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有妻子了。”楚云刚说完,脑袋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楚云甚至都没看见老道动。

    “混小子,谁告诉你让我的乖孙女做你妻子了?”老道气哼哼的说道,老道只是让林小灰跟在楚云身边而已,至于她要做什么,不用楚云管,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不要让她遇到危险,楚云点头答应下来,在自己那里也就是多个人少个人的关系,而且他还是地阶三层的,就是充门面也好。

    老道果然信守承诺帮楚云改造了功法,改造之后防御力比起以前是没法比,但是却不弱于自己的归元罡气,而且没有了标志性的金色,本质上虽然是佛家功法,但是却没有明显的特征,这也避免了被佛门的人发现。老道跟楚云讲,佛门的霸道是全大陆有名的,楚云很难相信他印象里慈眉善目的和尚们,竟然有这么大的恶名。

    老道把里面一些缺陷删除了之后,楚云立刻就把《丈六金身功》和自己的《金刚不坏功》融合了,新的功法竟然差一点就能够晋级天阶功法,威力得到了绝大的提升,甚至比原版的《丈六金身功》更加的强大,楚云大喜之下,把新的武功明明为了《不灭功》,这门功法除了能够在人体表面附着着一层无色无形的防护罩,而且还能够自动从周围的灵气中补充能量,虽然也需要楚云用内力控制,但是还是已经楚云剩下了大量的内力。

    不灭功的防护罩跟归元罡气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内力为媒介形成的内力防护罩,一个是以强横的外功为媒介形成的一种后天的灵力罩,绝不是一类东西,因为他们的本质有很大差距。楚云的罡气是加入了内劲为骨架,异常的坚固,他觉得不灭功也可以这么做,甚至可以以内劲为媒介,把两门功夫结合在一起,只不过楚云还没有把《不灭功》修炼到大成,因此还要等一段时间。

    而且这门功法叫做《不灭功》以不灭为名可不是虚言,这门功法可以大大提升身体的恢复速度,楚云尝试了一下,在自己腿上狠狠地刺了一剑,并且没有敷伤药,但是只一个时辰就自动恢复了,甚至以内力催动,会大大提升恢复的速度,楚云非常的满意。

    第二天,老道就留下一封信离开了,林小灰哭得非常的伤心,只不过到现在林小灰也不知道老道不是她师傅而是他的玄爷爷。老道的信里让林小灰跟着楚云走,并且让她不要乱跑,会去找她的,林小灰只能跟着楚云一起了。

    林小灰兴致不高,楚云也没有特意的跟她亲近,楚云觉得以后机会多的是,她有这么厉害的一个玄爷爷,说不准照顾好了,赏自己一门天阶功法,那就发了。而且楚云对林小灰很有好感,怎么可能对她不好,甚至可以说没有林小灰就没有楚云的今天。

    林小灰是地阶三层,除了一门身法以及一门粗糙至极的剑法,其他什么武功都没有,不得不说这真是特别,但是老道特意的嘱咐楚云不要传授林小灰武功,哪怕是轻功都不可以,楚云虽然奇怪但是也都答应了。

    几天之后,镇北镖局的人全都过来了,除了一个倒霉蛋不小心掉线了悬崖,其余的都来了。楚云为林小灰高价买了一匹蛮族杂交马,然后就一起朝着宁州走去,镇北镖局就在西北道的中北部的宁州,离得这里不是很远,当然是相对的说,一个人境的起码要走十年。楚云一方面要去接丹枫双侠风英和风雄的家人,另一方面要去看一下冷雅竹,她的处境十分的不好,楚云想把她接到霸王寨去。

    一行人一直在赶路,西北道的路况十分的好,他们的马都能跑的起来,而且这里是蜀山派的直接控制的地盘,因此十分的顺利。一行人走了三个多月就出了坊州,这可比一个地阶高手施展轻功快多了。

    只不过出了坊州到达了庆州就没这么快了,一个原因是庆州比坊州大三倍,另一个方面是庆州山区太多,而且不属于蜀山派的地盘,因此治安就没那么好了。不过好歹的镇北镖局的名号在这里十分的管用,因此一路有惊无险,只死伤了几个人而已。八个多月后,他们终于要进入镇北镖局所在的宁州。宁州比起庆州又大了两倍,因此想要赶往镇北镖局所在的镇北县也需要大半年的时间。

    越接近镇北县,镇北镖局的人越是轻松,他们这一次出去可是数年没有回家了,他们一路上跟非常熟悉的店家调笑着,他们却没有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路游等人也没发现,他们镖局里的很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一些陌生的人传递着信息。

    楚云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但是他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楚云提醒乌恩等人要多家小心,自己则更留心的观察起周围的情况,但是楚云却什么都没发现,但是楚云却十分相信自己的预感。

    “乌恩你们几个发没发现一路上的异常?”在一个旅店住宿的时候,楚云心里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因此询问其乌恩和楚大等人,他们四个也是很有经验的。

    “主人,我什么都没发现,怎么了?”乌恩不解的问道,楚大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也摇了摇头。

    “你发现什么了?楚哥。”林小灰不解的问道,她一辈子到处漂泊也不是温室里面的花朵。

    “不对劲,我总感觉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楚云皱着眉头。

    “可是我们几个都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啊。”乌恩仔细的回忆了一遍。

    “肯定有问题,我们现在距离镇北县还有多远?”楚云问了一句。

    “还有十几万里就到了,现在已经在镇北县所在的田里郡了,这应该是镇北镖局的地盘了啊,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能遇到危险?”乌恩虽然不敢质疑楚云,但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一路他跟镇北镖局的人混的很熟,因此他对镇北镖局的实力很清楚。

    “对了,楚哥,我好像看到在我们头上有很多的青色的飞禽,这算不算是异常呢?”林小灰突然问道,楚云大骂自己,他真是昏了头了,当年好几次被天上的飞禽追的差点栽了,现在竟然都没注意天上的情形,现在林小灰这么一提醒才想了起来。当他们进入大明帝国西北道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的头上有几只飞禽,楚云也没多想,等他们进如镇北镖局所在的宁州的时候,天上的飞禽明显增多了。现在仔细的考虑一下,天上的那些飞禽都是同一个模样的,看起来镇北镖局真的被盯上了。

    能对镇北镖局这么庞然大物动手的,除了蜀山派,楚云实在是想不出另外的势力。如果真的是蜀山派,楚云要不要还要出冒险呢?楚云最终决定要去,当年冷雅竹决然的眼神楚云一直没有忘记,以前只是人境的小喽啰,自己都保不住自己,但是现在都不敢去,楚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乌恩、楚大你们带着林小灰画一下妆留在这里,等我们离开,你们立刻动身就去丹州的华梅城找那里最大的客栈等我,这里有足够的钱,你们千万小心。”楚云拿出了一笔钱每个人分给了他们一些,为的就是怕他们也走散了。

    “主人,让我跟你一起吧。”楚大开口了,现在只有他说话慢一些,根本就听不出蛮族了的口音了。

    “不行,你们虽然实力不错,但是你们遇到了什么危险,想逃的速度太慢,你们留下不光是不能帮上我,很可能成为我的拖累。”楚云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楚云对自己逃命的信心还是很足的,但是带着他们反而不方便。

    “楚哥,我留下把,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林小灰看着楚云,说实话当时她都认为自己死定了,结果楚云出现了,她这一辈子除了自己师傅还从来没人关心过她呢,因此他对楚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她不想让楚云冒险。

    “没事的小灰,我的轻功你不是不知道,就是为了你,我也得安全的去跟你们会合啊。”楚云笑着捏了捏林小灰的脸。

    “哥,要不我们一起走吧。”林小灰对楚云的亲密动作没有一点排斥,她只是还是不想让楚云冒险。

    “好了,别说了,我有不得不去的原因,镇北镖局我一定要去一趟,记住明天等镇北镖局的人离开,你们立刻走。”楚云嘱咐一句,就让他们去休息了。

    第二天,镇北镖局十分轻松的动身离开了,到了这里他们的防备降低了许多,简单的点了下人,就发现楚大等人不在。

    “路兄,他们要喂一下马,咱们先走着,他们一会就追过来了。”楚云轻松的说道,路游也没在意,一行人就启程了。

    楚云紧紧的跟在路游身边,毕竟三个地阶中阶的在一起,就算是遇到了危险也好有个照应,楚云并不准备提醒他们,因为他们不一定信,反而可能打草惊蛇,楚云并不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敌人的探子。

    因为几百号人,所以一行人并没有注意到离开的乌恩林小灰等人,五个人在镇北镖局离开半个时辰后,他们策马朝着镇北镖局相反的方向跑去。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一群黑衣人出现在了旅店门口,旅店里面所有的人全都被他们灭口了。

    “堂主全都杀死了,我们要不要追他们?”一个黑衣人走到最前面一个爱笑的跟孩子一样的黑衣人的面前问道。

    “低下头再说一遍。”从这个孩子一样身材的黑衣人嘴里传出来苍老的声音,那个汇报的黑衣人只能单膝跪地,弯着腰低下头又说了一遍。

    “混蛋,我跟你说了几次了,不允许叫我堂主,要叫我大当家的,你耳朵聋吗?”黑衣人被打飞出去十几丈,满嘴的牙都被打飞了,他站了好几次都没站起来,周围所有黑衣人都深深地低下头。

    “废物,自己滚回去领罚。凉无形,你带着几个人去收拾了那几个小子,他们就一个地阶三层其余的都是地境都不到的外家武者而已,你这都对付不了,那就别回来了。”一个地阶四层的武者立刻带着十几个人离开了,他们清一色的人境十层之上的武者。

    “走,继续远远地跟着。”瘦小的黑衣人骑上了马,其他的人也骑上马,一行几百人全部飞驰而去。如果有细心的人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骑得马全都是蛮族人的杂交马,这些马的眼色都是一样的,全都是白色的,这么大的架势,凡是看到的立刻就远离,因为所有人知道,在西北道这一亩三分地,除了蜀山派,就连那些独霸一州的大势力都拿不出来。

    可惜了,被派去追乌恩林小灰的十几个人完全低估了他们马匹的速度,不说乌恩的风灵马,就是林小灰的杂交马,都是最顶级的,杂交马的来历就是五行马跟平常的马杂交而成的,兽神山的狼马和龙马也是杂交马,只不过是最低级的而已。杂交马根据速度和耐力分成了三等,林小灰的正是第一等的,最接近于五行马的顶级杂交马。而黑衣人的马只是第二等的而已,因此一行人跑出去数十万里愣是没追上林小灰等人。

    “来人,让信雕传信前面县城的堂口派人拦住他们。”黑衣人领头的凉无形停了下来,他觉得再这样,对方都跑没了,还好看样子对方是从管道走的,他也追不丢。

    “凉长老,帮里规定不允许惊动下面的堂口,我们这样不合规矩。”跟他一起的一个黑衣人提醒道。

    “哼,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堂主的脾气,我们完不成任务,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凉无形冷哼一声,其他人不敢说话,其中一个人从怀里拿出一个笛子吹了起来,天上飞下来一个巨大的青雕,一个黑衣人迅速的拿出纸笔写了一些东西然后就朝着青雕一扔,青雕张开大嘴一口咬住,就腾空而起。

    乌恩等人早就看到天上的飞禽了,如果不注意的话真的很难看出他们是同一种类,因为它们飞得太高了。但是有心的看,还真的是被跟踪了,毕竟什么飞禽也不可能不去捕食不去休息,一直跟着他们吧。

    “过了前面,我们就分着走,全部下官道,然后分着返回刚才经过的县,然后反身向北绕一圈再回去。”乌恩立刻决定,其他几个人也没有意见。

    他们不知道前面早就有人在等着他们。楚云等人则一路顺利的走着,毫无危险,要不是楚云心里的预感依旧没有消失,他都觉得自己真的多心了。

    大半个月后一行人来到了镇北县所在的田里郡的郡城田里城,镇北镖局的人更是轻松下来,他们第一次下了官路进了城,他们都离家好几年了,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他们要给家里带些东西,路游也很体谅,不光先发下去了一部分的薪俸,而且还给他们放了三天的假。

    然后路游去拜访了田里郡郡城的蜀山派分堂口,他们接待的副堂主是个地阶四层的武者,看起来跟路游的关系很好,他们很热情的攀谈了一番,然后路游把带给他的一些蛮族特产送给他,他也很热情接受了。这一切楚云都厚着脸皮跟着的,虽然这个蜀山派田里郡的堂主毫无异色,但是楚云的感觉更不好。

    楚云已经确定有人盯上了他们,但是身为地头蛇的蜀山派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如果是外来势力简直不可能。因此楚云觉得肯定是蜀山派想要找镇北镖局的麻烦,甚至有可能是从总门直接下达的命令。一个郡的副堂主都不知道,那么他们肯定下了狠心,镇北镖局这一次在劫难逃了,楚云并不想给他们陪葬,因此跟路游等镇北镖局的人说了一句要去转转,就离开了,路游也没有疑心。田里城虽然不如蛮族的无边城面积大,但是人口却多多了,足足有几万万人,楚云迅速消失在田里城的人流之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