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霹雳巴拉的打了一个时辰,谁也耐何不了谁,就有默契的停了下来。(书屋 shu05.com)

    “我说姓万的,你有问题可以商量嘛,你动什么手啊?”楚云不解的问道。

    “哼,你这么没有诚意,我还商量什么?还五十枚地灵丹,我们镇北镖局最兴盛的时候,一年也赚不来十枚,你要五十枚,我还跟你商量什么?”万名山气呼呼的说完了,楚云才知道自己要高了。他从无边城敏敏郡主那里毫不费功夫的得来了几十枚,就以为地灵丹很常见了,其实对于一个武者,地灵丹非常的难弄。

    一枚初阶灵币是一万两银子,当然很多时候银子根本换不来灵币,而一枚地灵丹需要十几枚中阶灵币,也就是说一千多枚初阶灵币(一枚中阶灵币=一百枚初阶灵币),相当于一千多万银子。

    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镇北县的三年税收,也相当于走一趟异常危险的镖,镇北镖局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去幽云十六州走了个来回,才赚了几十枚中阶灵币,全部买成地灵丹也就是能够买十几枚。

    楚云一开口就是五十枚地灵丹,这简直就是要了万名山的老命,也不怪万名山认为楚云是在消遣自己。

    “行,你不就是嫌多吗?你早说啊,给我十枚地灵丹以及你的功法叠浪十三剑算是补偿了,这总行了吧?”楚云一副很肉疼的样子。

    “不行,路游他们这么一趟下来,还赚不到十枚地灵丹。你几乎把我的镇北县夷为了平地,我还要找你赔偿呢。”万名山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你还说,要不是你耍诈,老子早就离开了,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起码要养几年,你想继续打下去,我奉陪到底。”楚云不依不饶的说道。

    “五枚,再多就没有了,另外我的功法你想都别想,你不是想偷学,就是想寻找我功法中的破绽好在以后对付我,我绝对不会上当的。”万名山在这一点上,毫不妥协,但是这却是楚云最关心的一条,因此怎么可能轻易的妥协。

    “万老哥,你想想,哪怕我学习了你的功法,也打不过你,再精妙的剑法也不如绝对的实力。再说了我学你的剑法干什么?你也看到了我自己也有不逊色于《叠浪十三剑》的剑法,我实在是没有必要偷学,你的剑法你练了多少年,你自己也知道,我是那种为了一门威力跟自己的差不多的剑法,花费几十年去偷学的人嘛?至于你说的找你武功的破绽我就不否认了,说实话,你用你的剑法阴了我一手,我这个人被别人算计了,肯定会记在心里,以免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而已。”楚云强行解释道,万名山想了一会才开口了。

    “这是我的《叠浪十三剑》,你只能看后几层的招式,前面的运气口诀和总纲,我是不会给你看的,如何?”万名山从怀里拿出一个乾坤囊,然后打开拿出一本书,楚云一眼就看到封面上字,正是叠浪十三剑。楚云觉得想要拿到全本是不可能了,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既然这样,你看完了这半本咱们就盟誓,化干戈为玉帛。”万名山伸手把书从中间撕了开来,然后笑着走过来,装作要递给楚云,楚云伸手就要接,这个时候万名山的目光和楚云的目光凑在了一起。

    万名山的眼睛突然发出了两道白光,他的黑眼球全部变成了白色,楚云的神情一愣,万名山大喜,手中的剑狠狠的劈了过去。

    这个时候,万名山突然看到楚云的眼睛也发出了两道白光,他的神情顿时模糊起来,只不过万名山立刻就回过神来了。楚云的剑还差一丝就要砍到自己身上,万名山亡魂大冒,身子陡然升高,这速度一点都不弱于楚云的雾遁术,楚云的剑擦着万名山的胸前划过,并没有伤到万名山,但是却把万名山胸前的衣服划破了,他怀里的乾坤囊掉了下来。

    楚云立刻施展雾遁术去捡了起来,这个时候,万名山也发现了,立刻就想抢回去,但是比楚云晚了一丝时间。楚云毫不客气的把乾坤囊塞在了怀里,万名山发泄一样的跟楚云硬碰了几招,他知道占不到便宜,就退了几步停手了。

    “小子,把我的乾坤囊还给我。”万名山满脸的煞气,楚云的怒气更胜。

    “老东西,你这个小人,竟然用念力偷袭老子?”刚才万名山的眼睛发光,正是念力的运用,这是一种类似于楚云的移魂决的秘法,叫做摄魂术,是地阶七层之后的武者都会掌握的,这个万名山觉得自己境界高,念力肯定比刚晋级的楚云更加的深厚,于是就想故技重施,偷袭楚云。

    楚云虽然早就防备万名山偷袭,但是真的没防备他用念力,只不过楚云可是激发了血脉之力的武者,因此他对念力的抗性非常高,所以楚云并没有被阴到。他立刻展开了反击,因为对摄魂术不纯熟,所以即使他的念力比万名山高,但是还是没有取得太好的效果,只是让万名山愣住了不到十分之一秒,楚云的反击并没有伤到万名山,万名山的轻功实在是厉害,但是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割破了他的衣服,把他的乾坤囊拿到了手里,楚云大喜。

    “你还给我,否则,今天我们只能有一个活下去。”万名山非常的激动,看起来乾坤囊里面肯定有许多的好东西,说不定就是万名山一辈子的积蓄。

    “还给你?既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觉得我好欺负,那么我们就来战吧。”楚云心里默念乾坤剑一下子消失了,万名山惊疑起来,他都没看清楚楚云是怎么做到的,只不过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楚云手里出现了一柄血色的长戟,这一柄赤红色的长戟一出现,楚云的周围就弥漫起惊人的血气,万名山注意力立刻就被这一柄赤红色的长戟吸引了。他只看了一眼,身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他感觉自己的心肝都在颤抖,长戟里仿佛有一头上古凶兽,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收到了威胁。

    “老东西,你不是要战嘛?那就来吧,我们两个不死不休。”楚云的眼睛慢慢的变得赤红,就像要滴出血来一样,他的周围血气弥漫,气势陡然升了三分,万名山觉得自己被一股惊人的杀气锁定了,仿佛下一秒就横尸当场。

    楚云其实并不想动用魔天赤血戟,因为一旦动用,不死不休,而且能够影响楚云的心智,虽然现在看不出什么后果,但是楚云总觉得不踏实。但是现在楚云实在是怒了,他觉得实在不行就动用巨像功和血脉之力,虽然只有半刻钟的时间自己就会彻底失去力量,后患太大。但是楚云真的想斩草除根,这个万名山实在是厚黑学大师啊,这老东西活着,让楚云寝食难安。

    “等等,楚少侠,刚才是我的过错,老夫给你赔罪了,那个乾坤囊以及里面的东西,我全部送给少侠,就当赔罪了,里面可有我一生的积蓄,还有十几枚地灵丹,我本来是准备给我的子孙用的,也都送给你。里面的灵币=银票、丹药全都给你。也有老夫的《叠浪十三剑》的上半策你不是想看吗?都是你的。只不过请少侠把里面的一瓶天煞丹和一块破布还给我。刚才答应的事情也都算数,这可以嘛?”万名山感受到自己的心悸,立刻服软了,并且一退到底,但是他看到楚云双眼赤红的看着自己还是心里很没有底。

    “万名山,我一再的退让是不是觉得老子好欺负?你的乾坤囊有本事就来拿,老子绝不会再相信你。”楚云长戟挥出,《奔雷戟》毫无阻碍的用了出来,一股震天慑地的力量从魔天赤血戟传了出来,大地都震动起来,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出现在地上,朝着万名山蔓延了过去,万名山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了原地。他刚刚离开,裂缝就蔓延到了他站立的地方,然后继续势不可挡的朝前奔袭,当蔓延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万名山的身前出现了一道长达百丈,宽约一丈,且深不见底的裂缝,万名山觉得自己嘴唇有些发干,这得多么强横的力量啊。

    “楚少侠,我什么都不要了,你的条件我都答应,这总可以了吧。”楚云听到万名山说完,然后也没说话,一直的看着万名山,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楚云才收回了魔天赤血戟。

    “万总镖头,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我发觉你再欺骗我,那么我们不死不休。”楚云说完,万名山连连点头。

    “楚少侠,我不会的。不过,一会你要给我面子,毕竟我怎么说也是这么大年纪了。”万名山有些尴尬的说道,楚云也点头答应了。

    万名山这一次真的没有再出幺蛾子,他带着楚云出去,当众宣布,楚云是外来挑战自己的高手,两个人大战一天,结果不分胜负。两个人心心相惜结成了朋友,并且宣布,所有被战斗损坏的房屋都由镇北镖局负责修缮,这下子所有镇北县的民众全都欢呼了起来。

    并且万名山做主把冷雅竹嫁给了楚云,宣布自己的孙女婿路游、魏镇、风家兄弟陪同,亲自把冷雅竹送到楚云府上。

    然后万名山又当着镇北镖局所有人宣布,在阳武县建立镇北镖局的分部,又曹爽和魏礼负责,所辖范围就是答应了楚云的六个乡。然后宣布自己的孙女婿路游跟随楚云学习武艺,需要离开镇北镖局,从新选出了几位副总镖头,都是他的人。

    这下子曹爽等人大喜,他们的小命算是保住了,听到他们可以去阳武县,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是楚云为他们争取来的,他们更是感激。

    楚云听到万名山的安排,不得不大为佩服,这个老东西,这么一来就把对镖局的所有不利的言论压缩到最低了,这家伙的人品先不说,处理事务倒是面面俱到。

    一行人没有多呆,主要是怕了,当天他们就全部离开了镇北县城,万名山带着人一直送出十里之外,面子是给足了。

    曹爽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他们的宅子都被楚云和万名山的战斗夷为平地了。他们十位地阶武者跟丧家之犬一样的离开。

    本来他们是想去投奔蜀山派,并不想去阳武县,但是楚云跟他们分析了一下,他们现在就算去了蜀山派,蜀山派也不会帮他们报仇,不如先去阳武县,以观其变,天阶不是那么好成功的,再说这一次万名山跟楚云的战斗也受了伤,说不准留在这里还有机会报仇。曹爽也是个果断的人,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魏镇是个汉子,他说到做到,要跟着楚云离开,他也没有家小,其余的族人都有他的哥哥魏礼看护,只带了两位人境十层的后辈,万一出现问题,也算是为魏家留点血脉。

    风家兄弟更是只有两个人,他们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得慌,至于报仇的事情,他们两个根本做不到,万名山根本不是他们两个能对付的。

    楚云也跟他们说了实话,自己是个山贼头子,不过魏镇三个人毫不在意,发誓跟随楚云。

    至于冷雅竹也带着他的两个弟弟跟着楚云前往均县,她还附送了二十多位冷家的家将,都是人境后期的好手。

    最难办的就是路游,这个路游并没有决定跟随楚云,他虽然对楚云很有好感,但是这一次真的是伤透了心,他就想自己闯荡一下,只是在楚云的邀请信,他决定去均县看一看。

    一行上千人一直紧赶慢赶的离开了镇北县才慢了下来,这个时候楚云和曹爽等人就要分开了,曹爽他们要去阳武县,楚云则要继续南下。曹爽再三表示了一旦楚云有吩咐,赴汤蹈火,因为曹爽知道,楚云的存在是他们活下去的前提,否则一旦万名山不讲规矩,那么他们全都要死。

    其实跟曹爽一起的几个地阶武者,有人想跟着楚云一起离开,但是被楚云拒绝了,这些人看到自己以前的老大落难,立刻就要换主人,实在是不能让人放心。不过这两位地阶武者,楚云暗地里给了他们任务,让他们监视镇北县的动作,并且告诉他们会有人联系他们的,他们的家人也完全可以去安全的地方,他们立刻就大喜的答应了。

    一路上,蜀山派的人都消失了,自从知道万名山是半步天阶之后,蜀山派就放弃了吞并镇北镖局的打算,因为这实在是不值得的。每一个天阶都是一个门派的绝对支柱,不到对门派关系重大的大事绝对不会出动,为了一个小小的镇北镖局实在是不值得的。西北道跟镇北镖局一样的势力多得很,没必要为了树立一个典型,去得罪一个半步天阶的强者。再说了万名山纵横百年,也不是白给的,蜀山派内部也有很多人帮镇北镖局说好话。

    楚云不知道,在他离开镇北县之后,他跟万名山的战斗几乎完完整整的传了出去,短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宁州,并且向外扩散而去。毕竟楚云可是一个地阶七层的武者战平了一位半步天阶的武者,这可是差着好几个等级。而且楚云的内外双修太吸引人了,能够把外功练得这个地步,前景是非常宽广的,楚云的名字第一次进了许多大派的视线。

    并且有人帮楚云起了个外号,这还是楚云第一次在仙武大陆有了一个专属自己的外号——双修剑客,因为楚云是内外双修,并且是用剑的。只不过当楚云听到这个外号的时候,差点气个半死,这是哪个缺德的龟孙给自己起的外号啊,还“双修”我跟谁双修啊,这简直就是一个采花贼的外号啊,楚云气哼哼的朝着冷雅竹的房间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