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寨外松内紧,表面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实际上防备非常严密,从两个叛徒的身上牵连出来了二十几个内奸,并且意外的发现了几个其他势力的人,比如说闻乡一只耳和千人敌薛万仞,他们竟然早就在霸王寨安插了眼线。

    楚云大怒之下,亲自出手,又找出来一个隐蔽的内奸,这家伙竟然是幽冥盗的人,是霸王寨当时在青林乡的时候,就被安插进来的人。足足跟了楚云二十年,楚云对幽冥盗的手段有了更深的体会,这一次要不是虫灾爆发,估计自己霸王寨真的永无出头之日,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注视之下。而且一旦他们全部联合起来,楚云就是地阶七层都扛不住。

    楚云一个月后收到了淮阴县传来的消息,楚大、林小灰等四人第一波到来了,半个月后魏镇、路游他们这些镇北镖局的人才赶到,知道他们安全,楚云大喜,并且再次指示他们不要绕路赶来等自己的消息。

    “师傅,我们的丹田真的修复了。”熊二围着楚云兴奋不已,熊大也乐得只会咧着嘴傻笑。他们以为这辈子到达人境九层就是极限了,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竟然帮他们找到了办法。

    楚云在桃花源世界得到了修复丹田的办法,并且特意为了他们留下了一部分黄金兽肉,这样他们才能成功。两个人在黄金兽肉的催动下直接晋级了人境十层。外家武者,并没有人境十一层和十二层,到了人境十层就可以冲击地阶。但是楚云却阻止了他们,因为楚云不想让何处去的人有了警惕,一旦晋级地阶,整个均县都会知道。

    楚云又把从桃花源得到的一部分《战经》拿了出来,并且融合了他们修炼的《暴龙功》和《龙象功》,整合出来了一门非常适合两兄弟的外加功法,楚云给它起名《战神诀》,交给了两个兄弟,并且把准备好的如意赤金锤拿了出来,并且授予了他们《奔雷锤》这门战技。

    “师傅,你从哪里得来的小锤啊,你是想让我们把它挂在耳朵上嘛?”熊大和熊二接过楚云给他们递过来的迷你小锤,这俩小锤还不如两个人的指头大,拿在他们俩巨人手上,跟个玩具一样。

    “小锤?为师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楚云没好气的拿过来一个,然后开始说话了。

    “涨,涨,涨。”随着他的话,如意赤金锤开始变大起来,很快就变成一柄长达三米的巨锤。

    “好玩,好玩。我试试,太轻了,师傅。”熊二跟熊大都使用锤的,普通的锤很难满足它们,他提起了如意赤金锤,结果发现跟小锤差不多重,很是失望。

    “急什么,你这个笨熊,放下看着。”楚云一脚把熊二踢了出去,熊二一点不生气嘿嘿的跑了回来。

    “重,重,重。”随着楚云的声音,这柄巨锤虽然没什么变化,但地面却传来砖块断裂的声音,它在地面上已经压了一个大坑。

    “你们谁试试?”楚云好笑的问道,现在如意赤金锤已经重达百万斤。

    “我来。”熊大走过来撸了撸袖子,然后单手就想提起来,单手他脸色憋的通红都没有顺利提起来。

    “哥哥你没吃饭啊,还是看我的。”熊二一把推开熊大,双手握住了锤柄,他累得满头大汗也没提起来。

    “好重啊,我就不信了。”熊二大喊一声,身材暴涨起来,楚云这都这是暴龙功的威力,比起自己的巨像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等他们地阶之后,楚云就会传给他们。到时候他们面对比自己高一两个等级的地阶高手都毫无问题。

    “起。”熊二的胳膊比起楚云的腰都粗,看起来十分吓人,但是即使是这样,他都没提起来。

    “师傅,我拿不动。”熊二苦着脸说道。

    “哈哈哈,你不是说他轻嘛,怎么拿不起来了,看我的。楚云一根手就把如意赤金锤提了起来,两个兄弟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师傅你太厉害了。”兄弟俩马屁不要钱一样的拍了过来。

    “哈哈,你们也试试,轻,轻,轻。”楚云喊了几声,把如意赤金锤恢复到十万斤,两个兄弟这个重量毫无问题,他们啧啧称奇。

    “好了,这两柄锤你们一人一个,现在滴出一滴精血来,我来教你们。”楚云因为有桃源村的关系,所以他不用滴血就可以掌握,但是熊家兄弟不行,只能以精血催动。

    “太好玩了,我也能控制了。”熊大熊二嘿嘿傻笑着,不断的尝试起来。

    “好了,你们自己拿回去玩吧,不要随便显摆,有时间多点地盘能保住自己一命。你们出去把陈雷陈火以及鱼俱罗三个人给我叫来。”楚云把两个憨货赶走,陈雷三个很快就到来了。

    “少爷。”三个人走了进来,很恭敬的给楚云行礼。

    “你们在人境巅峰也待了这么多年了,我曾经告诉过你们,我会把你们带到地阶,我今天就是传授给你们晋级地阶的所有经验,你们仔细听着。”三个人大喜过望。

    楚云接下来又赐予了所有统领之上的人物许多的人武丹,让所有人境界大为提升,当然也有许多死活突破不了人境七层和人境十层这两个屏障的,这个楚云也没办法,只能看他们自己的机缘。

    三个月内,霸王寨实力大增,绝大部分的人都提升了起码一级,这个时候三年左右一次的虫灾终于爆发了。

    楚云以前一直认为何处去他们防备虫灾的办法就是凭借堡垒,然后等待虫子退却。但是暗影卫打听到的消息却是,何处去他们掌握了一种草药,可以熏晕这些虫子,但是什么草药却是机密,他们打听不到。

    楚云这些日子一直的用这些间谍传递假消息,现在终于有了成效。第二天楚云以所有间谍祭旗,儒将更是亲自把自己女婿的脑袋砍了下来,然后楚云带领着二千人准备出征。虫灾已经十几天了,一般来说每一次大规模的虫灾持续三个月左右,后面的都是一次次小规模的而已,因此这个时候进攻,赶到那里花费二个多月,正好到了最后的时刻。等待他们疲惫的时候,霸王寨突然杀出,到时候还有土城供奉仇似海的内应,想不成功都难。

    楚云前几天见过了疯魔棍董玄,楚云知道她是个女人,但是还是化妆成一个男人的样子,现在看起来憔悴多了。楚云知道她的仇家是兽神山,这么多年的奔波,依旧报不了仇,这个小姑娘也是挺可怜的。

    当她知道楚云达到地阶中期之后,立刻就答应了楚云的要求,在她看来一个统一的均县,肯定会跟兽神山为敌,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肯定的。兽神山绝不会允许自己身边出现一个强大的势力,何况还在均县这种要地。

    董玄的实力已经到了人境十层,按她的年纪来说以后非常的厉害了,可见她的刻苦,她现在正在跟陈雷和陷阵卫的副统领邹远在前面探路。陷阵卫是曦族为主体的,他们山地丛林经验丰富,数次战斗都是前锋。

    说实话,楚云对能找到这一条密道的凌飞还是很佩服,这一条路可以说是在山腹之中的。河水不断地流淌,经过了长年累月的冲刷,在山腹形成了一条长达几千里的暗道。而进入暗道需要从河底进入,一般人那里可能注意得到。但是偏偏凌飞就找到了,这条暗道直通何处去等势力所建的堡垒不远处,只有几里的距离,一个冲锋就能跑过去。

    楚云也问过,果然这条密道不是他发现的,而是他的爷爷,他世代住在均县,家里以前是打猎的,他小的时候听爷爷说过,因此霸王寨来到这里之后,他去寻找果然找了出来。

    当他把这条暗道的两端探测出来之后,他就开始了构思,只要出其不意下,肯定取得重大的收获,果然他利用这一条密道换来了楚云的信任,成为了霸王寨权力核心的一员。不得不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两个月的时间,非常考验霸王寨的后勤,但是这些都难不住诸葛青衣和文轩,他们早就派人在长达几千里的暗道内放上了食物,每隔一段距离放一次,因此他们毫无后顾之忧。

    “寨主,前面发现了一个野兽,好大啊,他的实力太强,我们死伤了好几个人,现在陈雷殿主正在拼命拖着。”楚云受到了前面的禀报,他立刻开启了神识,果然楚云“看”到了一只野兽,这只野兽浑身漆黑,就像是被人用火烤了一遍,而且浑身带着伤,身材高达四五米,它的后面有一只小狗大小的小兽,长得浑身白毛,很是喜人,陈雷已经扛不住了,楚云身子一闪就赶了过去。

    “陈雷让开。”楚云大喊一声,一道剑气已经打了出去,这道剑气打在了巨兽身上,把它打了一个趔趄,但是并没有造成伤害,楚云虽然用了三分内力,但是这剑气竟然没有伤到这个漆黑的巨兽,这太不合常理。

    楚云源泉剑连续不断的砍在了巨兽的身上,但是却难以形成伤口,楚云心里大惊,自己全力都破不开它的防御,那么到底是什么人,能在它身上形成这么多伤口的,难道是天阶?

    楚云有些不耐,想要尽快的结束战斗,因为今晚上不到达下一个宿营地,那么在这潮湿的地道内,明显没地方休息。

    但是还没等楚云出手,浑身漆黑的巨兽就自己倒下了,楚云感觉大地都震动了一下,这是有多重啊。巨兽发出了绵羊一样的叫声,他不远处的小兽咩咩的跑了过来,围在巨兽的身边哀鸣。

    “寨主,我们救救她吧。”楚云身边的刘三娘到底是个女人,比较的心软。

    “你们看他的脖子上,是兽神山跑出来的,万一被他们知道。”诸葛青衣指着漆黑巨兽脖子上的一块牌子,楚云早就看到了。

    “咩咩。”漆黑的巨兽伸出了她的大舌头舔了舔小兽,然后拼尽全力的看向楚云,大眼睛里面满是哀求,楚云瞬间就知道了,她想让自己救助自己的孩子。显然小兽是刚刚生出来的,地上满是血迹。不管什么动物,对敌人的实力都有人类难以想象的直觉,它显然知道楚云是所有人中境界最高的人。但是楚云却不想答应,因为现在不是跟兽神山翻脸的时候。

    他走向前去,就想结束他们的生命,就当自己没有见过他们。

    这个时候,漆黑的巨兽眼睛里面饱含了泪水,显然感到了楚云的恶意,她拼尽全力的站起身来,楚云叹了口气,他以为巨兽,想要拼尽全力的保护自己的孩子呢,结果并不是的。

    巨兽费力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团白色的物体,吐在了楚云身前,就跟一团酸奶一样,然后继续哀求着看向楚云,楚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按说巨兽明显是想用这团东西,换取楚云救他的孩子。小兽咩咩的围着巨兽打转,他刚出生,什么都不懂,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不搭理自己。

    “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灵兽羬羊吧?”所有人都没说话,但是林中虎谢胜惊呼起来。

    “什么羬羊?”楚云回头问道。

    “寨主,羬羊是我们均县的传说,话说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一个少年遇到了一只长着羊身马尾的巨兽,那只巨兽受了重伤,少年想尽了办法都没有救它。但是少年的举动却被羬羊看到了眼里,于是它在临死之前,从嘴中吐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少年被吐个正着。少年没有生气,依旧悉心照料,在巨兽死后,少年大哭一场,用了几个月才把它的尸身埋在土里。等他回去之后,整个家乡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村子被屠杀了干净。少年本来是个绝脉之人,不可以练武,但是他一心报仇,练起了家族的武功竟然发觉自己的经脉打通了。这个少年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它拼命修炼,境界一日千里,短短一年就达到了人境七层,于是他手刃了仇人,成了一个山寨之主。少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境界依旧飞速提升,他喜欢雕刻,一次闲着无事在寨外雕刻出了巨兽的样子,正好被一个路过的老者看到,老者一口叫出了雕刻的名字,叫做羬羊灵兽,是一种实力很强大的灵兽,最让人心动的是,他有时候为了报恩,会吐出一口灵液,能够改变武者的丹田经脉,十分神奇。少年这才知道那只异兽的名字,原来叫做羬羊。他就把自己的山寨改名为了羬羊寨,以及纪念那只异兽。”谢胜感慨地说道。

    楚云仔细看去,这个巨兽真的挺像羊的,而且小兽更像一只羊羔,叫起来也是咩咩的。

    “我们也听过这个传说,这小兽看起来还真的像,羊身马尾。”其他一些均县土生土长的人也说道。

    楚云看向哀求的漆黑巨兽,然后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她吐出来的东西,结果这东西嗖的一声就进入了楚云的身体,楚云大惊失色,不过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才松了口气,他的身体突然发热起来,经脉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楚云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寨主。”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并且有人就要对巨兽动手。

    “都不要动。”楚云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他的身子开始暖洋洋的,经脉丹田开始扩张起来,虽然慢,但是楚云立刻就感受到了。而且经脉和丹田的韧性也开始慢慢增长,楚云大喜,要知道丹田经脉越大,容纳的内力越多,武者越强。而且坚韧增加了,自己就不会惧怕经脉、丹田受伤,这可是好事了。

    楚云走了过去:“你放心吧,你的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我会把它当成我的孩子一样。”楚云伸出了手摸了摸自己脚下的小兽抱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体内有他母亲气息的原因,小兽看起来对自己很喜欢,咩咩的叫着,舔着自己的手,很是亲切。

    巨兽人性化的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谢意,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带着无限的爱意看向小兽,眼睛里慢慢的失去了神采。

    小兽发现了自己母亲不理自己,他咩咩的满是悲哀,咬着楚云的衣服,想让楚云把它放下,楚云叹了口气,把他放在母亲身边,小兽不断地舔着自己的母亲,但是不管怎么样,母亲都没有睁开眼看他一眼。

    叫了大约一刻钟,小兽刚出生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力量,它趴在母亲边上疲惫的睡了过去,楚云走过去一把抱了起来。看着满脸泪痕的小羬羊,楚云也感同身受。

    楚云一剑斩出,原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楚云一手抱着小羬羊,一手提起巨兽放了进去,这只大羬羊非常的沉,但是对楚云不算什么。楚云把它埋了起来,行了个礼,然后抱着小兽转身离开了。

    “继续行军。”

    小羬羊睡梦中还哀鸣了几声,仿佛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生命里总重要的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