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发泄,要不是自己运气爆棚,那么自己肯定陨落了,这一次虽然不是楚云最危险的一次,但是却是让楚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永远不要高估自己,永远不要低估自己的对手。(书屋 shu05.com)可以说万名山好好的为楚云上了一课。

    楚云能拿得出手的剑法就是《道剑》和《奔雷剑》,但是奔雷剑是以神体力量为手段的,楚云现在刚刚晋级地阶后期,所以想试验一下自己内力的威力,因此只能拿着道剑跟万名山战斗。

    道剑是一门守强于攻的剑法,两个人噼里啪啦的战斗在了一起,谁也耐何不了谁。叠浪十三剑,一个“叠”字就可以看出万名山剑法的特性,他的剑法威力一剑高过一剑,让他打顺了,剑法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那么楚云不是对手。因此楚云不断地使用寒冰软绵掌和太极阴阳掌干扰万名山的节奏,让他的剑法叠加不起来。

    万名山打的很是郁闷,他的剑法被楚云有意的克制了,因此虽然境界比楚云高,剑法威力也比楚云的道剑更高,但是偏偏无法彻底形成胜势。不过他现在占据着优势,偶尔的使用叠力还是让楚云手忙脚乱。这就局面万名山也能接受,因为两个人谁也耐何不了谁,最后还是要坐下来谈判,这样他就不会受伤,其他什么都好说。

    “好,你这老东西,叠力用的这么好,我在地阶中期呆的时间太短,叠力还很陌生,我就现学现用,跟你这个老东西学习下叠力。”楚云也发觉自己拿着万名山没办法,但是楚云心态调整很快,既然打不赢你,那么我就“师夷长技以制夷”,我跟你学。

    两个人打得昏天黑地,镇北镖局的院墙都被击塌了一大段,里面的建筑更是惨不忍睹,所有人见识的地阶后期武者的威力后才知道他们是坐井观天。地阶初期和地阶后期的差异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就是曹爽也吃惊于两个人的实力,换上自己,一千招之后肯定饮恨当场,就算是不死,也会被重伤。

    镇北县的人这才发现,原来镇北镖局出现了变故,他们“敬爱”的万总镖头竟然跟一个敌人对战,好像一时半刻还奈何不了对手。这下子,所有刚才嘴上说热爱镇北镖局的吃瓜群众,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助威,瞬间跑得一干二净,镇北县的人仿佛就是消失了一样,这一幕气的万名山哇哇大叫,他自以为是的民心,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楚云和万名山已经战斗了两个多时辰,楚云的叠力越来越熟练,战斗才是最好的学习方式,而万名山却处处小心,因为他一方面害怕受伤,另一方因为他身体暗伤太多,发挥不出自己全部势力。所以楚云竟然把局面板成了均势。

    楚云的道剑虽然攻击不是太强,但是“重剑”却依旧能对万名山产生威胁,现在加入了叠力,楚云的道家重剑能够两三剑的威力,叠加在了一起,万名山压力大增。楚云更是乐此不疲,他觉得一旦能够跟万名山一样,把十几剑的威力叠加,那么自己的道剑就能立刻改变守强攻弱的尴尬局面。

    “小子,你现在消气了吧,老夫的十三招合为一招,因此也不算是我耍赖,你既然接住了,那么你就带他们走吧,老夫决不食言。”万名山越来越郁闷,看楚云这个学习速度,他心生惧意。其实楚云学习武功招数快,是因为他的《灵云功》的原因,但是不管什么原因,万名山心里都有些害怕了。

    “老东西,你阴了我,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揭过去嘛?这也太便宜你了。”楚云不依不饶的说道。

    其实他的想法在万名山的《叠浪十三剑》身上,楚云觉得自己得到这门剑法,就完全明白了叠力的技巧,对自己实力的提升有巨大帮助。万名山如果知道楚云图谋自己的绝技肯定会气死,他并不是打不过楚云,毕竟是半步天阶的高手,他只是害怕自己受伤。

    “好,我承认我不地道,但是你在这么多咄咄逼人,老夫真的不客气了。”万名山心里满是怒气。

    “好啊,我正想这么跟你说。”楚云觉得想要弄点好处,只能把这个老东西打服了,这个老东西缩头乌龟当了这么多年,楚云就不相信他真的跟自己拼命,就算是拼命,楚云也有自信逃出去。只有自己表现出能够重伤万名山的实力,那么万名山肯定会跟自己妥协。

    “老东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最强悍的攻击剑法《奔雷剑》”楚云说完,身上的内力就潮水一样的退却了,万名山不知道楚云要干什么的,这时候,楚云直接持剑冲了过来。

    楚云的身体阴差阳错的重铸了之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虽然楚云还不知到底身体变化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力量大大增加了这可是一定的。楚云全力的挥舞着源泉剑,万名山还是跟以前一样抬剑格挡,这下子可是吃了大亏。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传到万名山的剑上,万名山就像是被车祸撞出去的倒霉鬼一样被击飞了出去。他在空中翻滚了十几丈轰然落地,身体还是不受掌控的划着地面飞了出去,足足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几十丈的深坑,一路上撞破了十几栋房屋才最终停了下来。

    “咳咳咳,好小子,竟然是内外双修,咳咳咳,你竟然敢伤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半步天阶。”万名山没有准备之下竟然被楚云巨大的力量打伤了,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哼,那你就来吧。”楚云冷哼一声,抬起了自己手里的源泉剑。

    万名山也发起狠来,他的一举一动都能沟通附近的天地灵气,每一剑的威力都比之前提升了两倍不止,但是他遇上的是楚云。楚云的力量威能,并不逊色于他每一招的破坏力,特别是《奔雷剑》简直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剑技,每一招都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威力。

    两个人从这头打到那一头,他们每一次交手产生的巨大冲击波都能够把他们周围百丈之内的所有东西破坏,镇北镖局的简直成片的倒下去。就是地阶武者一个不慎都要受伤。在他们重新交手的这半个时辰内,被他们两个人误伤的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上千人。

    不管是镇北镖局的二十来位地阶武者,还是近千人的镖师以及近万人的趟子手,所有人都知道不能靠近这两个人,但是他们两个人轻功太好,躲在哪里都不安全,因此无奈之下,这些地阶武者就开始组织所有人离开镇北镖局。

    但是就是这样也不安全,因为飞沙走石的,谁也不知道那个倒霉蛋被乱石打死,这个时候镇北镖局基本上被夷为平地了,可见两个人的破坏力。

    “全部离开,我们出城。”曹爽一刀磕飞一块几丈大小的城墙,他觉得再不出去,这些人起码死伤一半。一万多人争先恐后的朝着城外涌去,虽然两个人的战斗很精彩,但是还是自己小命重要。

    “我不走,我不走。”冷雅竹也被魏镇和风家兄弟强硬的拉走了。

    镇北县城的居民也发现了城内不安全,他们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都可能被一块不知道哪里飞来的石头砸伤,趋利避害是每个人的本性。他们跟着往外涌去,短短几个时辰,上千万人的镇北县城几乎成为了一座空城。

    所有人在城外看到城内满天的尘埃和剧烈的爆炸声都震惊不已,他们都不知道镇北镖局这是怎么了,上一次镇北镖局发生大战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呢,那一次镇北镖局胜利了,但是这一次呢?所有人都心神不安。

    也有人看到镇北镖局的人,但是看到镇北镖局的人全部面容严肃,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这些居民也都不敢过去询问。

    楚云和万名山已经战斗了半天的时间,抬眼望去整个镇北县城一片狼藉,起码一半的县城被彻底摧毁,几乎没有一座完好的房子,就是城墙都碎裂了好几块,这还是用特殊材料加固过的结果。两个地境后期的武者战斗力太惊人了。

    万名山十分的心疼,因为这可都是他的财产的,只不过打起来之后他可顾不上了。

    万名山现在的形象十分的凄惨,每天都精心打扮的白发和胡子都已经成了灰色的,甚至一块头皮都被楚云削了下来。他的身上更是凄惨,一道一道的剑痕,肉都翻了起来,衣服被鲜血湿透了,他吐出了一口老血,狠狠的看着楚云。

    楚云也比万名山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惨,他的大腿被万名山一剑刺穿,身上也满是伤痕,特别是一边脸肿的像个馒头一个。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楚云的伤虽然重,但是恢复的也特别的快,这就是外家武者的强悍之处,伤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愈合着。

    “小子,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不是怕了你,老夫是看你年轻让着你。”万名山龇牙咧嘴的说道。

    “扫(少)来,有本事再战一万个回合。”楚云的脸肿着,说话都不是很清楚,但是看他的样子还是精神奕奕的,没有半点退却,这下子万名山熊了,他这身伤势起码要养一年半载的,时间就是生命啊。

    其实他也知道楚云不想跟自己死磕,因为结果很可能同归于尽,两个人看起来很凄惨,其实都不是很严重,两个人都留了余地,现在就看看自己是不是能让楚云满意了。

    “小子,为了他们那些素不相干的人,你至于跟老夫拼命嘛?要不然咱们罢战如何?他们那些人不值得的咱们两个打生打死,你要冷雅竹我给你,还有风氏兄弟和魏镇,我也给你,我绝对不会追究他们的事情。曹爽他们这些叛逆,我也放过他们,我保证在十年之内我绝对不会出手对付他们,这总行了吧。”万名山服软的说道,但是楚云却并不领情。

    “哼,这些条件本来就是我接了你一招之后你应该做的,你竟然一次打了我十三招,你这个老家伙的话就跟放屁一样,我还能相信你?就算是我现在带着他们离开,你也阻拦不了,我凭什么领你的情?”楚云冷哼一声,显然不答应万名山的条件。

    “小子,你还想怎么样?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怕了你,我真的狠下心来,除了你,他们一个人都走不了。”万名山脸色阴沉了下来。

    “好啊,咱们看看谁杀的更多,我想你万家恐怕也要绝后了吧,我就缠着你十年,我倒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楚云立刻就怼了回去。

    “你。”万名山气的哼哼了两句,也没再说什么,楚云比起他的优势就是年轻,虽然看不出楚云多大,但是绝对不到八十岁,真跟自己耗十年,自己铁定玩完。

    “你到底想怎么样,画出个道来。”万名山面色挣扎了一会,他发觉自己还真的奈何不了楚云,当然他破釜沉舟击杀楚云的概率起码超过一半,但是他绝对也好不了,最轻都要重伤,达到天阶的希望就没有了。甚至两个人同归于尽的概率也有一半,他不敢冒这个险,他今年才一百三十五岁,他不想死。

    “别着急,我有三个条件,只有你答应我,我立刻就会离开,并且保证不再找你的麻烦如何?”楚云伸出了三个指头晃了晃。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万名山不耐烦的说道,他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楚云的太极阴阳掌的内力在他身上留下了好几个伤口,这个阴阳内力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好,第一个就是你把阳武县借给我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会还给你。”楚云刚说完第一个条件,万名山就怒了。

    “你想得美,阳武县是附近几个州县南上北下的必经之地,位置险要,历来是兵家必经之地,给了你,那不是把我镇北县的安全交给你了嘛?你想都别想。”万名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如果楚云真的占据了这里,那么楚云进可攻退可守,自己镇北县还有什么安宁?

    “你先不要着急,我并不会派人前来,只是让曹爽等人有个落脚的地方,曹爽等人绝不可能威胁到你,而且阳武县城我不要,只要阳武县城南边的六个乡如何?”楚云当然不可能白白的为曹爽争取利益,其实楚云是想让曹爽等人在镇北镖局的地盘当一个盾牌,只要曹爽等人没事,那么楚云就能放心的发展,毕竟谁也不能确定这个万名山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为天阶。一旦万名山成为天阶,必定会除去曹爽等人,这样就能给楚云准备。要不是楚云实在是杀不了万名山,又害怕以后万一他真的成为了天阶给自己找麻烦,那么楚云绝不会帮曹爽,曹爽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就六个乡,不过时间只能是十五年。而且每年需要给我镇北镖局上缴十万两白银,并且他们必须还在我镇北镖局的名下,不准独立出去,更不准勾结其他势力对付镇北镖局。”万名山说完,楚云就点了点头,毕竟楚云也不是想让曹爽等人做大,而且曹爽这个人肯定不会为自己所用,楚云也没有这个想法。

    “好,就这么说定了,第二个条件就是你必须把路游以及他的家人交给我。”楚云很看好路游的能力,又听到路游想走,所以他想让路游为他所用,到时候就有能够独当一面的高手了,魏镇也是地阶四层,但是魏镇只适合冲锋陷阵,路游就是个帅才了。

    “你想都别想,路游是我的孙女婿,他生死我镇北镖局的人,死是我镇北镖局的鬼,想让我把他交给你,没门。”万名山立刻就拒绝了,他现在还是对路游有希望,毕竟除了他自己就是这个孙女婿境界最高了。

    “强揪的瓜不甜啊,你也知道路游的为人,他认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我看你的子孙也就是你的三孙女有天赋,但是她和路游夫妻情深,你肯定不想让她怨你一辈子把,既然这样你还不如先让我把他带走,有你孙女的面子,他肯定不会跟你为敌,说不准时间长了,他还能回心转意,我可是为你考虑啊。”楚云劝了起来,万名山沉思了许久才开口了。

    “路游可以跟着你,但是万雅和他的孩子必须在镇北镖局。”万名山还是决定留下路游的孩子当人质,当然也能把路游的心留在这里,以后的时期还说不准。在他心里,只有自己成为了天阶,路游肯定还会选择回来的。

    “好吧。第三个条件就是你必须赔偿我五十枚地灵丹并且把你的武功《叠浪十三剑》交给我。”楚云刚说完,万名山就发飙了。

    “小子你狂妄。”楚云提出的条件太不靠谱了,万名山觉得楚云毫无诚意,因此直接提着剑攻了过来,两个人又霹雳巴拉的战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