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我这个名字,上官帮主倒是记得啊。”楚云苦笑一声,四年傻子生涯,让自己在猛虎帮的知名度倒是很高啊。(我再次重申,这四年主角不是本人,是真的傻子,免得有的书友说四年没学一点武功,为了这件事,几个月起码几十位读者骂主角废物,骂作者废物,冤枉。)

    “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问您真的是楚云嘛?”上官同济再次确定道。

    “是我,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傻子楚云。”楚云点了点头。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上官同济难以置信的说道,楚二愣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跟楚云的父亲认识,当年他入主猛虎帮还亲自见过那个流着鼻涕傻笑的楚云,因此他对楚云有些印象,但是刚才却想不起来,主要是变化太大了。但是据他所知,楚云失踪的时候才十五岁,今年也就是三十三岁啊,三十三岁地阶后期?这怎么可能?

    “真的是我。”楚云点了点头。

    上官同济看着楚云,念念自语起来:“真的像啊,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楚云,你跟你的父亲真的太像了。”上官同济复杂的看着楚云。

    “你认识我父亲?”楚云不动声色的问道,虽然自己没印象,但是这个身体的确是他们给的,自己当年听李穆莲说自己的父亲是李青山联合幽冥盗杀死的,自己一直记得这件事。

    “说认得,也没错,当年我只见过一面。”上官同济点了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的家人是怎么死的?”楚云再次问道。

    “额,这个。”上官同济沉吟起来。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告诉我?”楚云地阶后期的强大气势一下子爆发出来,上官同济觉得屋子里无风自动,脸被吹得生疼,呼吸都很困难,楚云满身的衣服猎猎作响,满是威严。

    “我不是不愿意说,只是我知道的也是皮毛而已。当年我在兽神山见到过你的父亲,你父亲去拜见兽神山帮主,我为你父亲带的路。这才有了一面之缘。”上官同济连忙解释道。

    楚云立刻就觉得事情不对,自己父亲只是个人境中期的弟子,怎么可能有资格去见兽神山的帮主?这肯定有问题,难道自己父亲死的别有隐情?

    “我知道你怎么想,当年我也觉得师傅召见你父亲这么一个人境弟子有蹊跷,所以我就留心了一下,结果我发现帮主是找你父亲帮门内办一件事情,并且事成之后让你父亲成为真传弟子。但是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我被任命为猛虎帮帮主跟这件事情还有关系,当年师傅让我来猛虎帮是为了查询一下你父亲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我查了几个月,也派人监视了你好几年,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才彻底放弃了,因此我对你有些印象。”上官同济说完,楚云更是奇怪,自己一家最高的只是地阶六层,有什么资格让兽神山帮主注意好几年?不过自己也大松了口气,如果自己穿越早了,那么岂不是早就暴露了?

    “其他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也试图打听过,但被师傅狠狠训了一顿。”上官同济摇了摇头。

    “看起来,上官帮主对自己师傅还是念念不忘啊,这个时候还称师傅。”楚云冷笑一声。

    “不,是司徒浩然,也不是,是司徒老贼。他无情无义,我怎么会不恨他,我为他办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他竟然因为我失去了本命兽就抛弃了我,还对我不管不问,我恨不他去死。”上官同济才想起自己的小命在楚云的手里。

    “那么你臣服于我,我就让你突破人境四层,甚至更高,现在你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如果你不答应,那么我只能送你去死了。”楚云冷冰冰的看着上官同济。

    上官同济心里剧烈地挣扎,知道了楚云的身份,他对臣服楚云有了些芥蒂,因为毕竟楚云以前是个杂役,但是他却是帮主。但是突然心里抖了一下,这个楚云竟然装傻充愣了四年没有被人发现,这份心智堪称绝顶。另外他在十五岁之前连武者都不是,但是仅仅花费了十八年就达到了多少人一辈子达不到的高度,这可是地阶后期啊,而且楚云的气势比起他见过很多的地阶七八层的都要高,那岂不是说,楚云年仅三十来岁就达到了地阶后期巅峰?这份天赋以后晋级天阶十拿九稳,就是宗师、大宗师都不是难以奢望的,跟一位未来的天阶有什么丢人的?

    上官同济立刻大声说道:“原为主人效犬马之劳,但是同济现在实力低微,实在是怕帮不上什么忙。”

    楚云听到这句话心里暗笑,知道要好处就好办,就怕那些死脑筋的人。

    “哈哈,好,上官先生,你放心,我会让你境界升到地阶中阶的。据我所知你的本命兽是一只灵兽?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嘛?”楚云的办法就是蛮族开启血脉之力的办法,两者其实非常相似,都是以血脉之力为能量的,但是蛮族的是体内开发,而兽神山是体外开发,但是本质没什么不同。这个上官同济跟他的本命兽一起修炼了这么多年,他体内残存了他本命兽的灵血,一旦本命兽死去,他的灵血后继不足,所以才会停滞不前,但是只要有后续灵血的支持,那么他的晋级不是问题。

    “回禀主人,我的本命兽叫做黄毛啸天虎,是一种不错的灵兽,他以声脉攻击闻名于世,常人难以抵挡,是我的叔叔拼命给我换来的,当年他死的时候还在幼年期,否则我怎么也不可能败得这么惨。”上官同济说完,又有些黯然神伤。

    “那你能不能弄到几滴成年期黄毛啸天虎的血液?”楚云又问道,这可是上官同济能否晋级的关键。

    “这个,我的本命兽是叔叔去求本门的一位太上长老弄到的,那位太上长老有成年期的黄毛啸天虎,只不过现在已经进阶到了锦毛震天虎,不知道这种血液可不可以?”上官同济想了想开口问道。

    “哦,原来可以晋级?那更好,你能弄到吗?”楚云问道。

    “这位太上长老我是见不到的,可是他因为常年闭关,主要是我也没关系见到他。他的本命兽倒是被送往神兽宫照顾,我的一位密友就是里面的一位管事,我想我能找他帮忙,但是这需要时间。”上官同济想了想说道。

    “好,我可以等你,过段时间我会给你方法进行联系的,我最近不会远行。还有你的那一位好师弟火凤武,你给我多留意一下他,必要时候我会帮你除掉的。”楚云拍了拍上官同济的肩旁,上官同济身上的坚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上官同济一个没注意差点摔倒。

    “是的主人。”上官同济单膝跪下以武道之心发誓效忠于楚云。

    “好,你看着我的眼睛不要反抗,我会在你身上留下一点印记,你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知道的,我在附近就能救你一命。”说完,楚云的双眼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上官同济一个恍惚,就清醒了过来。

    “好了,你给我讲讲兽神山的实力。”楚云看到上官同济检查了自己的身体,有些紧张,他心里暗笑。这是自己在蛮族无边城的时候从那个女鬼瑾萱那里学来的一点念力手段,自己晋级了地阶七层终于能施展了。在对方的脑海中留下一个恐惧的种子,短时间毫无作用,但是一旦对方到达了地阶后期,进入炼心境,那么就会跟他的念力精核融合,这个人就再也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了,除非对方的念力超过了自己,或者是被念力远比自己高的高手破解,但是楚云觉得没有这个可能。

    另外只要上官同济激发血脉之力成功,那么楚云还有一种控制手段,以直接作用于对方的血脉之力,这个更是蛮族蛮王都破解不了。这么一来三个手段于一身,上官同济就再也不敢背叛自己,楚云从来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忠诚,那些王霸之气一发,别人纷纷来投都是里的YY。

    上官同济跟楚云讲了起来,不得不说兽神山的实力比想象的还要强大,但是楚云却没有灰心,自己还年轻,总有一天,自己会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然后自己回到黄飞鸿世界陪孙灵儿母子平淡的生活,楚云想起孙灵儿,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主人,这是我们上官家族的一件异宝,叫做灵隐斗篷,据说能隔绝天阶的窥视,隐藏自己所有的气息和气势,甚至还能短时间隐身。为了表示忠诚我献给主人。”上官同济从一个乾坤囊拿出一个漆黑的斗篷,上面满是诡异的花纹,楚云看了一眼,竟然有些头晕,他快速的接了过来。

    “主人,这件斗篷我们家族的人试验过,只不过太耗费内力,我这个地阶三层,只能支持十几个呼吸就会内力耗尽,但是真的很有作用。”上官同济连忙掀起了殷勤,并且把使用方法跟楚云详细的说了一遍。楚云拿起斗篷,立刻催动起来,楚云整个人消失在了上官同济面前,楚云大为惊叹,但是内力真的消耗很快,短短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楚云就耗费了三成内力。

    “不错很不错,你的忠心我知道了。这个斗篷是哪里来的?”楚云好奇地问道。他想起苍云老道有一个斗篷,也可以隔绝气息,只不过只对虫子管用,但是当时被损坏了,现在这一件明显比那一间高级啊。

    “我的家族本来是大陆中部的大家族,据说是秦国统一之前一个国家的贵族,秦国统一之后我们流落到了这里。这件斗篷就是那个时候带过来的,我们西北道很是偏僻,许多的东西都没有。但是大陆中南部的几个国家武者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据说有医修、器修等等我们闻所未闻的武者,实力十分的强大,这都是我从我们家族的典集里面看来的,这个斗篷据说就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器修的作品,您看这个角上有一个古字,据说就是那位器修的标志。”楚云早就看到这个字了,说是古字但是楚云竟然认识,是一个小篆“尘”字,楚云还正好认识,他练过书法因此小篆也会写。

    “这个古字你认识吗?”楚云问道。

    “这个字体据说是一种非常神秘的文字,具有强大的力量,除了儒修几乎没人知道。咱们西北道有一个浩然书院,他们那些所谓的儒家武者估计也没几个认识的。”上官同济不屑地说道,看起来对儒家武者很是瞧不上。不过楚云知道一个儒家武者就是高柳盗的大当家墨倾,楚云准备有时间去问问。

    “好了,我离开了,我有时间会联系你的,多注意兽神山的情况。”楚云点了点头就想离开。

    “主人,一路上的明暗岗哨我都告诉您了,那里并没有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您出去轻而易举祝主人一路顺风。”上官同济也没有阻拦,楚云身边雾气一闪,身子就不见了,自闪了几次楚云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官同济看着楚云离开的身影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是只有楚云能让自己境界突破地阶四层,那么都是值得的,自己已经八十多岁了,为了自己家族都应该拼了。

    楚云顺利的突破了兽神山的防线,然后朝着山泉乡的入口赶去,据上官同济交代,山泉乡的通道并没有被堵上,因为要运输粮食。楚云这一路上遇到了太多的人,都是从均县逃亡的,看起来山泉盗和霸王寨这些势力也很不好过,因为谁都知道人口是一个势力的基础,他们放任这么多人离开,那么肯定是难以维持才这么做。

    “我去,看起来兽神山真的挺狠啊,准备把均县彻底堵死啊。”楚云到了兽神山竟然在通往均县的山谷间重新建筑一个关卡,用料跟文乡的那一个材料都是一样的,都是使用的高达几百米的巨石,现在已经建成了地基,楚云心里愠怒,这不是把均县的命脉交给兽神山了嘛?均县的势力都是怎么想的啊,竟然任由他们建造。看起来上官同济真的是失势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这里并没有人检查过路的身份,楚云轻易的走了过去,当来到山泉乡山泉盗的地盘时,这里才有了人检查,楚云并没有发现一个地阶,于是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发觉这里的首领竟然是自己的老熟人,那个曾经攻打过霸王寨的大力王高雄,这家伙自己当年还很好奇他的功法,因为他是内家武者却以力气制敌,这可是外加手段。

    现在眼里高了,一眼就看出这个家伙以内力模拟外功,不伦不类的,既发挥不出内功的优势,也发挥不出外功的优势,这个家伙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也才地阶九层而已。

    楚云也没有去叙旧的想法,这个关卡查的也松的很,楚云缴纳了一两银子就进去了,连路引都没查。

    一进入山泉乡,楚云就看到到处都是拖家带口想要离开的人,起码几十万人聚集在这里。只不过出去需要一个人十两银子,不是每个人都缴纳的起的,哭声响成一片,而且治安也很乱,楚云放出了人境七层的气势,都被打劫了一次,看着一家老小出来打劫自己,楚云不光没有怪罪反而给了他们几两银子,一家人给楚云跪下谢恩,这引来了更多的人。楚云摇了摇头施展轻功离开了这里。

    穿过了山泉乡,到达文乡的时候,情况好得多,虽然也都是逃难的人,但是比起山泉乡少。而且到处都是热火朝天开垦耕地的人,他们脸上也带有笑容,看起来充满了希望。楚云知道文乡北边现在是霸王寨管着,看起来诸葛青衣管理的还是不错的。

    当楚云来到文乡霸王寨总寨的时候,一股强悍的气势迎面扑来,楚云知道这是战阵的气势,没想到沈鹰还真的练了一群好兵,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楚云又问了一些附近的民众,都对霸王寨交口称赞。

    然后又打听到霸王寨现在还是诸葛青衣掌权,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楚云很是满意,他抬腿走向霸王寨的寨门,就被几个军士拦了下来,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服装,看起来很有正规军的架势。

    “请问你来霸王寨有什么事嘛?”几个军士有前有后的走了上来,楚云一眼就看出他们的位置进可攻退可守,是一个小型的战阵,而且这些人也挺有礼貌,楚云更是欣喜,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势力真的是个土匪窝。

    楚云把自己的气势放了出来,虽然只是地阶四层,但是已经让这几个军士支撑不住了,这股气势让霸王寨内外全部都忙活起来了,以为来了强敌。

    但是偏厅内一个处理事物的中年男子却欣喜的站了起来:“大家不要乱,是我们的首领回来了。”

    ps:晚上还有一章,不过我要出去可能晚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