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肆从疯狂中清醒了一些,毕竟他是知道的,自己的父亲害死了贝伦的父亲和冷雅竹的父亲,虽然不是亲自动手,但是跟他们曹家脱不了关系,自己和楚供奉真的中了毒,那么贝伦和冷雅竹怎么对付他,可想而知。(书屋 shu05.com)

    “哈哈哈,这种毒是我寻找了多年才找到的,它本身并没有毒,但是跟镍遇到了就会产生剧毒,会让武者的内力快速的流失,你们看的这些渔网上面的铃铛了嘛?这就是镍制造的。”贝德冷笑着说道。

    曹肆立刻从怀里掏出一颗解毒丹,一口吃了下去。然后一跺脚,整个身子就腾空而起。他要逃走,他知道只有活着自己的梦想才会实现,他的弟弟死了,曹家全是他的,他一点都没有关心不远处哀求自己带他走的楚供奉。

    曹肆的身子越升越高,已经马上就要迈出冷家的内宅了,他并没有感受到内力的不妥,他很兴奋,他在想去禀告父亲,然后父亲帮自己报仇,他最喜欢的女人冷雅竹也会躺在床上任自己蹂躏,他心情越加激动。

    突然他的内力狂泻而出,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这个时候墙外一张大网朝着他笼罩了下来,他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网到,身子从十几米的空中摔了下来。

    “曹肆,今天你的死期到了。”贝德拿着剑走了过来,曹肆面露绝望,就是自爆的心思他都不敢下,因为他不想死。

    “师兄稍等一下,这个曹肆现在还不能杀,我们要他当着镖局所有人的面承认害死了我父亲以及师傅,让曹家彻底声名扫地,然后让总镖头除去曹家。”冷雅竹走上前来,贝德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曹肆面色大松。

    “这个楚供奉助纣为虐,我杀了他吧。”贝德拿着剑指着楚供奉说道。

    “先一起带回去吧。”冷雅竹摇了摇头,她早就看出来楚供奉的戾气,她知道这个药虽然能够让地阶高手实力丧失,但是地阶武者依旧会自爆的。楚供奉松了口气,就没有了同归于尽的心思。

    几个人抬着楚供奉,贝伦亲自抓着曹肆,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冷家大宅。

    当楚云回到冷家的时候一些都尘埃落定了,楚云快速的寻找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地阶武者战斗的痕迹,也没有发现冷雅竹的尸体,他思考了一下就离开了冷家。

    半个时辰后,一大批的武者出现在了冷家,他们全都穿着镇北镖局的镖服。几百人簇拥着一个矮壮的男子,这个男子面色阴沉,脸上长满了胡子,一双眼睛就想带着钩子一样,没有一个人敢跟他对视,所有人都看起来非常害怕这个男子。

    他的境界毫无掩盖,是一位地阶七层的武者,镇北县地阶后期的武者除了万总镖头,就只有一位地阶后期的武者,这个人就是镇北镖局四大家族之一曹家的家族,也是曹肆和曹锟的父亲曹爽。

    “曹副总镖头,并没有发现少爷的踪迹,曹福曹管家和楚供奉的踪迹也没有发现,里面到处都是冷家下人的尸体以及曹家家将的尸体,一共二百一十七人,其中冷家下人一百八十人,曹家家将三十七人。另外内宅的院墙是被少爷的地火属性内力击碎的,所以我确定少爷来过这里。还有在内宅发现里面所有的建筑都涂上了抑制神识的涂料,我还发现了一大片的毒药,我们有几个人不小心进去了,内力立刻就开始大量的流失。我觉得少爷肯定是中了毒,或者是逃走,或者是被活捉了。”一个山羊胡子的老者走了过来,看起来这个老头挺有本事的,说的八九不离十。

    “冷家不可能有人能够伤到肆儿,看起来贝家的那个小兔崽子出手了,哼,给我封锁全城,把他们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虽然曹肆就是个废物,但是怎么说也是我的儿子。如果我的儿子掉了一跟毫毛,那么他们全部都要陪葬。”曹爽背着手直接离开了,看起来并不是多么担心自己的儿子曹肆,但是手下人却不敢怠慢,全部四散寻找起来。

    曹家真的是一手遮天,跟着曹爽一起来的竟然有九位地阶,要知道整个镇北镖局也才十几位地阶武者而已,路游出去执行镖局生死存亡的任务,也就是带着八个地阶而已。

    镇北县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当然对楚云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到了楚云这个层次,这些小喽啰的搜索完全找不到楚云,哪怕楚云面对面站在他们面前,他们都发现不了楚云。

    这几天楚云一直都在修炼,楚云的地灵丹几乎就吃完了,这才好不容易把境界提升到了地阶六层的巅峰,越往后需要的丹药呈直线增加,地阶一层到二层需要几枚而已,但是地阶六层到地阶六层圆满就需要几十枚了,武者真的是一个烧钱的职业。

    楚云从曹福那里得到了曹家一部分的计划,镇北镖局这些年是一年不如一年,于是他们内部发生了分裂,路游和魏家兄弟想要把业务扩展到商队的范围,他们这一次去幽云十六州就是第一次尝试,看起来非常的成功。而曹家却想依附于蜀山派之下,成为蜀山派的小弟,然后在蜀山派的帮助下从新恢复辉煌,曹爽自己也能依靠蜀山派冲击一下天阶。

    万总镖头虽然老了,但是怎么甘心一手创立的事业成为别人的附庸,于是在他的支持下,路游开始了第一次探索。但是曹家也没闲着,曹爽私自联系了蜀山派,果然蜀山派十分感兴趣,虽然他们名义上掌控西北道,但是其实很多大小势力都是各自独立的,于是他们想要接着镇北镖局树立一个典型,然后整合西北道的势力。

    蛮族在百年前发动了两族大战,现在看起来又开始不安稳了起来,蜀山派根本就无法指望别的门派,只能指望自己,于是就有了楚云遇上的这一幕。但是蜀山派毕竟是名门大派,他们是要名声的,所以镇北镖局必须“自愿”加入蜀山派,因此这一次镇北镖局的政变,只能曹家自己动手,蜀山派从旁协助,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了转机。只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楚云只想救出冷雅竹,离开这里,镇北镖局的死活楚云毫不在意。

    风家兄弟的家人楚云也去打听了,他们已经全部被杀了,凶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曹家。但是楚云却没法通知风家兄弟,一旦风家兄弟回来,那么事情就会出现很多的变故。楚云现在也没找到冷雅竹,只能继续等下去。

    十几天后,路游等人全部回来了,他们这次的归来,受到了整个镇北县的欢迎,毕竟镇北镖局就是镇北县所有人的天,只有镇北镖局好,他们才好。只不过万总镖头并没有亲自来迎接,作为代表的是曹家家主曹爽和魏家家主魏礼,也就是魏镇的哥哥,只不过他比起弟弟境界第一个层次,也只是地阶三层的。另外镇北镖局剩下的十几位地阶武者几乎全部到来了,没有来的只有冷家的人。

    路游和魏镇跟曹爽和魏礼客套了一番,都是些影帝,所以镇北县的人并没有看出他们的不合。

    “魏大哥,贝伦和雅竹他们怎么没来?”路游看了一下四周,地阶高手就如同黑暗里的明灯一样,他一眼就看出贝伦没有到来。

    “路老弟等我们去见完总镖头我在跟你说。”魏礼并没有回答路游,路游觉得肯定是出事了,他从回家的兴奋中回过神来,一路上都有些心事重重。虽然冷家和贝家家主全都战死,但是贝德和冷雅竹可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他是万家的孙女婿,以后可是要掌握镖局的,他怎么可能希望镇北镖局一家独大,曹家的势力已经大到让他胆寒了。

    返回来的七位地阶高手中的风家兄弟也感觉事情不妙,因为他们两个在人群里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家人,他们两个人把神识放到了最大,他们看到了许多镖师的家人,但是真的没看到他们的。风家兄弟看向一个平时跟他们交好的镖师,那个镖师的家就跟他们两个人的家紧挨着,但是那个人竟然不敢抬头看他们,风家兄弟心里一突。

    一行人在镇北县民众的簇拥下进入了镖局之内,进了镖局,几个副总镖头立刻就变冷起来,气氛十分的凝重。路游带领的五百来人,立刻就分成了两波,一部分站在曹爽身后,一部分人继续跟在路游身后。赖四海和哭丧客鬼先生走到曹爽身后低头不语,曹爽冷哼了一句,转身离开。看得出来,曹爽对两个人没有救自己的儿子十分的不满,但是他们俩其实也没办法,他们只是供奉,根本没有决定权,而且受了重伤的镖师都会让他们死亡,只带回来骨灰,这是镇北镖局的行规,他们俩真的没法救曹锟。

    曹爽身后带着十几位地阶武者,而路游这一边也只有九位地阶武者,更别提曹锟还是地阶后期的,两帮人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一行人都不说话,朝着镇北镖局的大殿走去。就在他们进入镖局之后,几个斗笠人全都悄悄的随着人群推了出去,而另一边一个斗笠人却悄悄的跟上了这几个斗笠人,这个斗笠人正是楚云,他在另外几个斗笠人身上发现了一股熟悉的气势。

    在一间很偏的小院子里,几个斗笠人停了下来,尽管他们一路上很有反追踪的精神,但是几个人境武者,怎么可能把楚云甩掉。

    楚云的神识扫了一圈院子,竟然发现里面的屋子,神识都难以渗透,楚云想了想就跃了进去。

    董二睁开了眼,他本来在房子里好好地做着饭,突然就晕了过去,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竟然身在一片树林里。

    “你是谁?”董二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自己不远处的斗笠人。

    “哼,我是谁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干了什么难道不知道?”楚云想要炸一炸这个人,因为楚云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因此也没有直接用念力催眠这个人,他现在对念力的掌握不是很强,因此随意的用念力,被催眠的人很可能变成白痴。那个可怜的曹家的曹福就是这样。

    “哈哈哈,原来是曹家的人,想要救你们少爷,别做梦了,你杀了我吧。”楚云看到这个家伙如此的视死如归还真有点佩服。

    “你是冷家的人?”楚云问道。

    “不错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我叫董二,正是冷家的家将,你不要费力气了,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出卖冷家的。”董二仰着头闭着眼,一副求死的样子。

    “雅竹他好吗?”楚云叹了口气问道,既然知道这个人是冷雅竹的家将,楚云实在不想强行使用念力。

    “你怎么敢这么称呼我们小姐,我跟你拼了。”董二听到楚云这么亲密的称呼,他立刻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他全身都被楚云的内力封住了,尽管他满头大汗,但是还是站不起来。

    “好了,你也不要挣扎了,我是想救你家小姐,我如果猜得不错,你们小姐是想利用这一次路游等人回来,想当着众人的面揭露曹家,以达到报仇的目的吧。可惜啊,你们太幼稚了,现在镇北镖局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曹家承认了,你们又能奈何得了他们嘛?反而曹家会反咬一口,逼迫万总镖头妥协。那个时候,最佳的替罪羊就是你们冷家,据我所知,你们冷家现在一个地阶都没有,你们不成弃子谁成?你想救你们家小姐,那么就尽快告诉我,只有我才能救你们家小姐。”楚云给这个董二解释起现在的情况,董二越听越觉得有道理,但是他还是不敢赌。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自信能救我们小姐?”董二还是警惕的问道。

    楚云二话没说,地阶六层的气势对着董二发了出来,董二骨骼被楚云强悍的气势压的哔叭作响,一口鲜血也喷了出来,但是神情却很是激动,这股气势比起路副总镖头都强,这么说来,楚云的境界起码是地阶四层之上?这样一来说不准真的能救小姐。

    “你到底是谁?镇北县附近地阶中期的高手我都认识,我怎么没见过你?”虽然董二真的很心动,但是还是没有透露小姐的消息。

    “我来自均县,是你小姐的朋友。”楚云心里有些不耐烦了,楚云觉得多等一会,冷雅竹就多一分危险。这个家伙再不说,自己怎么也要动用念力了。

    “是你这狗贼?你玷污了我们家小姐,竟然找到这里来了?”一提起均县,这个董二阴晴不定起来,最终他叹了口气。

    “哎,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有情有义了,我只能跟你说我们小姐在镇北镖局,你现在去的话,能找得到她,多余的话我不会说的。”楚云知道这个家伙想错了,认为自己是一只耳的少当家,但是他也没有解释。

    “我听说雅竹有两个弟弟,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肯定不会带着他们的,应该是跟你在一起,我告诉你,你回去之后立刻杀死曹肆,然后带着你俩小少爷离开镇北县城,这里会有大事发生,另外你如果没地方去,那么可以去均县青林乡霸王寨,只要你提楚云的名字,那么他们肯定会招待你的,希望你们能够尽快做出选择。”楚云说完解开了董二的内力封锁,然后身子闪了几闪就失去了踪迹,董二站了起来,看了眼楚云消失的地方,就立刻往刚才的院子跑去。

    ps今天就这一章,明天加更,有推荐的来几张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