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掌柜的,这个事情可否详细的告诉我?需要多少费用,你直接说。”楚云问道。

    “云先生,您是我们商会的贵宾,我这一次免费的告诉您,不要钱,这件事也不算什么秘密,华梅城知道的人还是不少的。”接下来公孙掌柜就说了起来。

    其实事情不算是复杂,就是林小灰的特等杂交马惹的祸,乌恩等人的风灵马都伪装了,但是林小灰的杂家马却没有,他们忘了这里是丹州,不是杂家马随处可见的幽云十六州,他们要进城的时候,被一个老君宫的弟子看上了。

    本来林小灰一个地阶三层的武者,老君宫的按说不应该招惹,结果那个弟子来头不小,是掌门的亲孙子,横行霸道惯了。林小灰还没说话,楚大他们先怒了,楚云当年交给他们的任务,让他们全力保护林小灰的安全。他们都是蛮帅圆满期,相当于地阶中期,他们一动手,老君宫的人吃了大亏,他们都是蛮族根本不在乎人的性命,一动手就出了杀招。

    老君宫掌门的孙子当场重伤,其他弟子死伤了几十个,就是地阶也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击杀了两人。老君宫的那位太子爷逃了回去,直接调动附近的人手支援,林小灰他们且战且退,竟然凭借马的速度逃出了生天,并且杀伤了几百人,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后来的事情公孙掌柜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肯定他们没有抓住林小灰一行人,否则也不会发布了天价的悬赏。

    楚云听完了松了一口气,人没事就好,他们就是不从华梅城走,也可以绕道潼关县,凭借他们的马,速度也慢不到那里去。如果被老君宫抓住了就不好办了,老君宫怎么说也是占据一个郡的大势力,门内天阶武者都有数位。

    “好的,谢谢公孙掌柜了,在下告辞了。”楚云拿着丹药离开了。

    “大掌柜,我们要不要告诉老君宫此人竟然打听那几个人的消息,他很可能是他们的同党。”在一边服侍的伙计走过来问道。

    “哼,你境界太低,根本就看不出这个人的可怕,他身上的杀气如此浓厚,实力肯定惊人,万一他知道我们出卖他,一旦报复起来,我们肯定会被重创。再说了,我们商会只是求财的,讨好老君宫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他们的商会跟我们可是死对头,记住不要乱说,否则你知道商会的规矩。”公孙掌柜摆了摆手让伙计出去,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墨绿色小兽,它瑟瑟发抖的趴在公孙掌柜的手中,公孙掌柜不断的安抚着,眼神却看着楚云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楚云回到旅店,魏镇也已经回来了,他们打听到的跟楚云打听到的差不多,只不过没有这么详细,毕竟这可是华梅城几年遇不到一次的大事啊。

    “我们留在这里没有用,留下一个信得过的人,继续打探,其余人先走。”楚云说完,魏镇等人也觉得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他推荐自己的侄子魏青杨留了下来,他是人境巅峰,并且也有数次走镖的经验,自己能保护好自己。

    楚云一行人出了城不到百里,楚云突然觉得心悸的十分厉害,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在这里也没什么仇家啊,楚云停下来了皱着眉头想了起来。

    “不好。”楚云一下子想了起来,当年他杀死过一个老君宫的弟子叫做范承名,那个家伙据说是老君宫太上长老的嫡系晚辈。能成为一个独霸一郡的太上长老,起码是地阶巅峰,甚至是半步天阶或者天阶高手。如果真的是天阶,麻烦就大了。天阶的手段,是难以想象的,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发现自己,除了这个,自己在华梅城也没有任何的仇家。

    “魏大哥、路大哥,我请你们带着他们先走,你们到淮阴县等我,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去找盛魁商号的木老板,他是我的人。”当年收服了木老板之后,楚云就派人去跟他接上了头,霸王寨的很多资源都是他帮忙运输的。

    “楚云,到底怎么了?”冷雅竹开口问道,虽然她对楚云冷冰冰的,但是心里还是很关心他的。

    “没事,我只是回去有点事,你们走吧。”楚云虽然心里还是越来越紧张,但是还是温和的对着冷雅竹笑了笑,一行人离开之后,楚云立刻就全力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风灵马的速度全力施展,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就跑出去几百里,但是楚云的心悸却没有一点好转。

    楚云的感觉并没有错,老君宫的太上长老范铮刚刚从闭关中出来,他一出来就发现了他那个寻找多年的仇人,反正大怒,他没想到楚云竟然还敢来华梅城,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挑衅。范铮这么生气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原因,另一方面范承名对他范家太重要了。

    范铮虽然看着不老,也就是五六十岁的样子,但是今年已经二百七十多岁了,因为道家功夫养生上面有些特效,所以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

    他的后代很多,现在已经传了七八代了,但是许多天赋异禀的范家子弟都因为大限来临或者是遇到不测而亡。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他的后代死的死亡的亡,剩下人中最中意的就是范承名,范承名跟他长得很像,而且年纪轻轻据说人境圆满期了,是范家唯一可能继承自己衣钵的后代,平时他宠爱的很,根本就不让他出去,怕遇到危险。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在华梅城被人杀死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杀了自己最宠爱的后代。当时他在闭关并没有发现,等他发现的时候,楚云早就离开了。他大怒之下,把当时蛊惑范承名出去的弟子全家都处死了,杀死了足足上千人。但是他还是非常的遗憾,因为他没有杀死那个凶手。

    天阶高手有一招叫做“气息留踪”,就是把自己的气息锁定在一个人身上,当这个人被杀死的时候,他留在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会自动的转移到凶手身上,只要这个人在他的百里感知之内,那么他绝对会发现。

    楚云这个倒霉蛋,虽然离开的很及时,但是运气实在不好,并没有出百里范围之内,范铮刚出关立刻就发现了,他连忙运转轻功赶了过来。天阶高手一举一动都可以调动天地灵气,他的速度比起楚云的风灵马竟然更快。远远看去,他就像在天空飞行一样。其实天阶根本不能御空飞行,是他一跃几十里不需要借力而已。

    楚云连续跑了几天几夜,片刻都没有休息,这么高强度之下,自己的风灵马小风都已经露出了疲态。现在他都已经出了老君宫的范围的时候,但是楚云不敢放松,楚云故意的来到了一个小山丘之上,这附近百里一览无余,楚云停在上面,四周看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身后的尾巴,范铮在天空远远的跟着,速度极快,楚云肯定了自己的直觉,然后继续逃跑起来。

    楚云已经认定对方是一个天阶武者了,因为地阶武者的轻功再好,也做不到在天上停留如此之长的时间。楚云非常的自责,他既然知道杀死过老君宫的人,怎么就为了悬空栈道省事一头扎进来?

    “快跑啊,小风。”楚云不得不拼命催动起自己的马,风灵马全身大汗淋漓,楚云知道小风已经到了极限,再这样跑几天,它会留下永久的暗伤,但是楚云虽然心疼,但是毫无办法,他如果能够硬拼一个天阶,他绝不会这么做。甚至只要有三成的希望全身而退,他都不会做的。

    一个天阶的压力跟一个半步天阶差太多了,楚云可以跟万名山抗衡,是因为万名山不想跟楚云鱼死网破,且暗伤太多,发挥不出全部势力,否则楚云连万名山都打不过,更不要说一个彻彻底底的天阶了。

    楚云尝试了很多办法,他经过密集的城镇,路过茫茫的林海,也下过大河,但是不光没能甩掉后面的武者,反而被他拉近了不少。楚云觉得自己身上肯定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也不可能被这个人死死的追着,但是楚云检查了好几次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妥,这就像个死结,楚云自己都觉得这一次在劫难逃了,楚云不断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每一次都被一个声音打断。

    “小子,你跑不了了。”楚云耳边一直传来一个声音,楚云知道这是后面敌人的千里传音。到了楚云这个境界,他只能在几百米范围内千里传音,但是到了天阶,竟然可以隔着几十里,楚云感受到浓重的死亡气息,要不是楚云心智异常的坚定,换成任何一个人都要崩溃了。

    楚云又跑了几天,他经过了无为老道的白云观,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无为老道苍老的气息,但是他却不敢进去叙旧。

    “对了,一刀峰的峡谷。”楚云立刻就想起自己来的那个峡谷,里面弥漫着火毒。说不定自己可以躲过去,有一丝的希望楚云就不会放弃,这个时候,身后的敌人距离自己已经只有十几里了。他就像在楚云的身后散步,不快也不慢,他仿佛要折磨楚云,让楚云沉浸在恐怖中,让楚云彻底绝望。

    当楚云来到一刀峰的大峡谷的时候,范铮已经距离楚云已经只有几里地,这个距离对于一个天阶武者,一个呼吸的功夫都用不到就可以来到。楚云停下了马,朝后看了一眼,然后一拍马鞭就让自己的风灵马离开,全力奔跑了十几天,风灵马的样子十分的凄惨,他引以为傲的皮毛都团成了一团一团的,眼睛里满是疲惫。但是它非诚的通人性,知道自己主人遇上麻烦了,因此还是尽力的朝前跑,楚云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了,只能希望范铮放过风灵马。

    风灵马满眼的不舍,看着楚云不想离开,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

    “快走,我会回来找你的。”楚云狠狠的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掌,风灵马吃痛,快速的离开了。

    楚云一伸手从乾坤囊拿出一个帐篷提在了手上,他上一次是掉在了水里勉强没死,但是这一次运气就不一定那么好了。哪怕是地阶武者,直接掉进数万丈的悬崖,也会死人的。楚云就是要用降落伞的原理,缓缓的落下去。

    楚云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当他回头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刚才自己站立处的范铮,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对手的样子,这是一个身穿道袍,样子和蔼的老头,但是正是这个道貌岸然的老者要杀死自己。

    “哈哈哈,天涯海角你也跑不了,区区悬崖,你以为能拦得住我吗?你的一切我都要毁去,哪怕你的马。”范铮说完就消失在原地,等他再出现的时候,楚云的风灵马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看样子骨头已经全部断裂了,风灵马的大眼睛里面饱含着泪水。

    “不,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对付的是我,不管小风的事。”楚云怒吼道。

    “小子,杀死你的一匹马你都如此伤心,你要知道你可是杀死了我最宠爱的玄孙。”范铮脸色十分狰狞,双手一张,就把风灵马的脑袋扯了下来,风灵马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自己的主人,楚云愤怒的浑身发抖。

    “还给你。”范铮把小风的马头朝着楚云掷了过来,这就像是很平常的一扔,毫无威力一样。尽管楚云知道自己不应该接,因为天阶的手电防不胜防,但是楚云还不忍心小风的脑袋被摔成粉碎,他伸出手。

    “小风。”越来越近,楚云看到风灵马的大眼睛还挂着泪珠,楚云一滴眼泪滴了下来,这几年的时间,他们一直都在一起,楚云觉得它不是一匹马,是自己的兄弟一样,想起小风围在自己身边吃草,大脑袋在自己身上亲昵的摩擦,楚云心如刀绞。

    楚云刚一接住,一股无可匹敌的内力从马头上传了过来,楚云的右臂硬生生的掰断了,楚云没想到对手这看似平常的一扔,竟然藏有后力,楚云知道这可能是天阶的独特手段,但是还是硬生生抓住了风灵马的马首,他要把小风好好安葬,楚云发誓会给它报仇。

    但是还没等楚云庆幸,手中的马首就被炸成了碎肉,喷了楚云一身。

    “不。”楚云大喊一声,伸手手在空中抓了几下,却只抓到了空气。

    “啊哈哈哈哈,跟你有关的一切,我都让他死无全尸,包括你的马。”范铮看到楚云的神情,心理异常的满足。他一拳把风灵马的尸体打成碎尸,散落在空中。

    “我一定会杀了你。”楚云心里越是生气脸上就越是冷静。

    “你倒是是谁?”楚云一边下坠,一边沉声问道。

    “我是谁?我就让你死个清楚,老夫叫做范铮,是老君宫的太上长老,当年你杀害了我的玄孙范承名,没想到会有今天吧?好了,老夫也跟你玩够了,你就去死吧。”楚云已经下坠了十几里,这个时候,谷底已经开始出现满是火毒的雾气,但是对于一个天阶毫无影响。

    范铮伸出了一根指头,朝着楚云点了一下,如此平常的动作,却引发了周围的剧变,周围的天地灵气潮水一样的朝着范铮聚集,灵气仿佛都实化了。随着范铮一点,他的指头之下出现了一道五颜六色的光束,范铮说了一声去,光束就像利剑一样朝着楚云袭来,转眼间就到了楚云跟前。

    楚云寒冰软绵掌的虚幕莲华实化的冰湖,就像是没有受到攻击,完好无损,但是光束却已经透了过来,就是冰湖不存在一样,被完全无视了。

    “不好,我的虚幕莲华实化不光不能抵挡这一招,反而被光束同化了,成了他的力量。”楚云立刻就发现了,范铮的这一招不像万名山一样,以剑气催动天地灵气。他这一招直接就是天地灵气的攻击,楚云的虚幕莲华实化,也是天地灵气构成,能挡住万名山的剑气,却无法抵挡范铮的这一招。

    楚云立刻把寒冰软绵掌和太极阴阳掌的实化收回,但是能否接着这一招,楚云还是毫无自信。

    噗呲,楚云的归元罡气终于遇上了袭来的光束,在这几年,楚云一直用内劲增强归元罡气的强度,并且取得了成效,现在楚云的归元罡气,完全就是以内劲为骨架构建的,十分难以破坏。

    归元罡气就像是一个被挤压的气球,被光束压扁,再弹回来,反复几次之后,楚云大松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的归元罡气防御力惊人这么惊人了。但是归元罡气防御力再惊人,也有极限的,光束却可以直接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理论上它的力量是无穷的。

    终于归元罡气承受不住破碎了,但是楚云削弱光束的目的却没有达到,它的强度一点都没有降低。光束又杀向不灭灵力罩,虽然不灭灵力罩也是天地灵气构成,但是它的本质却是佛家内力,而范铮是道家内力,佛道不共存,两者展开了激烈的交锋,最终不灭灵气罩也步了归元罡气的后路,但是光束终于被消耗了许多。

    说起来慢,其实就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楚云立刻施展巨像功,准备以身体硬抗了,他现在已经毫无其他办法。

    “噗噗噗噗噗,噗呲。”楚云的庞大身躯被光束当胸穿过,楚云的血肉就像被光束融化了一样,虽然他的血肉极力抵抗,但是还是被光束穿透了,形成一个巨大的贯通伤。

    光束出了楚云的身体,就化为了一团天地灵气消散了。楚云虽然被穿胸而过,但是并没有被打在要害,所以并没有直接死去,他捂着胸膛,满脸的苍白,伤口连血都没有滴出来,可见光束的力量。

    这小小的一击,楚云的内力就已经耗尽,他的不灭功没有内力根本无法修复。楚云受了这一击之后,身子下坠的速度更快了数倍,转眼间就掉落了几十里。

    “嘿嘿,你以为这就算了嘛?折磨才刚刚开始。”范铮双腿一弯也跳了下来,速度竟然比楚云下坠的速度更快。范铮脸上挂着狞笑,他在想着怎么折磨这个小子才解气,他身边充满火毒的雾气,在范铮经过的时候自动就退往了两边,这点火毒没一点阻碍,楚云的计划看起来已经落空了。

    ps:加更晚一点啊,可能要十二点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