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主,您可回来了。”在寨门执勤的正是玄字堂堂主儒将张不凡,他带着几十个很有精气神的属下跑了出来,这些人大部分没有见过自己的寨主,但是他们都听说过自己寨主的事迹,因此跟儒将一样激动。

    “欢迎寨主归来。”几十个人唰唰唰的全部单膝跪地,楚云连忙让他们起来。

    “不都跟你们说了嘛,不要随便的行跪礼,张堂主快快起来。”楚云亲热拉起了儒将,这么多年过去了,看到自己熟悉的手下,楚云感觉非常亲切。

    “寨主,太好了,您回来就好。”儒将说着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楚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他跟儒将真的没多少交情,但是他们对楚云的感情却是很依赖。

    “师傅,师傅你回来了。”听这个大嗓门就知道是熊二。

    “师傅,我想死你了。”熊二跑过来一把抱住楚云的腰就大哭了起来,这哭声简直就是惊天动地。楚云看着关自在、陈火、鱼俱罗、骚娘子等人一个个前来,他们都面露激动,楚云也被他们感染。

    “主人。”陈雷几个人也都非常的激动。

    但是楚云并没有看到哪一个人是地阶的,楚云心有疑惑,最有可能的只是陈雷、陈火以及鱼俱罗,但是他们三个人都在这里,也都是人境十二层没有变,其他人虽然境界都提升的不多,但是离着地阶还有一段距离。

    “嗯?”楚云感受得到一股地阶的气息越来越近,楚云看向那个方向,想要放出神识,又怕惹起没必要的误会,因为同阶之间除非是敌人,否则随意用神识查看,是很没礼貌的。

    当一个身穿青衣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出现之后,楚云愣住了,这个人就是那个霸王寨除了自己唯一的地阶高手,但是怎么回事呀,诸葛青衣不是不会武功嘛?当年混的那个惨,跟熊大熊二都快吃不下饭去了。

    “诸葛先生?”楚云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

    “师傅,是诸葛先生,他是地阶高手。”熊大咧着嘴嘿嘿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楚云邹着眉头问道,虽然诸葛青衣对自己毕恭毕敬,但是楚云最讨厌别人欺骗自己,这么多年,他都没跟自己说过,怎么自己一消失他成了地阶高手?

    “主公,家臣诸葛青衣迎接来迟。”诸葛青衣一撩衣服跪了下来,他这一跪刚才站起身来的众人又呼啦啦的全部跪下。看到诸葛青衣对自己还是这么恭敬,楚云心里暗暗自责,诸葛先生对自己可以说是忠心耿耿,自己竟然一回来就怀疑人家,实在是不应该,他连忙的扶起诸葛青衣。

    “寨主练就神功回来了,大家今晚上不醉不归,魏谋去安排酒宴,所有堂主殿主级别的人跟随寨主去大殿。”诸葛青衣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所有人全部欢呼起来。

    “寨主,请。”进了大殿,比起霸王寨的大殿寒酸得多,但是楚云心里却暖暖的,楚云坐上了主位,一行人才分别落座。

    楚云扫视了一圈,结果发现少了不少人,文轩也没在,楚云还没等开口诸葛青衣就解释了起来:“寨主,文军师和几位堂主去修建堡垒去了,您不知道,为了防备虫灾,我们跟山泉盗和兽神山,一个势力修建了一个堡垒。山泉乡和文乡被秦岭的两条余脉夹在了中间,我们只要堵住,那么虫灾就不能肆虐,这也是无奈之举啊。”诸葛青衣解释了一番。

    “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的命脉就被兽神山控制了,我们跟山泉盗一人一个就可以,但是兽神山直接封死了均县这算怎么回事?”楚云不相信诸葛青衣看不出兽神山的算计。

    “寨主,我们也没有办法,兽神山直接派了数位地阶中期的武者来下达通知,我们不得不从啊。”诸葛青衣摇了摇头。

    “对啊,师傅,你是没见兽神山那几个人的样子,要多嚣张就多嚣张,要不是害怕为山寨惹祸,我就是拼了命也会教训教训他们的。”熊二不忿的说道。

    “哼,他们想要掐死我们均县的命脉想得倒美,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楚云冷哼一声。

    “主人,你这么多年去了哪里啊?诸葛先生突破了地阶我们就很吃惊了,但是您竟然成了地阶中期的高手,更让我们震惊。”鱼俱罗也开口问道,他跟陈雷陈火,这么多年了一直无法突破地阶,实在是太郁闷。

    “我的事情一言难尽,我去了一趟蛮族大草原,等有时间再跟你们讲。诸葛先生不是不能练武嘛,怎么现在?”楚云对诸葛青衣问道。

    “寨主,我的身体其实被封印了,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封印什么时候解开,这个一会我详细跟您说。我有件事情跟您请罪,在您走了以后,我按照制定好的计划派人驻守闻韶乡,结果就发生了虫灾,我没有及时处理,结果造成了四八一十九名兄弟死亡,就是神机卫统领隋烈和荒字堂堂主公孙谋都阵亡了。这些都是我的过失,我愿意认罚。”诸葛青衣走了出来跪下说道。

    “师傅,这不是诸葛副寨主的错,那件事情谁也想不到啊,请师傅看在诸葛副寨主为山寨尽心尽责忠心耿耿的份上网开一面。”熊大站了出来说道。

    “请寨主开恩。”在座的所有人竟然全部跪下为诸葛青衣求情,这本来让不想处罚诸葛青衣的楚云心惊,这诸葛青衣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

    “寨主,按照您指定的寨规,我身为副寨主没有统帅好全局造成重大伤亡,责任难辞其咎,请寨主责罚。”诸葛青衣并没有领情再次请求责罚,楚云沉吟起来。

    “所有人都起来,诸葛先生随我进来。”楚云站起身来,诸葛青衣爬起来跟这楚云走进了后殿。

    一个时辰后楚云和诸葛青云联袂出来,两个人都面无表情,楚云撤销诸葛青衣副寨主的职位,并且罚薪俸一年,只担任左军师的职位,诸葛青衣欣然接受,其他人看到诸葛青衣答应,也都不再说什么。

    “寨主你回来了。”楚云跟几个人叙了一会旧,一个女子跑了进来,这个女子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风驰电掣的跑向楚云一把就把楚云抱住了,楚云的实力想要躲开非常的简单,但是对于这个女子,楚云却有些愧疚。

    这个女子正是十年未见的花朵儿,她本来闲着无事去跟文轩建造堡垒了,但是一听到楚云回来了,她立刻第一个赶了回来,曦族女子敢爱敢恨,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一点掩饰。这个时候霸王寨的信息传递已经很完备了,他们使用的已经是从兽神山高价买进的蓝羽鸦,这种鸟有很强的自保能力,且飞行速度很快,耐力也很不错。虽然价格非常昂贵,但是物超所值,诸葛青衣力主引进了十几对,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百来只。

    “年纪不小了,还跟个孩子一样。”楚云摸了摸花朵儿的脑袋,花朵儿现在已经三十一岁了,她虽然穿着秦人的百褶如意月裙,但是浑身还是散发着让男人心动的野性,身材非常的匀称健美,虽然不白,但是却别有风味。其他人看到寨主和花朵儿亲密的样子,全部识趣的退了出去。

    “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又不是女人。”楚云被花朵儿这么直接的话噎的咳嗦了两声,然后就生硬的解决了话题,结果他犯了一个男人最常见的错误,让花朵儿黯然神伤,就是在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面前提起另一个女人。

    “萧紫儿,萧紫儿,那个女人已经嫁给了何足道,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她在你心里难道就这么重要?你连跟我说句话都要提起她,我已经受够了,我今天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否则我就离开霸王寨。”花朵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楚云手忙脚乱的为他擦着眼泪,其实心里已经怒火冲天。

    他虽然跟萧紫儿没有夫妻之情,但是却有了夫妻之实,自己的女人跟了别的男人,折换成谁也受不了,何况是现在能够横扫均县的楚云。

    “报告,寨主,文轩军师和几位堂主都回来了。”一个侍女过来报告。

    “把他们请进来,另外通知诸葛军师让所有堂主一级的全部去大殿。”楚云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楚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ps:我知道你们看了这一章不爽,但是别着急,等全看完了再骂我可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