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木生土的帮助下,楚云没有经过任何阻碍就进了均县和淮阴县之间的关卡,这个关卡果然险要无比,最低的大门都有几百米,两侧全都是陡峭的高山,应该是秦岭山脉的余脉,就跟刀切斧剁的一样,非常光滑,就是地阶高手都难以通过。

    这里面的护卫,都是淮阴县那些不舍得离开的小势力高薪请来的,这些人的士气实在是不怎么样,楚云经过的时候,看到好几个都抱着酒坛子,东倒西歪。楚云摇了摇头,指望这些家伙保卫,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少爷,我们也是没办法,根本没人愿意来。要不是那些虫子过来没多久就全部自己暴毙了,这里一个人都不会有。”木生土生怕楚云低估他的能力,因此连忙解释道。

    “没事,我也知道,在钱和性命之间,所有人知道该怎么选,你能找来这么多人就很不错了,都准备好了嘛?”楚云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属下,虽说为钱不要命的人也不少,但是这些小势力才能给他们多少钱啊,因此全都是歪瓜裂枣,大部分都是人境初中期的武者。

    “您吩咐的都准备好了,只不过如此重的金刚铠甲,肯定非常耗费内力的。”木生土有些担忧的说道。

    “我岂能不知,我只是试验一下这些虫子的攻击力而已,你回去吧,记得那些人来找你,你要留住他们不要让他们来均县冒险,一切的给我的消息。”说完楚云骑着木生土准备的龙马朝着关卡之外奔驰而去。

    一路上倒是没有遇上什么虫子,但是景象却十分的荒凉,闻乡是一只耳的地盘,楚云以前来过,虽然比不上其他的州,但是也还算是繁华,但是这一次来,楚云竟然连一个活着的东西都没遇上,甚至树上连片绿叶都没有,都是光秃秃的,而且树身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咬痕,看起了非常的恐怖。

    楚云进入闻乡治所所在的城镇都没发现一个人,倒是被咬的十分凄惨的尸骨看到不少,绝大部分的房屋都被破坏的严重,甚至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连几间完整的房子都找不到。

    既然没发现什么线索,楚云继续上路。又走了半天,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遇到,楚云的神识全部放开,已经达到了十里之外,但是依旧没用,所有的环境都差不多,死气沉沉的。

    楚云有些担心,万一虫灾已经把均县化为了一片白地那可怎么办,楚云对霸王寨已经有了归属感,他心里着急,因此走得更快了。楚云紧赶慢赶的穿过了闻乡,来到了稽下乡,稽下乡跟闻乡一样,没有遇到任何一个生灵。

    楚云一直走到了雪宫乡才遇到了情况,楚云在一头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动物骨架上面发现了几只活着的虫子,这些虫子不知道是不是饿的都已经奄奄一息。

    楚云戴上手套拿过来一只研究了起来,当年何处去的首领何足道的师傅苍云道人说过,这些虫子是活尸虫,他们以活尸为蛊,孕育出来的,黑翅黑甲,速度跟一般的地阶初期武者差不多,不惧水火,身体坚硬,无物不食。

    但是现在看这些虫子,虽然跟当年见到的形状差不多,但是身体大了几倍,翅膀上全都是银色的线条,前面长着两对尖尖的两对钳子一样的东西,模样变化也太大了。

    楚云尝试用源泉剑砍了一剑,但是作为神兵利器的源泉剑竟然被弹了回来,这个虫子除了翅膀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断痕,其他的地方竟然毫无破裂,楚云皱了皱眉头,这虫子的防御力,貌似比以前高很多啊。

    要不是楚云以前见到过有一些活尸虫翅膀上带有了小块的银斑,楚云都怀疑他们根本不是一种东西。楚云认定这些虫子应该就是几年前的那些进化而来的。

    他们趴在地上就跟死了一样,要不是楚云神识远超常人,也会被他们骗过去。

    楚云尝试着以内力攻击它们,依旧没有给这些虫子造成太大的伤害,甚至有一只竟然突然动了起来,从楚云的剑术吞噬了一点内力。吞噬完了之后,明显的恢复了一些精神,双翅扑打了几下,就飞了起来,速度极快的朝着楚云攻了过来,这速度不逊色于一般的地阶三四层的武者,楚云现在有点相信木生土所说的了,突然之下,幽冥盗还真的说不准吃大亏。

    楚云轻易的躲过了这虫子的攻击,然后运转自己全部内力挥出去了一剑,这一剑内里内敛,绝不可能被虫子吞噬,虫子被楚云的内力击飞了出去,足足飞出去上千米,才掉落在了地上。

    楚云轻轻一跃出现在了它的身前,竟然发现这只虫子还是没死,只是翅膀断裂,被震晕了过去,楚云对这个虫子的防御力大为震惊。只见他持剑的右臂突然暴涨起来,这是楚云对《巨像功》吃透了之后,开发出来的新能力——局部强化,他能够只用巨像功强化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然后楚云挥剑砍了下去,在楚云二百万斤的巨力之下,这个虫子终于被砸的爆裂开来,他的体内掉出来的东西让楚云脑袋发麻,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虫卵。

    这也就是说,这些虫子并不是饿的不能动了,而且正在繁殖?一只虫子里面成千上百的虫卵,想想也太让人绝望了。

    一路上的所见证实了楚云的看法,他越靠近闻韶乡,也就是以前发现虫人的土狼盗老巢,地上的虫子越多,但是全都跟之前遇到的一样,一动不动。

    楚云对这个情景都有些绝望了,如果它们产下的卵,都有这些虫子的实力,那么不要说均县,就是整个云州都可能引起大灾难。

    “不好。”楚云神识中突然出现了一群活动的虫子,这些虫子,虽然只有几千只,但是速度却比刚才的虫子快得多,而且楚云用神识看的清清楚楚,这些虫子更大,足足有人的拳头大小,且整个翅膀都成了银色。

    楚云想走,那么肯定能够轻易逃脱,但是他想试试这些新虫子的成色,于是停了下来。

    嗡嗡嗡的声音由远及近,楚云听起了很不舒服,终于第一只虫子已经距离楚云不足十米。

    “嗖,嗖,嗖。”这只虫子突然双翅一缩,口中的两个大钳子合拢,朝着楚云射了过来,速度更快了几分,后面的虫子也都全部跟第一只一样,射了过来。

    楚云还是第一次看到跟子弹一样攻击敌人的虫子,跟十年前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明显不同,也跟那一只刚才遇到的翅膀上只有几条银线的虫子不同,这些翅膀全部变成银色的虫子威胁显然更大一些。

    楚云把让木生土准备的金刚盔甲拿了过来,这个金刚是仙武大陆有名的金属,以质地坚硬出名,能够防御住一个地阶初期武者的全力一击,只不过重量太重,除了一些特殊的军队很少有人穿戴,楚云现在拿的这一身就已经达到了几万斤的重量。楚云力量几百万斤当然无所谓,但是随便换一个地阶武者,穿着这一身,就是找死,因为内力消耗很快。

    楚云想要看看这虫子是否能穿透金刚甲这种防御力极高的盔甲。楚云把金刚甲扔了过去,但是没想到金刚甲就跟纸糊的一样,被最前面的虫子一穿而过,然后后面的虫子赶了上来,很快金刚甲就被穿透的千疮百孔,从空中掉了下来。

    楚云实验失败,他要亲自面对这些虫子了。终于第一只虫子跟楚云的源泉剑撞在了一起,楚云感觉一股巨大的撞击之力传来,他被撞击的微微一顿,这让楚云吃惊不小,这威力几乎有地阶五层的武者全力一击了。

    面对几千只虫子,楚云不敢再大意,连忙开启了不灭灵力罩。

    让楚云不敢置信的一幕发生了,这些虫子感受到不灭灵力罩之后,竟然全部停下了突击,它们争先恐后的趴在了不灭灵力罩上面大吃起来,仅仅一刻钟的时间,自己的不灭灵力罩竟然被咬出了缺口。楚云立刻把不灭灵力罩收了起来,这一幕让所有虫子大怒,它们吃得正高兴突然饭没了,换谁都不高兴,它们再次射向了楚云。

    楚云这一次开启了归元罡气,归元罡气是以武者的气血为支撑的,是一门外家功夫。而不灭灵力罩是以内力为支撑的,两这本质上不同,因此楚云就像依次尝试一下。

    这一次,虫子没有冲上来撕咬,反而不断的冲击起来,几千只虫子一起冲击,让楚云觉得压力大增,这虫子的一击不弱于一个地阶五层武者的武者,那么几千个虫子就相当于几千个地阶五层的武者,楚云的归元罡气,只撑了几个呼吸就被攻破了,比起不灭灵气罩的破碎都快。

    不过万幸的是归元罡气能够不断修复,新的一层归元罡气再次出现,这些虫子被撞得一顿,楚云趁这个功夫,施展轻功离开了,这些虫子远不如楚云的速度,因此很快就被甩到了,这些虫子仿佛有智慧一样,他们一直巡视到楚云最先发现虫子的那个地方,然后就往回飞去,给楚云的感觉,好像是在保护这些虫子产卵一样。

    楚云不敢再从这条官道走,而是从均县西边的官道前行,经过高柳盗好不容易占据的桐乡北部的时候,这里也跟闻乡一样没有人烟了,然后楚云又经过了何处去占据的铁岭乡,这里的情形也是荒无人烟,铁岭乡跟桐乡一样可是有不少矿产,能让何处去主动放弃,可见局面坏带了什么程度。

    然后楚云到达了何处去的南王乡,南王乡也不见一人,楚云都怀疑何处去被团灭了,一个没有地盘的山寨,还算什么山寨?

    当楚云走到了何处去南王乡、千人敌的凤凰乡、高柳盗的成乡、土城的土城乡交界处的时候,楚云终于发现了人烟,一个巨大的堡垒横在了两座高山中央,楚云确定在自己离开之前并没有这个堡垒,肯定是均县的人为了防备这些虫子打造的,楚云看着二三百米的堡垒,感叹了一句,人在绝境的时候潜力真的是无穷的,这座堡垒要花费多少的财力和物力啊。

    沙老楞今年七十多了,是一位职业山贼,一辈子均县都没有出过,他的境界还算是不错,是人境七层,因此在自己的山寨何处去是一个统领级别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但是最近几年,沙老愣觉得一切都变了。

    “擦,这日子没法过了,老子已经两年多没见过鲜货了,俺老沙这一辈子难道就只能给一百九十九个小娘子***看这鬼日子,这第二百个,估计到我死都凑不全了。”沙老愣骂骂咧咧的跟自己的手下抱怨着,山贼本来就没几个好货色,吃喝嫖赌玩女人,这是均县众盗的常事。当然也有例外的,就是人屠制定了规矩的山泉盗和楚云的霸王寨。

    “沙统领你别着急啊,咱们这里平时连个鬼都没人来,除了那些虫子,哪个兄弟见过新鲜货色啊,就大当家给我们的那些女人,谁不是玩腻了?等咱们坚持过这俩月,我们就能换班了,到时候我带你去百里外的牛家庄,那里有几个小娘子长得那个水灵。”他手下的一个小队长凑了过来说道,他一开口,纱老楞手底下的几十个人全都淫笑起来。

    “屁,老子也得活到下个月啊,按日子,那些该死的虫子又快来了,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跟孔大头他们那个大队一样全军覆没了。”沙老愣却没有笑,他比起这些手下知道的多点。这两年每到这个月份,那些虫子就厉害一些,自己正好倒霉凑在了这个月。

    “好了,好了,都给老子滚远点,值班的打起精神来,老子先睡一会。”沙老愣把手下骂散,自己躺在了一堆稻草上面就想睡去,他昨晚上和太多了,现在脑袋正疼。

    他刚迷迷糊糊的要睡着,就感觉有人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沙老愣大怒,他张开嘴就要骂人,但是竟然发觉自己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嗡嗡的声音,沙老愣惊恐的转身看去,刚看到一个戴着斗笠的人自己就开始迷糊起来。

    最后的想法就是自己急速下坠,沙老愣大骂,自己啥都没干啊,怎么被人从堡垒扔了下去?这可足足有一百多米高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沙老愣张开了眼,他大叫了一声,发现自己能说了,他身上也没有伤痕,抬头看去,又看见了那个斗笠人。

    “你是谁啊,你是不是找死?老子是十大盗之一何处去的统领沙老愣,你竟然敢踢我,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老子喊一声就有几千个兄弟砍死你。”沙老愣一点没有发现周围的情况,他现在已经不在堡垒之内了。

    “我劝你以后说话的时候最好先用脑袋想一想,你的几千个弟兄在哪?你倒是给老子喊过来看看啊?”斗笠人说话了,他调笑的语气让沙老愣十分的生气,但是沙老愣不是傻子,他还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当他看见十几里外堡垒模糊的影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大大爷,我是何处去的人,您老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放过我吧。”楚云戏谑的看着沙老愣的动作,这个家伙看起来虽然很像一个憨厚的老农,但是他的手却悄悄的摸向了衣服的手弩,一个人境七层的在楚云面前耍心眼,那真是老寿星上吊。

    “去死吧。”沙老愣终于摸了出来,然后迅速的朝着楚云射了三箭,这个手弩一共就三只箭。沙老愣看到三支箭全部射在了斗笠人的胸前,他大喜过望。

    “哼,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趁我不备想绑架老子?你还太嫩了。”沙老愣得意的说道。

    “吃那么多盐怎么不齁死你。”在沙老愣震惊的目光中,斗笠人就像是拍蚊子一样的帮手弩的几支箭拍了下来,以精钢打造的箭身已经全部弯曲了,上面一滴血都没见,沙老愣觉得对方肯定是传了盔甲,但是手弩划破的衣服后面,却露出了洁白的皮肤,沙老愣深深地咽了口唾沫。

    “看起来也是个老贼了,审问你太麻烦了,还是你自己说吧,看着我的眼睛。”沙老愣最后看到的就是一堆没用黑眼珠的眼睛,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就凭你祸害了那么多女子,你就应该死。”斗笠人问完了话,一脚把沙老愣踩进了地里,沙老愣死的不能再死了,斗笠人起身身子闪了几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沙老愣的死在堡垒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他们寻找了好几天都没有发现沙老愣的踪迹,于是这件事情就成了一个谜团,而斗笠人却早就已经在万里之外。

    ps:感谢书友自动档都荟和没用锝阿吉的月票,我这下子又欠你们四更了。各位兄弟们今天就这一更了,我有点事,没时间码子,我是真的没存稿了,自从那天发疯,一天更新了几万字之后,就没有存稿了。有老兄让我放出点存稿,我是真的木有啊。这几天,我每天更新八千多字,这都是现码现发的,这就是我的极限速度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码字了,我根本攒不下存稿。明后天我会继续加更,让我今天休息一天,希望各位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