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道,你还在想什么,还不赶紧答应,跟着一个地阶后层的大当家的是多么的有前景,不要像你师傅我,蹉跎一生百年都达不到地阶中期。”苍火道人看到何足道不说话,大怒的训斥道。

    “你还让我何处去存在?难道你就不怕我继续带着山寨跟你作对?虽然你地阶后期很厉害,但是说实话,要不是我们师徒单独出来了,带着自己的属下,你依旧不一定对付得了我们。”何足道终于从激动中冷静了下来。

    楚云知道他说得对,自己的霸王寨被沈鹰训练的战阵他也见过,一旦他们启动,就是地阶也很难突破。那种成千上万人联合起来的力量十分恐怖,楚云就不相信何处去没有。当年他们能够消灭土狼盗,一是几个势力联合,势力庞大,而且是三路突破,土狼盗措不及防。另一个原因是土狼盗的众首领都被魔宗的人除去了,土狼盗群龙无首,根本没有发挥出战阵的威力,否则他们还真不一定啃得动土狼盗,哪怕他们有好几个地阶。

    “说得好,正儿八经的对战,想要拿下你们真要费一番功夫,但是就算是强攻,你们也不是对手,你知道嘛,我手下有五位地阶中期的武者,还有数位地阶初期的武者,这五个地阶中期的武者中有三位外家武者,你们的战阵再厉害,也不可能抵抗如此多的地阶武者。”楚云说完,苍火跟何足道嘴里就像是含了个鸡蛋,嘴张得老大,没想到楚云手下实力这么强横,就算是真的占领了均县,其他势力也要掂量掂量,毕竟这么多地阶,想要打下来,那肯定不是简单的事。

    “我知道你们还有点怀疑,但是只要虫灾结束,我就会让你们见见的。何大当家的,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楚云又问道。

    “好,我就答应你,但是你只要对不起紫儿,哪怕你是天阶我都要找你报仇。”何足道坚定的说道。苍

    火脑袋一转就知道了楚云的意思,楚云虽然实力大,但是也不想跟他们身后的门派对上,何足道虽然看似独立,但是也是楚云的一个障眼法罢了。但是苍火道人却没有点破,反而心里一片火热,他怎么看楚云都像是三百年前预言的那个应运之人。

    楚云又开口了:“你们何处去的人良莠不齐,因此我要给你们制定寨规,所有人都需要遵守,另外每一个小统领之上的都需去霸王寨学习,那个沙老愣是你们的人把,当时我从他嘴里说起他做的那些事,我都恨不得宰了他。”

    “好,都听你的,我知道我就是名义上的。”何足道也干脆,立刻都答应了下来,然后他以武道之心发誓,只不过特意加上了萧紫儿的事。

    “好,何大当家的,我们霸王寨的人突袭了你们的驻地,你现在赶过去,免得造成没必要的损失。”何足道也不废话看了自己师傅一眼立刻离开了,现场只剩下楚云和苍火道人。

    “苍火前辈,毕竟您是地阶三层,我也不敢完全相信你,这一枚是三虫三尸丹,是蛮族人的一种毒丹,您如果不介意就请吃下去,只要您不表现出异心,那么我就会给您解药的。你不要多心,我手下的几个堂主,曾经也有吃过的,但是现在我都给他们解了毒。”楚云拿出了一颗药丸,这是楚云在无边城的时候敏敏郡主给他的,据说是那些神秘的萨满炼制的,能控制蛮王高手,一共就给了楚云三颗。

    楚云拿着丹药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想起了敏敏郡主,又想了想萧紫儿和花朵儿,自己真的不是个好东西,哪个都对不起。

    “应当的,老道懂。”苍火很是干脆,一口吃了下去,楚云点了点头,就拿出了上好的伤药给了敷上,比起何足道的伤药好得多,苍火道人的血立刻就止住了。然后楚云就把苍火道人体内继续肆虐的内力吸了回来,一个火属性武者体内游弋着水属性内力,比起受最残酷的酷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苍火前辈,我想问问你,均县虽然地势十分险要,但是也并不是唯一的通道,这么多门派为什么都要派人来这里?有些门派明明隔着几十万里,还要在这里安插眼线,这到底因为什么啊。”楚云忍不住问道,其实这个问题,楚云早就想问了。

    “这个要说到三百年前闻名大陆的赵半仙。”楚云无力吐槽,什么半仙啊,听着怎么这么像骗子。

    “赵半仙当年被称为铁口神算算尽天下事,他在大陆纵横几百年,预测的事情毫无出错,是全大陆都尊敬的大能。赵半仙死之前曾经留下了一本书叫做《天机录》,这本书预测过他死后发生的一百零八件大事情。这三百年,他预测的钱一百零七件事一一应验,只有最后一个没有应验,均县就跟这个预测有关。”楚云听完一下子想起了前世的推背图,这也太像了吧。

    “这么厉害的大人物,竟然预测跟均县这么个小地方有关的预言?”楚云好奇的问道。

    “的确是的,他第一百零八个预言,推测出来了大陆再次分裂之后的九个潜龙诞生地,这些应运之人很可能从新统一大陆。均县就是其中之一,被人称为九龙争鼎。也因为这个原因,蜀山派才想独占均县,把潜龙收入麾下,进而称霸大陆。而其他门派联合抵制,毕竟谁也不想让一个门派独大。不过这个预言至今已经三百多年,所以虽然这些门派迫于赵半仙的名声而关注均县,但是也都是应付事的居多,除了蜀山派最看重,其他都只是凑数的,只要不让蜀山派得到怎么都行。我们均县才这么乱,这也正是各门各派想要看到的,我们得到重水门的支持这么多年,他们除了跟我们接头的那一次,其他时候从来没有来过,只要我们过段时间跟他们联系一次就行。阴风盗对于江淮帮也差不多,连阴风盗被灭他们都没有一点表示,估计都不一定知道,可见他们根本不是很在意。”苍火道人知道的的确是多,给楚云巨大的帮助,这些事情楚云根本不知道,也没有途径。

    “苍火前辈答应归顺我这么痛快,不会觉得我就是那个应运之人吧?”楚云有些无语的问道,苍火老道嘿嘿一笑并未说话,楚云也不再问,他这么认为更好。

    “那么千人敌和山泉盗是哪一个势力的呢?”楚云问道。

    “千人敌薛万仞这个家伙野心勃勃,你可别被他的外表所欺骗,这个人据我所知早就晋级地阶中层,现在估计得有三十年了。但是他却一直隐瞒,直到近些年才表现出来。我确定的已经有三个门派,分别是蜀山派、云家、兽神山,其他的估计还有好几个,要不然凭借他的地盘,怎么可能供养出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现在就是说他是地阶后期我也不吃惊的。”楚云以前就很重视薛万仞,苍火道人的话让楚云肯定了这个猜测,蜀山派、云家和兽神山,可是附近最强的三个势力,薛万仞竟然都能搭上线,不得不说这能力杠杠的。

    “山泉盗的话,本来是属于陈留郡天地盟和浩然书院的眼线,但是自从千面人偶当政之后我就不知道了,据说他是某个大派的大家族的嫡女,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楚云听完点了点头。

    “我霸王寨也是一方势力,但是为什么就没有人看上我们呢?”楚云好奇地问道。

    “大当家,你可能还不知道,云州将要爆发大事了,所有门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件事上面了,谁还有功夫管三百年前的一个预言啊。”苍火老道神神秘秘的说道,一下子勾起了楚云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