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县,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近千年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上千次。同时,淮阴县也是著名军事家、顶级高手淮阴侯韩信的家乡,淮阴县南遏西北道枢纽之称的均县北上南下的唯一出路,几乎把西北道一分为二,为蜀山派原太上长老的家族云家控制。

    淮阴县的地理位置如此重要,所以商业十分发达,云家控制也极其严格,甚至平时都有地阶中期的武者坐镇。但是这些都是老黄历了,自从十几年前,云家老祖据说病危之后,云家跟蜀山派关系生疏起来,因此蜀山派断绝了云家前往西南道的商路,淮阴县地理位置就大不如从前。近几年云家又开始跟云州几乎所有大势力开战,更是自顾不暇,淮阴县不断地被削减。

    其实上面这些原因都是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因为淮阴县彻底衰败了,近几年,均县出现了重大的变故,据说均县爆发了虫灾,规模之大,自古罕有,传言地阶也难以抵抗,现在整个均县成为了一片白地,淮阴县也被殃及池鱼,价值降到了历史最低。

    虽然云家曾经极力的辟谣,说这些都是假的,但是从两个县关卡上空的确是不断的有虫子经过,十分的骇人,要不是这些虫子都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死去,淮阴县也就成为了下一个均县。而且这最近的一年,关卡就再也没有一个人经过。这种种迹象都表明那些不是传言。

    后来,云家直接放弃了淮阴县,在附近的几个县城构筑了新的关卡,这一幕更让淮阴县人心惶惶,所有有关系的全部离开了淮阴县,没关系的拖家带口的也准备离开。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淮阴县彻底的完了。

    盛魁商会的掌柜的木生土木大掌柜的也着急万分,他在自己家里来回的踱步,他的几个孩子都已经送走了,妻子也跟着离开了,这里就剩下了他自己,他其实也想走,但是他不敢。

    自从十几年前,他在贪念的驱使之下,跑到凤鸣山去打一个武者晋级地阶的注意,结果就把他自己陷了进去,他被这个地阶给降服了。他觉得自己彻底完了,不光自己的家产,就是自己的身家生命都要交到别人手里。

    后来的情况更是证实了这个观点,因为那个地阶竟然是一个山贼头子,跟这种人合作,简直就是与虎谋皮。但是万万没想到,他跟的这个山贼头子,却是他的命中贵人。这个人不光没有吞没他的家产,反而跟他做起了生意,在他的照顾之下,只能在一个县活动的小商会,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发展到了整个云州,自己也赚得钵满盆满。他的地位也大增,甚至云家都主动跟他交往。

    木生土木老板得意之下,甚至计算着什么时候,可以换取一枚地灵丹,让自己晋级地阶,这在以前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

    但是乐极生悲,均县出现了该死的虫灾,其实在多年前就已经有预警,当年土狼盗被魔宗的人控制,然后均县数家势力联合起来,一举灭掉了土狼盗。

    那个时候他效忠的势力就告诉他,土狼盗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虫人,他当时完全不在意,因为虫不虫人的根本就影响不到他的生意。接下来的几年,他的生意更加壮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据说两年前,从闻韶乡原土狼盗的老巢,飞出了铺天盖地的黑色虫子,瞬间就把驻扎在附近的几个势力的人全部淹没了,这些虫子刀剑难伤,无物不吃,繁殖速度也很惊人,短短几个月就把一个闻韶乡吃成了白地,伤亡难以估量。

    这个时候虫子并没有停下脚步,开始四处扩张,东夏乡、雪宫乡、桐乡、庙子乡,一个接着一个的蔓延起来,当虫灾蔓延到闻乡,自己就跟均县完全失去了联系,但是他们却在最后的关头,给自己下达了死命令,自己效忠的首领,离开了均县,让自己一定要等待他的消息,这一等就是两年。

    “哎。”木老板自己虽然是人境十二层,但是他不敢不听他们的话,他也亲自去过自己所属势力几次,除了那个折服自己的地阶首领,其他的首领有数位能够灭杀自己,甚至他们还有两位外家武者,虽然只是人境九层,但是吊打自己跟玩一样。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少爷。”木老板自言自语的说道,云家的撤离对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怎么了?多年不见,你还这么惦记我啊,不错很不错。”当这个声音传来的时候,木老板不惊反喜,立刻站起身来,这个声音他永远也忘不了,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主人,霸王寨的首领楚云。

    楚云紧赶慢赶的赶了回来,云家下令封闭了消息,因此淮阴县之外的消息都是道听途说的居多,当他过了云家的关卡,到了淮阴县的时候,他这才知道,事情比他想的还要严重,因此他立刻就来到了他控制下的盛魁商会。

    “参见少爷。”木老板满脸激动的参见了楚云,再见楚云,他竟然从楚云身上看不出一点的境界。木生土知道楚云绝不可能是普通人,那么只可能按照定律,高他四个小等级,他才看不出来,这么算起来,楚云岂不是已经地阶四层之上?他更是为自己的决定暗暗得意,那个不顾命令私自逃跑的刘家武馆的刘馆主肯定凶多吉少了。

    “你把你知道的事情给我说一遍。”楚云也没有客气直接问道,当木老板给楚云说完的时候,楚云沉默了起来,他当时早就预料到那个虫人肯定是大麻烦,但是当时他才地阶一层,根本奈何不了虫人。没想到离开几年,竟然被他发展到这个地步,听木老板的意思,整个均县都完了,那么自己的霸王寨怎么样了?

    楚云不相信诸葛青衣和文轩两个人不知道避敌锋芒,但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均县全部完了,他们再能跑,能去哪里?连淮阴县关卡这里,几百米的高度都挡不住虫子,还经常有虫子经过,楚云就不相信,自己的山寨能挡住。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木生土,你可知道现在淮阴县的关卡是哪个势力控制的?”楚云再次问道。

    “少爷,那个关卡被云家放弃之后,就被淮阴县的几个小势力控制了,我们盛魁商会,正是其中之一,您想通过,根本不需要什么手续。只不过,均县现在实在是太危险了,少爷还是不要亲自冒险的好,万一,我说的是万一,少爷遇到了危险,那么让属下可怎么办啊?”木老板这么一说,楚云对这个人刮目相看,没想到以前随手找到的一个手下,竟然对自己这么忠心,但是均县之行,势在必行,霸王寨有太多他牵挂的人。

    “少爷,您三思啊,我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也可以看得出均县的危险。我听说幽冥盗的老巢正在庙子乡一个不起眼的村子,庙子乡跟闻韶乡挨得太近,当虫灾来的时候,幽冥盗损失惨重,甚至有几位地阶的武者被杀死了,只有三位地阶中期的逃走了,但是被死死的堵在了三圣乡。您想想几位地境中期的武者都这么狼狈,您何必冒险呢?”木老板再次开口劝道。

    “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楚云开口问道,这个消息太重要了了,一直以来,幽冥盗都是均县的天,霸王寨想要发展,但是一直笼罩在他们的阴影之下,突然听到幽冥盗的老巢暴露了,楚云第一感觉是兴奋,他想要发展,必须彻底的铲除他们。何况楚云跟他们本来就有仇,楚云这个身体的全家都是被他们杀死的。楚云既然占据了这个身体,就必须为他们报仇,于公于私,楚云都要对付他们。

    “少爷,我前些年在山寨的帮助下发展很快,因此我成了云家淮阴县县主云麓的座上客,这些话是在他撤离均县之前一次喝醉了说的,看得出来,他很是幸灾乐祸,但是只是一点即过,没有多说,他多次想让我们跟他离开,因此我觉得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木生土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据他推测幽冥盗是蜀山派的人,而云家跟蜀山派虽然名义上关系很好,但是大门派之间出现龌龊应该很正常的。一只耳是云家的人,那么幽冥盗是蜀山派的人也很说得过去。

    “我还是要进去看一下。”楚云站起身来。

    “少爷三思啊。”木生土还想继续劝,突然一股浩荡无边的气势从楚云身上迸发了出来,木生土被压的口不能言。这股气势仅仅维持了几个呼吸就退却了,木生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是心里十分兴奋,他有一个惊人的推测,但是却不敢问出来,这个时候楚云开口了。

    “我已经是地阶后期,你放心自保还是有信心的。”楚云说完,木生土狂喜。

    ps:还欠自动档都荟老兄和雨桐一人一更,感谢书友自动档都荟的打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