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但是看到密密麻麻的东西也是有些头皮发麻,而眼前的一幕,比起密密麻麻还要恐怖。这一间偏殿,起码有上千平米的大小,上千米的空间之内,层层叠叠全都堆满了虫子,楚云一推开门,那些堆在一起的虫子失去了支撑一下子倾泻了出来,瞬间就滚到了楚云的脚下。楚云看到这一幕,二话没说转头就跑。

    这些虫子都是些翅膀稍微有些银线的白晶虫,只是第二次进化,且进化不完全的白晶虫,各项能力都不是很强,但是胜在数量多啊。当然这都是虫先生告诉自己的,这些虫子比起虫先生的第一只本命虫诡箭黄头蜂衍生的虫子也不逞多让,虽然攻击远远不如,而且速度也不如,但是胜在防御力强,楚云早就有所体会。

    这些虫子不惧水火不惧内力,但是最怕烟熏,当然不是普通的烟,是一种虫先生配置的草药。楚云拿出了两个绑好的草药火把,不断地摆动,带着香味的烟在虫群中弥漫。虫子跟下雨一样的往下掉,只要被这些烟熏到,白晶虫傲人的防御力就大为降低,不得不说一物降一物。楚云不会客气的,剑气不断地打出,那些掉在地上的虫子被打的四分五裂。

    看着白晶虫成千上万的被自己消灭,楚云心情很是愉悦,但是偏偏有人不想让自己高兴。

    “云大侠,引出虫王要紧啊,晚一刻虫王就多一分成熟的希望。”虫先生看到楚云几乎把这一个偏殿的虫子斩杀殆尽,但是还没有停止的迹象,于是终于忍不住的喊道。

    楚云没有理会虫先生,真当自己是在玩呢?不是的,他是在验证虫先生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从虫子的特性到习性,他发觉虫先生在这些上面倒是没有欺骗自己。

    但是楚云却有一点不明白,虫先生说虫王只能衍生虫子,但是却无法做到有效控制,但是这些虫子为什么会这么安心的待在屋子里面?这到底有什么原因?如果没有控制怎么可能做到。

    难道虫先生还有什么没告诉自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楚云继续的屠杀者白晶虫,足足半个多时辰,楚云愣是把一个偏殿,数之不尽的白晶虫清理干净了,虫先生催促了几次,但是楚云依旧我行我素。

    当杀完了最后一只,楚云立刻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偏殿之内,他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吸引这些虫子的。

    楚云仔细的寻找着每一个角落,终于在一个石台下面找到了异样,这个石台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里面是中空的,楚云要不是用源泉剑敲了敲,还真发现不了。

    当他把石台掀开之后,里面出现了一堆的中阶灵币,这些灵币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形状组合在一起,就像是一个阵法一样。而这些灵币的中间,有一个直通地底的深洞,楚云的神识竟然渗透不进去,楚云觉得十分的怪异。

    “云褚,我们现在应该解决虫王,你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当楚云出去之后,虫先生有些愤怒的跟楚云说道,虽然他极力的压制着火气,但是其实已经怒火冲天了。在他看来楚云就是在拖延时间。现在时间非常的紧迫,云霜回去了,云家随时来人,而虫王也随时的晋级,不管哪一个情况出现,他的计划都会被破坏,他为了这个可是谋划了快十年了。

    “你别急,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楚云在地上画起刚才看到的阵法一样的东西,这个虫先生不能进去,因为一旦他进去,那么虫王肯定不会出来,他已经是御虫师对虫王有境界上的压制,因此楚云只能把这个画了出来。

    “这几个点都是中阶灵币,这些中阶灵币却好像是有些不同,我也说不上来。而正中央是一个深洞,不知道连接在了那里,你见过这个东西没有?”楚云把他见到的全部说了出来,虫先生本来还很不耐,但是当楚云把整个东西画出来之后,他冷静了下来。

    “你在哪里看到的?”虫先生想了好一会,突然急切的问道,楚云就把刚才的情景全不说了出来。

    “你知道?”楚云看虫先生的样子貌似是知道些什么。

    “怎么可能啊,这怎么可能?”虫先生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看得出来他非常的紧张。

    “如果我没用看错,这次的虫灾并不是为了培育御虫师,而是为了引起更广泛的虫灾。我说怎么这次的虫灾的衍生虫比起普通的厉害的多,而且进化更快,原来是这个原因。这是一个快速培育衍生虫的阵法,在我们虫殿叫做无尽衍生虫阵,是我们虫殿的禁忌阵法之一,也是我们虫殿的不传之秘,这个阵法被我们虫殿明令禁止,因为它的存在就是灾难的化身,这个阵法曾经杀死过数以百亿的人,在整个大陆也是一个禁忌。”虫先生说道这里浑身打了个哆嗦。

    “你说的到底什么意思?说得清楚一些。”楚云邹着眉头问道。

    “你能想象一下,无穷无尽的白晶虫的成熟体被源源不断的衍生出来,无穷无尽,消灭一切,不光是均县,就是整个云州,都要被毁于一旦的情景嘛?”虫先生说完楚云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云家是疯了嘛?竟然想自己消灭自己?

    “你能确定嘛?”楚云紧张的问道。

    “你可以再去找几件房间看看,这种小阵法一共九十九座,如果还有其他的,那么肯定就是真的。”虫先生说完,楚云不敢耽误立刻就跃了进去,他仅仅花费了半个时辰,就又清理出了三间,里面的确都有。

    “虫先生看起来你说的是真的,这个阵法能不能被阻止?”楚云问道。

    “阻止?如果是我们虫殿的门主应该可以,但是我做不到,这个阵法一旦运转就破坏不了,那些中阶灵币内的资源早就都被吸收一空,所以你才会觉得不对。灵币的能量全部被虫王吸收了,虫王的意识会慢慢消散,成为了一个只会衍生虫子的怪物,他已经不是人,成为了一只类似于蚁后的东西。如果我们早知道,还可以把他引出来,但是现在他肯定不会出来,他在地底的老巢之中,被无数的虫子保护着,我没用办法。云大侠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虫先生摇了摇头,楚云陷入了绝望,自己的霸王寨一日千里,发展势头很好,但是竟然遇到了这个,老天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

    “虫先生,这个阵法不是你们虫殿的不传之秘嘛?那么肯定是你们虫殿的人做的,难道你就不能把他找出来,让他阻止这一切嘛?云州可是有几十亿人口,你们想要跟全武林为敌嘛?”楚云质问道。

    “额,我们虫殿的人,相互之间感应很敏锐,但是我并没有发现自己人的气息啊,这个的确是我们虫殿的不传之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被楚云这么一问,虫先生也反应过来,这个事情很诡异啊。

    “对了,我想起来了,在千年之前,我们虫殿被当时秦帝国打击,那个时候我们虫殿门主决定封山,但是门内发生了分裂,一部分不愿意封山,当时分裂成了三派。一部分投降了秦帝国,成为了朝廷的走狗,一部分坚持跟秦帝国抗争,投入了魔宗的怀抱,还有一部分坚持传统,发动了护门大阵封山三百年。我是正宗的虫殿门人,但是分裂出去的两伙人会不会是引发这次灾难的源头?”虫先生开口说道,楚云点了点头,怪不得云家的人有些不在意虫殿,原来他们还有这么一出,一个门派封山了几百年,实力肯定大不如前。而且虫殿在南方,而云州在大陆的北边,他们才这么有恃无恐的。

    “那部分投靠魔宗的人是投入了什么门派?”楚云开口问道,他想起了当年极暗魔宗曾经在均县出现,难道跟他们也有关系?记得当时极暗魔宗的人说他们跟云家还有交易的。

    “好像是十大魔门中最弱的极暗魔宗,以我们虫殿人的骄傲,他们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他们宁可去最弱的门派占据一席之地,也不愿意加入黑佛寺等最强大的门派。”听到虫先生这么一说楚云把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这里面牵着着云家长房、云家二房和三房、云州其他大门大派以及虫殿的叛逃到极暗魔宗的势力,这门多的门派复杂的联系了起来。

    云家老祖病危,当然其实是在冲击宗师境,引发了云家长房和二三房的内乱,于是二三房给云州各大门派许诺了大量的好处,让其他门派群起而攻之,云州打成了一锅粥。

    云家长房为了拖延时间,于是就自废武功,想要把均县这个云州的交通枢纽彻底的堵死,于是他们利用云家老祖留下的养虫之法引发了均线的虫灾,以此堵住他们的进军路线。

    这个时候云家长房可能是跟极暗魔宗有了交易,当然也可能是被利用,极暗魔宗内的虫殿叛逃的御虫师,直接借助云家的手,布置了一个阵法,想要引起更大的灾难。甚至都有灭绝云州的想法,毕竟云家曾经是蜀山派最亲密的伙伴,几百年上千年抵御着魔宗和蛮族的入侵,他们不恨云家才怪。

    甚至这里面还可能牵扯到蜀山派甚至其他的势力,这已经不是一个小小均县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整个云州甚至整个西北道的大事,楚云也没想自己竟然能够牵连的这件事里,这件事太大了,涉及的任意一个势力都可以轻易的碾死现在的霸王寨。

    “我先带着霸王寨逃走?”楚云思考起来。

    楚云很不甘心,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势力,难道就这么烟消云散?虫灾的范围是整个云州的,自己能带着这么多人逃到哪里去?整个西北道,哪里才是自己的容身之所?难道自己要从头发展?楚云越想越觉得前途灰暗,这可不是迁移一个县或者是一个郡,而是要迁移一个州。一个州的大小可是不比自己前世的祖国小,甚至更大,除了那些人境后期的武者,可能坚持下来,其余的绝不可能。就算是人境后期的武者也有家人,他们会跟着自己走嘛?这也是个大问题。

    “虫先生,难道你真的没用办法?”楚云凝眉问道。

    “云大侠,我真的没办法,如果虫王有意识,而且需要地阶的身体晋级,我的药粉完全能够引它出来,但是现在,我估计他基本上失去了意识。而且有这么多灵币的供应,他不缺能源,我们根本不可能把它引上来。就算是换成比我高好几个档次的御虫师也不会有办法的。“虫先生大摇其头。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能把引上来,那么你还有办法?”楚云找出了他话里面的破绽。

    “这个应该可以的,只要虫王没有转化成功,理论上是可以对付的,只不过太难了,你也看到了,这么多虫群守护者,咱们杀不进去,只能引上来,但是也没有好办法。你也别着急,我通知门内,他们肯定会管的。”虫先生也知道楚云的想法,只能安慰道。

    “我想试试。”楚云思考了一会说道,他不试一下怎么也不甘心。只要消灭了虫灾,那么自己就有可能独占均县,到时候一旦情况有变,进可攻退可守。只有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大,才能支持自己的晋级,自己才可能升上天阶、宗师、大宗师、窥天镜,然后完成自己心中的最初的目的。

    “你是认真的?”虫先生看着楚云问道。他也想消灭这个虫王,一旦消灭了,自己依旧可以吞噬晋级,而且因为虫王吞噬了大量的灵币,说不准能让自己的本命虫变异呢。另外消灭了非虫殿引发的虫灾,可以让门内赏赐大量的好处,自己也能一飞冲天。当然还有一个存在于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原因。

    “是的,均县是我的家,我必须要保护它。”楚云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云兄弟是个性情中人,我虫峰原因交你这个朋友,不管你能不能成功,我都要跟你结为兄弟,不知道云兄弟愿不愿意跟我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结为兄弟呢?”虫先生掀开了脸上的黑袍,那一张看一眼就吃不下饭去的脸露了出来,但是他那张丑脸上真的是写满了真诚。

    楚云神情却没有一点的变化,只是平静的看着虫峰:“虫大哥,你能陪我一起面对,就是我的生死之交。长得好看的多了去了,但是大部分都是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交人交心,你这个大哥我认定了。”

    在楚云看来结义兄弟是很不牢靠的,为了利益连亲兄弟都靠不住,何况是结义兄弟。但是并不妨碍有些结义兄弟能够在某些情况下互相扶持,比如说现在。

    楚云很看好这个虫峰的能力和身份,虫峰也很看好楚云的实力和性情,因此两个人结拜有利无害。至于长得对不起观众,就不在楚云的考虑不范围之内了,楚云又不是娶媳妇。

    “哈哈,云兄弟,好一句交人交心,你这个兄弟我认了。”虫先生也很高兴,他长得这个模样,哪里会有朋友,但是现在真的认定了楚云这个兄弟。

    “虫大哥,我的本名叫做楚云,因为一些原因,所以一直用的是假名,大哥不要在意。”楚云拱了拱手说道。

    “人在江湖,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楚兄弟肯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结交吧。我实话告诉你,我的家乡也是均县的,我这次回来就想找一下我的家人,谁想的遇到了这些事,虽然我几十年没回来了。但是我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家乡,我被你维护自己家乡的心感动了。”虫峰说完楚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个虫峰要跟自己结拜。

    “好了,虫大哥,等我们成功了我们再续交情,兄弟我先进去了,时间紧迫啊。”楚云说完,身子一闪就又飞进了寨内,虫先生看了楚云两眼,然后又藏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