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检查了一边林小灰身上的伤,不得不说,魔宗不愧是魔宗,连内力都挺难缠的,跟楚云以前见过的黑煞内力相似,那个面具男的内力也带有很强的腐蚀性和感染性。他的内力真的可以说是无孔不钻,一路上林小灰尝试着以内力疗伤,结果就是林小灰伤更重了,面具男的暗属性内力竟然以林小灰的内力为媒介,传染到了林小灰的各个经脉甚至是丹田,也就是说从外伤和轻微的内伤,变成了严重的内伤。

    再给林小灰抹伤药的时候,林小灰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楚云看他动不了,只能亲自帮忙,但是在摸他的前胸的时候,他死活的不答应。楚云很是无语,他还恶意的想着林小灰不是女人吧,结果看到林小灰明显的喉结,以及一览无余的胸部,也立刻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抹完了伤药,林小灰很是无辜的看着楚云,他看得出来,楚云是真的为了自己好,因此对楚云很是依赖。楚云让他多休息,自己去想办法给他彻底疗伤,林小灰点头答应了,楚云的伤药都是上品的,因此一天活林小灰就能活动了。

    一路上楚云也知道了林小灰和他师父的事情。说起来还真是无语,林小灰是个孤儿,从小被父母抛弃,在很小的时候被他的师傅救了。

    他的师傅是一个混子,好吧这,么说实在是不好听,那么就说他是一个流浪的武者。据林小灰说,他师父的境界也就是人境中期左右,他从小就跟着师傅东走西窜到处流浪。

    在琅琊郡的时候,林小灰终于青出于蓝达到了人境六层超过了他的师傅,也就是遇到楚云的时候。老道那段时间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林小灰就在老祖墓待了一段时间,无意之间,林小灰发现了通往金银老祖墓地的密道,也就是楚云进去的那一条,于是帮了楚云大忙。

    后来楚云的时期消停下来之后,林小灰去密道查看楚云死了没,不小心也进了老祖墓,他得到了不少的丹药和灵币。因此花费了几年的时间达到了人境后期,结果闭关出来之后才知道,他得到的灵币都被他师傅吃喝嫖赌的花光了,无奈之下两个人继续的流浪。

    林小灰这个家伙也是天赋异禀,他竟然靠着自己的摸索进入了人境巅峰,并且在丹药的辅佐下进去了人境十二层。这让楚云感觉人比人气死人,自己当时可是九死一生才晋级人境巅峰。

    数年之后,林小灰的师傅突然跟他说在蛮族有大机缘,关系他的性命,虽然知道自己的师傅不靠谱,但是出于对师傅的尊重,林小灰毅然决然的跟着自己师傅往北走。

    这一走又是数年的时间,他的运气还算是不错,在一个战场上,林小灰发现了大量的武者尸体,捡到了不少的好东西,竟然还有地灵丹,他的师父一路上拿着他们捡到钱花天酒地,林小灰则不断的修炼。接下来楚云知道运气好能好到什么程度了,林小灰竟然无意间冲击到了地阶。楚云想死的心都有了,要知道他冲击地阶的时候,自己的几个手下那可是拼死拼活的,就这样还差点出事。但是人家林小灰屁事都没有,据他说他无意间到达了地阶,什么事都没发生。

    于是两个人来到了幽云十六州的云东南州,缴纳了两次过路费,他们穷的叮叮当当的了,于是就遇上了楚云,后面的事情,楚云就都知道了。

    “那个你现在想怎么办?”楚云以强悍的冰属性内力直接冰封了林小灰体内的暗属性内力,虽然暂时的稳住了他的伤势,但是并没有祛除,不是楚云故意的不去给他治伤,而是除非暗属性本身,或者是木属性内力以及佛家内力其余的属性的内力很难彻底治愈,这三种属性的内力,楚云偏偏就是没有。

    “我要去找我的师傅,他肯定还在云东南州,万一魔宗的人发现就死定了,他从小把我养大,我一定要去救他。”林小灰说完,楚云点了点头,一般来说有孝心的人心眼都不是很坏。

    “你现在去太危险了,我估计跟我一起来的镇北镖局的人也快来了,他们毕竟认识人多,要不然我托他们先去帮你打听一下吧,你的样子估计没出盘山道就被认出来了。”楚云一般是无利不起早,但是这个林小灰也是帮过自己忙的人,楚云还是乐意帮忙的。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回到大明大半个月了,因为镇北镖局有很多的人境武者,所以速度起码要一个月才能走完。

    “谢谢了。”林小灰点了点头,本来想说什么感激的话,但是他却没说出口。他除了自己这一条命也没什么值钱的,但是自己还要去找自己的师傅,就是这一条命都没法给楚云。

    “老东西,你是不是想吃白食啊,打死他。”两个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了霹雳巴拉的声音,林小灰面色一动,起身快速的往外跑去。楚云放出了神识,他们住的旅店内,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正被几个伙计暴揍,这个老者一边被打,一边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楚云有些无语,这个家伙正是林小灰的不靠谱的师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这边的。

    “住手。”林小灰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把推开几个伙计来到了他师父的面前。

    “师傅,师傅是你嘛?”林小灰一把抱住自己的师傅,他师父正拼了命的护住一根鸡腿大口大口的咬着,生怕别人抢了去,这个老道在楚云心里世外高人的形象彻底的被破坏了。

    “小灰,好孩子,我可找到你了。”老道听到自己徒弟的声音立刻坐了起来。

    “来,你咬一口。”老道把咬的惨不忍睹的鸡腿递到林小灰面前,林小灰毫不嫌脏,一口咬下了一大块,开心地笑了,他的师傅也笑呵呵的吃了起来。

    楚云拿出钱打发走了店家,并且把他们师傅带回了客房。

    不管两个师徒怎么互诉亲情,楚云都决定先要治好林小灰的伤势,毕竟孝顺的人值得尊重。

    木属性功法楚云是有的,比如说自己属下霍剑仁就有一门木属性掌法,还有自己从原盘龙谷首领王涛手里得到的五行掌里面也有木属性的功法,但是说实话这些功法都太差劲,就算是练出木属性内力也是救不了林小灰的。

    至于暗属性的内力,楚云以前练过的黑煞功就是暗属性的,可惜啊,两者有着不小的差距,黑煞功毕竟是残缺的功法,修炼出来的内力比起面具男的内力质量差不少,因此也无法彻底解决林小灰身上的问题。

    现在唯一依靠的只有佛道内功了,而楚云正巧有一门,级别还相当之高,正是楚云在无边城那个秦人间谍身上得来的《丈六金身功》,这本秘籍是天阶功法,正儿八经的顶级功法,修炼的条件是念力必须开启,楚云正好够这个条件。楚云觉得那个间谍和尚肯定没想到,楚云当时已经开启了念力,心里有些得意。

    楚云打开这门秘籍仔细的研究起来。这门功法练到大成,可以让武者以灵气在周身表面形成一层类似于镀金的实体灵衣,防御力超强,楚云可是见识过,竟然能够抵抗几十位蛮帅高手的打击,甚至蛮王高手都可以短时间防御,威力当真是不凡。

    楚云对于防御类的功夫真是有异乎寻常的兴趣,当然现在楚云的防御也着实不弱。首先他的道剑就是以防御著称的,然后就是虚幕莲华实化,不管是寒冰软绵掌的冰湖还是太极阴阳功的太极图,都是防御类的。另外楚云还有归元罡气,这种几乎相当于无限复原的超强防护罩。再加上他千锤百炼的身体素质,基本上只要不被人一招秒杀,那么楚云都自信死不了。

    现在在加上丈六金身功的防御,楚云自信,哪怕是天阶高手,也不可能秒杀了自己。

    就在楚云刚要准备联系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小伙子,我劝你还是不要修炼这一门功法。”

    楚云大惊失措,立刻施展轻功来到了门边,如果有危险好立刻远遁。他把神识开到了最大,竟然没有发现周围几百丈之内有敌人,楚云的汗哗的一下就淌了下来,如果刚才这个人要偷袭自己,自己可能连打开归元罡气的时间都没有吧。

    “前辈是哪位?”楚云硬着头皮问道,虽然楚大等人就在自己隔壁,但是自己都发现不了对方,他不认为楚大他们就能对付。

    “呵呵,不要担心,跟我来小镇的东面树林。”声音慢慢的消散,楚云知道对方可能都走了,但是声音却一直就像在自己耳边,对于对方的实力,楚云有了新的估算。

    楚云觉得自己不去不行,因此施展乘风纵云功离开可客栈,他也没通知自己的几个属下,因为没有必要。

    几分钟后,楚云就已经来到了镇子东面,看到一个只有十几颗树的小树林,楚云全力催动神识毫无发现,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催动起归元罡气,楚云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说实话这个小树林太小了,小到一览无余,但是正是这样楚云才害怕,因为他根本看不到对方,这就有些恐怖了,楚云并不觉得对付是在耍着自己玩。

    “你来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声音再次传来,声音就像是在自己的耳边,但是楚云的神识里却毫无发现。突然楚云身子急速的转到了左边,一个老人站在自己三步之外微笑着看着自己。

    “是你?”楚云失声的说道,由不得他不吃惊,这个老人正是林小灰的师傅,那个大忽悠、大骗子、吃白食的老头。楚云早就认定对方是个骗子了,要知道林小灰跟他生活了几十年,怎么也不可能看错人吧。没想到真的看走眼了,原来真的是个世外高人,就凭楚云神识无法发现对方这一手,楚云就觉得这个老者起码是地阶之上。

    “前辈失敬了,晚辈真是有眼无珠。”楚云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呵呵,我有什么可怪罪的,你帮助我的那个傻徒弟我都没有感谢你。我能不能问一下,我看得出来你是认识我那个徒儿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怎么认识的?”老道微笑着问道。

    楚云略一沉吟,就把自己怎么借助林小灰的帮忙进入老祖墓的事情说了出来,一点都没有隐瞒,老道听完了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也算是有缘了。金银老祖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我只能告诉你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要去天山。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让云州各大门派垂涎三尺的天骄榜第一人啊,还跟小灰早就见过面,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是不是去蛮族大草原才回来?”老道再次问道。

    “是的。”楚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点了点头。

    “老道做事情一向是公平,你的《丈六金身功》是一个陷阱,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那么我就帮你修改一下,你觉得怎么样?”老道突然话锋一转。

    “前辈尽管吩咐,晚辈能做的的肯定会尽力的。”楚云直接说的。

    “你先不要急着答应,我给你修改之后,这门功法会下降一个品质,你现在还愿意嘛?”老道问道,这下子楚云迟疑起来,要知道天阶功法和地阶功法的威力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前辈能否先告诉我一下,这门功法到底有什么问题?”楚云还是决定问清楚。

    “好,我就告诉你,这门功法的确是一门防御力极强的顶级功法,只不过这是对佛门的人来说的。但是如果不以佛法化解,那么修炼它的武者就会渐渐地丧失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佛门的傀儡,并且一旦修炼除非你死,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你可听说过佛门的铜人?这些铜人就是一些武者的傀儡,哪怕天阶高手都难以抵抗佛门功法的摧残,这些佛门的人比起魔宗还像魔宗。现在你还想修炼嘛?”老道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楚云心头狂震,这他妈的是什么破功法啊,原来那个家伙打的这个主意,是想害死老子,我说那个和尚怎么这么好心就把他的功夫告诉自己了。

    “晚辈再也不会修炼了,谢谢前辈提醒了。”楚云立刻说道。

    “不要担心,我说过了我会帮你的,只有你答应我一个条件,那么我就会出手把这门功法修改成没有后患的功法。虽然降低了一个境界,但是还是一门防御力极强的功法。我看你内外双修,秦蛮并重,真的是天资卓绝,可惜你的每一门功夫都刚入门而已,你难道不想修炼一门顶级的防御功法,让你的实力大增?”老道就如同诱骗小姑娘的怪蜀黍一样劝起了楚云,这个样子的老道,才是楚云心里的老道。

    “不好意思啊,我习惯了,一个人的面具戴久了就成了真的。”老道摇了摇头。

    “不知道前辈想让晚辈做什么?”楚云问道。

    “呵呵,也没什么,就是我要你照顾我的徒弟林小灰一辈子,你要对她好,要宠她,让着她。不许骗她、骂她、欺负她。别人欺负她的时候要第一时间的出来帮她。她不开心的时候你要逗她开心,要让她一辈子开开心的。老道的要求不算是过分吧?”楚云听得一头黑线,这是让我娶她为妻嘛?林小灰又不是女的,你这是搞什么啊,说的我好像是要娶个媳妇一样。

    “小灰其实是我的玄孙女。”老道说完了,楚云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原来还真是女的,可是我明明抱着他好几天,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还有,你这么一个大高手,自己的玄孙女怎么成了孤儿的?

    “这个前辈为什么不自己照顾她呢?我想应该没什么事情难得到前辈吧?”楚云不解的问道。

    “老道大限将至了,实在是没多少时间了,小灰的命格也很特殊,只有在你的身边才会安全,这些你都不用管,我只问你答不答应老夫。”老道严肃起来了,虽然他看着就跟普通人一般,但是给楚云的压力却非常巨大,甚至楚云体内的内力都要暴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