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小心翼翼的朝那边跃了过去,在几里之外楚云就披上了灵隐斗篷。天上的虚幕莲华就跟指路明灯一样,一柄刀一把剑,看起来威力还可以。楚云很轻松就找到一个观战的好位置,这里地势高,树林密,后面也是连绵的丛林,就是逃跑都方便。

    楚云定睛看去,对战的一方果然是虫先生,他在指挥着刚才围攻自己的虫群对抗着两个人。只不过比起对付自己的时候,虫群可多了不少。看起来就动了压箱底的功夫,可惜啊,他的两个对手并没有崩溃,反而让虫先生很是难受。

    其中一人披着一件镂空铠甲,这件铠甲做的十分的精美华贵,铠甲浑身白光流动,就仿佛一件仙衣一样。铠甲的主人是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长发披肩,手中一把纸扇舞动,就跟跳舞一般,十分的潇洒。他身边的虫群每一次进攻都被他的铠甲所阻,俊美男子只是闲庭信步的用纸扇进攻,每一击都让周围狂风骤起,杀死不知道多少虫子。

    而另一个用的是两柄武器,左手握剑右手握刀,以刀为攻,以剑为守,虫群根本难以奈何。这个男子竟然瞬间使用了两种属性的内力,并且紧密的练习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厉害。天上的虚幕莲华竟然是他一个人召唤出来的。

    楚云皱着眉头,这两个人都是地境中期武者,一个地阶四层,一个地阶五层,看两个人的武功路数,肯定是哪个门派的核心弟子,甚至真传弟子,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来均县,并且跟虫先生对上呢?

    虫先生也知道两个人不好对付,他的本命兽诡箭黄头蜂还没有从楚云的打击中恢复,就遇上了这两个人。三个人一句话没说,两个人就直接动手了,他不得不憋屈的应战,结果一打之下,他就发现这两个人虽然不如楚云功法那么霸道,但是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自己的控虫手段根本耐何不了他们。他也用诡箭黄头蜂尝试了一次,但是根本突破不了铠甲男子的铠甲,他可不是楚云什么都不懂,他知道这件铠甲应该是器修锻造的“灵器”,防御力超高。

    而另一个拿着一刀一剑的男子更不好对付,他双手各使用一种武功,他本来就是地阶五层的武者,两种功法又都是地阶功法,这下子就相当于两个地境武者的对敌。一柄金刀,一柄土黄色宝剑。很明显就是一门金属性刀法,一门土属性的剑法,一攻一守十分的严密,自己的虫群也突破不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真是处处不顺,虽然自己的虫群看似很多,但是早晚有被他两个消灭干净的时候。

    “两位,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对付在下?”虫先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无冤无仇?我们辛辛苦苦的设计了这一切,你竟然想破坏我们的计划,这还是无冤无仇?”俊美男子开口了,虫先生心里咯噔一下,均县的虫灾听意思是他们操控的?不可能啊,看虫灾的样子,明显就是他们虫殿的手笔啊,怎么可能是别的势力?

    “两位,你们可否给我们虫殿一个面子,在下虫殿弟子虫峰。”虫先生看到自己的虫群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伤筋动骨了,这些繁生虫可不是那么好培养的,自己培养了大半辈子才有了这个规模。

    “虫殿?哈哈在千年之前我还要忌惮一下,但是你们的老巢是在大宋,离我们这里何止百万里,他们怎么可能知道你死走这里了,算你运气不好吧虫峰。”俊美男子嗤笑道。

    “师弟,别玩了,夜长梦多。”另一个男子对铠甲男说道。

    “嘿嘿,我师兄不让我玩了,你就去死吧,敢破坏我们云家的事。”俊美男子说完,躲在远处的楚云大吃一惊,这个均县的虫灾竟然是云家做的?但是他们是为了什么啊?均县可是云州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啊,这简直就是在断自己的财路啊,看看淮阴县的衰落,就知道均县虫灾对云家而破坏力。

    楚云还在思考,场上的局势就起了变化,俊美男子头顶出现一个龙卷风模样的虚幕莲华,这让他的每一击都威力大增。只见他手中纸扇狂舞,每一次都有成百上千的虫群被扇飞,这些虫子并不是简单的被击飞,而且被俊美男子的攻击分尸了,虫群迅速的减少。虽然虫先生指挥着虫群疯狂的攻向俊美男子,但是却无法攻破他身上的铠甲。

    虽然虫先生穿着黑袍,无法看清楚他的脸色,但是肯定不好看。

    “别费力气了,你乖乖的受死吧。”俊美男子索性不再管虫群,而直接朝着虫先生跑去,想要擒贼先擒王。他的师兄看到他终于要干正事了,大松了一口气。

    自己这个师弟自己还真的管不了,因为他姓云,是云家的人。自己虽然境界更高,而且修炼的更加勤奋,做起任务也更加的拼命,但是在门内的地位永远也不会超过他,这让他很失落,但是这就是家族式门派的局限。

    俊美男子不断地击飞攻向自己的虫群,这些虫子都快把他埋了了起来,但是依旧不能阻止他的前进。

    “可恶,弄脏了我的宝甲,我讨厌虫子。”俊美男子尖声的大叫,虫群中一道浩大的飓风出现,虫群不断的被卷飞,俊美男子趁机跳了出来,他的铠甲上面满是让人恶心的黄色液体,这是那些悍不畏死的虫群留下的。俊美男子拿出个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上都沾上了不少,他更加的愤怒。

    “去死吧你。”俊美男子把手中的镜子摔在了地上,然后手中的纸扇陡然变长了一倍,变成了一柄长扇,飓风不断地朝着四周飞射,虫群毫无抵抗力,看起来这家伙用出了真功夫。

    “好,你们逼我的。”虫先生身上的黑袍直接破碎散落的到处都是,他的相貌露了出来,楚云隔着这么远,也差点被恶心吐了,这真的不像是人了。

    只见他脸上全都是那种黑黄色的角质,就跟他的本命虫诡箭黄头蜂的壳很相似,他嘴里的牙都凸在外面,两颗门牙最长,每一颗都要十几厘米长,就跟虫子的咀嚼式口器差不多。甚至他的耳朵鼻子都已经只剩下一个洞,里面还不断的有虫子爬进爬出。

    身上一点肉都没有了,感觉就像是一层骨头盖着一层黑黄色的死人皮一样。最可怕的就是眼睛,他的眼睛不像是普通人那样,而是密密麻麻的长了许多的小眼睛,就像是虫子的复眼一样,每一个眼睛里面足足有几十只小眼睛,这些小眼睛死死的盯着俊美男子,让俊美男子头皮发麻,攻击都降低了不少,要不是身上的铠甲给力,那么早就让蜂拥而上的虫群活吞了。

    “师弟,别分心,这些虫殿的人,以身饲虫,早就变得不人不鬼的,没什么好怕的。”远处的男子虽然也很吃惊,但是他的江湖经验丰富得很,不知道在生死边缘游弋了多少次,这也是宗门派他跟来的原因,就是为了照顾云家的子弟。

    “师哥救我。”俊美男子心神慌乱之下被虫群团团围住。武者跟人动手,一旦胆丧,那么就先败了三分,所以有句名言是说,越是不怕死的人,才越有资格活着。俊美男子的武功在胆寒之下十成用不出三分,而且虫群源源不断,他就更是慌乱,这样一来他的情况就越来越不妙。万幸的是他还知道用内力支撑着身上的灵器,否则的话一瞬间就被撕碎了。

    “草包。”俊美男子的师兄心里大骂,就算是他自己对付虫先生也不会太难,只要稳扎稳打,把虫群磨没了就好,他早就看出虫先生到了极限,这些包围他们的虫子就是他所有的了,但是万万没想到,身负绝顶功法,又穿着门内宝甲的师弟这么废物,竟然被吓得分寸大失,反而成了自己的拖累,一下子打破了自己的计划。

    但是他还不得不救,这个师弟万一死去,那么自己回去等待自己的除了死没有别的方法了。他的身世不是自己一个区区核心弟子所能抗衡的。

    虫先生其实也没想到自己啥都没做,铠甲男子就已经这个样子了,难道自己的样子真的很丑?可是自己不觉得啊。虫先生无辜的想道。其他人知道虫先生的想法,非要晕倒不行。

    刀剑男子看到绝大部分的虫群都围攻自己的师弟,他准备直接偷袭虫先生,他也看得出,虫先生的本体没多少实力。不过这种想法刚刚出现,就被自己的师弟破坏了。

    “师兄救我啊,我的内力快支撑不住了。”刀剑男子心里大骂,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这不是直接告诉对手自己的底细嘛?他这么一喊,虫先生肯定继续对他下狠手啊。平时看到还是一副吊炸天的样子,风度翩翩的,但是生死关头也是个蠢货。

    其实虫先生也是到了极限了,这些虫群都需要自己控制。虫殿的人念力都是十分的强悍的,别看虫先生虽然本人只是人境巅峰,但是比起念力,他甚至不弱于一般的地阶七层,这也是虫殿的人厉害之处。

    不过念力再强也有极限,他一次控制这么多的繁生虫,而且他们已经战斗了几个时辰,他真的快撑不住了。但是俊美男子的喊声,却让他看到了自己胜利的希望。

    跟俊美男子的师兄大骂不同,虫先生都有点感激俊美男子了,喊得太及时了,要不然他都要跑路了,真的是活雷锋。

    “师弟撑住,师兄来了。”虽然心里怒骂,但是他必须去救俊美男子,他手中的剑不断的舞动,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土黄色的内力护盾,这一招跟楚云的不灭灵力罩很是相似,都是内力防护罩性质的。

    这些虫子被牢牢的挡在了护罩之外,楚云也有些吃惊于这层内力罩的防御力,几乎不弱于自己的不灭灵力罩,当然自己的《不灭功》还有其他的神效,但是光看防御,此人的真的十分强悍。

    他手中的刀大开大合,金色的剑气四射,不断地把身边的虫群杀死,速度一点都不比他师弟刚才屠杀的慢。

    短短一刻钟,他身边虫群就稀少了许多,他离得自己的师弟也只有十几步了。正当他准备一鼓作气的时候,他的师弟又开口了。

    “陆师兄,你在哪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那些虫子在我头上拉屎拉尿,快救我啊,等我回去我一定让我父亲赏赐你,你不救我回去怎么跟我父亲交代?”俊美男子差点把自己陆师兄气死,你不没死嘛,喊什么喊。

    “烈阳万光斩。”陆师兄大喊一声,用出了绝招,耀眼的光芒四射,刀气也四处蔓延,几乎已无物不摧的架势,荡尽了陆师兄周边的虫群,这些虫群如果自己观察,那么可以看出都是被整整齐齐的切成了四份,这份掌握力异常的惊人。

    楚云一眼就看出,陆师兄施展出了叠力的技巧,否则以他地阶五层的实力,绝不可能一次击杀这么多。名门大派就是不一样,自己当时到了地阶后期都没有活学活用叠力的技巧,但是他们却早早的学会了。楚云心里都有一种想要找个大门大派去系统学习一下的想法。当然可能性几乎没有,毕竟楚云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身份,这些大门大派也都只招收身份清白的弟子。哪怕楚云是地阶后期,他们都不会把楚云当成核心培养,更别说教楚云知识了。

    虫先生身子一晃,看起来这么多繁生虫的死亡,他也受了重创。陆师兄没有管他,朝着自己师弟走去,在他看来杀死十个虫先生也不如自己师弟重要。

    自己师弟除了一根腿,其他的都被虫群盖得严严实实。陆师兄一把拉住了自己师弟的腿,然后就把他从虫堆中拉了出来。自己师弟拉风的铠甲早就不再干净,就跟从粪坑中出来的一样,但是好歹没有缺胳膊少腿,陆师兄松了一口气。

    虫群本来都趴在俊美男子身上,陆师兄把自己师弟拽出来,拽的到处都是,但是他师弟身上有灵器铠甲保护,自己周身也有土属性的护盾,因此他毫不在意那些飞向自己的虫子。

    但是异变在他最松懈的时候发生了,一只明显跟其他虫子不同的土黄色的虫子不偏不倚的飞被拽到了他们的头顶,两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因为都被团聚的喜悦吸引了注意力。

    这只虫子长了八根毛茸茸的爪子,满身的虫眼,就像是一只长了多眼症的蜘蛛,突然他身子膨胀了起来,短时间就膨胀到了一个人的脑袋大小,这个时候陆师兄的神识终于发现了,他大惊失色。

    但是为时已晚,多眼蜘蛛喷出了海量的蛛丝,一举笼罩了两个人,陆师兄除了一把把师弟推出去的动作其他什么都没做出来,就被淹没了。

    蛛丝呈现出一个圆形朝着他袭来,他的黄色护盾被一举夹碎,蛛丝很快就把陆师兄罩了起来,陆师兄在里面剧烈的挣扎,但是蛛丝韧性太足根本就难以挣脱,他的刀剑都砍不断。而且蛛丝带着很大的粘性,紧紧的把自己粘了起来,他的空间越来越小,挣扎越来越慢,陆师兄索性不再挣扎,立刻就激发内力把自己保护了起来。

    “师弟,他不是虫殿的学徒,他是可以驾驭多个虫类的御虫师,云师弟快走,找人来救我。”话还没喊完,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云师弟心神俱裂,他果然头都没回就朝着远处跑去,根本都没看向救了自己两命的陆师兄。

    楚云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原来这个虫先生真的还有后手,当时自己不走的话,中了这一招,虽然不一定会死,但是也一定手忙脚乱。楚云看着逃走的俊美男子,他并不是朝自己方向逃的,自己在东面,他却跑向了西边,因此楚云没法跟钱百万一样的偷袭,但是楚云心里还是不想放过他。

    首先楚云想知道云家的谋划,毕竟这个云家在自己的地盘弄出个虫灾,对自己的发展太不利。另外楚云看上了他身上的灵器,自己身上的灵隐斗篷应该也是一件灵器,但是只能隐藏气息,但是他那件铠甲却不是,它有很强的防御力。

    楚云看了一眼虫先生,他累得瘫软在了地上,看起来也是尽了全力。而且陆师兄气息也没消失,看起来虫先生彻底弄死陆师兄还要等一会,于是楚云立刻决定先去对付逃跑的俊美男子,然后再回来对付虫先生,一个被吓破了胆的地阶四层武者,并不是很难对付。

    楚云身子一闪就朝着男子逃跑的西面追了过去。

    ps:感谢书友111007085229368的两张月票,我会为你加更两章的,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