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似海自从自己的侄女董玄联系他归顺霸王寨之后,心里就十分的挣扎,土城钱百万对自己真的很不错,当年不顾得罪兽神山收留自己。而且自己修炼到地阶二层完全就是钱百万用钱砸出来的,自己的资质其实很一般,但是自己要报仇,兽神山灭门之仇不可不报。只不过钱百万却没多少雄心壮志,他只想赚钱,扩大自己的生意,这一点仇似海不能接受。

    于是仇似海在剧烈的心里挣扎之后,决定加入有雄心大志的霸王寨,从霸王寨的扩张就可以看出他们的野心,霸王寨建立区区二十年不到,在虫灾没有爆发之前,他们就从一个小势力扩张到了一个青林乡、一个东夏乡、半个文乡的地步,他早就对霸王寨存满了好奇。

    虫灾之后,他们虽然被限制在文乡南部不能动弹,但是还是治理的井然有序,并且赢得了治下民众的信任,一看就跟其他山寨不同,民心这个东西不是有长远规划的势力否则根本不在意。何况听自己的侄女董玄说,霸王寨的大当家云褚,现在有了地境中期的实力,而且还很年轻,这更加坚定了仇似海的信念。

    仇似海知道了霸王寨的计划,准备借助这次虫灾鲸吞何处去跟土城,他不光没有担心,反而兴奋起来,霸王寨雄心不减,一旦他们吞并均县,那么迟早会跟兽神山对上,只要能给兽神山找麻烦,他就兴奋。

    但是现在,他有些担心起来,因为现在虫灾没有在三个月左右结束,出乎了他的意外,另外在他看来虫先生是个变数。他身为地阶二层根本就发现不了虫先生的气息,这不能不让他担忧。以前仇似海并不知道他的存在,不管是苍火还是钱百万都没告诉自己,只不过现在虫灾浩大,为了稳定人心,苍火才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仇似海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虫先生是一个很大的变数,但是他无法告诉霸王寨的人,也联系不是自己的侄女董玄,心里很是着急。

    当他们听到虫先生大喊成功的时候,苍火老道跟墨倾当先跑了出去,仇似海略一迟疑,就想跟出去。但是突然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他大惊,因为他根本没有发现周围有人存在。能够如此接近自己,一旦偷袭,自己绝无幸免,他立刻就想呼喊示警。

    “仇供奉,在下霸王寨寨主云褚。”楚云立刻就把自己的名号报了出来,仇似海大惊,他没想到霸王寨的大当家这么大胆,会出现在这里。

    “仇似海拜见大当家。”仇似海很是干脆,立刻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他单膝跪下,这表明他臣服于楚云,楚云对他的态度很是满意。

    “仇供奉快快请起,我跟董玄姑娘是朋友,说起来你还是我的长辈。咱们时间很紧,没多少时间叙旧,我需要你帮我告诉我那个虫先生的底细,他的出现是一大变数。”楚云盯着仇似海问道。

    “大当家的果然心思缜密,我也觉得他是一大变数,只不过我仅仅在半个月前见了他一面,话都没有说过,不过我会尽快的打听出他的消息的,只不过我怎么联系你?”仇似海问道。

    “你打听出来之后,就把消息放在堡垒三里之外那一个圆形巨石的下面。千万小心,不要被苍火发现,虫灾结束之后,不管你打不打听出消息,我们都会行动,你自己注意安全。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不是地阶中期,而是地阶七层了,所以你放心我们这一次打不下来以后还要机会的,切记安全第一。”楚云说完身子雾气一闪就消失了踪迹。

    仇似海在楚云消失之后都没有从震惊回过神来,“地阶七层?”这可是地阶后期啊,自己地境中期都达不到,但是他却地阶后期了,仇似海大喜,楚云的实力越强,他越高兴。

    楚云出了堡垒,立刻施展轻功跑出去二三十里,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个灵隐斗篷的确牛,但是太耗费内力了,自己的内力是同阶武者的一倍之上,但是都扛不住他的消耗。

    楚云盘膝坐下好一会才恢复了一些内力,然后起身返回暗道,他身上也有地灵丹,但是他舍不得吃,恢复内力吃这个太奢侈了。也有一些恢复内力的丹药,价格也不算贵,但是楚云真的忘了买,他以后还要去买一些备用。

    回到密道楚云把知道的事情跟诸葛青衣说了一下,诸葛青衣思考了一阵才开口说道:“主公,对方姓虫,会不会是虫殿的人?”

    “你说的那个大陆十大隐门的虫殿?”楚云其实也有这个疑问,虫殿这个名字是楚云从苍火道人那里听来的,据说十大隐门之一,比起大路上的十大门派毫不逊色。大明帝国的蜀山派就是大陆十大门派之一,能跟蜀山派的实力差不多,可见其实力。

    “对,虫这个姓很少见,我也是从我以前家族典籍中推断出来的。据说虫殿最正宗的一只就是姓虫。”诸葛青衣点了点头。

    “这,如果是真的就很难办了,虫殿咱们肯定惹不起,而且他们的手段千奇百怪,就是越阶战斗也不是没有过,据说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人境七层的虫殿弟子在战斗中杀死地阶中阶武者的情况,可怕至极。”诸葛青衣又说道。

    “既然诸葛先生这么说,我们也不得不防。但是何处去是什么东西,他们能跟虫殿扯得上交情?我才不信,肯定是虫殿的人发现了虫灾找上门来的,他不一定为何处去出头。这一次怎么都要试一试,如果对方硬要出头,我们在想别的手段。先看看仇似海能不能打探到什么。”楚云和诸葛青衣只能如此。

    一连三天,堡垒都异常的热闹,何处去跟土城派了二三千人换防,高柳盗的一千来人逃一样的离开了堡垒,他们的样子比起乞丐好不到那里去,但是每一个人的精神都很亢奋。

    而且他们不断地往堡垒内运一些东西,楚云去看了看,都是些常见的草药,看起来那个虫先生还真的说不准研究出怎么对付虫灾了。

    只不过仇似海并没有送出情报,楚云每天去看一遍。在半个月之后,楚云终于在约定的地方看到了仇似海的纸条。

    “信息无法打探,虫灾有办法解决,具体情况依旧不明。”看着仇似海送出来的情报,楚云和诸葛青衣难以抉择,他们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呆了半年了,长时间不见阳光,很不舒服。

    “等,继续等。”楚云咬着牙说道。

    两个月之后,堡垒内聚集了四位地阶武者,以及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衫内,看不清楚面容,且感受不到一丝气息的男子。这四个正是何处去以及土城的四位地阶武者,这个黑衫人正是虫先生。

    “事情我已经说清楚了,你们谁愿意去把虫王引出来?只要它离开了老巢,我就会亲自出手,你们谁去?”破锣一样的苍老声音从虫先生嘴里传了出来,他一说话身上就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就跟身上带着很多的饰品一样,让人很不舒服。

    “苍火先生,你的经验最足,我看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你了。”钱百万二十年过去还是那个样子,身体很是富态,如果不看他的气势,那么简直就是个商人模样,他一说话小眼睛就眯了起来,满脸的笑意。但是偶尔从眼睛里面露出的精光,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

    “钱老板你说笑了,谁不知道你是均县的顶级高手啊,只有你去才合适啊,老夫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跑得动啊。”苍火道人连忙推辞。

    “照我说啊,还是仇供奉最合适的,你看看他为人稳重,这种事情就得仇供奉这种大将风度的人去啊。”何足道也开口了。

    “仇供奉他怎么可能跟何大当家的比啊,你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一寨之主,论老练谨慎还是何大当家啊,要不然何大当家的亲自去?”钱百万知道仇似海不喜欢说话,因此抢先说道。

    四个人你推我我推你,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毕竟这些虫子都已经这么厉害了,去直接面对虫王,他们觉得自己肯定就回不来了。虫先生冷冰冰的看着四个人,就像是再看小丑一样,地阶武者的感觉本来就很灵敏,他们立刻就知道了,这下子苍火很是不爽起来,他这些年因为徒弟的原因说一不二,什么时候让人用这种眼神看过。

    “虫先生,当年你自愿帮助我们抵抗虫灾,我们这些年对您言听计从不敢怠慢,但是你现在却让我们去送死,这有些不讲理吧。”苍火道人看向虫先生,语气有些生硬。

    “到底是小地方的武者,目光如此短浅,谁告诉你们我让你们去送死了。我会给你们配置一种虫粉,那些银翅虫不会攻击你们的,而虫王应该没什么攻击力,这是一个很轻松的任务,你们这都不敢去?真是可笑。”虫先生的声音难听,说出来的话更难听,几个人面色都十分不好,但是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因此谁也没有回话。

    “虫先生,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可好?”何足道站了出来说道。

    “随你们,我告诉你们,这一次虫灾你们也看到了,它们很可能是在进行最后一次进化,只是缺少食物而已,一旦他们攻破任何一个方向,虫王进化成功,那么就可以随处移动,到时候整个均县都要遭殃,你们也逃不了。另外你们决定要去的话,还需要准备二千名武者,把他们当做诱饵,这些人必须是武者否则起不到作用。”虫先生像赶苍蝇一样的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开,自己又回到密室内研究起来。

    “狂妄之辈。”几个人出了屋子,苍火道人大骂不止,商量了一阵也没商量出结果,四个人各自回去了。

    “师傅,我觉得虫先生说的很可能是真的,我们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平息虫灾,这对我们来说有好处啊?”何足道等钱百万和仇似海离开才说道。

    “足道,你还太年轻啊,你也知道,我们收到的信息是均县除了我们还有千人敌以及幽冥盗他们存在。他们两家我们哪一个都惹不起,何不借着这一次几乎让虫灾彻底消灭他们,到时候,均县还有谁能抗衡我们?钱百万只是个守财奴;山泉盗千面人偶只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的女人,你还是它们名义上大当家萧紫儿的夫君;霸王寨是群龙无首;高柳盗也已经消耗殆尽,说不准我们可以完成几百年没人完成过的伟业,一统均县。到时候我们夹在蜀山派、云家、兽神山之间左右逢源,成一县霸主岂不快哉。”苍火老道双目充满了狂热。

    “师傅,可是虫先生说时间很紧迫啊,万一让虫王晋级,我们就很被动了。”何足道为难的说道。

    “紧迫?哈哈,孩子他是唬你的,他一来我就看出他是虫殿的人,我这么多年的游历不是白走的。虫殿的人我可交往过,大陆上的每一次虫灾都是他们在背后推动的,我想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们选择自己的门人非常残酷,需要以身饲虫,然后度过几次难以想象的进化之后,才能正式成为虫殿的人。因为虫子的种类不同,爆发的形式也不同,我们均县这个就是以虫灾的形式爆发的。虫殿也不是没脑子的人,现在虫灾已经造成了上千万人的死亡了,我想也快差不多进化完毕了,到时候他自会离开的,我们不需要虫先生帮忙也没有问题。”苍火道人说完之后,何足道都惊呆了,没想到里面这么多道道。

    “师傅,既然是虫殿推动的,那么虫殿的人现在反过来抵制虫灾,这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啊?”何足道又开口问道。

    “足道,你不懂,只有度过了进化的虫王才是虫殿的自己人,引发均县虫灾的那个还不是。虫殿的人弱肉强食,这个虫先生,想要吞噬了虫王,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这是他们的传统,咱们凭什么要帮他?我当时请他来的目的,就是拖延下时间,减少我们的损失而已,咱们有他的帮助,才能以这么小的损失坚持了这么多年。只有这一次虫灾一过,均县就会完好无损的回到我们手里,哈哈哈。”苍火老道得意的说道,他并没有注意在屋子的一角,有一只小到忽略不见的小虫子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只有偶尔脑袋上面的两只触角微微的摆动,才表面他是活的。

    一天之后。

    “老董,坐下吧,这一次咱们上了贼船啊,我们钱家经营土城已经三代了,一直是和气生财,不随意的介入纷争,但是没想到,逃也逃避不了。老董,说实话我都有些心灰意冷了,哎。”钱百万把仇似海请到他的房间,钱百万就开始跟仇似海抱怨起来,他知道仇似海是董家的人,也知道他的仇。

    “钱大哥,这可不像是你啊,这么多年你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么丧气的话。再说了咱们土城有你我两个人谁能耐得了?”仇似海觉得今天钱百万有些不对,但还是很感激钱百万的收留之恩,安慰了起来。

    “老弟,我心里不舒服,陪我好好喝几杯。”钱百万从柜子里拿出个酒壶,自己先倒了一杯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又去倒第二杯。仇似海看到钱百万这个样子,也就陪着喝了几杯。

    钱百万不断地发着牢骚,仇似海劝着劝着就多喝了几杯,顿时觉得脑袋有点发晕,他立刻就感觉到了情况不对。

    “钱大哥,你给我下了毒?”仇似海双手撑着桌子不敢相信的说道,他跟钱百万可是几十年的交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