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儿,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归宿的,现在我有些事情,等晚上我在找你行嘛?我是一寨之主,我刚回来先公后私,你觉得可以嘛?”楚云微笑着看着花朵儿,自己好几世加起来几十岁的人了,但是除了孙灵儿是自己“努力”追上的(好吧,其实是孙灵儿知道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这么容易被追上),其余的还真的没在女人心上花过心思。他还真的对女人毫无办法。

    “好,不过你忘了我是陷阵卫统领,我也要参加。”女人的脸真是说变就变,听到楚云接受了她,立刻开心了起来。

    “拜见寨主。”文轩等人全部回来了,楚云看着自己的这些属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荒废。

    除了神机卫统领隋烈和荒字堂堂主公孙谋战死,以及监察殿殿主陈雷、战斗殿殿主陈火、羽林卫统领鱼俱罗三个人都是人境十二层升无可升,另外因为熊大和熊二没有丹田又是外家武者所以也维持在人境九层,其他的所有人都大有长进。

    天字堂堂主怀鹰、玄字堂堂主儒将张不凡、执法队统领寇光祁三个人全部晋级了人境十层,这让楚云很是满意。

    黄字堂堂主刘三娘、洪字堂堂主萧硕、暗影卫统领魏谋三个人都晋级了人境九层。沈鹰因为要统筹练兵境界倒是慢了很多,依旧是人境九层,被后面的人追了上来。文轩也因为事情很多,只是人境七层而已。

    林中虎谢胜这个最让楚云意外,他当年也才人境五层,但是仅仅十几年,竟然达到了人境八层,公孙谋死后,他暂代荒字堂堂主。

    花朵儿也晋级了人境八层,境界算是不错的了。另外楚云刚开始的那些老兄弟,八臂娜迦杜万、金算子石安、钻地鼠卫平、丑姑爷丑达、没面目封能,这一些副堂主级别的也都人境七八层了,很为楚云长脸。这些人都是从很早就跟随楚云的,他们才是楚云统治的关键,毕竟只依靠境界压制,一个势力也不会牢靠。

    另外现在霸王寨的两殿、八堂口、四卫,所有的战斗人员加起来足足有四五千人了,这些人可都是人境三层之上的,其中人境四层之上的达到了千人,光看基层实力,霸王寨都赶上了以前的土狼盗,土狼盗以前就是因为战兵众多,才占据了四个乡,成为了均县一霸,另外后备役和乱七八糟的人员一共都有三万多人了。霸王寨属下还有近千万的人口,一旦想要扩张,人员不是问题,这也给了楚云底气。这个时候虫灾泛滥,各大势力对于人口都避之不及,随他们逃走,只有霸王寨接待他们,因此霸王寨名声非常的好。

    楚云也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就随意浪费自己兄弟生命的人,他觉得这一个天赐良机,借口他们有了,实力也完全够,要知道楚云手下地阶的还有好几位呢,地阶中期的就有四个(楚大三人、魏镇),另外风家兄弟两个地境初期的,这还没算路游和林小灰,楚云觉得不说横扫均县,起码对付何处去没问题,楚云还想连山泉盗、土城、高柳盗一起吞并,彻底控制均县南部的几个乡,然后一旦找到控制虫灾的办法,鲸吞整个均县都没有问题。

    有了萧紫儿这个借口,对于霸王寨简直就是天赐良机,现在楚云就是想要看看手下人的想法。虽然他们现在是山贼,但是楚云可不想一直是山贼,他要更大的地盘,更强的手下,更多的资源,让自己达到更高的地步,一个武者想要突破天阶,不依靠门派很难,再往上每一级都需要海量的资源,这可不是几十颗丹药能做到的。天阶之上是难以量产的等级,因此只要一个势力有了天阶,就可以开宗立派,任何势力都不会干涉。

    “好,很好,看到你们没有偷懒我很高兴,诸葛先生、文先生以及在坐的各位都辛苦了,你们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文先生,请吧那些副堂主也叫过来,我现在跟你们商量一件重大的事情。”楚云吩咐完了,文轩起身去把杜万等人叫了过来,绝大部分都是霸王寨的老兄弟,当然也有几位楚云不是很熟悉的,都是后来加入的。

    楚云看了一眼他们其中的一位,好像是叫做苏秒,这个人竟然是人境八层巅峰,在一票副堂主级别的人中比较显眼,他以前应该是岩石寨的人,曾经攻打岩石寨之后,跟随着叛变的宿将一起投降的,这个人在宿将和黄玉郎叛变的时候没有被殃及,保存了下来,没想到现在竟然混到了副堂主。

    楚云一见这个人就感觉这个家伙情绪不太对,楚云可是地阶后期,非常的敏感,苏秒进来之后虽然跟其他人表现的一样激动,但是心里却很紧张,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楚云一眼就看出来了,楚云不动声色的看了苏秒两眼。

    “各位大部分都是我云褚的老兄弟,不要客气,全部做下吧。”楚云笑着说道,杜万、卫平等人连忙谢恩坐下,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都很亲切。

    “大家全都是霸王寨的骨干,不是外人,我有件事情想要问各位一下。当年萧紫儿跟我已经有了婚约,虽说没有下聘,但是已经口头上约定好了,但是我只是离开了几年,他竟然嫁给了别人,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云身上的气势虽然一闪即逝,但是却还是给了厅内所有人极大的压力。

    “寨主,不是我们没有采取措施,而是千面人偶跟苍云道人亲自前来,您又不在,我们的意见他们根本就不搭理。并且他们说只跟您谈,我们档次太低没有资格。甚至千面人偶还打伤了据理力争的熊大,当时他们态度嚣张得很,要不是当时诸葛先生当时为了大局阻拦了我们,说不准我们霸王寨已经跟他们火并了。”陈雷开口解释了起来,这个人性格稳重,对楚云忠心耿耿,楚云对他的话十分相信,因此点了点头。

    “寨主,我和诸葛先生当时觉得,千面人偶和何足道他们是故意的想要激怒我们,甚至有吞并我们的意思,否则他们也不会各派了一个地阶前来,要不是沈鹰堂主练兵有成,两年前诸葛先生也晋级了地阶,他们可能继续威逼我们。毕竟您也是消失了将近十年了。”文轩开口说道,看起来不光是自己想吞并他们,他们也想吞并霸王寨。自从虫灾之后,幽冥盗消失,每一家势力都觉得浑身轻松,所以都想扩大自己的势力。

    那个千面人偶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主,逼迫萧紫儿试探霸王寨楚云到底还在不在,完全有可能,据山泉盗原来的三当家熊阔海说,山泉盗原大当家人屠有可能都是被千面人偶害死的,就别说萧紫儿这么一个前大当家之女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楚云沉声问道。

    “三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们失去了已经从东夏乡全部撤军,虫灾范围扩大,我们面临绝境,何处去、高柳盗、山泉盗的人已经数次来找寨主您,我们都拖了下去。千面人偶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他们把文乡给我们发育,我们一到了文乡,他们就联合何处去的苍云老道来接萧紫儿姑娘,我们当然不答应,但是萧紫儿决然离开,我们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只能答应了。”文轩说完,楚云怒气一闪。

    “他们这几年一直的挑衅我们,山泉盗和何处去以及高柳盗联合起来对我们施压,您刚回来,我们没来得及告诉您,寻思着先庆贺一下再说。但是您已经是地阶中期了,他们肯定不敢继续,只要把您回来的消息传出去。”文轩没说完楚云就摆了摆手打断了。

    “文先生,你不觉得这一次是我们的机会嘛?千人敌薛万仞地盘被虫灾隔开,均县南边只剩下山泉盗、何处去、高柳盗,阴风盗的残余以及一些小势力,我们为什么不接着这个机会,一举吞并均县南部?就算是虫灾肆虐,我们也有一块稳定的地盘,这可是天赐良机啊。”楚云对着文轩说道,诸葛青衣一直眯着眼不发一言,其他人听到却都惊喜交加。

    “师傅,你说得对,凭什么我们让他们欺负,就打他们。”熊二第一个站起身来支持起来。

    “主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陈雷陈火也都表态支持,跟随楚云最早的杜万、卫平、谢胜、封平、丑达也都发表了支持。然后熊大、鱼俱罗、沈鹰、儒将等人思考了一番也都支持起来。

    但是文轩以及骚娘子刘三娘、萧硕、寇光祁以及后来一些成为副堂主的人,比如说苏秒等人都没有表态。楚云不动声色的把这些人记了下来。

    “怎么?你们是什么意见?难道你们觉得我们不应该报复回去?”楚云开口问道,按说文轩、刘三娘等人都是自己心腹,但是他们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支持自己?

    “寨主,您不知道,我们如果第一时间跟他们三家势力宣战,那么他们可是有三位地阶高手,加上土城就是有五位,就算是您晋级了地阶中期,也难免会有损伤。”文轩终于开口了,他一开口,刘三娘也开口支持起来。

    “萧硕、寇光祁你们的意见呢?”楚云没有回答文轩,又问向另外的两个堂主。

    “寨主,高柳盗和何处去是在抵抗虫灾的第一线,他们帮我们驻守着北大门,我们何不借此消耗他们的实力?您可能不知道,这虫灾三年一次大规模爆发,上一次何处去、高柳盗死伤惨重,光统领级别的就死了十几位,甚至有两位人境十层的高手阵亡,我们可不能干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现在一切以抵抗虫灾为重啊,当然寨主你要报复我们还是会拼尽全力。”听到萧硕和寇光祁如此说,楚云心里点了点头,这两个人看起来倒是真的没有异心,完全是为霸王寨考虑。

    但是楚云还是不肯定也不否定,继续问向几位没有发言的副堂主,尤其是以前岩石寨的苏秒、凌飞两个人,当年诸葛青衣十分推崇两人,因为不是自己的心腹楚云并没有重用他们,看起来自己走了之后,两个人先后出头了。最后一个就是霍剑仁,这个家伙终于突破了人境七层,看起来苍老了许多,现在在哪里就跟个木头人一样不言不语的。

    “霍剑仁你怎么不说话?”楚云看向他,叫了他几次,他才反过神来。

    “啥?”霍剑仁的声音非常嘶哑,双眼无神,很是怪异。

    “寨主,霍统领得了一种怪病,记性非常的不好,而且反应也慢了许多,因此我跟诸葛军师安排他担任了一个虚职,平时在家里养病,因为他是寨里的老兄弟,跟随寨主也很长时间,所以我才把他叫了过来。”文轩连忙解释道。

    “怪病?霍统领今年才六十多岁吧,他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可能得怪病?”楚云身子一闪就来到了霍剑仁身边,霍剑仁看到楚云眼睛里带了些神采,但是一会功夫又呆滞起来。

    楚云单掌放在了霍剑仁的背后,以内力探测了一圈,然后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寨主,霍统领是什么问题,你看出来了嘛?”文轩走过来关心的问道,他跟霍剑仁关系不错,看到老兄弟这个样子,他心有戚戚。

    “没有,可能真的是一种病吧。”楚云回过头走向自己的座位,除了诸葛青衣之外,没有任何人发觉楚云的神识已经把大厅笼罩了起来,每个人的表情都没有逃过楚云的眼睛,楚云说霍剑仁生病的时候,楚云明显看得出大殿之内的两个人松了口气,诸葛青衣若有所思的看了楚云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苏秒、凌飞两位副堂主有什么想法?”楚云坐了回去,问起了两个人。

    “寨主,我的想法跟萧堂主以及寇统领是一样的,只是刚才忘了认同。”苏秒连忙说道,楚云让他坐下,然后问起了凌飞,这个凌飞当年被诸葛青衣和文轩联袂推荐,楚云当时没有立刻启用今天他倒要看看凌飞怎么说。

    “寨主,这是我们霸王寨现在的位置,我花费了十年时间绘制了这份均县的地图。我们南北被秦岭余脉隔断,就是地阶都难以通过。西边是高柳盗和何处去,他们被我们堵在了最里面。东边是山泉盗更远处是兽神山。看这个位置,我们是很安全的,但是其实我们位置是最差的,因为我们的东西命脉全部被人掌握了。这绝不是生存之道。现在均县的制度维护者幽冥盗消失,均县就如同群雄逐鹿,幽冥盗失其鹿,群盗共逐之。我们现在的实力因为寨主这个地阶中阶的武者,因此最强。但是偏偏他们并不知道,因此我们可以先发制人,逐个击破,一统均县之南,至于萧堂主和寇统领说的抵抗虫灾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做,一旦我们统一均县南部,那么我们肯定抓到一大批的俘虏,到时候,这群人去守卫堡垒,我们只要监视他们,到时候就会把死伤降到最低。”凌飞说完,楚云对他刮目相看,这个家伙的全局意识真的是很不错。

    “那你认为先跟哪一个动手?”楚云问完凌飞有些激动起来,在他看来寨主这么问他是对他的认可。

    “按理说山泉盗实力最差,他的掌权人是地阶二层,只有一个地阶,我们应该先弱后强,但是我觉得我们反而应该先打何处去、高柳盗和土城、他们掌握着防备虫灾的堡垒,如果我们先打了山泉盗让他们有了准备,他们团结起来,我们再也难以动手。何况他们也可以以放开堡垒威胁我们,到时候我们骑虎难下。不如我们在虫灾肆虐的时候,埋伏在堡垒一侧,等虫灾一过,我们突袭堡垒,将他们一举歼灭,从而完成对三个势力的统治。只不过他们的几位地境可能都会出现在堡垒之上,土城两位、何处去两位,不知道寨主有没有压倒性的实力,如果他们逃走了,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再也难以轻易得手。”凌飞看向楚云。

    “这个不用你操心,但是你告诉我,我们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堡垒边上不被他们发现呢?”楚云看向凌飞。

    “寨主,我这些年探测出一条密道,绝对能逃过他们的眼线,只要您能对付几位地境,那么我的计划完全能够成功。这份地图,凌飞献给寨主。”凌飞双手举着地图给楚云送了过来。

    楚云接过来看了一眼,心里大喜,深深的看了凌飞两眼,然后不再问其他人的意见开口说道:“任命凌飞为前军师(霸王寨分左右前后四个军师)兼任神机卫统领,接替死去的隋烈统领,其余各有赏赐。何处去的大当家何足道竟然抢我的女人,我决定对何处去宣战,老子也试试冲冠一怒为红颜是个什么滋味。”楚云说完凌飞狂喜,但是大殿内有两个人却浑身一震。

    ps:一会还有一章加更,不知道几点能写出来。上个月欠你们一章,今晚上补齐。这个月四张月票了已经,我真的没看到是谁投的,但是我会一章不拉的给你们加更的。感谢书友20170423193720552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