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看着上官长老,也不说话,目光十分玩味,这让上官长老很是紧张,他的双目中满是哀求,看起来真的很惜命。他刚才听到楚云叫他上官帮主,看起来眼前这个斗笠人认识自己,但是隔着斗篷他也认不出楚云的样子,他更不敢用神识,害怕楚云生气。他回忆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中并没有人有如此深厚的冰属性内力啊,这个人能够一招制住自己,起码是地阶后期的武者。

    这个人正是楚云以前在定县猛虎帮的帮主上官同济,当年楚云见到他的时候,他是那么不可一世,掌握一个帮派,威风凛凛。当年力压野狼帮十几个人境后期武者的样子给楚云留下了深刻印象。然后楚云被黑莲门埋伏,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上官同济给楚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个时候,他是那么神采奕奕,样子非常年轻,星眉剑目,面白无须,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帅哥,但是现在却成了一个胡子拉碴,头发都花白的颓废形象,至少老了二十岁。

    “哈哈,上官帮主,你看看还认得我不。”楚云摘下了斗笠,一张异常年轻的脸露了出来。上官同济盯着楚云看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他发觉有些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

    虽然记不起来,但是上官同济心里非常的吃惊,因为楚云实在是太年轻了,练武之人都显得年轻,这是没错,但是却不是不变老。一个地阶武者再怎么显得年轻,也应该三十多岁的样子,因为晋级地阶一般都是五十岁到一百岁之间,但是楚云的样子,就跟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样。当然也有人修行竹盐的功法,但是一般都是女子的,男人修炼的从来没有听过。不过上官同济吃惊了一下,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不准楚云带了人皮面具呢。现在还在自己的小命要紧。

    “哈哈,看样子上官帮主,不认识在下了,还真是让人伤心,我以为当年我捅的篓子不小呢,结果自己让人记住的资格都没有。”楚云其实想错了,当年他虽然打伤了李穆莲,但是并没有惹什么大乱子,只是死了几个人境低阶的弟子而已。至于后来自己戴上了人皮面具,变成了一个猛虎报弟子金世遗的形象,上官同济能认出自己才怪。

    “上官帮主,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但是你不要喊,咱们两个的差距你是知道的,如果你敢不听话,我这把剑可不认人。”楚云拿出源泉剑舞了个剑花,上官同济连连的眨眼。

    楚云把上官同济头部的坚冰全部吸收回体内,上官同济大开眼界,他从来都是认为,内力一旦离开自己的身体,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呢,楚云彻底打破了这个认知。

    让楚云知道上官同济的想法,那么他肯定会自傲一会,这可是楚云的寒冰软绵掌练到了第十层才能达到的,自从寒冰软绵掌的寒冰牢笼之后,连续几层都没有带来新的招数,但是练到了圆满却出现了一个十分实用的特效,就是“涣然冰释”,这一招就是能够吸收自己以内力形成的坚冰,让它从新转化为自己的内力,虽然做不到十成吸收,但是却能达到八成,这让楚云内力的消耗远小于别人。

    “前辈认识在下?如果同济有得罪前辈的地方,那么我立刻给前辈赔罪。”楚云听到前辈的称呼,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称呼一般是称呼比自己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人,但是现在上官同济面对自己几乎是一恭到底了,这让楚云觉得世事无常。想起自己这些年的遭遇,楚云又想哭又想笑,一时间有些情不自已。

    上官同济莫名其妙,自己只是恭维了一下,这个人笑什么啊,不会是变态吧,上官同济心里一紧。不怪他担心,实在是楚云笑的太瘆人了,连眼泪都笑了出于,他那里知道楚云现在在想什么。

    楚云笑了好一会才停下,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在了上官同济面前:“上官帮主,我刚才听到你的抱怨,当年我也见识过你的风采,怎么二十年过去了,你成了这个样子?”楚云当年从猛虎报叛逃的时候也才十几岁,现在都三十三了,已经快二十年了。

    “看起来真的是故人啊,只不过我这记性真是该死,喝酒喝多了,实在是抱歉啊。”上官同济不管记不记得,先攀一下交情,总没错。他现在心灰意冷,只想活下去,对兽神山也没多少忠心,因此毫无隐瞒的说了起来,结果越说越伤心,对楚云毫不隐瞒的全讲了。

    其实上官同济的遭遇跟楚云还真有些关系,当年黑莲门的秦岭分舵突然发难,他措手不及为了逃命,使用了兽神合体,然后终于逃得了性命。但是他的前途彻底毁了,兽神山最核心的弟子,都有自己的本命兽,当年追杀楚云被同门自爆炸死的那个迟千山以及自爆的那个傻缺赵有信都有。

    这个本命兽对他们十分重要,是每一个核心弟子晋级的关键,他们依靠自己本命兽的晋级,反哺自己,从而突破自己的境界。但是每一个人只有一只本命兽,一旦死去,那么这个人就彻底完了,上官同济正是这么倒霉。

    当年他的本命兽死去,回到门内,兽神山的高层都震怒,他虽然是兽神山帮主五爪金龙司徒浩然的弟子,也是执事长老上官仪的亲侄子都没用。他被立刻撤销了猛虎帮帮主的职位,并且上思过堂思过三年。

    等三年之后他出来的时候,他才知道他被自己师傅抛弃了,他从今之后不再是掌门弟子。这还不是对他打击最大的,他回家三年之后,他的叔叔执事长老上官仪病逝了。这下子上官家的天都塌了下来,他们上官家是兽神山的功臣,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们早就有些衰败了,现在他叔叔一死,他的本命兽也死去,上官家族两位地阶全都撑不起台,于是他的师弟火凤武联合以前跟上官家有仇的势力一起对上官家族发难,上官家族彻底毁了。

    他师弟火凤武晋级地阶四层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他被门派派去参加了数次九死一生的任务,结果他时来运转,好几次都没死,因此积功被任命为了长老。只是虚职长老,还不如他以前猛虎帮帮主有实权,这不好事没有他被师弟托人送来了这里看城墙。

    上官同济越说越伤心,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楚云听得都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他的心思一动,有了主意。

    “上官帮主,既然兽神山对不起你,如果我叫你背叛兽神山你会怎么做?”楚云开口问道,一问完上官同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的脸色变幻不定,一个是家族效忠了这么多年的门派,一个是报仇的机会他真的拿捏不准。

    “请问前辈,您是那一个门派的人?”上官同济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想看看我有没有这个实力?我只能告诉你,只要你效忠于我,那么我就能帮你晋级地阶四层,甚至更高。”楚云开口说道。

    “前辈,我们兽神山核心弟子的晋级方法跟别的武者不同,您如果说是服用地灵丹,那么我告诉前辈,这是不可能的。您是否听说过兽神山购买了一批地灵丹路过均县被抢的事情?不怕您笑话,那就是我的叔叔帮我购买的,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虽然最后被幽冥盗抢了,但是镇北镖局后来又赔偿给了我,我服用了十几颗都没有效果,叔叔也因此绝望的离世。”上官同济说完,楚云楞了一愣,原来是上官仪帮着上官同济购买的啊,怪不得一个门派只购买了区区几十枚。

    “你放心,我的办法肯定没问题的。看起来你是有点不相信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认识你嘛?不怕告诉你,你在猛虎帮当掌门的时候,我就是你们门派的弟子,我说一件事情你可能有些印象,你记得李穆莲嘛?被打破丹田的那个李穆莲,他的父亲是猛虎帮的一个长老,母亲是兽神山的一位地阶高手,你记得吗?”楚云看着上官同济问道。

    “我记得,她的母亲叫做毕凌霜,现在是一位地阶三层的武者跟我一样,比起我还小着二十来岁,现在也是一个下属门派的副掌门了。他的父亲跟我共过事,现在也成了地阶一层的武者。”上官同济有些失落,因为这个毕凌霜当年才地阶一层,自己是地阶三层的武者,二十年过去了,被人家追上了,他怎么会不失望。但是他更好奇的是楚云怎么会提起她。

    “哈哈,不要着急,你是不是想问我跟一个小小的人境武者李穆莲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李穆莲的丹田是被我破坏的,当年我就是兽神山的一个小杂役,我的名字叫楚云。”当楚云把自己的身份讲出来的时候,上官同济整个人都惊到了。

    “你是楚二愣子?”上官同济惊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