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黑衣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境界都是人境巅峰的,大约有三十几人,他们一进入院子就分工明确,开始有计划的屠杀起外院里的人,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书屋 shu05.com)楚云感受到好几股隐晦的地阶气势,因此也没有贸然出手阻拦,他还没有发现冷雅竹。

    冷家的宅子很大,冷家就是再衰落,也是镇北镖局的四大家族之一,楚云跟在黑衣人后面,楚云也是穿的黑衣,因此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楚云趁着几个黑衣人不注意,他射出一股内力打破了一间还没有被光顾过屋子门前的一口水缸,门内骂骂咧咧的出来几个人,正好就看到几个黑衣人。

    这些人看起来应该是冷府的护卫,他们立刻就喊了起来,虽然短短半分钟不到黑衣人就把他们屠杀了个干净,但是终于引起了冷府的注意。这群黑衣人瞬间从暗杀变成了强攻。

    到处都是打斗声,楚云装作黑衣人跟冷家的护卫打斗着,虽然尽力放着水,但是这些护卫仆人都是些人境初中期的,基本上很快就被杀干净了。这个时候三股地阶武者的气势迅速的跟了进来,这群黑衣人看起来和他们一伙的,对三人毫不理会,继续杀着宅子里的人。

    终于在一刻钟后,黑衣人把冷家的护院和下人全部杀了个干净,包围了冷家族人所在的内宅,但是让楚云奇怪的是冷家内宅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楚云没有用神识查看,生怕被三个地阶的黑衣人发现,要知道两个地境武者的神识同时覆盖一个地方,那么就会互相发现对方的。

    “你带着几个人进去看看。”境界最高的那个黑衣人说道,他是地境三层的武者之一,被点到的那个黑衣人点了五个同伴然后施展轻功进入了院内,正巧没有点到楚云。这四五米的院墙对普通人来说非常高,但是对几个人境巅峰的武者,毫无阻碍。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六位人境巅峰的武者竟然全部失去了气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里面毫无打斗的痕迹。

    “你们全部进去。”黑衣人首领有些恼怒,据他所知,冷家自从前两代家主死后,冷家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地阶武者,就是最高的家将也只是人境巅峰而已,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六个人境巅峰的武者死的悄无声息。

    “少爷,你息怒,这些可都是家里这么多年培养的忠心的家将,现在已经消失了六个,如果再死几个我们回去怎么跟老爷交代?”一个地阶一层的黑衣人一把拉住了那个地阶三层暴怒的黑衣人首领。

    “曹福,你只是我们曹家的下人,当年要不是我父亲,你在就死了,而且还拿着一颗十分珍贵的固化丹田给你使用,你现在竟然敢反对我为我弟弟报仇?”黑衣人首领直接叫出了这个地阶一层武者的名字,楚云心里一愣,竟然姓曹,难道是曹家的人?

    “少爷,这一次我真的不能听您的。锟少爷的事情我也知道,是魏镇针对锟少爷,锟少爷生气之下才离开队伍,然后又跟那个叫楚云的外人遇上了极魅魔宗的妖女,最后又是风家兄弟落井下石少爷才死去的。魏镇、楚云、风家兄弟都是杀害少爷的凶手,还有路游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老爷一定会给少爷报仇的,但是冷家并不是杀害少爷的凶手,他们也没这个能力。我们现在除去冷家,除了让镖局其他的人更加的憎恨我们,没有半点好处。而且现在冷家这么诡异,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少爷。”曹福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少爷而妥协,他坚决的要回去。楚云知道这些人真的是曹家的人,而且还要找自己报仇,要不是冷家这里情景有些诡异,楚云肯定会先下手为强,除去这些人,想找自己报仇,那自己还客气什么。

    “曹福,这是我曹家的家族令,见令如见家主,难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那个黑衣人首领直接从怀里拿出来一个铜黄色的牌子,曹福见状,只能长叹一声,推到一边不说话了。

    “全部人听我命令杀进去。”黑衣人首领一脚就把院墙踹出了一个大窟窿,然后所有人跟在他后面进了内宅,楚云也跟在后面。

    一进入内宅,楚云扫了一圈就没有看到任何人,都是很平常的房屋,他小心的跟在后面,他觉得这里非常的不正常。

    “少爷,这些窗户都涂上了特殊的材料,我们的神识无法渗透,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曹福警惕的说道。

    “曹福,你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冷家境界最高的也就是人境巅峰,而且大家族里面的房屋本来就有屏蔽神识的作用,你害怕你就先回去。大家听我命令,全部分开搜,楚供奉你跟我一起。”黑衣人首领对着另一位地阶三层的武者说道。那个被称为楚供奉的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曹肆少爷,就算是有些人会用防备神识的材料建房子,但是也不会这么彻底。我们真的应该离开这里,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老爷真的会帮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你先跟我回去吧少爷。”曹福一把拉住了曹肆。

    “你给我滚开,所有人听着给我继续搜。”曹肆一把甩开曹肆的手,然后就跟楚供奉一起进去了,其他黑衣人全部散开了。曹福跺了跺脚最终还是决定先去禀告自己老爷,楚云站在一堵墙后面想了想,然后就使用龟息功隐藏了自己所有的气势和气息尾随着曹福离开了。

    曹福是使用固化丹田成为的地阶,因此他的实力比起自己晋级的地阶差得多,就从他的轻功就看得出来,楚云就算是用肉体速度都比他快。

    两个人一前一后,跑出了冷家没有遇到半点阻碍,一直走出去几千米曹福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树林然后开始换起了衣服,果然是镇北镖局的人。楚云白天已经把周围转了一圈,因此他知道这不远处有一条路直通镇北镖局的后门。

    曹福换了身衣服就想离开,但是楚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楚云的身子雾气一闪,他就来到了曹福的身前,曹福的境界太低,楚云就算是用雾遁术他都发觉不了。果然当曹福看到楚云的时候惊呆了,他刚想有所动作,一座寒冰牢笼就笼罩在他的身边,他的内力立刻被至寒的冰属性内力封住了,就是嘴巴都张不开了,这是赤裸裸的内力压制。楚云用出寒冰软绵掌之后并没有引人注目的虚幕莲华出现,这也是虚幕莲华实化之后的好处,楚云身子周围的确有一层淡淡的虚影,但是不会像以前一样让几十里外的人都能看见那么显眼。

    “曹福对吧,不用挣扎了,如果你是真正的地阶我还怕你自爆,但是你是固化丹田成地阶的,你根本无法自爆。我找你有点事,咱们去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楚云提起曹福身子闪了几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冷家,曹肆和楚供奉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跟他们一起进来的二十几位人境巅峰的好手全部失去了踪迹,他们两个地阶的竟然根本没有发现,这个情景终于让曹肆觉得不正常了。

    “楚供奉,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曹肆看向身边的黑衣人。

    “曹少爷,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赶紧离开,这里太诡异了,我的神识根本就探测不出什么东西,你看看这些窗户上和墙上,全都是涂着压制神识的染料,这可都是新涂上的。我们失去了神识,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我觉得他们肯定有了准备,万一他们埋伏下了人,那么我们两个凶多吉少。再说了曹副总镖头根本不知道我们来这里,我们遇到危险他都来不及救援。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曹锟少爷的仇,副总镖头会帮忙报的。”楚供奉知道这个曹肆狂妄自大,但是曹锟死了,这个曹肆是曹副总镖头唯一的子嗣了,他想卖个好,但是现在还是保命要紧,这里实在是很危险。

    “好,我们先离开。”曹肆虽然脾气暴躁狂妄自大,但是也不是傻子。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去。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啊。”一个人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

    “贝德?果然是你,你是那个小贱人请来的人?”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看不到对手,但是一旦知道了自己的敌人,那么曹肆又重新抖了起来。

    “哈哈,早就发现你想对付师妹,我等你们很久了,今天我要跟你们曹家收点利息。”贝德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贝德就是死在均县那个贝伦的儿子。他跟曹肆是一辈的,两个人几乎差不多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他们也为了各自家族的利益斗了几十年。这个世界人的寿命太长,因此四五十岁还是青年,他们可是并称为镇北镖局第三代的四大天才,当然万总镖头的外孙蓝卓也是一位。贝德这么多年才发现原来他父亲贝伦的死竟然是曹肆父亲曹爽的阴谋,因此才会这么憎恨曹家的人,曹爽他打不过,但是曹肆还是很有希望的。

    “哈哈,贝德,你区区地阶二层要对付我们两个地境三层?我看你是傻了吧,今天就让你看看谁是镇北镖局第三代的第一人。”曹肆一把抽出了手里的刀。

    “嘿嘿,你觉得我出来了,会没有准备嘛?”贝德冷笑一句,话音刚落,两个人头顶上出现了一大片的挂着铃铛的渔网,几乎把两个人头顶的天空遮住了,两个人避无可避。渔网朝着两个人就网了下来,曹肆立刻就拿着刀狂舞起来,曹肆的刀变成了赤红色,每一刀都带走一大片的渔网。楚供奉也不甘示弱抽出了剑就对着头顶的渔网砍了起来,渔网虽然大,但是被两个人凝聚内力的刀剑砍得四分五裂,渔网无力的飘落在了两个人的四周。

    “哈哈哈,可笑啊,就这点手段也能对付的了我?今天你是死定了。”曹肆狂妄的大笑起来。

    “是嘛?”贝德轻蔑的一笑。四周的屋子全部打开,出现了十几个人,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木盆,里面装着一些了蓝色的液体,他们端着盆子朝着两个人泼了过来,两个人把武器舞的密不透风,一滴液体都没有碰到他们。

    曹肆从怀里拿出一个手帕,然后看着很是轻松的拿着擦了擦刀,就把手帕扔在了一边,他斜着眼看着贝德:“哎呀,没想到除了陷阱还学会了用毒啊,可惜啊,连我的衣角都没碰到,这都是你设计的吧,真的是可笑,也只有你才能想得出这种幼稚的诡计,你能杀了我带来的人又如何,我们两个你根本就对付不了,今天你死定了。再也没有人来救你了,你的路大哥和魏叔叔还没回来呢。”

    就在曹肆要动手的时候,一个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女子带着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走了出来。

    “雅竹。”曹肆尴尬低声说道,他看起来竟然有些不敢看冷雅竹,刚才还在咒骂冷雅竹为小贱人,但是见到了本人,这个表情明显很不正常。

    “曹肆,曹大哥,我从小就一直很敬重你,你跟贝大哥他们一样都是我们镇北镖局年青一代的偶像,我可是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但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出来的女子正是楚云许久不见的冷雅竹,比起以前的气质如兰、优雅大方,现在的冷雅竹多了几分成熟,而且身材更加的消瘦了,但是却让男人更加的着迷,她现在既有成熟女人的妩媚也有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娇弱,让男人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呵护。

    “雅妹,我。”曹肆看起来没有一点仇恨,他的表情里带有很复杂的情感,这让身边的楚供奉不明所以。

    “不要叫我雅妹,你不配。”冷雅竹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表情让曹肆有些绝望,但是过了一会他的神情反而狰狞了起来。

    “是我,是我又怎么样?就是我说服我父亲让你嫁给了那个云州的小土匪,我就是要让他玷污你,怎么样?哈哈哈哈,被一个你平常连正眼都不会看的小山贼玷污有什么感觉?”曹肆大声的说道,脸上满是快感,但是说着说着他的眼泪竟然流了下来,这一幕简直就是太让人诧异了。

    “雅妹,你知不知道我多么的喜欢你。可是我跟你差着将近二十岁,我没法娶你,因为我已经被父亲硬逼着娶亲了,我忘不了你,我真的忘不了你。我虽然是曹家长子,但是我父亲根本就不喜欢我,他最喜欢的就是我弟弟曹锟,曹锟那个小子跟父亲说他喜欢上了你,父亲就呕心沥血的帮他,但是我也这么说,却被他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于是我就想出了一个计划,只要你被玷污了,那么我弟弟就不会看上你了,我就能得到你。雅妹你知道嘛,我不在乎你的身子是不是不干净了,我真的不在乎,哪怕是父亲杀了我,我也要娶你。现在我弟弟死了,我就是曹家唯一的继承人,我父亲不会反对的,雅妹求求你了,你就接受我可以嘛?你回来的这些年,每次看见我就跟陌生人一样,我实在是受不了。所以我才纠集了这些人想要把你抢回去,雅妹你就跟我走吧,你的弟弟我会帮你照顾的,你们冷家还是四大家族之一,这些我都能给你,我真的能帮你。”剧情反转之快,让现场的人措手不及。

    这个曹肆简直就是疯子,竟然想出让外人玷污自己喜欢的女人,然后逼迫自己弟弟放手这个计策,这种事情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出来,楚供奉感觉今天自己来错了,他立刻就想离开,这里只有贝德一个地阶二层,其余的都是人境武者,哪怕自己走了,曹肆也死不了,这些事情如果自己掺和,那么自己肯定捞不着好,这可是曹家少爷的机密。

    他连招呼都没打,直接施展轻功想要离开,他的身子刚刚腾空不到三米,就从空中掉了下来,他捂着自己的胸膛简直就是不敢相信。

    “你们真的下了毒。”楚供奉胸口开始剧烈的疼痛,到了现在他都没察觉出自己怎么中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