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一个男子站到了冷雅竹的面前,面对万名山的这全力一击,就是曹爽这个地阶七层的高手都不敢硬接,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去找死?

    可惜他们没时间看清楚这个人的相貌,万名山这一招的威力非同一般,曹爽等人全都在运转内力保护自己或者他们身边的人不被波及,对于冷雅竹和那个不要命的男子,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成为了一对同命鸳鸯了,已经根本不用去看了。

    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的剑气突然出现,这道青色的剑气把万名山打出的滔天巨浪一分为二,但是巨浪还是威力不减扑向两个人,巨浪的奔腾一下子撞在了一层东西之上,但是没有人能看到这层东西,说起来就像是一层透明的玻璃,这层玻璃就像是一层护罩把两个人牢牢的罩在了一起。巨浪一浪接着一浪,狂暴的巨浪,终于把这层护罩击碎了,继续朝着两个人打去。

    可是又一层的护罩出现在两个人面前,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巨浪在击碎了三层护罩之后,终于衰退了下去,露出了万名山的那一道碧绿色剑气本体。

    男子手中的长剑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圈,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图案,一边白一边黑,就像是两条蛇一样的缠绕在了一起,这个图案如果让地球上的人肯定一眼就认出,正是一道太极图。

    太极图跟剑气相撞,剑气眨眼间就连续击打了几十次,太极图被打的破碎,消散在空中,一柄青色的长剑在太极图破碎之后跟碧绿色的剑气撞在了一起,虽然青色长剑被击飞,但是万名山全力发出的剑气也被击碎。

    长剑的主人,抱着冷雅竹被击飞了出去,浑身的衣服都被震碎,脸上的皮肤也一块块的掉落,如果有细心人,那么一眼就看出这是易容术。男子吐了一口鲜血,身子飘出去十几丈站定了,一根手臂还是紧紧的抱着冷雅竹。

    “你怎么来了?”楚云的易容术被震碎,本来面目一下子露了出来,冷雅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是他救了自己。

    这个男子正是楚云,他先用雾遁术出现在了冷雅竹面前,然后使用天魔一剑把源泉剑储存的内力打出划破了万名山的虚幕莲华实化,再然后寒冰软绵掌实化的防护罩、归元罡气、《不灭功》的护体灵力罩,三个防护罩抵消了对方剑气的大部分威力。然后用出太极阴阳掌的太极图又抵消了一部分剑气的威力。最后才用源泉剑接下了余下的剑气,就这样还被打的重伤,不过万幸的是楚云《不灭功》恢复的很快,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他就能恢复全盛时期。

    冷雅竹对楚云的感情十分复杂,当年冷雅竹走投无路之下把他手里的人武丹给了楚云,本想让他交还给镇北镖局,谁想的楚云竟然自己服用了。然后在自己被镇北镖局送给了一只耳的少当家,这个人又出现了,竟然还占了自己便宜,冷雅竹当时是破罐子破摔,便宜了楚云,对于楚云这个人,冷雅竹没有半点爱意。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说要帮自己报仇,谁想的占了自己便宜竟然消失了,一直到自己被交换回去也没见到这个负心人。其实他真的是冤枉了楚云,楚云被人追的到处乱跑,根本就没在均县,但是冷雅竹不知道。

    冷雅竹对楚云的感情只有恨,甚至比对一只耳的少当家曲傲更恨,因为他觉得楚云玩弄了她,欺骗了她的感情。但是万万没想到在今天,自己最绝望的时候,这个自己最恨的人竟然出现救了自己。

    “十年没见,你还是那么漂亮。见到我有没有很激动?你的梦中情人像不像一位盖世英雄,在你最危险的时候,穿着金甲圣衣、踏着五彩祥云来救你,浪不浪漫?”楚云抱着冷雅竹,这个女人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躺在自己怀里,楚云忍不住出声调笑道,冷雅竹却完全不配合,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虽然他现在心里剧烈的波动,但是这些年她都把自己冰封了起来,已经习惯了。楚云有些尴尬。

    “楚兄弟是你嘛?”魏镇听到楚云的声音大喜,虽然楚云样子是变了,但是楚云的气息并没有隐藏,所以魏镇一眼就认出了楚云,他大喜的跑了过来。丹枫双侠风英和风雄也找到了主心骨,立刻施展轻功来到了楚云的身边。

    “是我,魏大哥,我没以真面目示人实在是抱歉。”楚云伸出双手用力抱了抱魏镇,然后对着风家兄弟点了点头。

    “你是谁?这是我们镇北镖局的家务事,阁下管得太宽了吧?”万名山神色郑重的说道,楚云的气势也毫无遮拦的爆发了出来,他的气势竟然不逊色于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甚至仅仅比一个地阶圆满的武者弱一丝而已,这让万名山不得不慎重。

    “呵呵,家务事?你要伤害我的女人,难道还不允许我插手?”楚云一把搂过冷雅竹,以冰山美女著称的冷雅竹竟然任由楚云抱着,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很多人甚至满心的嫉妒,毕竟冷雅竹可是整个镇北镖局的梦中情人。

    “原来是这样,就算你是冷雅竹的夫君,那么你也没权利插手镖局的事情,念你是初犯,只有你帮我铲除这些叛逆,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如何?如果你不识趣,那么我就连你一起收拾了。”万名山不愧是老狐狸,脸皮比起镇北县的城墙还厚,竟然跟楚云谈起了条件,好像刚才出手要击杀冷雅竹的不是他一样。

    “楚云,谢谢你能来,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快点走吧。”冷雅竹挣脱开楚云的怀抱对着他说道。

    “雅竹,我这么大老远来一趟,就是为了你,你让我自己回去我得多么伤心啊。万总镖头是吧,你少威胁我,你自己的情况是什么样子,难道还不知道嘛?惹恼了我,我就跟你玩命,我告诉你,我最有自信的功夫就是我的轻功,到时候看看谁能耗过谁。现在我想带着冷雅竹离开,你还要阻拦?”楚云丝毫没给半步天阶的万名山面子,这一幕让所有人对楚云都捏了一把汗,但是万名山脸色变了几变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其实万名山非常的为难,他半步天阶的境界是货真价实的,但是他早年的时候,身体暗伤太多实力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也是真的,他不知道是楚云对自己太自信挑战自己,还是他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情况。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敢跟楚云死磕,楚云几乎轻伤的代价就抵挡了自己的全力一击,这让万名山不得不更谨慎。

    “哈哈哈,好,英雄出少年啊,既然小友这么喜欢我这个雅竹孙女,那么老夫也成人之美,你带着她走吧。”万名山出人意外的让步了,这让曹爽等人不解,要知道刚才万名山的那一击,可是惊天动地,他们并不认为楚云能够战胜万名山。

    “楚兄弟,你能不能救救我大哥和曹兄弟他们?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请看在老哥哥我的面子上救救他们吧,如果您能够救他们,我这一条老命就卖给兄弟你了。”魏镇走过来单膝跪在了楚云的面前,他能看得出来万名山对楚云有忌惮之心,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楚首领,曹爽这个恶贼杀死了我们全家,你不能救他啊,我们一家几十口人啊,求首领为我们兄弟报仇啊。”风英和风雄也给楚云跪了下来,楚云跟他们说自己是一个商队的首领,所以他们叫楚云首领。他们这样一来,让楚云左右为难了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让楚云难以抉择。

    “弟弟,不要这样,我们大不了就跟万老贼拼了,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你不要这么作践自己。”魏礼看到这一幕大怒。

    “哈哈,你们也看到了曹家、魏家、贝家一起叛变镖局,你们这些供奉现在痛改前非,那么老夫就饶过你们,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万名山对这些人的压迫非常的大,一些见风使舵的供奉,低着头走向了万名山的身后,一会的功夫,万名山身后就聚集了十一位地阶武者,万名山哈哈大笑。

    “万名山,按照镖局的规矩,三位以上的副总镖头可以弹劾总镖头,你不要得意,按照江湖规矩,今天你将不再是总镖头,难道你自己定下的规矩你自己不遵守嘛?”曹爽试图挽回局面,如果自己这边在过去几个人,那么就是跟万名山鱼死网破的机会都没有了。

    “规矩?哈哈,没想到你跟你那个死鬼老爹一样那么幼稚,他当年也这么问过我,但是他死了。什么是规矩?拳头大的就是规矩。”曹爽看到万名山彻底不要脸了,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风英风雄两位兄弟,你们的家人不是我们去杀得,是万名山这个老贼,他先收到了消息,你们因为备受曹锟的欺负,于是就谗言杀死了曹锟。于是这个老贼想要挑拨你们和曹爽兄弟的关系,让曹爽跟你们死磕,进而消耗曹爽的实力,拖延我们发难的时间。我跟你们一个时间加入的镖局,我王某人的为人如何你们应该清楚。我以武道之心发誓,如果是我们杀害了你的家人,那么让我们全部不得好死。这下子你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如果你们还是不相信,老夫就自裁谢罪”这个时候王副总镖头开口了,他是四位副总镖头之一,他就是比起四大家族晚来了几年,但是也是镖局的元勋。这个人为人正直,他一说完,风氏兄弟两个人信了一半,但是还是有些迟疑。

    “风英、风雄,我的为人你们也知道,我曹爽不是个好人,但是我做什么事情都敢做敢当,我如果真的杀了你的家人,我肯定会承认的。”曹爽的语气虽然很僵硬,但是风英和风雄心里已经相信了,这个曹爽虽然霸道,但是从不说假话。

    “哈哈,我就先送你们一程。”万名山知道不能再等他们说下去了,如果真的让楚云和曹爽联手,那么他就算是能够胜利也会惨胜,那么自己冲击天阶再也没有希望了。他必须先下手为强,他的身体的暗伤,只有到了天阶才会洗精伐髓,那么他的寿元也会大大增加,他不允许任何人阻碍他的晋级。”三道剑气分别打向王副总镖头和、曹爽和魏礼,除了曹爽,其余的两个人都是地境三层,他们绝对难以幸免。

    三道剑气几乎同时发了出来,万名山就是不想让曹爽等人有喘息之机,他脸上带着狞笑,他毫不怀疑这三道剑气,能够让他们全部受到重创,就算是不死,也会重伤,到时候自己这边的地阶武者绝对能够剿灭这些叛逆,镇北镖局依旧是他万名山的镇北镖局。

    三道剑气带着无边的威势打了过来,速度极快,遮天蔽日的海浪咆哮着奔袭而来,在这巨大的海浪面前,所有人都是那么的渺小。

    “你们快走。”王副总镖头一把推开曹爽和魏礼,然后整个身子发出了耀眼的红光,红光越来越亮,就跟变成了一个小太阳一样,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看向王副总镖头。

    “老王,你不要。”曹爽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他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了震天动地的爆炸声,王副总镖头竟然自爆了,楚云大惊失色,立刻抱起冷雅竹就想离开。但是他发现了不对劲,王副总镖头的自爆,竟然迎着万名山的三道剑气喷涌而去。楚云还是第一次见到,武者的自爆可以控制方向的,看起来是这个王副总镖头的功法的原因。

    一个地阶三层武者的自爆,威力绝对不下于一个天阶高手的一击,自爆的巨大威力和三道剑气撞击在了一起,三道剑气如同烈日下的冰雪一触即溃,余威朝着万总镖头而去。万名山脸色一变,他不能躲开,因为他的身后是他的家人和最忠心的下属,再说了,王副总镖头的自爆也重创不了自己。

    万名山剑招不断的施展出来,片刻就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道水幕,这个时候王副总镖头的自爆来到了眼前,两者撞在了一起,水幕不断的变得稀薄,万名山不断地加固。终于在一盏茶之后,王副总镖头的自爆消失了,万名山面色潮红,像是受了一点伤,但是他却毫不在意的样子,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看你们有多少人可以自爆。曹爽、魏礼看在你们父亲的面子上,发誓臣服于我,那么我就饶你们一命,否则,我就让你们两家断子绝孙。”万名山惊人的气势继续增强,这让曹爽等人越来越绝望。

    “楚云,你能不能救救他们,他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实在不想看着他们死去。”冷雅竹拉了拉楚云的胳膊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些年她和她的弟弟三个人都是魏家和贝家照顾的,而且还有她的许多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如果曹爽和魏礼等人死去,那么他们绝对也会成为牺牲品。

    “难道你不恨他们杀死了你的父亲了?”楚云回头问道。

    “我父亲在临死之前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以前实在是不明白,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他跟我说过,自己的仇人要自己亲自杀死,否则枉为男儿。我现在回想起来,不是我父亲不想给我祖父报仇,而是他想亲自报仇,不想假手他人,否则他真的认贼作父,早就去告发曹伯伯和魏伯伯了,但是他也没想到,竟然被曹伯伯和魏伯伯以计谋除去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不同的就是手段。我想我父亲就算是活着也不会怪罪两位伯伯的,他们跟我父亲的目标是一样的。”冷雅竹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你父亲是怎么死的?”楚云怜惜的看着冷雅竹,对这个女人楚云说不上什么爱,毕竟才见过几面而已。但是对冷雅竹的遭遇,楚云却很同情。而且对这个自强的女人,楚云更多的是怜惜。

    “他据说是死在了魔宗人的手里,当年他去坊州押送镖车,就再也没有回来,那个时候我才十岁。我父亲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呜呜。”说起了自己的父亲冷雅竹难受的哭了起来,楚云安慰了一会,冷雅竹就擦干了眼泪不再哭了。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哭泣的时候,楚云对这个识大体的女子更加的有好感。

    “既然你们不臣服,那么就去给我死吧。”万名山脸色狰狞起来,他身上的地阶武者也全部抽出了武器。战斗一触即发。

    “万总镖头,你稍等啊。”楚云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