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铮跟楚云的距离在急速的拉近,范铮不会轻易的杀死楚云,他要折磨楚云,因此他并没有继续出招。两个人的下坠速度都飞快,很快就进入了一刀峰峡谷浓厚的雾气之中,但是这些浓厚的雾气虽然遮挡了范铮的视线,但是却挡不住他的神识,他依旧牢牢的把楚云锁定了。

    范铮距离楚云越来越近,两个人已经掉落了几千丈,到了一刀峰的下半段,雾气也越来越少,范铮已经看清楚楚云的脸了,楚云闭着眼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越是这样,范铮越是得意。

    楚云就是这样也没有放弃,他准备出其不意的把血脉之力和巨像功一起激发出来,然后用魔天赤血戟的增幅,跟范铮拼一把,虽然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但是已经是楚云最后的底牌了。

    “哦~。”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从谷下传了出来,楚云上一次掉下来的时候曾经听到过,那个时候自己才是人境武者,根本听不出吼声的异常,但是现在刚一听到,楚云就感觉到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恐惧爆发了出来,意思就像他在靠近谷底就会死。楚云知道,这兽吼是一种警告,对于所有敢入侵他领地的生物的警告。

    “什么东西?”范铮的震惊比楚云还大,他是天阶对于这吼声的感触最深,他发觉自己竟然有些惧怕这个吼声,在他二百多年中,这可是很少遇到的,这让范铮有些恼怒。

    “哦~”范铮朝着兽吼的方向大喊一声,天阶高手果然不凡,楚云隔着几里,脑袋都觉得嗡嗡的,耳朵流出了血来,自己竟然连对方的一声吼叫都扛不住,楚云刷新了对天阶高手的认知。

    范铮的吼声,让本来就稀薄的雾气直接被吹散,以他们两个人的视力都看得清楚谷底的样貌。这个时候也快到谷底了,只有区区几千米。谷底的情景看的清清楚楚,跟楚云上一次来的时候几乎没变,到处都是红色的岩浆流动,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看到谷底的小湖,楚云直愣愣的朝着岩浆调去,楚云脸色狂变,如果不改变的话,以熔浆的高温,不用范铮动手,自己都凶多吉少了。

    突然下发的岩浆都动起来,一股岩浆激射向范铮,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黑红色的巨蟒,散发着让人恐惧的高温,楚云觉得自己的唾沫有些发粘,如果这是打向自己的,自己凶多吉少。看起来谷底真的有一头实力惊人的灵兽,并且被范铮的挑衅激怒了,遇到这个情况,楚云不光不惊反而心里一喜。

    范铮冷哼一声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拿出了一个拂尘,对着岩浆扫了过去,顿时反正周围出现了一股狂风,岩浆长蛇被吹得晃晃悠悠,但去势不减依旧射向范铮。范铮又连忙的挥舞了几下拂尘,狂风变大,岩浆瞬间就冷却了下来,形成一条长达上千米的黑色石条,然后一寸寸的断落开来,从新掉回了岩浆之内。

    “雕虫小技,这里竟然有一头灵兽,看起来今天我的运气不错啊。”范铮洋洋得意的说道。

    这个灵兽是相对于蛮族蛮兽的称呼,就是比普通野兽更高一级别的野兽,一般来说灵兽都具有神奇的力量,比如说今天这个灵兽能够控制岩浆攻击。

    当然根据灵兽的智力分为凶兽和妖兽,凶兽就是智力低下,但是力量或者能力却远超普通灵兽的极品灵兽。

    而妖兽就是智力非常的高,有了自己的思想,且各项能力也远超普通灵兽,传说有的妖兽可以跟人类一样的相貌甚至会说话。

    当然蛮族所说的蛮兽跟秦人说的灵兽都是差不多的生物,蛮族的圣兽对应的就是秦人的凶兽和妖兽。蛮族非常的崇拜自己的圣兽,而且和他们跟圣兽和平相处,甚至互相依靠。但是秦人却不同,除了像兽神山这样的以控兽为生的门派,其余的武者只要发现了灵兽都会杀死牟利,灵兽的身体都是宝,不说妖丹,就是皮毛血肉都非常的昂贵,甚至有的灵兽能换来几十枚地灵丹,可想而知它的价值了,也不怪范铮如此的高兴了。

    这个时候楚云已经快掉进岩浆了,范铮一把抓向楚云,他倒不是好心,而是不想让楚云死得太痛快。他在楚云身上点了几下,楚云的全部内力都被封住了,然后他随手一扔,楚云急速的被甩向了悬崖的岩壁之上,整个人被嵌进去足足一丈沈。楚云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没有反抗,他知道范铮的想法,因此想将计就计,看看能不能出其不意的做渔翁得利,再说他的内力早就耗尽了,他的底牌可是血脉之力和巨像功。

    范铮把楚云扔开之后,就对着熔岩全力的感知起来,他想感受一下这个灵兽在什么地方,既然遇到了,怎么也不可能放弃。但是熔岩不光是温度奇高且满是火毒,而且也带了隔离神识的作用,范铮竟然什么都没有感受出来。

    “孽畜,道爷在此还不乖乖现身,今天老道的心情不错,我的府邸正缺一头看门灵兽,这可是你几世修来的机缘。”范铮用出了念力,天阶的念力攻击防不胜防,灵兽一般都智力底下,除非是凶兽或者妖兽才能抵抗,范铮觉得刚才的攻击,也就是一般的灵兽,因此自己的念力攻击已经足够了。

    “吼~”看起来这一刀峰谷底的妖兽竟然真的能听懂,灵兽都是有尊严的,它的吼声充满了怒气。几道岩浆一起朝着范铮攻来,范铮冷笑一声,然后拂尘不断的打出,密集的岩浆对它毫无办法。

    这下子范铮也看出了灵兽的具体位置,他把拂尘别在了腰上,然后拿出了一把木剑,这把木剑毫无装饰,没有一点特别之处,不知道范铮一位天阶高手,怎么会用这样的一把武器。

    不过接下来的动作,让楚云大开眼界,只见范铮嘴里念念有词,手中的木剑散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压迫,剑身之上有一道白色的光束来会游动,就像一条长蛇一样。

    范铮大喊一声“去”,木剑脱离了范铮的手中,朝着岩浆直插而去,一如岩浆,木剑仿佛真的化成了一条游龙,在岩浆中呼风唤雨,整个谷底都抖动了起来,范铮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他就不相信这样还不把那头小小的灵兽逼出来。

    楚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看到的东西简直颠覆了楚云的世界观,这是仙侠世界?一个武者的武功怎么可能高到这个地步?区区一把木剑,就有这么毁天灭地的威力?

    木剑继续在岩浆内兴风作浪,岩浆被搅的到处乱飞,大约一刻钟后,岩浆内的灵兽终于像是被激怒了,岩浆到处都冒出咕咚咕咚的气泡,仿佛一个下一刻就要现身,老道单手一指,木剑就从岩浆内飞了回来,他一手持剑,等待着灵兽的现身,神情十分的悠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