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呢,路游。(书^屋*小}说+网)”魏镇第一时间表示了不满,楚云对他和他的家人有恩,救了他哥哥魏礼和他自己,这就等于救了魏家全部。魏镇真心的把楚云当做效忠的对象,楚云既然想统一均县,那么他就全力支持。但是现在路游竟然反对,他连“路兄”都不喊了。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装作不是一个势力,对不对?”林小灰苦思了一会然后开口了,楚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魏镇迷糊起来,其他人像是风氏兄弟他们也都没有明白。

    “魏大哥,路大哥的意思是说,咱们占据淮阴县的关卡,然后不以霸王寨的名义,这样一来我们跟霸王寨明面上就不是一路的,别人就不会在意我们了,本来这个关卡就掌握在闻乡一只耳手里嘛不是?”林小灰说完所有人恍然大悟。

    “哈哈,小灰你说的不错,路兄说的是这么个意思,不知道路兄你愿不愿意当这个强龙,来会会我霸王寨这个地头蛇呢?”路游瞬间就听出了楚云的意思,就是想让他率领一方势力占据淮阴县的关卡,路游有些感动,楚云这是把他的咽喉交到了自己手里,这个地方位置太重要了。

    “好,敢不从命。”路游说完楚云大喜。

    “好,路兄。我不能从我霸王寨给你调人,因为这样太显眼了,均县的势力都是知根知底的,一旦你用了我霸王寨的人,那么别人就会知道你跟霸王寨有关系。地阶武者,我也不能派给你,否则就太显眼了。魏大哥你的两位侄子借给路兄可好?”楚云看向魏镇,均县一个势力拥有一个地阶这不显眼,但是太多了就不行了,更何况是这么紧要的地方。楚云怕太多了,触怒云家,也引起其他势力的警惕,毕竟现在均县还有千人敌和幽冥盗没有被消灭。

    “楚大哥,我跟我弟弟也想跟随路伯伯,我们不想庇护在我姐姐的羽翼下,你看行吗?”冷雅竹的大弟弟冷月新有些怯懦的问道,冷雅竹这俩弟弟今年已经快三十岁了,天赋真的很不错,毕竟继承了他们父亲的天赋,年纪轻轻已经是人境八层和人境七层了,但是遇到了太多事,性格比较的绵软,还有些胆小,楚云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想跟着路游历练。

    “姐夫,求求你了。”冷雅竹的小弟弟冷月清也说道。

    “好,我答应了,你们的二十三位家臣都实力不错,你们姐姐在我霸王寨不需要保护,你们把他们全部带着。冷福、冷贵,你们两个保护好你们的少主,知道嘛?”楚云觉得他们锻炼下也好,于是就把他们冷家的家臣全部派给了他们,其中冷福和冷贵都是人境巅峰的好手。这样路游就有4位人境巅峰以及二十几位人境后期的武者了,实力很大,但是却没有到云家忌惮的地步。

    “姐夫,我姐姐那里你去跟她说,嘿嘿。”楚云也很头疼,两个人都快三十了,冷雅竹还是把他们当小孩子宝贝着,要说服她真的是个大工程。

    “好吧。”楚云点了点头,两个人欢呼起来。

    “路大哥,虫灾很快就要消失了,我这一次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你记住了我让木老板帮你招人,你要多招人,先造出声势,等虫灾一消失,你立刻占据闻乡。木老板会来跟你联系,你大胆的发展,你放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些虫子不会进攻淮阴县的。魏镇大哥、两位风老哥、楚大、楚二、楚三、小灰你们几个另找一个地方住下,不要被人发现你们跟路大哥他们有联系,这些木老板都会安排的,我去个跟雅竹说一下,就要走了。”楚云说完立刻离开了。

    楚云略一感知就发现了冷雅竹的位置,她正在一个假山前面发呆,精致的小脸闪过几次挣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姑娘。”楚云走了出去,自从那一次两个人谈崩了,他们还没有单独在一起过。

    “楚大哥。”冷雅竹神态复杂的看了楚云一眼,然后又别过头去。

    “冷姑娘,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我来是受了两位弟弟的托付,他们想要自己去闯荡一下,其实就是跟着路大哥在淮阴县关卡...”楚云把事情简单的跟冷雅竹说了一遍。

    冷雅竹俏脸上满是寒冰,听完了后一言不发冷冰冰的看着楚云,楚云被她看得有点发毛。

    “冷姑娘,月新、月清也不小了,他们都快三十了,不能一直的让你照顾,他们是男人需要学会自己飞翔。”楚云又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楚云,你凭什么管我们冷家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冷雅竹冲着楚云喊道。

    “冷姑娘,你说得对,我不是冷家的人,我没资格管你们的事,但是月新和月冷都把我当哥哥,我要对他们的人生负责。你不可能一直的庇护他们,仙武大陆弱肉强食,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坚强,学会保护自己,我真的是为了他们好。”楚云解释道。

    “他们只有我一个亲人,我是他们姐姐,我们才是一家人,楚云你不要以为你救过我的命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你想挟恩图报,我可以把命还给你,请你以后不要管我们冷家的事。”冷雅竹说完了,楚云真的有些生气了,他以前见到的冷雅竹不是这样的人啊,那个时候她知情达理秀外慧中,怎么变成了这样?

    “好,我狗拿耗子,你现在简直不可理喻,我可是全心全意为了你好。”楚云一甩手,就离开了。

    当楚云离开之后,冷雅竹愣愣的看着楚云消失的方向好一会,才呜呜的哭了出来,过了一会,楚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冷雅竹身边,冷雅竹毫无知觉。

    楚云走了过去,轻轻的抱住了冷雅竹,冷雅竹抬头看到楚云,这一次她没有挣扎,反而紧紧地抱着楚云大哭起来。

    “楚云,我怕,我怕我坚持不下去。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死了,我母亲受不了这个打击,大病一场就死在了我的怀里。我虽然很伤心,但是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觉得我还有亲人,镖局每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但是直到那一次,我被镇北镖局抛弃,我才知道原来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谎言里,我的父亲是被自己人害死的,我也是被自己人出卖。你不知道那个恶心的家伙一只的糟践我,幸而我遇见了你,但是你竟然抛弃我消失了,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冷雅竹一口咬在了楚云的肩膀上,楚云的肌肉就是地阶初期的都很难造成伤害,何况是冷雅竹,但是她还是狠狠的咬着,她的嘴里不断地流出了鲜血,楚云知道那是她自己的血,让楚云特别的心疼。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当时我的离开真的是迫不得已,我不是故意躲着你的,你也知道我被抓到了蛮族大草原,花费了十几年才回来。我以后不会离开你了,我会好好的保护你。”楚云紧紧的搂着冷雅竹。

    “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以后不要找我。月新、月冷的事情我答应了,还有谢谢你。”说完冷雅竹一把推开了楚云,朝着里院跑去,楚云看到她的样子摇了摇头。

    冷雅竹有很深的心结,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开的,但是现在楚云却需要离开了,在均县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解决虫灾,否则一切都免谈,楚云瞬间就失去了踪迹,再出现已经到了院外。

    PS:昨晚上忘了传了,失误。感谢阿布罗的投的第二张月票,我这个月欠你们五章加更,已经发了两章了,还欠你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