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越来越大,就是楚云都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看里面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突然谷底的岩浆爆裂开来,朝着四周疯狂的散去。(书屋 shu05.com)范铮不慌不忙的在身前持剑在阻挡四散的岩浆,他的动作十分的飘逸,但是效果惊人,一点岩浆都突破不了他的木剑,楚云觉得他的剑术倒是跟自己的道家有些相像。

    但是楚云也没工夫多想了,他没人管,又不敢运功抵挡,因为他现在装作一副被范铮内力制住的样子,做戏就要做全套,他身上被岩浆不断的洗礼,虽然不多,但是也疼的很。

    这谷底的熔浆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热力惊人,却带有很强的腐蚀性,一旦落到身上,就跟硫酸一样,刺啦刺啦的,楚云这肉身都很难抵抗,一会功夫身上就被烧了好几处,深可见骨颜色就跟木炭一样漆黑,且味道跟烤肉一样令人作呕,但是楚云紧咬着牙一动不动。

    范铮看了楚云一眼,看到这个小子没死,就不再管它,他的注意力都在岩浆里面的灵兽身上。

    楚云忍着剧痛,注意力也放在岩浆里面的灵兽身上,这只灵兽可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只要灵兽能拖住范铮,那么自己就会全力逃跑,甚至反戈一击。

    熔浆越来越暴躁,溅起来的越来越多,就像是一块巨石扔到水里一样,到处都是乱飞的熔浆,楚云的眼睛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神识楚云也不敢随便用,他害怕让范铮警惕。

    一股哗啦哗啦的声音不断地传来,就像是铁链子的声音,楚云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楚云觉得十分的诡异。

    “装神弄鬼。”范铮也发觉情况不太对,但是他觉得有自保之力,所以继续静观其变。

    突然从湖里伸出了一条黑红色的尾巴,这条尾巴上面满是铜钱大小的突起,长约几十米。朝着范铮的方向极速的袭来,速度之快,甚至让空间刺啦作响,范铮不愧是天阶武者,他立刻开启了自己的“灵域”,武者到了天阶可以形成灵域,就是以周围的一些灵气节点为支撑,形成一种类似于楚云归元罡气的防护罩,叫做“灵域之墙”。

    灵域之墙防御力比楚云的归元罡气强的不是一点半点,灵域之墙之内会形成一片特有的领域,在天阶的灵域之内,武者可以随意调动天地灵气,且不让对手吸收天地灵气,以及其他种种的妙用,仿佛创世神一般。当然灵域的防御强度和范围是根据武者的实力决定其强弱的。

    而且开启了灵域,不单单是灵域之墙的护卫,想要伤到开启灵域的武者,就需要面对武者灵域之内的全部天地灵气,只有一击的威力能够强过天阶武者灵域之内的所有天地灵气,才会伤到天阶武者。因此范铮对自己的防御有着绝对的自信,甚至没有使用其他的手段。

    但是这一条尾巴显然违背了常理,范铮的灵域仿佛不起作用一般,被直接穿透了,范铮大惊,他不知道自己的灵域是不是出了问题,但是丰富的经验还是让他抬起了手中的木剑抵挡了一下。木剑应声而断,毫无延迟作用,让人一点都不见刚才的神奇功用,仿佛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木剑。

    范铮虽然是天阶武者,但是是内家武者,身体比不得外家武者,当即范铮被抽飞了出去,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他被结结实实的拍在墙上,鲜血狂奔,嘴里吐出了一口墨绿色的汁液,这是他的胆汁吐了出来。他整个人都恍惚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的灵域怎么没有一点左右。但是那根尾巴却没有一点耽误的意思,又朝着范铮打来。

    范铮立刻注意到了,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乾坤囊,还没等他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尾巴就打了过来,范铮被再次抽飞了出去,乾坤囊掉在了地上,这个距离离得楚云不远,楚云立刻就看到了。虽然一个天阶武者的乾坤囊很诱人,但是楚云不敢去捡,生怕惹怒这只灵兽。

    “啊。”范铮被抽飞出去,一下子掉进了远处的熔浆之内,他连忙在手上运转内力,双手一拍熔浆整个人腾空而起,但是这么一会功夫他的半边脚掌已经消失了,双手也被烫的看见了白骨,他的内力一点作用没有起。

    范铮看到尾巴再次袭来,他立刻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一滴精血流了出来,他整个人化为了一道残影朝着悬崖之上激射而去。只不过范铮还是低估了这条尾巴的速度,他在空中打了个趔趄,无奈之下又催发了自己的一滴精血,速度更快三分,继续朝上飞去,临走之前还不忘朝着楚云射了三道剑气,但是到底杀没杀死楚云,他却没有注意。

    眨眼睛范铮就消失了,三道剑气朝着楚云飞来,楚云立刻激发了巨像功,凭借护身罡气和强悍的身体硬接了三下,楚云当场被深深的打进了岩壁,昏了过去。

    当楚云昏迷之后,熔浆里面伸出了半个巨大的头颅,这个头颅足足有三几米长,两只眼睛是惨白色的,就像是瞎了一样,一对鼻孔不断地喷着火苗。他朝着楚云的方向嗅了嗅,就不再理会。它的头颅开始慢慢的下潜,伴随着哗啦哗啦的铁链声音,没一会谷底的世界陷入了平静。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楚云清醒了过来,他浑身都疼,他想站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楚云一下子想起自己的处境,他直起身子,四处看了看,自己还是在岩壁之内,范铮已经不见了踪影,楚云想大笑三声。但是一下子想起了熔浆里面的灵兽,楚云立刻闭上了嘴。他畏惧的看了一眼外面平静的岩浆,回想起那恐怖的三次尾巴的抽动,要不是自己内力全失,身体重伤,那么楚云立刻就想离开这里。能把一个天阶高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那是什么境界的灵兽啊。

    楚云从乾坤囊拿出了几颗地灵丹,虽然很浪费,但是性命要紧,地灵丹一吃下去,自己的内力立刻开始恢复。丹田中有了内力,自己的不灭功也开始修复起自己的身体,楚云立刻无心朝天的开始打坐,这样有助于丹药的消化。

    三颗地灵丹下肚,楚云的内力恢复圆满了。他的身体却依旧在慢慢恢复,自己被范铮打断了几十根骨头,不是一时半刻可以修复完成的。更可怕的是自己被岩浆烫出来的伤痕,这些伤痕不灭功修复的十分缓慢,楚云拿出了伤药也不起作用。

    当楚云觉得自己行动没有大碍了,他不顾身体传来的巨疼,就想离开此地。但是他刚要走出去,突然想起了范铮,万一这个家伙在外面等着自己,那么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

    “既然我没被那头灵兽杀死,那么,它肯定是对我毫不在意,就像一个人也不会在意一只蚂蚁一样,当然也有可能有别的原因,不管怎么样也比现在出去安全。拼了,我就在此地养伤,生死有命。”楚云说服了自己,就从乾坤囊拿出了几块肉干吃了起来。

    范铮激发了自己的精血逃了出去,他的伤势比起楚云更重,骨头几乎全部碎裂,要不是他浑厚的内力,很可能就撑不住了。更可怕的是他的金丹出现了裂痕,当武者升到了天阶,武者的丹田就晋级到了金丹,虽然不能自爆了,但是却有了其他的一些妙用,威力无穷,但是现在竟然被三下抽裂了,修复金丹可不比修复丹田,也就是一些上古的灵丹有用,否则终生难以寸进了,范铮欲哭无泪。

    更可怕的是他的半边脚掌被熔浆销毁了,走路都很难支撑。天阶武者擅长的武功千差万别,他又没有跟楚云一样有神妙的功法《不灭功》,他想要恢复自己的半边脚掌也是个大问题。

    最可恨的是他的乾坤囊掉在了谷底,里面有老君宫的镇派神功,虽然只是上半策,但是一旦被人家学去,那么老君宫的根基都要动摇。

    所以范铮都成了这个鬼样子也不能逃走,他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响箭,就相当于现在的信号弹,一旦打出去方圆千里的老君宫弟子都会听到,这里虽然不是老君宫的地盘,但是也是丹州,他希望正好有弟子在此。

    几个时辰后,几个身穿老君宫的弟子赶了过来,他们正在执行门派的任务,正好听到了响箭,要知道响箭可是长老之上的人物才会拥有,他们放下了一切,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你们是老君宫的弟子?”范铮躺在一颗树上。相貌十分的凄惨,就跟个没有内力的普通人一样。他的乾坤囊丢失了,想要恢复内力都没有丹药,而他不敢运功恢复,一旦运功他害怕金丹再次受损。

    “是前辈放的响箭?”几个老君宫的弟子并没有见过范铮,毕竟他是太上长老基本不管门派的运转。

    “正是老祖,老祖我受了暗算,受了重伤,你们立刻通知本门,请太上长老池镜湖池长老亲自前来,这是老祖的令牌。”当范铮把令牌扔给这几个人境弟子的时候,他们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们的太上长老竟然受了重伤,喜的是,这也是他们的机缘,被太上长老记住,他们的前景广阔。

    一个多月后,太上长老池镜湖亲自来了,他跟范铮是生死之交,他立刻就把范铮接了回去,并且老君宫派来了十位地阶后期的长老封锁了一刀峰的悬崖,直到半年之后万寿宫的发觉,万寿宫独占两个郡实力比老君宫更胜三分,在他们的干涉之下,老君宫的被迫撤离。

    半年的时间他们也没有发现楚云的踪迹,范铮也就放下了心思专心的闭关养伤,毕竟他觉得自己都差点死去,那么楚云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当然万寿宫的也很好奇为什么老君宫的要来这里,万寿宫的人也在此地寻找了几个月,不过也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几个月后,此地再次荒凉了起来。

    两年之后一刀峰南面峡谷之上,一直大角鹿正在悠闲的吃着青草,突然它的耳朵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大角鹿两只大眼睛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又低下头吃起草来。

    突然一个人影从悬崖底下跳了上来,大角鹿慌不择路的逃跑了,来人看了一眼大角鹿哈哈大笑起来,这个人正是楚云,这一次死里逃生简直就是太不容易了,毕竟从天阶手里逃走的能有几个?

    现在回想一下,万名山说他从一个天阶手里全身而退,并且还伤了天阶,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玩笑,不要说几十年前的万名山,就是半步天阶的万名山也别想从一个天阶手里逃出去。天阶武者的手段简直神鬼莫测,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面的武功了。除非那个天阶武者受了重伤。

    楚云从一刀峰的南部上来,也是运气,楚云掉下来的地方正是一刀峰峡谷边缘的不远处,楚云离开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于是楚云在悬崖之上绕了一个大圈,花费了几个月来到了一刀峰的南边悬崖,然后就出现了这一幕。

    这一次楚云可是因祸得福,他捡到了范铮的乾坤囊,倒不是说里面有许多的地灵丹或者是灵币钱财,虽然发现这些楚云也会很高兴,但是远远不如现在。楚云从里面发现了半本秘籍,叫做《老君真经》,这本秘籍楚云粗略的看了一眼就觉得深不可测,是一门道家的功夫,如果跟自己的道剑和太极阴阳掌融合,那么楚云的武功不说同阶无敌,也应该差不多。

    楚云找了个旅店吃了顿饱饭,并且洗了一个热水澡,好好地休息了一晚,然后就出去打听自己到底在哪。跟楚云想的没错,这里正是楚云曾经来过的琅琊郡,老君宫的人手再长也伸不到这里来。

    自己当年被追的万里逃命,狼狈的掉入谷底,那个时候是人境,现在又掉进去一次自己已经是地阶后期了,现在回想起来感慨良多。楚云再一打听,他发现琅琊郡的局势又起了变化。

    本来以赤焰门为首的琅琊联盟和黑莲门转化而成的圣门打的势均力敌,但是黑莲门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位天阶高手,一举把赤焰门的唯一一位天阶高手打得重伤,圣门就占据了上风。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圣门是黑莲门余孽的消息被传了出去,跟黑莲门是宿敌的蜀山派并没有动作,反而云家出手了,在云家的帮助之下,琅琊联盟迅速稳定住了阵脚,并且把圣门打的节节败退。这个时候风云突变,占据云州乐浪郡的兽神山,占据云州临淮郡的江淮帮、重水门、船儿会以及占据云州陈留郡的天地盟和浩然书院突然插手,他们联合起来跟云家打了起来,这让圣门续了一口命。

    云家可是占据云州五个郡的超大势力,占据了云州半壁江山,实力应该说雄厚无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云家自己也发生了内乱,自己人开始打起了自己人,一时间云州全部乱了起来,形成了非常诡异的平衡局面。

    楚云隐隐的感觉西北道有些不太正常,因为这些年战斗发生的实在是太频繁了,但是楚云也没往深处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只是个山贼头子而已。

    琅琊郡本来就是云州最混乱的一个郡,现在更是乱上加乱,简直是一团乱麻,到处都是打仗,到处都是厮杀,也就是楚云在的这个非常偏远的小镇子还平和一些,但是也有一些山贼土匪时常的骚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楚云想要离开的当天,就发现小镇子被一伙马匪包围了,楚云看了一眼,马匪头子只是个人境九层的武者,但是对于小镇子已经是惹不起的大人物了。于是楚云替天行道了一把,把这一伙马匪全部击杀了,顺便把马匪头子的狼马抢了过来,自己的风灵马死了,楚云正好没有坐骑。

    楚云谢绝了热情的乡民的挽留,骑着马朝着均县赶去。狼马的速度虽然远不如自己施展轻功快,但是楚云又不着急,现在距离楚云和魏镇等人分开也就是两年时间,他们现在绝对不如自己走得快,毕竟他们要经过好几个州才能到云州。

    一路上以楚云的实力非常的安区,就是幽云十六州那种地方楚云都很轻松,更不要说这里了。只不过楚云不是铁石心肠,一路上看到不平的事情就喜欢管一管,于是也创出了不小的名头,在一次随手击杀了一位地阶二层的小门派长老之后,楚云的名头彻底响了起来。楚云喜欢带着一个斗笠,于是被琅琊郡的江湖人称为蒙面阎罗。

    楚云毫不在意,连双修剑客都被人家叫了出来了,何况蒙面阎罗这个外号。楚云优哉游哉的走了两个月,突然他听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事情,楚云立刻就舍弃了狼马全力赶起了路,半个多月后楚云来到了紧挨着均县的淮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