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瞬间就了解了虫先生的实力,这家伙本体只是人境巅峰的修为。楚云全身内力狂涌而出,只能让周围灵气剧变,引起环境变化,没什么实际攻击力,扰人视线而已。但是就这样虫先生都被吹得站不稳身子,楚云立刻就认定了,他本人的实力真的不怎么样。

    当然虫殿的人玩虫子的手段楚云还是觉得应该是真材实料的,否则他也不可能逼得人境三层的钱百万直接逃跑。传说人境的虫殿武者干死地阶中层的武者还是很有可能的,只不过是他们诡异的手段让敌人难以适应而已。

    “你这是什么意思?”虫先生声音愈加嘶哑,听的出来他的话里面带了很大的火气。

    “虫先生,你可否把你的计划跟我说一下,否则我就是想帮你,也无从下手啊。”楚云一手提着仇似海,一边笑着问道。

    “你用不着管,我就问你这个人你还不还给我?”虫先生看起来是很愤怒了,声音就如同那种老式的磁带划了之后一样,刺啦刺啦的,十分的刺耳。

    “虫先生,这个人是我们均县少有的地阶武者,就这么让你随意的当成了诱饵,多么的可惜?我实在是不忍啊。”楚云调侃了一句,更是让虫先生暴怒。

    “你找死。”虫先生身上的黑袍鼓了起来,就像是充了气的气球,身体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振翅声,楚云知道这个家伙要施展控虫的手段了,楚云一手抓着仇似海一手抓着钱百万准备随时应付。

    “虫先生,既然你觉得不需要我的帮忙,那么在下就告辞了,你自己慢慢玩,恕不奉陪。”楚云立刻施展乘风纵云功,话音刚落身子以及在百丈之外。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里有这么好的事?”虫先生黑袍陡然被撕裂了,里面大片大片的黄色飞虫蜂拥而出,楚云定睛一眼,真的像一群蜜蜂,只不过更加的大,而且身体更细长,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的蜂针是在身体的前段。

    这些蜂子速度奇快,比起楚云的乘风纵云功也不逞多让,朝着楚云蜂拥而来。

    “找死。”楚云一把把两个人扔到几百丈之外,然后抽出源泉剑,一手防御至强的道剑用出,源泉剑被舞的密不透风,这些蜜蜂一样的虫子难以近身。

    楚云每一剑挥出,都有一大片的虫子死亡,但是这些虫子好像是无穷无尽一样,悍不畏死的朝着楚云袭来,只不过再疯狂也突破不了楚云的防御。

    突然虫群中一只颜色黑黄色的虫子突破了楚云的防卫,这只正是那只偷袭钱百万的本命虫诡箭黄头蜂,它速度奇快,找准机会一举突破了楚云的剑幕,朝着楚云的脸就飞了过来,比身子还长的蜂针朝着楚云的眼睛扎来,楚云被吓了一跳。

    “找死。”楚云右手继续舞动源泉剑阻挡着外面的虫子,左右单掌推出一股至寒无比的内力朝着诡箭黄头蜂打去,这诡箭黄头蜂虽然速度快、攻击强但是并不经打,它就像是有意识一样不敢迎接楚云的寒冰软绵掌,一对翅膀一扇就逃离了楚云掌力的范围。

    “哼。”楚云看一掌没有奏效,立刻收起了源泉剑,寒冰软绵掌开始运转,周围的温度瞬间就降到冰点,大片的冰霜在楚云周围蔓延,这些虫子只要碰到就会冻毙,那一只诡箭黄头蜂更是不敢靠近,空中的虫子雨点一样的往下落,不等落到地上就变成了一个个的冰疙瘩。

    “想走?那里有这么好的事。”楚云看到诡箭黄头蜂朝着后飞去,楚云双掌推出,两股肉眼可见的蓝色真气飞速的朝着诡箭黄头蜂追去,在三十丈之外追上了诡箭黄头蜂,诡箭黄头蜂剧烈的挣扎,它前端的长针不断刺出把身上的坚冰击碎,但是寒气越来越多,身上的冰蔓延的越来越快,他慢慢的力不从心,他的双翅被结结实实的冻住了,它从天上掉了下来。很快就被冻成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冰块。

    楚云跃了过去一手把它提了起来,看到冰内的诡箭黄头蜂还在挣扎,掌中一股湛蓝色的内力继续涌出,冰块慢慢的变成了天蓝色的冰晶,诡箭黄头蜂慢慢的不动了。其他的虫子看到这一幕,全都在楚云几十丈外飞舞,根本不敢再过来。

    虫先生身子一晃,看起来受了点伤,他第一次有了畏惧的感觉。他想去救回自己的本名虫又有些犹豫,不去救的话,一旦自己的本名虫死亡他也会被重伤,真的是左右为难。

    “虫先生,不管你出于什么心思,你来对付虫灾,就是均县所有人的恩人,我是真的想帮你的,看你的样子是用不上我了。你的手段虽然不错,但是对我没什么用处,这个还给你。在下告辞。”楚云把诡箭黄头蜂朝着虫先生扔了过去,刚出手,诡箭黄头蜂周围的坚冰就被楚云吸回了体内,诡箭黄头蜂在空中迷茫了好一会才艰难的扇动翅膀飞回了虫先生身边,楚云看了他一眼,回身抓起钱百万跟仇似海身子闪了几下就离开了。

    虫先生伸出手,诡箭黄头蜂落在了他的手上,诡箭黄头蜂直接爬到了他的手腕上,然后咬破了皮肤钻了进去。这个时候他的手腕露了出来,他的皮肤就像是拿种死了很多年的干尸,都是黑黄色的,没有一点弹性,但是里面却有很多凸起,就像是肉瘤一样。更诡异的这些肉瘤一样的凸起还时不时的动一下,异常的瘆人。

    虫先生盖起了自己的手臂,看了看楚云离开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看虫灾的老巢,朝远方离开。他准备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他的本名虫现在状态可不太好,楚云至寒至重的冰寒内力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楚云带着两个人也没有走远,他没有回淮阴县也没回霸王寨,而是带着他俩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一个山洞。

    “醒过来吧,钱老板。”楚云在他身上拍了几下,钱百万还是一动不动,楚云开口了。

    “云大当家的果然厉害,连我装昏迷都看得出来。”钱百万苦笑一下,其实他不想醒,因为他知道楚云找他肯定没有好事,他还没想出对策。他虽然自诩为商人,但是本质上也是个山贼头子,楚云也是,那么他现在被楚云抓住了,楚云会怎么做就是个大问题。

    要钱的话好说,毕竟跟小命比起来,钱都是身外之物。但是楚云如果想要他的土城,那么他该如何做?现在可不是有幽冥盗压制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各大势力都不能随便吞并。他还有点怀念起被幽冥盗压制的日子,起码没有性命之忧啊。

    “钱老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出手对付你自己手下的供奉?”楚云开口问道,他对于钱百万突然对仇似海下手还是很好奇的。

    钱百万知道仇似海跟霸王寨的关系密切,因此想了想怎么措辞,才开口了:“这个云大当家的,如果你知道有自己的手下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做呢?我承认是我暗算了董兄弟,但是是他背叛我在先。我用我祖传的显影珠发现了他跟他的侄女密谋背叛我,但是即使这样我也不想跟他反目成仇。这个时候虫先生出现了,他告诉我他有悟道虫卵,就是那种能够让地阶三层的武者提前体验地阶四层境界的虫卵,我这么多年晋级无望,因此我就被利益蒙蔽了,我给董兄弟下了药。我真的很可能晋级地阶四层啊,我一时的贪念。我觉得很亏欠董兄弟,你知道嘛,我收留了他三十几年了,我不惜得罪兽神山,你觉得我的想出卖董兄弟嘛?”钱百万翻来覆去的说着跟仇似海的交情,楚云知道他想在自己面前留个好印象,起码不会杀他。

    “你给他下了什么药?解药在哪里?”楚云问道。

    “这个我给他下了封功散,解药在我怀里的乾坤囊里面。另外虫先生给他吃了一只傀儡虫,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傀儡虫,吃下去他就昏了过去,一动不动。”楚云也用过傀儡虫,当年他控制怀鹰就用过,但是傀儡虫吃下去怎么可能让人昏迷?楚云把乾坤囊从钱百万怀里拿了出来,并且在里面找到了封功散的解药。

    楚云把手搭在了仇似海的手腕,仇似海体**力都被封印在丹田,楚云知道这是封功散的表现。但是其他的地方楚云挨着查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体内有虫子的迹象,仇似海没有一点清醒的意思。所以虽然楚云从钱百万手里得到了封功散的解药,但是也不敢随便给仇似海服用,免得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

    “看起来,我还得去找虫先生啊。”楚云本来想带着他们回去的,因为他觉得虫先生花费了这么多心思,肯定要对付虫潮,既然自己不需要动手,就能够成功何必去冒险?但是现在看起来必须去一趟了。

    “钱老板,我告诉你意见跟你有关系的事情,你的土城以及被我霸王寨征服了,就是何足道跟他师傅也归顺了我霸王寨,接下来我就会对付山泉盗,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当听到楚云征服了何处去之后,钱百万整个人都惊呆了,自己的土城最鼎盛的时候跟何处去差不多,现在何处去都被征服了,自己该怎么办?

    “云大当家的,既然你心胸宽广连苍火前辈和何足道大当家都收复了,那么我也想为云大当家的效力,我精通经商,境界也不错,我觉得我的作用不会比何足道低的。”钱百万小眼睛一亮开口了。

    “哈哈哈,钱老板,你这么精明的人我可不敢用啊。”楚云就没有收服钱百万的想法,这个人实在是不好控制,心思太多。

    “云大当家的可知道咱们均县水深得很,我土城盗虽然实力不济,但是我们可是跟大明帝国的日月商会有关系,我们土城是他们名义上的下属商会,云大当家的你应该知道朝廷的实力。”看到楚云软的不吃,钱百万立刻就开始拉大旗作虎皮。

    “哈哈,你们也就是日月商会的一条眼线罢了,就算是你们被灭了,他们还真的能为了你派人来?就算是他们想派也得问问蜀山派的意思啊,这里可是蜀山派的地盘。你还是什么势力的眼线一起说说吧,看看哪一个能吓到我。”楚云这么一说,钱百万就知道何足道真的归附了,连这个都跟楚云说了,这可是均县势力发展的根本啊。

    “云大当家的,我真的认栽了,我是大明帝国日月商会的眼线,也是大唐帝国流云门的眼线,还是占据西北的仙剑门的眼线,虽然帮他们做事,但是他们几年才会随意的打发给我一点东西,我想把生意扩大,也就尽力的巴结他们,其实就像你说的,他们只是把我当成狗,偶尔赏几根骨头,但是均县哪个势力不是这样?”钱百万自嘲的说道,楚云其实还真有点被惊住了,这些大势力哪一个都不比蜀山派差,楚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要找钱百万。

    “好了,等我回来再说吧,请钱老板再睡一会吧。”楚云不再理会钱老板,一掌打出,就把钱老板浑身继续封印了,钱百万也被楚云打昏过去,楚云并不觉得钱百万能逃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救仇似海,楚云最近还要对付兽神山,这个仇似海很有用,知道很多的情报,又是地阶的武者。

    当楚云往原土狼盗的老巢赶的时候,刚走出去几十里地,楚云心里觉得有些惴惴不安。这种感觉刚出现,就发觉到刚才有人在用神识窥视自己,楚云有些吃惊,立刻把自己神识全部放开,结果什么人都没发现,楚云停了下来。

    “不好。”楚云立刻朝钱百万和仇似海所在的山洞赶去,当他回到山洞的时候,发现钱百万已经不见了,但是仇似海却依旧躺在地上,楚云连忙过去检查了一番,他并没有受伤,看起来救助钱百万的人没有动他。

    “是谁?怎么可能,钱百万一个区区山贼头子,是什么人费尽心机的救他?”楚云跟对方的神识一交汇,就发觉对方的神识竟然比自己的更远,楚云自信,现在的神识绝对不比一半的半步天阶的差,要知道楚云的神识足足有十几里,一般的地阶后期连他的一半都达不到。

    “难道是天阶武者?怎么可能,怎么会呢?”楚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楚云不敢多待,他可是知道天阶的厉害,不管钱百万为什么能够引起天阶的关注,这里都不能多呆,楚云抱起仇似海就离开了这里。

    楚云神识全开,跑出去足足几百里,转了好几圈,才来到一个废弃的村子里,他走的地方都是一览无余的平原,如果有人跟踪自己自己绝对能够发现。楚云松了一口气,仇似海还是昏迷着,楚云把钱百万的乾坤囊拿了出来,然后清点起来,他想在里面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里面好东西真的不少,一些土城的账本和生意明细能够让霸王寨迅速的接手土城的生意;还有上千枚的初级灵币,以及几百万的银子和银票,这简直就是钱百万的大半身家;而且还有一些古董,甚至钱百万祖传的显影珠也在里面;还有一些人武丹以及其他的一些好东西,这都是钱啊。

    可惜在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也不清楚钱百万怎么跟那些势力联系,楚云有些后悔刚才没问清楚。

    “算了,先把仇似海救醒再说。”这一次楚云不敢再把仇似海放在野外,只能全力跑了几个时辰,来到了以前的盘龙谷,这里跟外面一样,被虫子撕咬的坑坑洼洼,但是里面的密室没有被破坏,楚云把仇似海放在了密室,然后往回赶去。

    几个时辰后楚云快赶到原土狼寨的主寨的时候,楚云远远的看到天空有两个虚幕莲华呈现,楚云心中有些吃惊,除了他跟虫先生,这里竟然还有别人?

    但是楚云立刻就确定两个使用虚幕莲华的人不是那个救走钱百万的天阶,否则就算是发生战斗也不可能呈现出虚幕莲华,而是以“灵域”的方式,虚幕莲华被融入灵域中,这是天阶的战斗方式。楚云略一思考就穿上灵隐斗篷朝着战场赶去。

    ps:今天就这一章了,有些卡文,删删减减的,你们也知道我是现码现发没有存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