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暗魔宗的人看到面具男占了绝对的上风因此都在看热闹,林小灰不知道因为什么,明明有地阶三层的境界,但是却没有相应的功法。他手里本来有一把铁剑,但是跟面具男只碰了一下就被击断了,这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到了地阶,哪一个不是在武器上面附着内力,怎么可能被轻易击断武器,除非境界差距太大,但是看这个面具男的招式,只是平常的一刀而已,楚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林小灰的表现太怪异了。

    太诡异了,一个地阶三层的武者,除了一套步伐竟然没有拿得出手的武功,这谁信啊,但是偏偏不信不行,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再精妙的步伐在敌人的连续不断的进攻下都会出现破绽,林小灰被面具男的大刀划中了好几下,行动越来越迟缓起来,看起来距离败落不远了。

    “哈哈,跟我们极暗魔宗作对,就是这个下场。”周围极暗魔宗的人愈加兴奋,污言秽语的不断地冒出来,并且还有许多的人继续对着周围的女子动手动脚,甚至一个人境的弟子硬从一个地阶一层武者的后面拉出来一个女子,当场就把手伸到了女子的衣服里面,地阶的武者大怒。

    “怎么?你小子还敢炸毛,你看看地阶三层的我们都收拾了,不缺你一个,你动动手看看。”男子看到自己的女人绝望的眼神,死死的咬住了嘴唇,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他的两只眼睛通红,但是女子对哀求的对着男子摇着头,男子更加的悲愤。

    极暗魔宗的人哈哈大笑,别人越是这样,他们越兴奋,几个人当着男子的面开始轻薄他的女人。周围的人全都感同身受,有许多人都仇恨的看着极暗魔宗的人,这个时候林小灰的速度越来越慢,好几次都差点被面具男砍到要害,楚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极暗魔宗的人太过分了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都是缩头乌龟?今天我们一起除魔卫道,让这些魔宗的兔崽子见识见识我们正道武林的英豪。”一瞬间从四面八方的传出来的愤怒的声音,数道剑气打向极暗魔宗的人,几个人境的弟子当场就被击杀,场面异常的混乱。

    说实话,要是极暗魔宗的保持好阵型严守以待,应该没人敢乱动,但是极度的自大,让他们的一鞋弟子冲到了人群中,见人便打,一边找着敢袭击他们的人。

    这样一来,周围的人群怒气更高,当一个地阶武者被一个极暗魔宗的弟子一巴掌甩在了脸上,终于有人动手了,被当成调戏了自己女人的地阶武者第一个动手了,这些跑上前来的弟子绝大部分都是人境的武者,因此在一群愤怒的地阶武者面前全都遭了秧,极暗魔宗的人再也控制不住局面了。

    虽然动手的人中一个地阶中阶的也没有,但是地阶初期的却有三十多人,而极暗魔宗地阶武者才十几个地阶,虽然有两个地境中期的,但是恶虎架不住群狼,瞬间极暗魔宗的人就被放到了一片。

    “谁让你们动手的,一群混蛋。”面具男看起来就是这个关卡的最高长官,他又在林小灰身上制造了几个伤口,正想一鼓作气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情景,到处都是战斗,而死伤的大部分都是极暗魔宗的人,短短一会的功夫,这些人境的弟子已经死伤一小半了,剩余地阶的武者也被三四个人围攻着。

    “你们都不想活了吗?敢在这里捣乱,你们全都要死,发信号。”面具男大喝一声,人群中的众人行动一缓,这个时候一个极暗魔宗的地阶武者已经拿出来一个信号弹。

    “噗呲。”这个地阶二层的武者,被一个斗笠人一掌打在了后背上,这个武者身上立刻被坚冰覆盖了,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寒冰牢笼,他刚想以内力破除身上的坚冰,一把青色的宝剑当胸袭来,刀切豆腐一样的插入了这个人的心脏,这个极暗魔宗的地阶武者反应都没有反应就被击杀了。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人是第一个被杀死的地阶武者,极暗魔宗的人脸色大变。

    “哈哈,我们先把你们杀光,然后直接通过盘山道到达蜀山派的地盘,我就不相信你们还能去蜀山派的地方找我们,大家还等什么,动手。”这个人正是楚云,以他地阶六层的实力偷袭一个地阶二层的,对方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楚云杀死这个极暗魔宗的地阶高手,让众人士气大涨,他们觉得楚云说的没错,先杀了再说,极暗魔宗去哪找他们?一时间天上的虚幕莲华不断的闪现,他们大多数人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当然也有许多人趁乱离开了,镇北镖局的人就是这么做的,毕竟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太显眼了。

    面具男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自己才来这里三天时间就遇到了几十年从来没遇到的动乱,他可是刚刚成为长老啊,还想着更进一步呢,他把怒气都洒向始作俑者林小灰,林小灰顿时陷入了绝境,随时都可能被面具男杀死。

    但是面具男却没有看到人群里紧紧盯着他的楚云,楚云正在找机会一举击杀面具男,反正楚云也杀死了好几个了,不介意多杀一个。但是地阶中期的武者可不是好杀的必须一击得手,否则绝没有偷袭的第二次机会。楚云不敢泄露一丝的杀气,甚至也不敢多盯着面具男看,他一边屠杀者极暗魔宗的人境弟子,一边在等待。

    面具男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经过长时间的打斗,看出了林小灰步伐的一点规律,因此在林小灰下一次出现的地方设下了陷阱。

    林小灰刚一出现,几枚三棱钉就出现在了他的脚下,林小灰猝不及防就踩了上去,他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三棱钉直接插在了林小灰的脚上,面具人身子化为残影,双手举着大刀砍了过去。在他看来只要杀了这个导火索,那么其他的人都要胆寒,到时候自己的罪责也算是轻一点。

    这个时候楚云动手了,他的身体周围白色雾气一闪,然后就出现在了面具人不远处的一个极暗魔宗的弟子面前,楚云不敢直接过去打草惊蛇。

    然后,他的身子化为了一道血色残影,朝着面具男杀去,正是楚云击杀了一个武者得到的血遁术,血遁术燃烧武者的气血,但是楚云的气血可是比起一般人高好几倍,这点损失楚云撑得起。这个时候面具男才感受到了楚云的杀气,但是楚云却距离面具男不到一步了。面具男脸色狰狞起来,他立刻就停下了对林小灰的攻击,那怕他再往前一点就能直接杀死这个人,但是还是保命要紧。

    他的身子快速的枯瘦下去,瞬间之后,就又重新涨了出来,把衣服都撑破了,一个如同乌龟壳一样的东西突了出来。

    “玉骨决?”楚云心里有些吃惊,自己在均县的时候杀过一个使用玉骨决的地阶高手,当时那个家伙可是凭借玉骨决硬抗了一个同阶武者的自爆,这功夫的防御力度可以说是特别无敌,比起自己的归元罡气的防御起码要高几倍。楚云觉得就算自己全力一击顶多重伤面罩男而杀不了他。

    时间已经由不得楚云多想,楚云立刻收起源泉剑,心里默念了一句“魔天赤血戟”,这个武器虽然能够影响使用者的心神,甚至杀不死对手不会脱离疯魔的状态。但是这个武器却能够大大提升使用者的各项状态,攻击力起码提升一倍。楚云双眼赤红,这正是魔天赤血戟的副作用,他立刻开启了血脉之力,他准备用力量碾压对手。

    要知道他在桃源村修炼的身体力量以及血脉之力增加的力量是可以叠加的,现在楚云的身体力量已经达到了百万斤,虽然地阶四层之上的武者,全力的运用内力也有百万斤力量的效果,但是十次里面有一次就算是内力运用纯熟的,一般的也就是几十万斤,楚云这可是次次都是百万斤以上,再加上魔天赤血戟的增幅,楚云的力量将近二百万,就问你怕不怕。

    楚云的魔天赤血戟的戟尖已经来到了面具男的背上,楚云二百万斤的力量狂涌而出,地面都被这股强横的力量刮低了三寸。就是这么巨大的力量,魔天赤血戟的戟尖才插进面具男的背部,再往里都捅不动了,但是这样就足够了。

    楚云双手一用力就把面具男挑在了空中,然后狂甩在了地上,面具男被这股剧烈的撞击之力震的吐出了一口胃液,他的血液和肌肉几乎全被转化为了骨头,因此想要吐血,除非是打破面具男的心脏,只有心脏里面的精血可吐了。

    楚云又把面具男抡向了另一边,一时间尘土乱飞,面具男跟地面不断的亲切接触,砸出了一个个的深坑。面具男想要施展功法离开都做不到,因为他施展了玉骨决,他的骨头实在是太硬了,楚云的魔天赤血戟被他的骨头死死的死死的卡住,根本脱离不了。面具男竟然发现他一身浑厚的实力竟然毫无施展之力,真的是让人绝望。

    楚云长戟舞的虎虎生风,一边撞击着面具男,还一边的杀着其他的极暗魔宗的人,这些极暗魔宗的家伙,看到自己的首领挂在楚云的长戟上面,因此束手束脚,但是楚云却不客气,转眼的功夫就被他击杀了十几位,这个时候极暗魔宗的弟子才回过神来,他们剩余的人开始抱团,这短短的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死了几百人了,就是地阶的高手都被杀了两个,当然第一个也是楚云杀得,第二个是楚大他们的功劳。还有一个被楚云挂在长戟上面生死不知。

    “救我。”面罩男现在的样子十分的凄惨,他的身体很多地方都露出了洁白如玉的骨骼,正是玉骨决的特性,肠子都流了出来,但是却没有一点血。他的面具都不知道被甩到了哪里去,一张毫无血色的脸露了出来,但是却已经被磨掉了一半的皮肤,牙齿都直接暴露在了外面。

    他的同门都被惊呆了,这个家伙叫做刘丰,是极暗魔宗的天才人物,年仅五十多岁就到了地阶四层,在宗里一直都高傲得很,对于他们这些人动辄打骂,连正眼都不看,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从他的嘴里听到了哀求的话语。

    顿时几个人就想去救援他,因为他毕竟是宗门的长老,而且也是他们的最高首领。

    “你不要命了,那个人连刘丰都能击败,你过去找死吗?”另一位地阶四层的副首领喊道,他叫谢平,跟刘丰一样都是地境四层,但是他已经七十多岁了,这辈子顶了天就是地阶六层了,因此刘丰根本看不起他,现在看到刘丰倒霉,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解气,没有一点想去救援的意思。这也能看出魔宗的弊端,就是内部一点都不团结。

    “可是刘丰是副掌门的弟子,万一我们不去救,怎么跟副掌门交代?”一个地阶初期的武者问道。

    “哼,刘丰办事不力,引发了动乱,让我们死伤了几百人,不追究他的罪责就不错了,副掌门也保不住他。再说了他的玉骨决练到了极高深的地步都扛不住那个人,我们去了也够呛。我们只要再等一个时辰,等我们的人赶到,这群家伙一个都跑不了,那个时候我们是有功无过。如果你想去找死,那么你自己去。”谢平冷哼一声,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

    楚云还在不断地折磨着面具男刘丰,刘丰虽然重伤,但是怎么可能听不到他的同门说的话,何况谢平根本就没压低声音。

    “看起来不也不是很重要嘛。”楚云嗤笑的说道,这让刘丰异常的恼怒,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他的双眼开始变红,一股暴虐的念头不断地升起,他启动了以燃烧生命为代价的秘术,他气息暴涨到了地阶六层巅峰,他浑身的骨头开始收缩,他要报仇,他要报复楚云。

    楚云看到这一幕不光不惊,反而大喜过望,他杀不了面具男还不是因为他的玉骨决的出色的防御力,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找死,收回了玉骨决,真是天助我也。

    面罩男的骨头收缩回去了,他身子往前飘就想摆脱楚云的戟尖,楚云眼睁睁的看着他脱离,嘴角带有冷笑。你在半空之中难道不知道无法借力嘛?

    楚云《奔雷戟》毫无保留的用出,长戟上面戴上了戟芒,朝着面具男狂奔而去。

    “天阶,他是天阶,剑芒,这是剑芒。”一个极暗魔宗的人大惊,刘丰立刻把神识放出,正好看到了楚云长戟上面的戟芒,他知道自己完了,但是这个家伙也是个狠角色,他立刻选择了自爆。使用玉骨决不可以自爆,但是现在他已经收回去了。

    楚云看到这一幕,立刻就知道面具男要做什么,于是立刻改削为拍,把刘丰拍向了极暗魔宗众人的位置。刘丰的身体如同流星般的朝着自己的同门飞去,极暗魔宗剩余的几百人全都四散而逃,但是却怎么比得上自爆的速度。

    这个刘丰也是个有意思的主,他看到自己飞向了同门,竟然有些欣喜,这群家伙刚才不救自己,现在一起死吧。说起来他对同门的仇恨甚至比对楚云的都大。

    他的自爆的前一秒,嘴上还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极暗魔宗的人都被笼罩在这剧烈的爆炸声里,楚云都被波及到了,他立刻运转雾遁术朝后逃跑,可惜还是没有跑出这个范围之内,楚云的身体被砸进了地里,一时间有些懵了。还好楚大等人早就被自己通知去了挺远的地方。他们四个立刻跑过来把楚云挖了出来。

    “咳咳咳,有点低估地阶中期武者自爆的威力了。”楚云擦了擦脸上的泥土,四个人看到楚云没事大喜过望,楚云回头朝着极暗魔宗所在的位置看去,楚云咽了口唾沫,实在是太惨了。

    ps:感谢书友自动档都荟的打赏,感谢书友南方佳桐的月票,我还欠你们五更,我看看今天能码出来就给你们发,码不出来来明天早上发加更,谢了,没有存稿宝宝心里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