    “呵呵,我了解,兄台在这个地方,看到我,的确应该多留一份心思,那么我也不请兄台喝一杯了,在下自己喝了。”这个人拿出一个水壶,自己结结实实喝了两口,然后一脸满足的盖上了盖子。

    “兄台怎么称呼?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杨,叫做杨麒,我是均县本地人,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十几年了,具体多久我也忘了。”这个杨麒,楚云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在下姓云,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也在均县生活了二十几年了,说是本地人也没有不可。”楚云简单的说道。

    “这么算起来是老乡了,云兄前来的目的我是知道的。哎,没想到云兄半个均县人,肯为了均县以身赴险,而我杨某人这么一个真正的均县人却害死了这么多老乡。我知道你怎么想的,这一次均县的虫灾是我弄出来的,可是我也没办法,我大仇未报,我真的不想这么做,呜呜。”楚云还没等套话,这个叫杨麒的竟然自己承认了。楚云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就找到了目标。但是楚云还不敢动手,因为楚云不清楚屋子里面的那个是什么人,另外在这里动手,能不能跑出去还是个大问题。

    “杨兄,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仇人,在下千人敌薛万仞手下的二当家云雷,我们千人敌在均县还是很有势力的,只要你告诉我,那么我一定出手帮老兄报仇,你也不要继续的祸害均县了如何?”楚云毫不犹豫的借用了薛万仞的名头,在楚云看来,千人敌薛万仞比起自己的霸王寨名头大多了,但是这个人接下来的话让楚云吓了一跳。

    “原来你就是千人敌的二当家?失敬失敬,虽然云二当家名声不显,但是薛大当家的名头却是如雷贯耳,有千人敌为我主持公道,我的仇终于有希望了,实不相瞒,在下的仇人就是霸王寨,只有云二当家的把霸王寨云褚的人头给在下拿过来,那么我立刻就离开此地如何?”

    我去,你的仇人竟然是我?但是我不记得的罪过哪一个姓杨的啊。楚云皱着眉头想道。

    “不知道杨兄和霸王寨有什么过节?霸王寨的云褚消失了已经十几年了,我还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楚云胡扯了起来。

    “实不相瞒,云褚这个家伙跟我倒是没什么仇,但是他却害得我弟弟不人不鬼,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要给他报仇。”杨麟这个家伙就讲解了起来怎么跟自己结的仇,楚云听完之后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个人竟然真的是自己的老相识,没想到二十年前的仇人,现在竟然要找自己报仇,楚云还真得十分的无语。

    楚云刚来均县的时候在青林乡,那个时候它的主要对手,就是岩石寨和绿林盗。岩石寨被自己消灭了遗产也大部分被自己接受了,而绿林盗的大当家杨麟后来也被自己击败,因为他的哥哥是土狼盗的二当家杨麒,所以楚云并没有杀他,而是把它弄成了废人,给杨麒送了回去。

    后来自己实力越来越强,土狼盗都被自己灭了,于是就再也没有关注杨麒和杨麟,但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杨麒为了帮自己弟弟报仇,竟然变成了虫王,还准备找自己报仇,这真是想都想不到啊,楚云自己都有些懵逼了,他也没想到这个杨麒竟然对自己这么狠。

    “阁下放心,没想到霸王寨如此霸道,我肯定禀告大当家的为你报仇的。”楚云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既然知道了虫王的身份,楚云就准备出去想个办法,但是在这里楚云不会傻到表明自己身份的。

    “好,云二当家的,只要你能帮我办成,那么你就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会把你的恩情记在心里。我不需要千人敌两位当家的出手,只需要告诉我云褚在哪里就好,我会自己报仇的。为了方便联系,只要你找到了云褚,那么你就捏碎这一个虫子,我就会赶过去的。”这个人也很痛快,他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虫子,这个虫子比起白晶虫小得多,长得就跟七星瓢虫差不多大小,但是也是一身白色,甚至身体都是透明的。

    楚云以为自己骗过了这个杨麒,就要伸手去接,离开这里最要紧。但是刚要伸手,心里就是一紧,仿佛有人攥住了自己的心一般,楚云立刻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云二当家?”杨麒关心的问道。

    “杨兄,我就不需要这个了,如果找到,我会亲自把他抓回来给你处置。”不管这个人怎么说,楚云就是不接。

    这个时候院子的门被突然打开了:“你~以为~你~比~人聪明~嘛?你再~怎么像~人也只是个~畜生~,还不~动手?”楚云终于看到里面的人的样子,他大惊失色,里面这一个才是自己十几年前虫人,自己记得很清楚,他浑身就跟肉球一样,爬满了虫子。但是自己说了这么久话的,这个人是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