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迅速的离开了淮阴县,朝着虫灾的发源地闻韶乡赶去。一路上,楚云遇到的虫潮明显减少,楚云这一路上也才遇到一次而已,而且数量也少了许多。楚云猜想要不是虫灾快结束了,就是薛万仞已经被消灭,因为楚云从闻乡这一条路,只能遇到向西去千人敌地盘的虫潮。

    当楚云踏入闻韶乡的时候,这里竟然一个虫子都没有,在其他的地方,楚云还遇到过一些散碎的虫子,但是在虫灾的大本营竟然没有,这非常的异常。楚云更加的小心,他把自己的气息降到了最低,小心翼翼的朝着土狼盗的大本营走去。

    一直到虫灾的老巢外面,楚云还是没有遇到一只虫子,这让楚云更是谨慎。楚云生怕引起虫王的关注,因此他披着灵隐斗篷转了一圈,也没有神识探测。楚云没有发现活人在附近的迹象,楚云也不着急耐心的等了起来,因为楚云知道他们一行人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说实话,楚云对那个虫人还是印象很深的,当年他跟薛万仞、苍火道人三个人都没能奈何他,那家伙好像完全没有弱点一样的,怎么大都打不死。本来楚云就想回来先解决虫人的,当年楚云才地阶一层,现在已经地阶七层,实力增长何止十倍,没想到虫人竟然也开始进化了。

    楚云回忆着当年跟虫人战斗的点点滴滴,寻找着虫人的破绽,这个时候一只几十个人的小队,正艰难的朝着闻韶乡挺进。

    这群人有些凄惨,浑身的衣服都被撕咬的破破烂烂,满身的血迹都跟衣服黏在了一起。他们紧张的四处看着,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人群中央一个穿黑袍的人和一个胖子特别显眼,让人奇怪的是他们中间还有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看起来像昏迷过去的男子。

    这群人正是钱百万一伙人,虽然有虫先生这一位专家,但是他们还是损失不少,来的时候是将近一百人,但是现在只剩下了二十几个,还人人带伤。

    “虫先生,我们马上就要进入闻韶乡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你来的时候可是说你配置的药粉万无一失,但是现在咱们已经快死光了。”钱百万本来穿金戴银跟个土财主一样,但是现在也是跟难民差不多了,头上的财主帽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头发披在自己背后,跟个疯子一样,他的小眼睛紧紧的盯着虫先生,里面的情感非常的复杂。

    “钱老板,行百里者半九十,你放心,答应你的我肯定会做到的,你想想,这几次虫潮哪一次不是我救了你们,我们是去找虫王的麻烦,他越是疯狂阻止,越表现出它的惧怕。你如果不放心我就把悟道虫卵先给你,你看一下。”虫先生往怀里一掏就拿出一个白色的虫卵,这个虫卵晶莹剔透,就像一块羊脂玉一样。

    钱老板却并没有冒失,他小心翼翼的戴上了一副手套,然后才接了过来。他仔细的看了起来,虫卵身上有九道细纹,皮肤光滑如玉,颜色就像是牛奶一样,而且虫卵前端有一对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钱老板大喜,这跟他了解的悟道虫卵一模一样,看起来是真的,但是他却不急着使用,他从怀里拿出一个乾坤囊,然后拿出个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这个瓶子叫做封虫瓶,是他从别的地方高价买到的,据说能够封印几乎所有的虫类,就算是这个虫卵有问题也不会伤到自己,不得不说钱百万性格真的是十分的缜密,怪不得土城被他经营的有声有色。

    只不过活物不能放在乾坤囊中,因此钱老板把小瓶子又放入一个金色的袋子里面,贴身放在了怀里。

    “怎么样?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吧?”虫先生开口问道钱百万招牌式的奸商笑容出现,他连连点头。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一行人继续前进,当他们刚进入闻韶乡几十里的时候,虫先生停下了脚步。

    “快,快把这些药粉吃下去,这一次的虫潮比起前面的都要大。”虫先生一说完,所有人脸色大变,虽然他们有些诧异,前几次药粉都是抹在身上的,但是这一次却是要吃下去,但他们已经听到虫群的声音,处于对虫先生的信服,他们全都吃了下去,当然钱百万没有吃。

    “钱老板,你亲自背着仇似海,我们准备离开。”虫先生悄悄地说道,钱百万听完有些愤怒,他知道虫先生要跟上一次一样拿他的手下当诱饵,但是剩下的这些人可都是些人境后期的好手,是他最倚重的人。

    “虫先生这些可都是我最忠心的属下,我不能放弃他们。”钱百万立刻拒绝了。

    “嘿嘿,那好啊,他们已经服用了我给他们的狂暴药粉,你可以跟他们一起留下,到时候我要好好见识下钱老板的手段。”虫先生说完,钱百万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虫先生给自己的手下都下了药,钱百万恨恨的看了虫先生一眼,他觉得要跟虫先生摊牌了。

    他看到自己的手下们全都双眼通红的失去了理性,有几个人还朝着自己攻来,只能背上仇似海,然后跟着虫先生朝外跑去。这个钱百万的轻功十分诡异,他的轻功看起来很慢,就像是在做着慢动作,但是眨眼睛他就出现在几百米之外,这种轻功很少见。

    虫先生也不慢,他的周身爆发出噼里啪啦的震动声,就像是成千上百的小虫子在同时震动翅膀,速度出奇的快,他周身的黑袍就像是被顶起来一样,他的脚都没见动,但是身子却已经出现在远处。钱百万早就领教了他诡异的身法,因此没多少心惊。

    钱百万离得虫先生十几丈远,看起来像是一言不合就逃走,虫先生也不说什么,只是在前面带路,三个人的速度快了许多,两天之后,他们也来到了土狼盗原大本营外面。

    楚云这个时候正站在距离他们五里之外一处山坡上,他也没用神识探查,只是用出色的视力观察三个人。地阶武者再敏感也发觉不了几里之外,又用《龟息功》隐藏了气息的楚云。

    “仇似海真的在他们手中,看起来应该是遭了暗算啊。”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只不过楚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两个人隔着十几丈,就跟互相防备一样。

    楚云从苍火道人口中听到过,钱百万是一个很谨慎的人,现在一看果然,楚云必须一击而中,否则一旦钱百万反应过来,就很难成功了,毕竟他是个地阶三层的武者,楚云轻易的能够击杀,但是却不能轻易的从他手里抢个人。

    “虫先生,这里怎么没有虫群了?”钱百万他们一路上跟楚云遭遇一样,没有遇到过一只虫子。

    “嘿嘿,你以为虫群真的是无穷无尽的嘛?这个虫王早就发现了我们,因此他除了两天前尝试着阻拦了我们一下,后来它就把所有分裂出来的虫子收了回来,他在他的老巢里等着我们。”虫先生嘿嘿一笑说道,钱百万有些头皮发麻,这个寨子里面全是虫子?这怎么对付?

    “你放心,我们不需要冲出去,只需要把这个涂在仇似海的身上,然后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虫先生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钱百万却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虫先生,我遵守了我们的约定,我拼尽了上百名属下把您送了过来,另外我不顾底线,出手暗算了我几十年的好兄弟。现在既然到了地方,我想您就不需要我了,我准备先行返回,希望您马到功成。”钱百万小心翼翼的把仇似海放在了地方,然后警惕的后退了十几丈,拱了拱手就想离开。

    “钱老板,咱们的约定是你帮我对付虫王,你难道想食言嘛?”虫先生转过身来,他的身体全部都遮在黑袍之下,就是眼睛都没有漏在外面,他冷冰冰的说完,钱百万觉得浑身有些发冷,他还是有些畏惧虫先生的。

    “虫先生。这不是食言,我虽然是地阶三层的武者,但是不要说虫王,就是那些小虫子我都收拾不了,我留在这里给您添乱,还不如现在离开,您放心我回去之后就会摆下大宴,等待您回去,为您接风。”钱百万也不想撕破脸皮,因此好声好气的说道。

    “啧啧,本来我不想这么快对付你的,可惜啊,你为什么要逼我呢?”虫先生摇了摇头,钱百万一听这句话,就知道虫先生要对自己动手了,他的轻功立刻施展,就想逃离这里,虽然他是地境三层,但是没有一点想跟虫先生动手的意思。

    嘭,钱百万身上传来了破碎声,钱百万心神俱裂,他记得自己身上除了封虫瓶,什么都没有。这个封虫瓶据说能够封印任何的虫类,怎么可能被一击击碎?

    钱百万立刻从怀中掏出了那个装有封虫瓶的袋子,里面的那只类似于悟道虫卵的卵已经变成了一个蜜蜂一样的小虫子,在袋子中左突右撞。但是却突破不了那个金色的袋子,钱百万脸上笑容一闪而逝,全力的扔了出去,然后手中也出现了一把算盘,他的手灵巧的摆弄着,一般人都看不起他手指的动作。算盘上面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射了出去,一连几十颗全部集中射向袋子,把袋子打飞出去老远,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然后钱百万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了,“虫先生,你以为我没有后手嘛?除了封虫瓶,我还准备了龙蚕金丝的袋子,这种丝你应该听过吧,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劝你还是专心对付虫王去吧,在下告辞。”钱百万再次透漏出他精明的一面。

    “可恶,可恶。”虫先生这还是这么久了第一次失态,他给钱百万的的确不是悟道虫卵,而是自己的本名虫,叫做诡箭黄头蜂,只不过是伪装成了悟道虫卵。这种虫子具有强大的攻击力和穿透力,以及剧毒无比,是世上少有的几种能够穿破封虫瓶的虫类,但是没想到,这个钱百万竟然还有一手。这让虫先生想要一击击杀钱百万的设想破灭,而且,他跟本名虫不能离的太远,钱百万扔出猎神虫的方向,跟他逃跑的方向正好相反,他这么一耽误,还真的就会让钱百万跑了。

    钱百万虽然逃走了,但是心里其实十分的失落,他也没想到这个虫先生真的是在利用自己,自己死伤了这么多人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却得罪了虫殿的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些手下可是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土城这下子元气大伤了,他时刻注意着自己身后,生怕虫先生追上了,他并没有注意自己逃跑的方向有一个人正在紧紧的盯着他。

    楚云也没想到钱百万和那个虫先生发生了内讧,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去抢回仇似海,不过钱百万好死不死的朝着他的方向跑了过来。楚云估计现在苍火和诸葛青衣已经灭了土城,怎么可能放他安全回去?

    钱百万的身影出现在楚云躲藏的一颗树的旁边的时候,楚云终于动了,他快若闪电,乘风纵云功运用到了最大,当他距离钱百万只有咫尺的时候,钱百万才发现了,他大惊失色。但是楚云既比他境界高,又是偷袭,怎么可能给他留活路。

    钱百万仓促之下把手里的算盘扔了出去,想稍微延迟了一下时间,但是楚云一剑击飞,速度不减朝着他的身子打来。楚云的剑击在了他的后背上,一股无可匹敌的内力瞬间就冲破了他的全身经脉,把他的金属性内力击得四分五裂,钱百万被击飞出去几十丈,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楚云的一剑就让他失去了战斗力。

    钱百万双手撑着身子抬起了头,当他看到楚云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楚云虽然跟他没见过,但是他却有楚云的画像,均县各大势力之间都互相很了解,楚云是霸王寨的首领,钱百万怎么可能不认识楚云。

    “霸王寨的云褚?”钱百万不敢相信的问道,要知道楚云晋级地阶之后就失踪了,一失踪就是十几年,没想到他回来了,还晋级了地阶中期?当然这跟楚云并没有全力偷袭他有关,楚云隐藏了一部分实力,但是这样已经让钱百万惊呆了,楚云十几年就从地阶一层晋级到了地阶中期?自己可是几十年都没有成功啊。

    “哈哈,钱老板,第一次见面,多多指教啊。”楚云走过去,知道钱百万不容小视,所以楚云以至寒的水属性内力和道家内力,双保险的封印了钱百万的内力,这下子钱百万计谋通天也无计可施了。再说楚云刚才的一击已经让他产生了严重的内伤,楚云还真的不怕他跑了。

    “云大当家的,我认栽了,但是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请先离开这里吧,那个虫先生不是省油的灯。”钱百万立刻哀求起来,虽然楚云擒住了他,但是他还是更为惧怕那个虫先生。

    “他已经来了。”楚云一把把钱百万扔在了自己身后,然后背着手看着走过来的虫先生。

    “啧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没想到这里竟然有第四个人,你很让我意外啊。”虫先生当然看得出楚云的境界,但是毫不慌乱,很是平静的对楚云说道。楚云看着眼前的虫先生,真的是一点气息都感受不到,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

    楚云的念力很强,因此他早就感受到这个虫先生浑身上下藏着成千上万的生命气息,既然他是虫殿的人,那么他体内肯定就是各种虫子了,想想一个人身上藏着这么多虫子,楚云没有害怕,只是有些恶心。

    “虫先生是嘛?你能够平复均县虫灾我很佩服,所以来看看能不能尽上微薄之力,毕竟我也是均县的一份子。”楚云微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剑拔弩张的意思,虫先生沉默着“看”了楚云一会才开口了。

    “乐意之极啊,那就请吧。”虫先生不再管楚云和钱百万,回身往后走去,楚云看着虫先生的身影,忍了好几次才忍住了没有趁机偷袭。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土狼盗原总寨的前面,楚云耳力惊人,但是却听不到寨内一点声音,楚云觉得很诧异,按说这是虫灾的源头啊,怎么可能里面什么都没有?

    楚云把神识放了出去,跟以前一样,里面的建筑还是涂有防止神识探测的材料,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减弱,楚云什么都没有发现,外面一只虫灾都没有。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神识不是万能的。”虫先生开口说道,楚云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没有看向自己,也没有神识感应自己,否则自己肯定会发现,但是却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还真有些诡异。

    “那么虫先生有什么高见?”楚云背着手问道,他把钱百万放在了自己不远处,而仇似海离得他也很近,他正在考虑的是怎么把仇似海抢过来。

    “高见没有,你如果想平定虫灾,那么就把钱百万交给我,我把虫王引出来,然后我就能对付他。”虫先生转身对着楚云说道。

    “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这个钱百万虽说是我的俘虏,但是我却并不想伤及他的性命,我们无冤无仇,你想用他当诱饵,休想。”楚云立刻就拒绝了,这让钱百万大为感激。

    “那我就只能拿着个先试试了,希望一个地阶一层的能够有用。”虫先生走向仇似海,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就想往仇似海身上倒。

    “慢着。”话音刚落,楚云身上一股强悍的内力喷射而出,四周被吹得烟土飞扬,虫先生也被楚云的突然一击吹得一个趔趄,倒飞了出去,楚云趁这个功夫一把抓住了仇似海,把他从虫先生的手中抢了过来。

    虫先生被吹得东倒西歪,退了好远才站定,他的黑袍刚才被吹开,露出了黑袍黑手套后面的手臂,楚云看的清清楚楚。想到虫先生手臂的模样,他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这虫先生真的是人嘛?楚云心里忍不住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