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总镖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无奈之下路游就要出来解释,但是魏镇却一把拉住了路游自己走了出来。

    “老曹,曹锟贤侄的事情是我做的,在走镖的途中,他多次不听指挥,私自外出,然后又被极魅魔宗的妖女所魅惑,被吸干净了内力和精华,成为了拖累。你也是镖局的老人了,应该知道如果有人受了重伤,拖累行进的速度,那么我们都会送他一程,把他的骨灰带回来。这是曹锟侄子的骨灰,老曹你节哀。”魏镇拿出了曹锟的骨灰递了过去。

    曹爽深吸了一口气接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身边的一个人。

    “魏镇,你告诉我,我儿子当时死了没了?”曹锟面色阴沉的看着魏镇。

    “没有,曹锟当时并没有死。”魏镇摇了摇头。

    “这么说来,我儿子是被活生生的烧死的?”曹爽语气更加的沉重,魏镇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总镖头你也听见了,我的儿子是被活生生烧死的,我们曹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我们得到了什么?我儿子竟然没自己人活生生烧死了,我的儿子啊。”曹爽的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看起来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儿子。

    “曹副总镖头,这不能怪魏副总镖头,这是咱们镇北镖局这么多年的规矩,我相信就是你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大义灭亲的。那个时候我们可在幽云十六州,说不准就会遇上什么危险,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路游也开口了,他也不能让魏镇自己顶在前面,毕竟他才是这一次商队的首领。

    “哈哈哈哈,规矩?好,我就跟你说说规矩,万总镖头和四位先祖定的规矩是在我们走镖的情况下才算数的。可是这一次是走镖嘛?这一次是行商,不是走镖。再说了,那个时候的货物都已经用小挪移阵传到了西北道,你们根本就没有了押送货物的压力,你们完全可以带着他,难道比你们押运货物更难嘛?就是这样,你们竟然还放弃了自己的兄弟,我实在是很难想出你们是怎么想的,难道你们是故意的嘛?我好寒心啊。”曹爽眼里的眼泪就一直没有停过,说到动情之处声音都有些哽咽。听到他这么一说一些中立的镖师供奉也点起了头,的确魏镇他们说的规矩是走镖的规矩,这一次可不是走镖。

    “哎啊,曹副总镖头节哀顺变啊,我虽然是一个外人,但是听到曹副总镖头的话都感同身受啊,一些人啊,就是看得不得有功之人,我真是为曹副总镖头不值啊。”蜀山派的林千尺大摇其头,这让路游等人面色难看。他们当时还真的没想到这个问题。

    “总镖头你说句话啊,我的儿子被我们自己人活活烧死,你给我个说法啊。”曹爽这么一喊,他手下的那些人群情激动,万总镖头脸色十分难看。不光是因为曹爽当面质疑他,而且是因为他发现对自己一手建立的镖局失去了掌控,竟然超过一半的人臣服了曹爽。

    “总镖头,是我下的命令杀死了曹锟,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魏镇站了出来,他的哥哥连忙阻拦,但是都没有拦住魏镇。

    “魏镇,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我的儿子还不就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自己说说这么多年我是怎么对你的。”曹爽紧紧地盯着魏镇,双眼里面饱含有兄弟之情,这让魏镇更加的难受,的确虽然这些年曹爽咄咄逼人,但是对他这个发小还是不错的。魏镇是有私心,他忠于万总镖头,因此杀死曹锟也是为了总镖头的利益,但是现在越想越是觉得愧疚自己的兄弟,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无耻,羞愧之下,竟然抽出了自己的刀就想要自杀。

    楚云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曹爽竟然动用了念力,其实说起来地阶后期掌握的念力,真的不如自己专门修炼的念力。只是能够影响别人的精神,比如现在,曹爽就是利用魏镇对他的兄弟之情和愧疚,因此在魏镇几乎没有戒心的情况下,影响了魏镇的精神,让他的愧疚大增,甚至产生了自杀的想法。

    不光楚云看出来了,就是万雄镖头和蜀山派的林千尺和看出来了,但是万总镖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打断,仿佛没看到这一幕一样。而林千尺出身名门大派,也能看得出来,但是他乐见其成。

    路游本来想去阻拦,但是万雄镖头对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路游立刻就知道了,万总镖头是想弃车保帅,他想让魏镇自杀,让曹爽失去发难的借口。一时间路游有些心寒,要知道魏镇可是万总镖头的坚定支持者,就为了一个借口,他就能舍弃一个这么忠心的下属,他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

    楚云看到魏镇就要自杀,他就想出手救下这个汉子,一路上楚云对这个豪爽有担当的汉子十分的有好感。如果一个地阶四层的武者就这么死了,那也太冤了。说实话,一个地阶后层的武者念力的确很厉害,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厉害到让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自杀的地步。这真的是极少出现的,魏镇这个人太重感情,真的是为了兄弟能够两肋插刀的人,这个曹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这种心性是一种赤子之心,有这种心性的武者可以算是豪侠,当然某种情况下也是一大破绽。

    魏镇的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就要砍下去。路游等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这一幕,而万总镖头双目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曹爽等人嘴角却已经翘了起来,这个时候,一声怒吼响了起来。

    “魏叔叔不要。”魏镇被这一声惊醒过来,他抬眼看去,自己好兄弟的儿子贝德和自己好兄弟的女儿冷雅竹联袂出现了,这也是楚云没有动手的原因。

    再次看到冷雅竹,楚云的心里一痛,他还记得当年冷雅竹的决然离去。这个女子现在更加的漂亮了,女人这种生物有些时候时候岁月并不只会把她们变老,有些时候一些女人反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有味道。冷雅竹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的脸色满是紧张,看起来魏镇对她十分的重要,跟他一起的那个男子正是当年押送丹药的贝德,看到他们一起出现,很是亲密,楚云心里有些不舒服。

    “魏伯伯,你不要死,你为了这种人不值得。”冷雅竹先开口了,这个时候魏镇也从冲动中回过神来,他知道刚才中招了,哪怕他再愧疚,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曹锟自杀谢罪吧,魏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曹爽,曹爽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看起来魏镇没有死成,他没有一点的不高兴。

    “贝伦,雅竹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过来?”魏镇看着自己很喜爱的两个后辈溺爱的问道,他自己是没有孩子的,也终身未娶,因此对他们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贝伦、冷雅竹你们两个逆子,你们把曹肆弄到哪里去了?”曹爽说完了,魏镇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你们把曹肆怎么了?”他刚回来完全不知道情况。

    “魏伯伯你听我说。当年我父亲出镖的时候被人围杀,还有贝叔叔死在均县那群山贼的手里,我一直都认为这些是意外,我们镖师本来就是很危险的职业。但是就是昨天,曹肆竟然带着人去杀我,贝伦哥正好在我家里,在贝伦哥的帮助之下,我反而把曹肆生擒了,我冷家的下人死伤了几百人,你们曹家公然攻打我冷家,难道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吗?另外曹肆亲口承认,是你曹副总镖头设计杀死了我的父亲和我的师傅,难道你就不给镇北镖局所有人一个交代吗?还有风家两位叔叔的家人,据我所知也是你派人去杀了个干净。还有几年前的刘供奉,你这么横行霸道,难道你真的以为你只手遮天吗?现在万总镖头在这里,蜀山派的侠士在这里,全镖局的都在这里,我今天就要揭破你的真面目。”冷雅竹说完,所有人都当机了,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不说多年前被杀的那位刘供奉,就是杀死风家兄弟的全家;屠戮同为四大家族的冷家;还有害死了冷家以及贝家的两位家主,这可都是大罪啊,一旦坐实了,那么曹爽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曹老贼,你竟然杀死我们全家,你太狠毒了。”风英和风雄大怒的质问道。

    “哈哈哈,冷侄女你说笑了,刘供奉的事情万总镖头早就有定论,这个我就不说了。风家兄弟的家人你说是我杀得有什么证据?你自己也说了是你听说的。还有你的父亲以及贝伦兄弟,我们可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的死我也很伤心,甚至去均县为贝伦兄弟报仇还是我亲自去的。你从哪里查出是我的注意?另外你说你生擒了我的儿子曹肆,他虽然平时喜欢胡闹,但是他怎么可能去杀你?他对你怎么样镇北镖局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再说了,不是我看不起你和贝德侄子,你们两个一个人境巅峰一个地阶二层,但是我儿子曹肆却是地阶三层的,你说你生擒了他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但是我的儿子是真的失踪了,我怀疑你们勾结外人陷害自己人,我还要你给我一个交代呢。”曹爽一推二五六,完全否定了冷雅竹的话,这让两个人大怒。

    “曹爽,你的儿子都交代了,现在你的儿子就在我们的手上,难道他说的话还当不了证据吗?”贝德怒气冲冲的说道。

    “哼,他被你们抓住了,当然你们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你把他带到这里,他当面指正我,我就认罪如何?”曹爽冷哼一声说道,这把贝德问住了,如果把曹肆带到这里,那么他怎么敢当面的指责他的父亲?

    “没话说了吧,我倒要问问你们,无缘无故的指责我到底有什么居心?今天你把我的儿子还给我,那么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对于曹爽的颠倒黑白贝德和冷雅竹算是见识了,随着曹爽的话音刚落,两个人就被曹爽的人包围了。

    “你们干什么?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们就要对自己人动手?虽然冷家和贝家没落了,但是他们怎么说也是功臣的后代,他们的两代先人都为镖局出生入死,总镖头难道你就不说句话吗?”魏镇又站了出来。

    “魏镇,你自己的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你还有脸管他们的事?”曹爽扫了魏振一眼,魏镇却看着万总镖头,他就算是这样还对万总镖头带有幻想。

    “老夫累了,路游你陪我进去吧。”万总镖头竟然想要直接离开,这让魏镇彻底绝望了,对于自己的总镖头真的是死心了。这些年冷贝魏三家都忠心总镖头,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拉拢手下的镖师和供奉,万总镖头一放弃他们,那么他们三家就只有三位地阶武者了,魏镇、贝德和魏镇的哥哥魏礼。对上曹爽的十几位地阶高手,他们凶多吉少了。

    当然这一幕也让几位忠于万总镖头的供奉死心了,他们决定两不相帮,这下子万总镖头的势力也就是六七个地阶武者了,对上曹爽彻底落入了下风。只不过丹枫双侠风英和风雄也跟魏镇站在了一起,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哪怕是死,也要咬下曹家一块肉来。

    这样镇北镖局就分裂成了四个势力,曹爽的势力最大,他有十几位地阶,占据了镇北镖局的一半多的人手。万总镖头却成了第二位的势力,魏镇的五个地阶成为了第三位的势力,另外的三四个地阶的中立供奉成为了第四位的势力。

    楚云看到这一幕简直就认为这个万总镖头昏了头,这个时候是个人就看出曹爽的野心,万总镖头应该强势的保住魏镇等人,这样他们就可以抗衡曹家,进可攻退可守,现在让人家各个击破了,楚云绝对相信只要魏镇等人被灭了,那么曹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总镖头你稍等,难道镖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管了嘛?”也不知道曹爽怎么考虑的,他不想着分而治之反而叫住了要离开的一行人,难道他就不怕把万总镖头逼得跟他摊牌?

    “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曹副总镖头做主吧。”万总镖头竟然一退再退,把决定权给了曹爽,这一幕让路游心里满是悲哀,他不知道自己的祖父到底怎么了。

    “那么魏镇这个副总镖头是不是应该交出来了?否则我也不好处置。”曹爽得寸进尺的说道。

    镇北镖局有一位总镖头,四位副总镖头,对应的就是四大家族。可惜现在冷家衰败,副总镖头的头衔给了自己的孙女婿路游。而贝家的家主贝伦战死,贝家的副总镖头就给了一位资深的镖师,那位王镖师跟万总镖头时间很长,境界也是地阶三层,资历是够了,于是熬成了副总镖头,可是让万总镖头意外的是,那个王副总镖头立刻就跟曹爽穿上了一条裤子,这也是万总镖头对镖局丧失掌控的开始。

    现在名义上曹爽掌控两位副总镖头,万总镖头加上自己也是两位,最后一个副总镖头就至关重要了因为镇北镖局的规矩就是三位副总镖头之上可以弹劾总镖头。对于魏镇的生死,万总镖头不在意,但是对于他那个职位却很在意。

    万总镖头陷入了沉默,他不想再让出一个副总镖头,这样他真的就危险了。

    “总镖头,我提议魏家家主魏礼接替魏镇的职位如何?”曹爽说完,不光是万总镖头就是魏镇都愣了,他没想到曹爽提出这个建议,魏镇看着自己大哥,立刻就答应了。

    “总镖头,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跟我大哥无关,我请求你看在我以往的功劳的份上把副总镖头给我大哥吧。”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副总镖头的令牌递给了自己大哥。

    “好吧,就让魏礼替代你把。”万总镖头想了想就答应了,如果曹爽杀了魏镇,那么曹魏两家肯定成了死仇,这样对他有利无害。

    “谢谢总镖头了,大哥以后魏家就靠你了。”魏镇哀伤的看着自己大哥,魏礼没有说话把牌子接了过去。

    “好兄弟,你放心魏家在我的带领下会越来越好的。”魏礼说完魏镇点了点头。

    “现在我以副总镖头的名义对万总镖头发出弹劾。”魏礼跟弟弟魏镇说完,立刻就举着令牌弹劾起了万总镖头,这一幕让所有人全都惊呆了。他们都觉得这世界变化也太快了,他们有点跟不上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