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足道虽然晋级了地阶,但是只是地阶一层,他的神识比起师傅更加的可怜,只有区区几十丈,他也根本没有发现异常,但是他对师傅的信任,还是让他立刻就跟着师傅逃跑。

    但是两个人的轻功怎么可能比得上楚云,几里之外,苍火道人和何足道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面前站着一个人,苍火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跑到了他们的前面。

    “阁下是哪路的英雄好汉?在下苍云道人跟徒儿,不知道阁下拦住我们的去路有何指教?”苍火道人问完,楚云慢慢的回过头来。

    “云大当家?”两个人都大惊,楚云已经十几年没出现了,他们以为楚云早就死了,谁又能想到,楚云竟然还活着。

    “两位好久不见啊。”楚云就跟遇到老朋友一样的对着两个人打着招呼,丝毫看不出他今天要对两个人下手。

    “云大当家,看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我们以为云大当家的遇到了意外呢,我们还很是心痛。不知道云大当家的今天来此有什么见教?今天我们师徒有事,改天一定到霸王寨拜访。”虽然苍火看着也很热情,但是他手中的剑却紧紧的握在了手里,他并没有用神识探查楚云的境界,害怕激怒楚云,他心里认定楚云的境界比自己更高,这个结论让他震惊。

    “哈哈见教?我想问问何大当家的,你为什么要趁我不在娶了我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山泉寨的萧紫儿在我霸王寨住了多年,成为了我的女人嘛?连千人敌薛万仞都奈我不得,你有什么资格,能够迎娶我的女人?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楚云冷冰冰的说道。

    “这。”苍火道人没想到楚云问的是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女人而已,没必要让一个势力兴师动众啊,但是他的弟子何足道却勃然大怒。

    “姓云的,我就是看上了萧紫儿怎么样?不管你们以前如何,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能怎么样?告诉你,我们师徒还没怕过谁。”何足道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再给我说一遍。”楚云杀气一闪,他虽然跟萧紫儿没有感情,但是她却是自己实际上的女人。

    苍火老道被楚云一闪而逝的杀气吓了一跳,这是得杀了多少人才能聚集出来的杀气啊,而且这股杀气并不是屠杀普通人能凝练出来的,必须是同阶高手。

    “足道,你放肆,怎么跟云大当家的说话呢。云大当家的这件事情不是我们的错,是山泉盗的千面人偶做主把她嫁给了足道,这不是我们的主意啊,而且足道并没有碰过萧紫儿姑娘,萧姑娘非常的刚烈,她说如果足道碰她,她就去死。老夫我为了维持跟山泉盗的关系,没让小徒逼迫,几年前萧姑娘已经回了山泉寨,你不相信我可以亲自去询问。”苍火道人立刻解释道,楚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松了一口气。

    “师傅,你何必跟他解释,千面人偶不是跟我们说过这小子只是个地阶初期的嘛?你害怕什么,云褚我告诉你,我师父都是骗你的,我早就上了萧紫儿的床,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每个男人涉及了女人都不怎么理智,萧紫儿嫁个他十年,他没碰过,这怎么不让他恼怒。

    “小子,你好胆,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能把你怎么样。”楚云的气势毫不隐藏的爆发了出来,地阶七层的强悍气势有如实质的朝着两个人扑面而去,何足道想在说些什么,都被压迫的说不出口,苍火道人也是脸色狂变。

    “云大当家的你等等。”苍火道人连连摆手,他知道今天他们彻底完了,地阶后期根本不是他们两个能对付的,哪怕他们两个自爆,希望都很渺茫。

    但是楚云却根本不跟他在说话的机会,十几道剑气如同闪电的打了出去,苍火道人背叛施展起自己的武功抵挡,一时间虚幕莲华出现,两个人的头顶火云漫步,看起来倒是气势非凡。

    但是当楚云的第一道剑气跟他的剑触碰的时候,苍火道人就知道今天彻底栽了,这道剑气比起他的全部内力都丝毫不差,而且更要命的是楚云的剑气是水属性的,天然克制火属性内力。

    苍火道人脸色通红,然后红光不断的闪烁,连他的宝剑也变成了赤红色,看起来是动用了压箱底的功夫了。苍火的剑跟楚云的剑气结结实实的碰在了一起,苍火道人退了三步一口鲜血喷出,这才堪堪的化解了楚云的第一道剑气。

    楚云冷冰冰的看着他们,这几道剑气可不是普通的剑气,是加了料的,楚云以叠浪十三剑的形式打出,一道比一道强,最后一道几乎是前面所有剑气的总和。

    苍火道人已经惊恐的无以复加,楚云对他们用叠力简直是大材小用,因为苍火道人现在内力已经消耗了三成,就是再来一道他也接不住了。他单手持剑背在了自己身后,然后平静的看着苍火和何足道怎么抵挡。

    嘭,楚云怎么可能厚此薄彼呢,十几道剑气绝大部分照顾的可是这个情敌,何足道跟他师父内力浑厚不同,他就是地阶一层的,两者刚一接触,他的宝剑就如同纸糊的一样被一击击断,何足道大惊,浑身内力一下子就被击散了,剑气势头不减,朝着他直射而去,何足道除了偏了偏身子,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出来,剑气狠狠的打在他的肩头,他运转全身内力都抵抗不住。

    鲜血喷溅而出,剑气在他的肩头打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贯通伤。

    “足道。”苍火道人看到自己爱徒受了重伤,而楚云的剑气依旧袭来,他猛地扑了过去,以身体挡在了何足道身前,楚云的剑气终于到了,楚云现在还不想杀死苍火道人,他还想打听一下消息,看到这一幕,立刻收回了一部分内力,但是就算这样,苍火道人也不好受。

    噗呲噗呲,剑气不断地打在苍火老道的身上,苍火老道近百年的时间也不是白活的,他的内力已经非常凝练,楚云又收回了大部分内力,因此他并没有跟爱徒一样,只是被楚云的剑气在身上打出了十几个血洞。

    苍火老道七窍流血,软绵绵的趴在了何足道的身上。

    “师傅。”何足道大惊,连忙爬起来扶着苍火,苍火道人嘴里的鲜血跟喷泉一样的往外喷。

    “我要跟你一起死。”何足道内力暴动,就想启动自爆,楚云毫无动作的看着两个人,其实他早就在远处标好了气息锁定,一旦何足道真的自爆,那么楚云立刻施展雾遁术,地阶一阶的自爆,范围真的是不算大,对地阶后期的楚云而言,一次雾遁术就能出了自爆的范围。

    但是何足道却被一只手死死的拉住了,何足道一回头,他的师父苍火道人紧紧的拉住了他。

    “不要,足道。”苍火说完这四个字,就坐在了地上,何足道仇恨又有些畏惧的看了楚云一眼,然后就拿出了伤药为师傅抹上。

    “苍火道人,你很不错,可惜你境界太低,根本就对地阶后期的毫无威胁,如果你是地阶四层叠力境的武者,那么我还真的要费一些手段。”楚云把源泉剑收了起来,背着手说道。

    “不错,我们境界相差太大,云大当家的,老夫求你饶了足道一命,老夫愿意代替徒儿去死。何处去山寨的所有一切都双手奉上,萧紫儿姑娘,我徒儿真的是待之以礼,没有破坏萧姑娘的清白。”苍火老道喘了几口气才把这句话说完。

    “师傅,都是徒儿的错,云褚,你要杀就杀我吧。”何足道满眼是泪的说道,他跟苍火的感情倒是真的情同父子。

    “云大当家你不知道,我们何处去跟重水门有关系,得到了他们的资助,如果云大当家的放过小徒,那么我就把重水门的联络方式告诉阁下,没过几年,他们都会运输不少的资源过来,对霸王寨大大有利。”苍火道人说完楚云一愣。

    重水门?就是那个临淮郡的重水门?他们离得均县可不近啊,为什么要在均县设一个眼线?楚云脑海里满是疑问。

    “云大当家的,你不知道,均县不是这么简单的,水深得很,我们这些山寨都是各大门派的眼线,为的就是监视均县这个要冲之地。你可能有过耳闻,外界盛传幽冥盗是蜀山派的人,我告诉你这是真的。甚至均县大一些的势力都是大门派的眼线,有一些甚至是两三家势力的眼线,比如说千人敌。你知道以前均县为什么这么安静嘛?有一些势力明明可以吞并别的势力都不做,就是因为他们害怕得罪其他的势力。这一次要不是借助虫灾,我也不敢打起吞并均县的念头。蜀山派厉害吧,但是他们当年还不是不得不放弃均县,你以为他们真的害怕我们这些土匪山贼?他们是承受了其他门派的巨大的压力。传说幽冥盗吓退了蜀山派,这简直是玩笑之言,其实当年蜀山派把幽冥盗清洗了,现在的幽冥盗都是蜀山派的弟子。”楚云被这个消息雷的外焦里嫩,这么说来自己吞并均县的计划岂不是无法实现了。

    “云大当家的,只要你饶过小徒,那么我就把重水门的联络方式告诉你,你放心他们只需要我们给他们提供情报,他们根本不在意你是什么势力。而且我还会把阴风盗跟江淮帮的联络方式告诉你,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大胆的灭了他们。本来我想靠着这一次的虫灾,消灭了千人敌和幽冥盗,但是没想到虫先生联系上了钱百万,钱百万也真的不要命了,敢去对付虫王。”苍火道人把他知道的一些讲了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钱百万跟着虫先生去了虫灾的源头?那么仇供奉去了没有?”楚云皱的眉头问道。

    “仇供奉?这个我真不知道啊,不过虫先生半个月前,曾经让我们派一名地阶武者做饵引出虫王,我觉得钱百万肯定不会自己去,因为这个人最是谨慎,所以我猜测仇供奉肯定被他们带去了,奇怪的是我从很多天前就发觉不了仇供奉的气息了。”苍火道人说完,楚云觉得仇似海肯定有了危险,因为他跟自己有了联系,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失踪的。

    “你什么时候发现他们不见得?”楚云又问道。

    “今天,我今天才发现的,我前天还来过,所以肯定他们消失了不过一两天的时间。”楚云立刻觉得去寻找仇似海,楚云对敌人是心狠,但是对自己人都很看重,既然仇似海归顺了自己,那么自己要去救他。

    “你说千人敌跟幽冥盗都没有被消灭,你怎么知道的?”楚云又问道。

    “虫灾虽然厉害,但是这些虫子却飞不高,我在他们那里都有眼线,他们传信给我的,在一个月前我还收到过消息。薛万仞秘密训练了一些部队,在虫灾的时候用出来了,那里虽然没有我们这个关卡险要,但是他们却连续建造了十几道关卡,以空间换时间,到现在并没有被消灭。至于庙子乡和三圣乡那边,据说幽冥盗出手把所有的势力整合了起来,后面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里最近一次的联系在一年之前,然后就没了消息。”苍火老道倒是老实,但是这却让楚云很为难,留着他们两个总是麻烦,看何足道这个样子,肯定恨自己恨得要死,一旦放他走,那么一个地阶仇人,总会让人特别的不安。

    “云大当家的,你放心,只有你放过小徒,他一定不会报仇的,我可以以武道之心让他发誓,并且你可以废去我的武功,只有有我在,那么足道不会报仇的,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苍火老谋深算,一下子看出了楚云的想法。

    “何大当家的,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楚云看向何足道,这个人非常的有才能,而且天赋很好,要知道没有大门派的支持,在五十多岁就晋级了地阶,这在大门派都算是很好的。

    “云褚,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紫儿对你念念不忘,甚至不惜自杀,你知道嘛?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但是每天晚上她都会独自垂泪,我知道她是在想你。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她,你们的第一次紫儿也跟我说过,你根本就是酒后乱性,甚至好多年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对她漠不关心,但是她偏偏喜欢你,我不服,我不服。”楚云听完有些默然了,原来是这个原因,自己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不管是萧紫儿还是花朵儿,楚云对她们都是性趣多,爱意低。

    如果换成那种枭雄,一个女人而已,说不准就把萧紫儿赏赐给何足道,让他为自己卖命,甚至还搭送一个地阶三层见识广博的苍火老道。但是偏偏楚云不是这种人,他不在乎金银财宝,不在乎丹药绝学,都可以赏赐给自己属下,但是女人却万万不能。

    只不过杀了何足道楚云却又觉得可惜,这真的是个人才,上位二十几年把何足道势力拓张了好几倍,井井有条。

    “何足道,我很看重你,我本来想招纳你,成为霸王寨的一份子,但是你肯定不愿意,但是杀死你,我却不舍得。因为我也很看好令师的本事,杀了你他肯定不肯独活,这样吧,我让你们何处去继续存在,你还是大当家,但是你的一些东西霸王寨要插手,我会派人帮助你,你放心,我派去的人呢绝不会随便干涉你。对于萧紫儿我会负责的,你也可以继续监视我,如果我对她不好,你可以随时的来找我拼命。这样能保住你跟你师父的性命,你觉得如何?”楚云说完苍火道人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毕竟没有人想死,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苍火道人想起了一个三百年前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