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叫姜是老的辣。(书^屋*小}说+网)不得不说这句话还是真的挺正确的,当年楚云消失了之后,千人敌、何处去以及楚云的霸王寨,三个势力都派了人驻扎在闻韶乡防备那个虫人,本来头几年是没什么大事,于是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除了何处去的师傅苍云道人,时常来看一下,但是这么多年也没研究出什么。在第一次虫灾爆发之前,苍云老道正好在那里,他觉得事情不对,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是他却“无意”的忘了通知霸王寨和千人敌。

    结果当天,第一次虫灾爆发,千人敌和霸王寨驻守的几百人几乎全军覆没,要不是有极个别幸运的人逃生,千人敌和霸王寨都来不及反应。也多亏这个虫灾的第一次爆发是最弱的,如果换成现在,一次虫灾暴发,就能几乎摧毁一个乡。

    苍云道人的行为让千人敌薛万仞和霸王寨大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薛万仞这个地阶四层的没有找苍云道人麻烦,霸王寨因为没了楚云也只能忍了下来,几百个精英的死让霸王寨也伤筋动骨,但是诸葛青衣却稳定下了局面。虽然楚云的消失,让霸王寨少了些底气,但是一个武者闭关几年的情况太常见,所以何处去也没有再刺激霸王寨,生怕楚云找他们麻烦。

    诸葛青衣、苍云老道和薛万仞都是老谋深算的人,第一次虫灾一过,他们立刻就把自己靠近虫灾源头闻韶乡的地盘进行了大转移,人口、财产能搬走的全都搬走了。

    果然几年之后,第二次大规模的虫灾爆发了,这一次规模之大是空前的,周围的四五个乡全部倒了大霉,坚持不离开自己家乡的民众全部遇难,死亡人数达到了百万人,也是这一次据说庙子乡出现了十几位强者,跟虫子好好的干了一架,结果没讨到好,然后这些强者的消息就被虫灾隔绝了。楚云猜想这些家伙就是幽冥盗的人。

    这一次虫灾,几乎把均县分割了,均县的中北部全部沦陷了,只剩下了西北部千人敌的地盘,他们也构筑了坚固的工势,跟他们附近的一些小势力,牢牢占据了一个半乡的地盘。

    西南部则是楚云遇到过的那个高大的堡垒,是以何处去和土城为主的势力建造出来的,何处去、土城、高柳盗、桐乡阴风盗的残余势力以及其他的小势力,依靠坚固的堡垒抵抗虫灾。

    而东南部则以山泉盗和霸王寨为首的大小势力,凭借秦岭余脉的天险抵抗虫灾,这一次霸王寨的青林乡、东夏乡、以及文乡的北面全部沦陷了,山泉盗借给了霸王寨文乡南面,供养自己的属下,楚云觉得也就是山泉盗把霸王寨当成了护卫屏障,要不然山泉盗的实际当家人千面人偶能有这么好心?

    至于东北方面的庙子乡和三圣乡,彻底跟其他方向断了联系,也不知道是被全灭了,还是在坚持。两个乡虽然没什么大势力,但是号称均县第十一大盗、第十二大盗、第十四大盗、第十五大盗的四个中型势力全部在这两个乡,再加上那些神秘的高手,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并没有全部被灭。

    均县被承认的也就是这么十五家势力,跟霸王寨结盟的高柳盗也只是被称为第十三大盗,可想而知其他几个势力的实力也不可小觑。他们几乎都是以前争夺十大盗的最有力的人选。只不过近些年因为土狼盗扩张太快,实力膨胀,把他们几个势力牢牢堵在了庙子乡和三圣乡,所以名声不显而已。

    至于闻乡一只耳和绣花盗则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道是被虫子灭了,还是转移了,反正是不见踪迹。

    从沙老愣那里得来的消息就这么多,很多还是楚云自己推测出来的,但是楚云知道了霸王寨并没有全军覆没,这已经让楚云高兴了。

    而且,均县又出现了三名地阶武者,一个是何处去的首领何足道,这个家伙竟然晋级地阶了,也正是这个原因,刚才的堡垒之中,何处去才能力压土城取得了掌控权,要知道土城也是两位地阶武者的。

    第二名是东北部的一个武者,具体是谁不清楚,本来均县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肯定有一家要在英雄大会上面回归十大盗了,结果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

    第三个就是霸王寨,这让楚云很诧异,他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手下突破地阶了,自己离开的时候,人境十层的也就是陈火、陈雷两兄弟,都是人境十二层,还有就是鱼俱罗这个家伙,但是自己跟鱼俱罗的关系十分有限,他是被自己抓来的,万一是他晋级了地阶,那么霸王寨很可能是出乱子了。其他人,楚云觉得不可能这么快,毕竟楚云离开的时候,他们连人境十层都不是。

    当然至于焚谷,楚云就不说了,这家伙在自己走的时候境界就突突的往上涨,现在说是跟自己说突破了天阶楚云都信。

    当年楚云特意问过林小灰的玄爷爷那个老道,当他听说楚云的霸王寨有一个佛陀转世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他告诉楚云,这个人可是个定时炸弹,因为一旦他转世成功,那么他所在的地方就会倒霉,会被他强行改变信仰,都变成佛教徒,这让楚云惊呆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佛门弟子竟然也会做?在楚云心里信仰是自由的,全凭个人的爱好,但是这种强行改变信仰,肯定是以极高深的念力修为影响别人的心智,这比魔宗的手段的还可恶。

    但是问及解决办法,让林小灰的玄爷爷也毫无办法,只能稍微延迟一下,最好的办法,还是把他立刻送走,送得远远的。楚云感叹了一句,这个世界的佛门还真是霸道的很,怪不得很多势力对佛门都颇有怨言,比如说林小灰的玄爷爷就十分厌恶佛门。

    一路想着事情,他很快就到达了文乡,这里跟楚云一路经过的几个乡没什么区别,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来到后楚云才想起来,文乡南边和北边隔着一条山脉,并没有通道,唯一的一条通道是从高柳盗的地盘走,但是来的路上楚云早就发现了,那个通道被封闭了。这也是为什么山泉盗当年如此大方,顺手就把这一块给了霸王寨的原因,文乡北面的这里跟山泉盗的地盘离得太远,管理太不方便了。

    均县就像是一个山谷,四周高山,只有三个通道,一个就是闻乡到淮阴县的北出口。另外两个一个是山泉乡的东出口,山泉盗掌握的,另一个是文乡北面,也就是霸王寨掌握的东出口,楚云当年从兽神山的琅琊郡逃命,就是从这个入口来到的均县。

    既然来到了这里,楚云不想回头,他觉得不如从出口出去,然后绕一圈从山泉乡进入,这可比返回快多了。

    结果楚云全力运转轻功来到文乡的出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因为这个出口被堵上了,堵得严严实实,高达千米的城墙,比起淮阴县的关卡还高,楚云猜测,这里肯定不是霸王寨堵上的,因为霸王寨不会把自己的财路堵死吧,再说了出了这里是兽神山的地盘,霸王寨也没必要帮兽神山堵门,那么可想而知,这里肯定是兽神山做的。

    楚云心里十分愠怒,兽神山这些混蛋,当年想杀了老子,而且在琅琊郡把自己追的跟孙子一样,现在竟然没经过霸王寨同意又私自堵上了,真的当我是死人啊?

    楚云看了一眼严丝合缝的城墙,估算着自己能否上去。楚云在平地上一跃可是达到几千米,但是往上就不行了。不要说几千米,就是一千米都需要几次。楚云往上一次,也就能跳起二百米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楚云觉得可能是高度越高,灵气厚度越大,当然这只是楚云的猜测。当时范铮这个天阶逃跑的时候,施展秘术也就是达到了几千米,然后在岩壁借力才离开的。

    楚云拿出源泉剑试了试,只要有借力的地方,楚云自信能够过去,但是楚云一击之下,城墙火光四溅,但是却只出现了一道白印,也不知道这个城墙是什么材料建造的,这么的坚硬。

    楚云的力气二百万斤,在地球的话,一剑下去一栋高楼也要倒塌,但是在这里,能够挡住楚云全力一击的材料,还真是不少,而且这个世界石料普遍比金属更加坚硬。

    楚云看着这块城墙思考着,突然想起这个城墙每隔二百多米都有一段被涂抹起来的缝隙,楚云觉得这墙肯定是以巨石垒起来的,二百多米就是每一块巨石的高度,楚云猜想这些缝隙之间硬度应该比起其他地方软。

    但是楚云想要尝试一下都很难做到,毕竟楚云也就是能跳二百米左右,这缝隙却高达二百三四十米,这几十米就是天堑一般。

    楚云从一个乾坤囊找出了一根金蚕云丝绳,这是楚云从万名山那个老家伙的乾坤囊找到的,他从来没用过,这种材料韧性很好,主要是够长,且能够传导内力。楚云把金蚕云丝绳绑在了源泉剑上,他想要尝试一下。

    “起。”楚云全力跳了起来,在近二百米的高度上,楚云一脚踩在了城墙上,果然跟楚云想的一致,这材料踩上去就跟在冰面一样,滑溜得很,很难借力,但是给不了楚云向上的力量,给楚云向外的力量却没问题。楚云的身体被推向远处,这个时候,楚云的源泉剑出手了,金蚕云丝绳一改软绵绵的状态,笔直的射向了两块巨石之间的缝隙,果然跟楚云预想的一样,源泉剑顺利的插了进去。

    楚云借着这股力,身子一荡,又继续跃了上去,连续几次楚云都准确无误的插在了缝隙里,楚云的神识早就把位置看的清清楚楚,而且楚云对内力的掌控已经非常的熟练,否则换成一个地阶圆满期的武者都做不到这一点。

    楚云到了最顶端,他的神识早就发现最顶上是一个瞭望塔,也知道里面却并没有人。楚云随意的转了一圈,发现了几件兽神山标志的衣物,楚云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咦,有人来了?”楚云的神识立刻就发现了几里之外有几个兽神山的弟子骑着马朝这里走来,有一位是地阶武者,楚云立刻收回了神识,以防止对方发现。同阶武者被人以神识探查,可是都会发现的。

    “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地阶武者突然停了下来。

    “上官长老,你怎么了?”一个人境巅峰的弟子开口问道。

    “我刚才感觉有人在窥视我,但是突然就没了,我不确定刚才是不是我感觉错了。”上官长老不确定的说道,因为楚云比他境界高,且飞速的收了回去,因此这感觉消失的很快,快到这个地阶的上官长老都不自信起来。

    “上官长老,这附近都是我们兽神山的地盘,千里之内我们全部封锁了,至于均县那边更是以城墙堵住了,除了我们这些人,这附近不可能有人存在啊,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吧。”这个弟子看起来对这个地阶武者一点都不尊重。这让这个上官长老脸上的怒气一现,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忍了下去。

    上官长老虽然生气他的态度,但是觉得他说的也没错,这方圆千里都有兽神山的人巡逻,就是鸟都飞不过去,至于从均县过来,那就更不可能了,兽神山可是按照防备天阶之下所有武者的标准筑的墙,除了天阶武者,不可能有任何人过来。

    “我多心了,咱们去墙上看看吧,这个破地方,除了我们谁闲的过来。”上官长老自嘲地说道,几个人境武者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得出他们眼神里面的嘲弄。

    上官长老心情糟糕起来,这些个人境的武者也不再刺激他,都下了马跟在他的身后。

    楚云正想找几个人问问情况,一个区区地阶地阶三层的武者,楚云自信能够短时间制住。他使用龟息功藏在了门后面,他连对手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因为自己神识一闪即收只看清楚了对方的实力而已,楚云也不敢用眼睛看,地阶武者的感觉太敏感了。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哪怕是使用天阶功法的地阶武者,自己都能对付。

    上官长老沉着脸,一直爬上了城墙,然后打开门,但是并没有进去,反而突然停了下来道:“你们先回去吧,本长老要自己在这里待一会。”

    “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几个弟子随意的拱了拱手,然后他们下了城墙,就走向各自的坐骑。

    “什么东西啊,一个区区的虚职长老而已,还以为自己是帮主的弟子呢,地阶三层就是他的极限了,连本命兽都没了,以后老子的成就肯定比他高。”几个兽神山的弟子骑上马走远了之后开始调侃了起来,另外几个人也都嘻嘻哈哈的表示起不屑。

    上官长老背着手站在城墙之上看着他们离开,虽说距离太远,他听不到那几个人说什么,但是用脚趾都想都知道是在调侃自己。上官长老攥了攥拳,十分的愤怒,连这些人境的弟子都瞧不起自己,他的脸憋得通红,看起来心里已经怒火冲天了。

    “你们竟然敢这么对我,你们这些混蛋,不就是仗着你们师傅都是门里面的实权长老嘛?我可是地阶武者,是地阶!我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我得到了什么?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你们竟然敢看不起我。火凤武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算计我,师傅你为什么这么偏心?兽神山全是混蛋,你们都该死,都该死。”上官长老一边拿着手里的剑在墙上面乱砍了一番,一边用最恶毒的话骂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但是剑砍在城墙上除了火星四溅,连个白印都没留下。

    “我连这石头都打不过,也许我真的是个废物吧。”

    上官长老颓然的收起了剑,然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酒葫芦狠狠的喝了一口,就低着头往瞭望塔走去,他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

    刚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的心里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危险传来,上官长老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运转轻功就想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寒冰牢笼。”

    一股至寒无比的内力传来,上官长老立刻就觉得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他大惊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腿,短短几个呼吸间,他的双腿竟然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并且朝着自己上半身开始蔓延,上官长老亡魂大冒,他立刻施展全部内力,想要挣脱,但是全力之下,这些坚冰依旧岿然不动。

    坚冰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胸口,他想施展自爆,但是下了几次决心,都没有成功,他不想死。这么一耽误他连自爆都施展不出来了,他感觉他的丹田被一股至寒的内力冰封了。

    他的全身除了双眼其他的全部被冻成了冰坨。但是他却并没有死,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对方并不想杀死他。

    这个时候一个调侃的声音从瞭望塔传了出来:“上官帮主,好久不见啊?”走出来的人正是楚云,他满脸的怪异,好像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