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想起自己当年去琅琊郡的金银老祖墓的一幕,这个林小灰和楚云见过两次,给楚云的印象是一个有些贪财,却又有门路的小子。(书=-屋*0小-}说-+网)当年还是林小灰让自己从密道进了金银老祖的墓地,然后让自己得到了治疗经脉的丹药,这才有了后来楚云晋级地阶。从那之后,楚云就再也没见过林小灰,没想到距离琅琊郡不知道多少万里的云东南州竟然遇上他了。

    就算是遇上他,楚云也不会那么吃惊,让他吃惊的是,这小子现在竟然地阶三层了,有没有搞错啊,当年他还是人境六层,自己是人境十层,这才过了多久了,就晋级了地阶三层了?自己虽然也是地境六层,但是自己多少次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好几次差一点点就死了,这也太让人失落了,楚云一直认为他自己晋级算是很快的了呢,但是这个林小灰应该比自己还小吧。

    林小灰进来的时候还在生气,找了个桌子就坐了下去,他并没有发现楚云,当然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一定认得出来。跟他一起来的老道,穿着破烂,身上的道袍满是补丁,还补得歪歪扭扭的,也不知道是谁补得。头发随意的挽着一个发髻,他不知道多大年纪了,头发全都花白了,但是令人吃惊的是他的皮肤却像是婴儿一样的白皙滑嫩。

    老道左手拿着一个拂尘,右手却在掐算着什么,嘴里喃喃自语,整个脸都挤在了一起,看起来像是很迷惑的样子。楚云丝毫不敢小看这个老道,按照的标准套路,这个模样的老人应该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啊。更何况楚云根本就看不出这个老道的境界。要知道除非比楚云高四个境界,否则楚云绝不可能看不出来,楚云现在是地阶六层,照这么说,这个老道起码是天阶?当然这个老道没有修为,楚云也看不出境界。

    楚云给乌恩等人行了个眼色让他们专心吃饭不要说话,自己则竖着耳朵听着林小灰和他师傅的讲话。

    “师傅,别算了,你这一辈子算什么都没有中过。”林小灰边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边说道。

    “你个混小子,师傅我还不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老子为了让你活下去,拼了老脸才从那个老贼的手里换来了这一本天机卷上半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研究了十年,竟然还是不得其门。”老者摇了摇头,两个人丝毫没有避开众人的意思,不过一般人也听不懂他们说的啥意思。

    “行了师傅,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林小灰的生死老天早就注定了,如果它让我早死了,那么你一个孤老头子可怎么活啊,就是为了你他也不会让我早死啊。”老道虽然语气很是不好,但是脸色的欣慰还是挡也挡不住的。

    两个人不再说什么,跟饿狼扑食一样的吃完了桌子上的面的东西,老道一边吃着一边四处打量,老道的眼神正好跟楚云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这位小兄弟,贫道有礼了。”老者放下了手里的骨头,径直走向楚云,这个老道在楚云的心里可是个世外高人,于是站起来连忙的行礼。

    “道长有礼了。”楚云礼数周到的说道,老道没有说话,上下打量着楚云。

    “小兄弟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老道开口说道,语气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的确是从挺远的地方来的。”楚云点了点头,毕竟他们五个人都是风尘仆仆,看不出来才怪。

    “你们应该是从蛮族大草原回来吧。”听到老道说这个,楚云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属下,并没有发现几个人身上有蛮族的特征。

    “道长说的不错。”楚云微笑着说道,这时候他更加确信这个老道应该是个世外高人了,万一给自己一本神功秘籍,或者是神兵利器,或者是神奇的丹药,那么就爽歪歪了。

    “呵呵,你身边这几位朋友貌似跟你不一样吧?”楚云听老道说完,就觉得他说的应该是自己是秦人而他们四个都是蛮族,但是这里的人多眼杂不好直接说。按照自己的脑补,楚云觉得老道说的没错,于是又点了点头。

    “小兄弟,老道能不能看看你的左手?”老道说完,楚云一愣,这是要算命?不过还是把手递了过去。

    老道先没有看手,而是捏了捏。然后把楚云的手掌并齐看了看,最后才看了看楚云的手纹。

    老道摇着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小兄弟恕我直言啊,你这手相跟你的面相可是不符啊,你的手掌宽厚且富有弹性,中指较长却手间无缝隙,你的三根主线呈川字状,财纹较多,且有凤眼纹,我的天啊竟然有隐龙纹,但是你这面相真是矛盾啊,真是奇怪。”

    “道长可否详细的说一下,我对这个一窍不通。”楚云说道。

    “刚才我跟小兄弟对视的时候,看到小兄弟的面相仿佛死人一般。”老道还没说完,乌恩和楚大四个人大怒的站起来了,这个老家伙竟然敢咒自己的主人。

    “坐下。”楚云抬了抬手,四个人一脸不忿的坐了下去,但是还是死死的盯着老道。

    “道长继续说吧。”楚云看着老道。

    “好,那我就继续说,说错了小兄弟可别见怪。小兄弟的额头宽广,可却无神,鼻子高挺却是酒糟鼻,嘴唇饱满却颜色发青,脸颊高耸如两座山脉,特别是你这脸上的一颗痣长得地方正在必死的方位上,你这无一不是面相将死的特征。但是你的双眼却如此的有神,这根本不像是必死之人的眼神,我好奇之下才过来看看。结果看了你的手相果然是大富大贵的手相,这跟你的面相差距太大,老道实在是不明白。”老道说完,楚云心里暗暗佩服,不管是这个老道是看破了自己的易容,还是真的是看面相看出来的,他说的都没错。自己在脸上抹上了香泥,皮肤、鼻子、嘴唇、脸颊还有这一颗痣全都是自己弄得。

    “小兄弟,你这手相具有财纹说明你终生不缺财,你这手相有凤眼纹说明你的女人不少,以后婚姻也很美满,你这手上竟然还有隐龙纹,虽然只是潜龙在野,但是以后未必不会形成真正的龙纹,这可是帝王之相啊,亿万人都没有一个,你将来很可能有开邦建国的命。”老道低声的跟楚云说道,楚云听到这里反而对老道有了些怀疑,就我一个小土匪首领有帝王命?那帝王命也太不值钱了吧。

    “行了师傅,你别见个男人就跟人说他有帝王命,见个女人就是有贵妃命行不行,上一次你这么说,那个家伙直接带着自己家族造反起事了,结果害得人家满门尽灭,你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为徒弟我积点阴德吧。”楚云还没说什么,林小灰就开口了,楚云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个老道是真的高手还是骗子了。说他是骗子吧,他的徒弟都是地境三层的,而且自己看不透他的境界,且面色这么红润,真是仙风道骨的。说他是真的吧,他的徒弟怎么这么会拆台。

    “你个混小子。小兄弟,当我没说吧,我告辞了。”老道老脸一红就要离开。

    “道长,你们的饭菜就记在我的账上吧。”楚云看到这一幕,立刻说道,反正是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如果真是个高人,那么也结个善缘。

    “这个,我怎么好意思呢。”老道变了脸色,一脸讨好的表情,楚云差点晕倒,这可能真的是个走江湖的。

    “掌柜的,你都听到了啊,我们的饭这位大侠出,我们先走了。”老道一把拉住林小灰就出了门,楚云看得目瞪口呆,不过也无所谓,一顿饭而已。

    这个小饭馆的菜做的还是不错的,楚云等人吃得很是满意,接完了账,楚云又转悠了一会,就去找镇北镖局的人。他们的效率还是挺高的,早就全部换完了,比楚云来的还早。

    “楚兄弟,你们五个人的身份文牒给我,我去办理一下手续,这一边是极暗魔宗的人掌握着,他们不是很好说话,我们必须要把手续办理的毫无破绽,来的时候他们就拦住了我们十几个人。”路游看到楚云来了就走上前来说道。

    “这个,我的身份文牒在的,但是他们几个的在战斗中都丢失了,这可如何是好。”楚云拿出了自己的身份文牒,递给了路游,这一份还是楚云在丹州的时候办理的。

    “好说,他们四位不都是楚兄的家臣嘛?他们去办理一个家臣文牒还是很简单的,这个我带你去。”路游说办就办,带着楚云走了一刻钟来到了马市的饿一个角落,然后走向了一间没有牌子的院子。

    “楚兄稍等,里面的老板很难相处,我镇北镖局的跟他有点交情,我自己去办就好了。”路游拦住了楚云五人,楚云也无所谓,把自己的身份文牒递给了路游。

    半刻钟之后路游就带着四份家臣文牒走了出来,这几分文牒看起来有年头了,并且都盖着蜀山派的大印,就好像真的很有年头了一样。

    有了文牒,楚云跟着镇北镖局的人前往入口,一路上的人真的挺多的,到了检查点,楚云看到一些穿着黑衣,后背印着一个大大的“暗”字的人,正在挨个检查过往的人员,这些家伙应该就是极暗魔宗的人。楚云这才知道为什么去均县的那些家伙是极暗魔宗的人,因为极暗魔宗离得大明的西北道最近啊。

    极暗魔宗的人很多,地阶波动的都有十几位,不愧是八大魔宗之一的,能跟大明帝国和蜀山派两个势力打了几百年,就算是被赶到了幽云十六州,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只不过魔宗就是魔宗,行事风格果然不同一般,这些家伙不光检查身份文牒,还搜身,楚云就看到一个地阶初期的武者,被几个人境的极暗魔宗的弟子从物品里拿走了所有的灵币,但是这个地阶的却敢怒不敢言。楚云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乾坤囊,要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可是不少。

    楚云正邹着眉头看着几个极暗魔宗的人对着一个女性武者搜身,那个女子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楚云感觉一股怒气在胸膛流淌,楚云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负女人的男人,楚云犹豫着应不应该管一下。

    “我去,你摸哪呢,老头子的清誉都被你摸没了,老子我还是处男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楚云抬眼看去,正看到另一队检查的队伍中的林小灰和他的师父。

    “老头子,你老实点,你再乱动我就给你放放血。”一个穿着极暗魔宗衣服的男子骂道,林小灰的这个师父到处躲着黑衣人的手,楚云眯着眼看去,这个老道虽然看似毫无章法,但是那一位黑衣人就是碰不到老道,楚云虽然看不出老道的手段,但是黑衣人的手段却看得明白,他一看就是用手的好手,手上功夫起码练了几十年,竟然抓不到老道的一片衣角。也不知道是这个老道运气好,还是真的有本事。

    “你找死呢,敢这么对我师傅。”林小灰冲了过来,一把就把这个极暗魔宗的弟子推开了,这个家伙猝不及防,而且境界也才人境巅峰而已,他被推开了十几丈,脑袋一下子撞倒了一块石头上鲜血直流,这可让周围的所有人觉得出了口恶气,只不过也有人幸灾乐祸的准备看热闹,极暗魔宗的风格可是霸道的很。

    果然几十名极暗魔宗的人把两个人围了起来,两名地阶的武者为首,因为林小灰地阶三层的实力摆在这里,所以来的两个地境的武者竟然全都是地阶四层的。

    “小子,是你在惹事?真是好胆,敢惹我们极暗魔宗的人,今天就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一个地阶四层的人先开口了,这个家伙戴着半边的面罩,只露着嘴唇之下,他的嘴唇都是青紫色的,浑身的邪气真是压都压不住。

    “花也有黄的,也有白的,五颜六色的,我为什么非要看红的?”林小灰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极暗魔宗的人大怒,他们四处瞪了一眼,竟然把周围的武者吓住了,所有人几乎都立刻停止了笑声。面具人这才满意的看向林小灰。

    “小子你跟这个老不死的是不想活了吧,不要以为你是地阶老子就要惯着你,既然你想死,那么就留下吧。”面罩男浑身黑气往外涌,黑气不断的涌出,在天空形成一把漆黑的大刀,虚幕莲华竟然感觉跟他的黑气连在了一起,一个是虚幻的,一个是现实中的东西,两个东西像是一体的要多诡异就多诡异。

    楚云一眼就看出,这个极暗魔宗的黑衣人不简单,虽然做不到虚幕莲华的实化,但是却也比起其他的地阶功法更加的能够沟通天地灵气,因此威力更加的强大。

    “哼,你们极暗魔宗当真霸道,你们设计关卡检查过往的行人我就不说了,但是你们随意的截留别人的财务,我也当我看不见,毕竟我跟师傅都是穷光蛋。但是你们怎么可以肆意的凌辱这些女子?难道你们不是女人生的?我看你们就是一群人渣败类,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像是狗一样的敢到这里来。”林小灰说完,周围的人心里叫好声不绝,当然没有人敢喊出来,楚云也对这个林小灰刮目相看。

    “弱肉强食,这没什么好说的,既然你这么有正义感,那么就让老子看看你有多少本事。”面具人冷哼一声,这倒让楚云听得点了点头,这个极暗魔宗的人倒是实诚的很。

    面具人的大刀砍向了林小灰和老道,他们俩看起来毫无防备,就像是准备慷慨赴死了一样,所有人都担忧的看着一老一少,但是就在刀落在林小灰头上的时候,林小灰拉着自己的师傅动了,他的身子诡异的向着大刀迎过去,面具人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迎上来找死,于是他加大了这一刀的内力。

    但是当刀披在他身上的时候,竟然像是劈到了空气,林小灰拉着他的师傅已经来到了刚才的二十丈之外,留在原地的只是两个残影,这得是多么快的速度啊。几乎没有人看清楚他们动作,但是楚云却看出了一点,这竟然是一套十分巧妙的步法,精妙的程度甚至比起自己的八卦灵云步都高。

    老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脸的后怕,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就开口骂了起来:“你个该死的小兔崽子,老子养了你几十年,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啊?把老子扔在地上差点摔死老子。”林小灰被骂的十分无语。

    “师傅,你看他又要来了。”林小灰指着面具人,老道连忙爬了起来。

    “被你害死了,你先顶着啊,老道我初一十五的会给你送好东西吃的。”谁也没想到老道爬起身来竟然扔下自己的徒弟跑了。

    “你个死老鬼啊。”林小灰还没骂完就跟黑衣人打了起来,地阶四层和地阶三层的差距果然大,林小灰瞬间落入了下风,要不是一套奇妙的步伐,他都说不定受伤了,黑衣人的实力在地阶四层中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了。

    楚云把乌恩和楚大四个人叫了过来吩咐了几句,四个人立刻消失了,楚云自己留在原地观看者他们的战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