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云霜和陆抗来过这里,并且还爆发了大战,对手应该是那个虫先生,你看着满地的虫尸。只不过他们两个现在却不在附近,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云霜师兄的气息朝西而去,但是陆抗师兄的气息一直在这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消失了。”一个穿着火红色云家服侍的人,在周围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走到一个被人簇拥着的男子身上报告。这个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小了,满脸的褶皱,他神色不动,但是却给周围的人非常大的压力。这个男子是云家最稀少的真传弟子之一,是一位地阶后期的武者。

    “那个虫先生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程师弟,你发没发现其他人的气息?我怀疑虫先生有帮手。”这个地阶后期的武者问道,程师弟有一门独特功夫对气息特别的敏感。

    “应师兄,我没发现其他人的气息,可是我发觉除了地上这种虫子之外,还有其他虫子的气息。这里就在那个虫人的老巢外面,我们要不去问问他?”程师弟说道。

    “哦,那么我们是低估了虫先生,他应该是御虫师了,能够拥有两种之上的本名虫,这样的话有可能会对两位师弟造成威胁。但是陆师弟江湖经验丰富,他怎么也不可能轻易的被杀,应该后来又遇到了什么。里面的那个虫人,我们不要去招惹,咱们又没有信物,进去会被攻击的,它关系到门内的大事,我们不要去触碰。云师弟不是朝西离开了嘛?大家扩大范围寻找,程师弟要多麻烦你了。我们也有任务,不能在这里久留,实在不行就通知门内。”应师兄沉声说道,他周围的五六位地阶的师弟,全都应声散开。

    其实应师兄也知道,就算是通知门内,门内也抽不出多少人了。但是他这一次身负门内的重要任务,顺便帮着照应一下云霜的安全。但是两者一旦起了冲突,还是完成任务为重。哪怕云霜这个嫡子的性命,都不如自己的任务重要。

    这个程师弟的果然厉害,竟然顺着云霜的气息找到了他洗漱的小水潭,可惜楚云一点踪迹都没留下,一行人把小水潭抽干了都没发现任何踪迹,只能把这件事报告了云家,然后一行人迅速的消失了踪影。

    楚云带着云霜、陆抗以及虫先生来到了盘龙谷的密室,虫先生把仇似海救活了之后,就另找了个密室疗伤,楚云带着仇似海准备审问云霜两人。

    “仇先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吧?”楚云看向仇似海,仇似海内视了一番并没发现不妥,楚云也亲自给他检查了一遍,也没发现不对。

    “寨主,属下万分感激您的救命之恩。”仇似海大表忠心。

    “你知不知道钱百万认识什么天阶武者吗?”楚云问道,钱百万的消失,一直是楚云的一个心结。

    “天阶?这不可能啊,我跟着他几十年了,就是地阶武者都没见过几个,他这个人也不喜欢外出,就喜欢在寨子里算账。几十年出去的次数也不超过二十次,基本上我都知道他去了哪里,时间也很短。”仇似海想了想说道。

    “那算了,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审问一下云家的两个人,你不要给他们发现了,你还有别的任务。”楚云早就想好了,要把土城交给仇似海,这样在外人看来,何处去以及土城就没有被消灭,也不会有人关心均县。

    楚云走了进去,发现云霜早就醒了过来,在坚冰里面挣扎着想出来,但是楚云的那一掌把它打成了重伤,又在他的体内留下了截然相反的两种内力牵制,他的实力十不存一,绝不可能打破楚云以寒冰软绵掌凝结的坚冰。

    “别费力气了。”楚云走了过来,云霜这才发现,看着楚云满脸的愤怒。楚云单掌放在云霜面部的坚冰上,瞬间坚冰就融化出一个冰洞,把云霜的脸露了出来。

    “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我是云家长房嫡子,你放了我,我保证不追究,否则,你会面对我们云家疯狂的报复。”云霜威胁道,楚云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云霜。云霜看着楚云不在乎的样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恐惧。

    “这位大侠,我身上还有不少的好东西,你要的话全都给你。我家里还有数之不尽的金银灵币,只要你放过我,就都是你的。你就算是想要地灵丹我都能给你凑出十颗,只要大侠别杀我。”云霜看硬的不行,立刻就服软了。

    “这才对嘛,你是云家的又能怎么样,我在这里杀了你,谁又知道是我杀的?”楚云看到云霜的态度点了点头。

    “这个大侠,我身上有我们云家老祖的气息留踪,您杀了我,您也会沾上的,我也是为了您好。”云霜说完,楚云的脸色垮了下来,他上一次杀了老君宫的弟子,被那个天阶武者范铮追的跟狗一样,那些不好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在了心头。

    “你威胁我?很好,那么我就随便找一个人杀了你,我看看你们云家的能耐我何。”楚云大怒。

    “不要,不要,我不敢再玩心眼了,大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云霜连忙说道。

    “哼,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觉悟,你跟我说说,你们这一次来均县有什么任务,说的详细一些。”楚云开口问道。

    云霜这一次很是配合,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把知道的全说了。他这一次是奉了门内的命令,跟自己师兄陆抗一起来查一下均县的虫灾怎么样了,还没等他们进去就遇上了虫先生,后面的事情楚云都知道了。但是对于云家怎么制造的虫灾等等其他问题,云霜是一问三不知。楚云反复确定了好几次,发现这个云大少爷真的是啥都不知道。

    楚云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人,发觉这还真是一个双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虽然很配合,但是啥都不知道啊。

    “云大少爷,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夫啊,我实在是很好奇。”楚云对他的轻功很是感情兴趣,自从把乘风纵云功融合起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融合过,这一次他对云霜的轻功来了兴趣。

    “这些武功是一个门派的重中之重,我不能透漏自己的武功。”云霜挣扎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哦,是这样啊,如果你的长辈知道你为了不透露门内的秘籍,而被我杀死,那么他们会非常感动的。”楚云拿出了源泉剑舞出了一个剑花。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还没活够呢,我真的不能说啊,透漏门派武功可是大罪,就是老祖都不会保我啊。”云霜尽管很害怕楚云杀了他,但是还是不敢说出来,看起来大门派对自己的武功真的是很看重。

    “云霜,你放心,我只是好奇而已,不会学习你们云家的武功的。你们云家是云州霸主,我用出来岂不是找死嘛?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可以以武道之心发誓,你看如何?”楚云安慰道。

    “这还是不行,万一你交给别人练习,怎么办,真的不行,你要钱我给你,但是秘籍不行。”云霜大摇其头,死都不肯说出来。

    “哼不识抬举。”楚云一掌把他打晕,从新把他冰封了起来,然后走向陆抗,他虽然还有其他的办法让云霜屈服,但是还是想看看从陆抗嘴里能不能问出什么。陆抗被自己一脚踩晕,五藏六府都受了重创,没有几天都醒不过来。

    楚云走到陆抗边上,把他扶了起来盘膝而坐,楚云双手按在陆抗的背后,一股内力缓缓的输入他的体内,良久,陆抗醒了过来。

    “阁下是谁?把我跟师弟掠到此地有何目的?我应该是没有见过阁下吧。”陆抗比起云霜好多了,他看了看四周沉稳的说道。

    “陆抗对吧,你不用管我是谁,只需要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就好,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楚云笑着说道。

    “哼,我生是云家的人死是云家的鬼,你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你做梦。”陆抗冷哼一声,他从小就是在云家长得,几十年了,对云家的感情很深,这也是小门小派没有的凝聚力。

    “是嘛?我倒要看看你多么的硬气。”楚云的至寒内力涌入了陆抗的体内,陆抗浑身发抖,皮肤开始变白,并且一寸寸的龟裂,陆抗坚持了一会就不行了,疼得在地上打滚,足足一刻钟,楚云才把内力收了回来。

    “你就算是杀了我,也得不到什么。”陆抗不等楚云开口就硬气的说道。楚云最佩服这样的人,也最头疼这样的人。楚云知道性子这么硬的人,就是自己用念力都起不到作用,他不得不再次把陆抗打昏了,他准备找云霜下手,云霜好对付的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抗醒了过来,他浑身就跟散了架一样,内力被全部封印了,但是他发觉自己的身体还能动,他挣扎着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师弟云霜被扔在了一边,也陷入了昏迷。

    “师弟,云师弟。”陆抗摇晃着云霜,云霜幽幽的转醒了。

    “陆师兄,呜呜,我怕。”云霜就像是吓傻了抱着自己师兄就哭了起来。

    “别怕,他不在附近。”陆抗内力虽然被封印了,但是神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被封印,他早就用神识查看了一遍环境,这里可能是在一个隐秘的密室中,在他神识范围内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

    “师兄,你说那个人为什么要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啊?”云霜哽咽的说道。

    “那个人应该是跟虫先生一伙的,还不是为了虫灾一事,我们这一次云家这一次冒险也不知道是对不对,怎么引来了虫殿的人,他们不是一直都在南方嘛?”陆抗像是解释又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兄,均县这里可是云州要道啊,咱们云家怎么会在这里弄出一个虫灾,你说家里到底怎么想的啊?”云霜突然问道,陆抗也没多想就说了起来。

    “师弟你醉心于武功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还不是二房、三房他们做的好事,他们觉得老祖宗病危不能理事,他们觉得失去了约束,于是发动了叛乱。还好咱们大房的当家人警惕才没有招了他们的道,但是也受了重伤。他们眼看一计不成,又害怕咱们当家人的实力,于是就退到了他们的老本营河东郡和河内郡去了。他们蛊惑云州其他门派跟我们作对,并且给他们许下了大量的好处,因此让我们四面处敌。你要知道灵幻密地就在二房掌握的河内郡,在密地开启的时候我们肯定要去参加,但是不得不准备大量的人手保护。毕竟这个可关系到能不能上天机榜,甚至关系到仙武秘境,是我们云家崛起的契机。这样我们的大本营就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一旦他们从均县进军,我们很可能就措手不及。因此无奈之下,我们就利用老祖宗留下的养虫之法,找到了一个悍不畏死的人以身饲虫,引发了虫灾。哎,前几年还很平静,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错,那个虫人的晋级的速度,出乎了我们的意外,于是门内才让我们带着信物来看看,没想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事。”陆抗无奈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那个虫人怎么会听我们的啊?”云霜好奇地问道。

    “呵呵,师弟有所不知,我们抓住了他的把柄,他的弟弟在我们手里,他为了自己弟弟连命都不要了,你说他会不会听我们的?”陆抗笑着说道。

    “陆师兄,我们这一次怎么逃出去啊。”云霜邹着眉头问道。

    “不要怕,他们既然当时没有杀死我们,那么肯定有所顾忌,我们都是云家的核心弟子,身上都有太上长老的气息留踪,他们不敢杀死我们的。云师弟你不知道,我们老祖宗不是快死了,而是正在突破天阶,到那个时候,所有跟我们对抗的都要灰飞烟灭,哈哈。”陆抗满是兴奋的说道,只要在云州,他就不害怕他们出事,云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原来是这样,我说他们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云霜自言自语的说道。

    “哈哈,我们在下一步大棋,所以师弟不用担心,到时候就是虫殿都要对我们忌惮三分。”陆抗得意的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师兄对不起了。”云霜脸色狰狞,突然从屁股底下抽出了一把短剑,朝着陆抗的心窝就捅了进去,陆抗的内力全被封印了,但是云霜却没有,因此陆抗避无可避,被穿心而过。

    “你,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可是你的师兄,而且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陆抗捂着胸口,不敢相信的说道。

    “对,对不起,我只想活着,我真的不想杀你师兄,我只想活下去,我不想死。”云霜一把把手里的短剑扔掉,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陆抗这个地阶中期武者被穿透了心脏也没法活了,他双眼睁得老大,真是死不瞑目,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在哪里都是大人物,竟然憋屈的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很好,你做得很好。”楚云背着手走了进来,他一直披着灵隐斗篷站在密室之外。

    “我已经杀死了我的师兄,你应该放过我了吧?”云霜看到楚云这个恶魔,虽然实力恢复了,但是依旧不敢动手。也不知道楚云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让这个云霜杀了自己的师兄,同门相残可是死罪。

    “肯定的,我说话算话,你放心我肯定会放了你的。”楚云走到密室的一角,身子轻轻的一跃从一个角落拿下了一个珠子。

    “显影珠?你竟然录下来了?”云霜大惊失色,虽然他杀死了自己师兄,而且被师兄身上的气息留踪标记了,但是他回去之后有的是办法脱罪,但是现在被楚云录下来了,这样一来,岂不是全暴露了?

    “不错,显影珠,大门派的少爷就是见识广泛啊。云大少爷,不知道如果让你的同门看到你同门相残,他们会怎么对待你啊?”楚云拿着显影珠在云霜面前晃了晃。

    “你不是想要我的功法嘛?我给你,我全都给你,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云霜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乖,这才对嘛。”楚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嘴凑在了云霜的耳边低语起来。

    ps:今晚就这一章了,明天早发。感谢阿布罗的发的推荐票红包,这个月为你多加更一章。感谢书城书友我知道、我不懂打赏的1888书币打赏,为你加更一章。我才发现我这个月加更了四章了,有一位书友加更发重复了,不过就当福利了。现在还欠你们七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