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羬羊对自己十分依恋,除了自己不让任何人接近。小羬羊被刘三娘喂了几次吃的算是比较亲近了,因此楚云要出去就把它托付给刘三娘。但是楚云每次想离开的时候,它都咬着楚云的裤子不让走。楚云有正经事要做,只能安抚一会狠心离开,走出去好几里,楚云都能听到小羊不舍的哀鸣,楚云第一次觉得听力太好了也不是个好事。这段时间,楚云还真的接受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楚云准备去堡垒调查了一圈,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在灵隐斗篷的帮助下,楚云不觉得有人能发现自己的踪迹,自己的内力也就是能够维持半个时辰,但是楚云来说已经足够了。

    不看不知道,何处去和土城玩得真够狠的,他们把高柳盗、阴风盗的残余以及其他小势力整合了起来,然后让他们顶在最前线拼命,而他们躲在后面监视。堡垒分为很多层,最前面的都是这些势力,他们则躲在后面。只不过有两位地阶监视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虫灾果然残暴,他们虽然大部分是翅膀只有几条银丝的虫子,但是也有许多翅膀全变化为银色的。这些虫子连厚达几丈的堡垒都能咬透,一旦被他们进入堡垒,那么堡垒里面所有的人绝无生机,连骨头都不会剩下。楚云记得他们以前并不会吃骨头的,但是现在看样子是饿狠了啊。

    只不过虫子突破第一层之后,还有第二层等着他们,整个堡垒就像是蜂巢一样,一个个的小格子隔开的。

    里面的人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他们拿着一种草药捆成火把的样子抵抗这些虫子,看起来真的有些效果,这些烟能够让虫子的速度减缓,长时间甚至让虫子陷入昏迷。而且草药燃烧的火焰程惨白色,碰到这些虫子,可以融化他们刀枪难入的虫壳,只不过比起虫子的数量实在是杯水车薪而已。堡垒到处都是烟雾缭绕的,但是这给了楚云机会。

    楚云感受得到堡垒内有几股熟悉的地阶气息,其一就是苍云老道,其二是土城供奉仇似海。另外土城的钱百万以及何处去的何足道两个人竟然驻扎在堡垒的百里之外,看起来他们是当成了预备队。

    这下子就让楚云有些为难了,这个距离不远不近的,如果先打堡垒,那么何足道和钱百万万一跑了,那么肯定是个心腹大患,毕竟他们都是地境,有了准备,楚云也很为难。楚云虽然地阶后期,但是同阶的自爆也不是炸不死自己的,只不过是生存机会大而已。

    如果先打何足道和钱百万,那么堡垒这边万一救援,甚至放弃抵抗虫灾,那么虫灾一蔓延,楚云的算计就成了空了,他可不想要一个千里无鸡鸣的白地。而且楚云隐隐的觉得堡垒里面有一个很可怕的人物,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这让楚云有些忌惮,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楚云本来想去见见董玄的叔叔仇似海,但是他在的的地方跟苍云老道太近,楚云害怕打草惊蛇只能离开了先。他还是担心堡垒中那个能威胁到自己的人物。

    楚云悄悄地潜回了密道,然后迅速的找到了诸葛青衣,把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主公,你是说你觉得堡垒里面有一个令你忌惮的感觉,但是你发现不了他的气息?”诸葛青衣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虽然他们四个地阶,但是仇似海供奉已经是我们的人,一个苍云道人,区区地阶三层而已,不是我说大话,就是正面跟他交手,他都扛不住我一千招,如果偷袭的话,我能十招之内拿下他。他是堡垒之中境界最高的,对我都没有任何威胁,但是偏偏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如果我不小心,很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楚云确定道。

    “主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咱们既然有了行动,如果贸然退回,这么多人参加了这次行动,肯定会让何处去知道的。我们这一次放弃,下一次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特别是高柳盗也建造了一个关卡,一旦他们建成,就会把我们隔绝开来。他们再听说了我们这次的行动,封锁了另一头的暗道出口,那么就会形成对峙局面,这不是我们想要的。”诸葛青衣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主公,我们最好一次成功,您亲自带领一些精英突袭堡垒,我则带人继续朝百里之外进军。顺利的话,您里应外合之下击杀苍云道人,然后让仇似海控制好堡垒。如果堡垒内真有高手,那么以主公的轻功,逃走起码不是问题。不管主公能不能成功解决堡垒的敌人,都有立刻反过来追我们,以主公的速度完全可以追上。到时候打一个时间差,两边几乎同时解决,一举解决所有敌人。就算是堡垒那边出了问题,也能大大削弱他们的实力,对霸王寨大有好处。主公看这样如何?”诸葛青衣把自己的想法跟楚云说道。

    “好,一般来说地阶武者的神识不会一直放出,再说了钱百万区区地阶三层的武者,神识也就是一二百丈,几百米的范围而已,到时候把我们的人埋伏在五里之外,那里有一个不小的树林,他们绝发现不了,就算是发现了凭借我们的射神弩也足以安全撤退。”楚云点了点头,这些射神弩就是楚云从极暗魔宗的关卡弄来的那些,地阶高手也会顾忌它们的威力,何况只是两个地境初阶而已。

    “好,我们就等待虫灾结束。”两个人订了计,就开始休息起来。楚云去偷袭堡垒,人手不用很多,就选了二百来人,但是这些人是霸王寨真正的精英,没有一个低于人境五层的。

    这一次虫灾比预想的时间还长,三个月的时候,并没有结束,一直持续到五个月,楚云等人在密道中都已经待了快半年了。这里非常的潮湿,而且不见阳光,就是武者待在里面也很不舒服。

    “寨主,我觉得这次情况不对啊,你说会不会虫灾会继续持续下去,一直到攻破何处去他们建造的堡垒呢?”诸葛青衣迟疑的问道。

    楚云觉得也很有可能,这些虫子明显是在进化,但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很明显已经没有了食物,他们只能拼死一搏,这也是很有可能的。甚至千人敌那边以及均县东北那边当然如果有活人的话,肯定也面临巨大的压力。

    “我再去看看,尝试下能不能见到仇似海,你们等我消息,另外让文先生再运送一批给养过来,还有通知他加快关卡的建造,万一这里出了事,我们也好有后路。”楚云转身离开了。

    再次来到堡垒,情况非常的不乐观,厚达几百米的堡垒,竟然沦陷了三分之一,而且虫子的攻势丝毫不减,依旧是数量众多,攻击疯狂。里面的五千多人,只剩下了二千多,可以看出战斗的惨烈。堡垒外面也是密密麻麻的虫尸,但是依旧阻挡不了虫群的疯狂。

    楚云不断地从堡垒内听到绝望的呐喊,都是在骂何足道以及土城的,这个时候,不要说霸王寨打过来,就是霸王寨不打,他们都要自行崩溃了,这个情景让人绝望。

    “苍火你是个出家人,求求你了,把我的这些兄弟们方走吧,他们已经不行了,我愿意留在这里。仇供奉,求求你说句话把,我们高柳城的儿郎们都快拼没了。”楚云远远的听到了高柳盗大当家墨倾的哭声,这让他有点好奇,他默默的潜了进去。

    堡垒里面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牢笼一样,过道非常的阴森,房间里不断地传来鬼哭狼嚎,但是这些房间都被从外面锁死了,这些人除了在房间里面等待虫子的出现,没有任何逃生的办法。

    楚云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他慢慢的潜到了墨倾声音传出来的房间,楚云不用探测就能感觉得到里面几股强悍的气息,一个是苍火道人,一个是仇似海,一个是墨倾还有一个应该也是一个人境十层的武者。

    “不行,虫先生的研究就快有成绩了,我们再忍一忍,最多一个月就结束了。到时候均县这么大的地盘,任意的让你们挑选三个乡,难道墨大当家的还不知足?”苍火道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楚云一下子听到了虫先生,难道这个人能够平复虫灾?楚云一下子来了兴趣。

    “苍火,你们何处去这一次做得太绝了,二十多家小势力已经全部拼没了,我们阴风盗和高柳盗也差不多了,到时候给我们地盘,我们有什么用?你们何处去的人只有二三百人,都缩头乌龟一样的躲在后面,难道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嘛?”屋内那个楚云不认识的人境十层的武者怒吼道。

    “阴魅,当年阴风盗被灭的时候你小子在哪里?这几年还不是在我们的帮忙下,你才控制住了分裂成好几个势力阴风盗?当年你是怎么跪在老夫面前哀求的,难道你都忘了?当年你说老夫有命万死不辞,难道都是说着玩的?现在你竟然敢这么跟老夫说话,老夫能把你推上大当家的位置,也能把你踢下去。”苍火阴测测的说道,楚云听明白了,这个人原来是阴风盗的新任大当家的。

    “苍火前辈,可是我们阴风盗快拼没了,这些年我们已经没了几千兄弟了。现在是我们最后的精华了,现在也已经死伤了一千多,再死下去我们阴风盗就绝种了,我这个大当家还有什么当头?”银魅声音里满是悲哀。

    “那怕什么,到时候你加入何处去,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你放心,到时候你就是二当家,足道是个好孩子,他会跟亲兄弟一样对你的。”苍火道人语气温和了许多,但是却让银魅以及高柳盗的墨倾浑身冰凉,这是要吞并他们啊。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好心,又是让我当大当家,又是跟我说平定虫灾之后给我什么好处,原来就是那我们阴风盗当成挡箭牌,你们想消耗我们,保存你们的实力,我太蠢了,太蠢了,竟然被你的谎话迷住了眼。但是我告诉,我们阴风盗已经传了七代,我们杀人放火玩女人,什么坏事都敢做,但是我们阴风盗的人却绝不会当孬种。别以为你是地阶的我就会屈服,我要放兄弟们出来,我们现在就要走。”银魅转身就要出去。

    突然屋子里的温度大涨,苍火道人出手了,面对地阶,一个人境十二层的毫无反抗之力,银魅也没有选择反抗,苍火一掌打在了银魅的胸前。地阶三层的全力一击,已经完全把银魅心脉震碎了,这个阴魅死定了。

    “既然知道我不会放你们走,你还当面说出来,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幼稚,否则怎么会让你成为阴风盗大当家?你放心,你死了之后,你的那几百个弟兄会继续帮我们卖命,没人会知道你已经死了的,嘿嘿。”苍火道人老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但是银魅并没有流露出求饶或者是后悔的情绪,反而咧着嘴露出一个微笑,苍火道人大怒,一脚把银魅踢到了墙边,银魅一歪头彻底死去了。但是他一死,一股震天动地的声响从他身上传了出来,就像是哨子一样,苍火道人脸色大变。他走南闯北见识广泛,以前的确见到过,有一些人会在自己身上请人制造一个机关,当这个人死去,机关就会启动,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起到了提醒的作用。

    苍火道人也没想到这个银魅身上竟然有机关,万一是银魅跟自己的属下约定好的,一旦这些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人境八层的武者从远方跑来,楚云披着灵隐斗篷站在暗处,他根本发现不了。

    “怎么了?大喊大叫。”苍火道人怒斥道。

    “禀告道爷,阴风盗的人都疯了,刚才我去送饭,发现他们全都自杀了,我连续看了几个房间都是。”这个武者慌忙的说道。

    “都死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给我去看看他们几百人是不是都死了,我就不信了,他们全部不怕死。”苍火道人大发雷霆,这个人立刻跑了出去。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喘着粗气的苍火老道,以及沉默不语的仇似海和墨倾。

    “苍火前辈,我不知道你们是要怎么对待我们高柳盗呢?”墨倾终于开口了,他看到了银魅的下场,顿时对高柳盗的前景有些绝望了,他们现在不比阴风盗好,虽然还剩下一千来人,但是看虫灾的架势,还是没多大希望的。即使他们外面还有几千人的手下,但是那些人绝大部分都是些充门面的样子货,一旦自己的这一千人死没了,那么高柳盗也差不多亡了。

    “哈哈,你放心墨大当家的,我们都是朋友,是伙伴。你放心,我马上通知足道和钱老板派人支援,你们也辛苦了几个月了,也该休息休息了。”苍火知道不能再过分逼迫高柳盗了,高柳盗一直就是主力,如果他们也出了问题,那么这个堡垒也完蛋了,他现在要稳住高柳盗。

    “那就谢谢苍火前辈了。”人在屋檐下,墨倾也不得不答应了,他也没同归于尽的勇气。他现在万分后悔,当年霸王寨邀请他们抱团取暖,但是自己鬼迷心窍跑到了何处去和土城的地盘,现在倒好。

    “报告道爷,阴风盗五百一十六人全部自杀了,无一例外。”刚才那个去查看的统领跑了回来,当他说完,屋子里的三个人全都沉默了。楚云也为阴风盗的刚烈震惊了,他以前很看不上阴风盗,名声相当不好。而且智商更差,是近些年唯一被幽冥盗出手灭寨的势力。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刚硬,不知道自己的霸王寨能否比得上。

    “仇供奉,你怎么看?”苍火看向一边木雕一样的土城供奉仇似海,他平常什么都是自己做决定,根本不会问仇似海的意见,仇似海性格也是要多低调有多低调,因此像这样征求仇似海的意见还是第一次。

    “这一次虫灾出乎了我们意外,就是草药都不太够了,再加上阴风寨的事情,现在这里非常危险。我觉得应该立刻让两位大当家的寻找草药,让虫先生配置,另外让他们派一部分人手过来,虫先生的研究最重要,只要我们撑到研究成功,那么咱们的谋划才能成功。”仇似海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这跟苍火不谋而合。

    “成功了,成功了。”一道苍老低沉的欢呼声从最里面传了出来,屋子里的三个人互望了一眼,全部大喜,他们立刻向外跑去,特别是苍火老道,一旦虫灾解决,他们凭借先知先觉以及地理优势,肯定会杀回去,到时候全据均县不敢说,但是起码能够占据一半。

    ps:今天可能就这一章,第一天工作可能很忙。感谢书友160627215723716的月票,五月份欠你们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